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酒館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衍生文

CP有:Zoro x Robin
角色崩壞有!砂糖很多,請慎入。

合本《Before that, After that》的番外篇
但沒看過合本也能看得懂,請放心。










羅羅亞‧索隆獨自一個人坐在人聲鼎沸的酒館中。

這是他的習慣。每一次登陸島嶼,索隆總是像現在這樣,閒來無事就跑到鎮上找尋酒館、然後痛痛快快地給他喝上整一天…──因為他沒什麼事情好做。

不像某個女人,每次只要一登陸某個島嶼,每天一早就興緻勃勃地出門調查,然後非得搞到半夜才會記得要回到船上。

一想到妮可‧羅賓今天依舊在一早他清醒時就不見蹤影,索隆就忍不住悶哼一聲、一口氣把杯中的酒喝光。

放下酒杯,索隆呼出一口氣,對著店員又點了一杯酒。
雖然他很清楚自己的桌上已經堆了好幾個空杯,口袋裡的錢應該差不多也要見底了……不過沒差吧?反正接下來也沒事做、而且明天一早就要出航了。

索隆知道調查歷史這件事是羅賓的工作和夢想。事實上他也不是因為她的夢想而覺得不滿,畢竟他平常也是花了大部份的時間在鍛鍊身體。只不過…──索隆接過店員送來的啤酒,暗自吐了一口氣。

接連著好幾天都沒能碰到她,他還是會有點煩躁的。



他們第一次接觸是在空島之戰那時候。

當時,在那個狂妄自大、腦袋可能有點問題、自稱自己是神的傢伙面前,她被轟雷果實的能力攻擊而失去了意識。然後在她倒地之前,他反射性地伸手抱住了她。──那是他第一次和羅賓這麼近距離接觸。

好柔弱好柔軟的身體。
摟住羅賓的那一瞬間,索隆無法控制自己的腦袋不要產生這麼愚蠢的念頭。

這傢伙明明看起來很強、身體怎麼會這麼軟綿綿又弱不經風?還有,這傢伙的腰怎麼這麼細?平常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啊?──索隆一面這麼想著、讓失去意識的羅賓輕輕躺到地面上。

當時他很自然地低下頭,看著羅賓的臉龐(那是他第一次這麼近地看著她的側臉),接著他的視線不自覺地沿著她的纖頸往下移動…──就這樣,不小心瞄到她那看來雪白柔嫩的胸脯了。

啊啊……把臉埋進去的話好像很舒服…──那一瞬間,索隆知道自己對羅賓產生了情慾,而且是無可自拔地。雖然那時候明明還在戰鬥中。

或許那就是一切的開端吧,索隆心想。

一開始先是一種莫名的憐惜感在他的心中萌生。
如果可以的話,他一直都希望那會是唯一一次他沒能搶在她受傷之前替她擋下任何傷害。雖然事實上是他總是沒能好好地保護她。

接著是以驚人的速度滋生蔓延的獨占欲。
等到索隆發現的時候,他已經沒辦法好好控制自己的視線和思緒了。

只要有哪個混帳對羅賓表現出示好的態度,索隆的心底便會湧起比海嘯還強烈的不滿情緒…──雖然他在眾人面前一直都是用「我只是覺得她還不能相信」這種理由掩飾掉一切的妒意和焦躁。

最後是打從一開始就只會對她產生的、那股強烈到連索隆自己都感到不解的情慾。

他想碰她。

他想再次確認她的腰是不是真的那麼纖細,想確認那一天他碰到的身體不是他的幻覺,想確認她的肌膚仍舊柔軟得與自己的記憶相符,想確認殘存在腦海中的、她身上的淡淡花香依然存在。

於是在那之後,索隆只要一逮到機會便會想盡辦法觸碰羅賓,雖然他知道有時候他的手段真的有點卑劣。但不管怎樣,最後他的願望達成了。

沒錯,現在的她,不管是她的身體或是她的心,都是他的。

姑且不論從空島到恐怖三桅帆船的這段期間之內他到底耍了哪些招數、又如何確定羅賓對他的感情,對一向抱持著結果論的索隆來說,現在的羅賓屬於他,這樣就夠了。──理論上是這樣的。

只要知道她屬於他,這樣就夠了才對。……應該吧。
但索隆還是感到很意外。他沒想到就算確認彼此的關係之後,他仍然不滿足。

沒錯,他還想要更多。偶爾會像現在這樣,一種空虛又煩躁的感覺朝他襲來,但他卻沒有任何可以解決的辦法。

索隆很清楚,這種隱約有些煩悶的心情通常會發生在大夥兒抵達新島嶼的時候,不,更仔細一點地說是,發生在他連續好幾天沒辦法看到她的時候。

於是,隨著他和羅賓在一起之後,他在抵達新島嶼的時候跑去酒館大喝特喝的機率變得更高了。

真要說起來,其實她從來都沒有主動向他表明過自己的心情,索隆暗忖。

通常都是在他的逼問之下,她才會羞紅著臉,用像在囁嚅般的柔軟語氣輕聲對他說「她也是」之類的模稜兩可又曖昧不清的答案。

雖然其實索隆感覺得出來,這陣子在他的「調教」之下,她偶爾會突然抓住他、然後嘗試對他撒嬌…──

真是該死。才只是稍微想像一下羅賓垂著雙眸、害臊地對他低聲細語說著「我想待在你身邊」的樣子,索隆就恨不得現在這一秒羅賓馬上出現在他眼前。

……混帳。他承認總行了吧?
他想她,很想她,想到快要受不了了。

他想碰她想抱她想吻她想要她。
他需要她。他需要她才能穩定自己這幾天來煩躁的心情。

索隆再度悶哼一聲,大口吞下不知道是今天第幾杯的黑啤酒。

唉。到底是因為他太想碰她,所以才煩躁得想靠喝酒轉移注意力?還是因為他喝了太多酒,才會變得更加煩躁、更想碰她?

對索隆而言,這種問題就像「雞生蛋、蛋生雞」一樣地無解。因為她跟酒一樣,早在不知不覺之間,成為他的日常生活裡不可或缺的存在了。

「哎呀,索隆……?」

索隆本來以為是因為自己的妄想太嚴重才終於連幻聽的症狀都出現了。但當他抬起頭,卻意外地看見那個他很想、想到快要受不了、想到讓他接連兩三天都有點煩躁的肇事者正張著大眼站在餐桌前。

羅賓眨了眨眼,露出「我果然沒有認錯人」的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接著她綻開一抹甜美的微笑。──她很明顯是因為看到他而笑的,索隆瞇起眼心想。
吶,她是因為看到他才微笑的對吧?

啣在羅賓嘴邊的那朵笑花,坦率地、可愛地、天真地,讓索隆差一點當眾發情了。

「……你一個人喝這麼多?」

注意到索隆面前的空杯,羅賓難掩訝異的神色。但她沒有再多說什麼,逕自轉身向已經站在身旁等候多時的店員點了一杯啤酒,然後坐到索隆身邊。

「不行嗎?反正我很閒。」
聽見他的冷言冷語,她掩著嘴笑了。
「我想也是呢。」

羅賓接過店員遞來的啤酒,啜飲一口。

啤酒的泡沫沾在她的上唇。
察覺到這一點的她很自然地伸出舌頭舔掉了唇上的泡沫。
她貌似沒發現自己的動作有多可愛似地偏頭望向他。
然後她溫柔地對著他揚起笑容。

「其實……我剛剛才在想不知道你會不會在這間酒館,沒想到走進來就真的看見你了哦。」

索隆承認,這兩三天在他心底堆積的煩躁感早在看見她的那一瞬間全都煙消雲散;當然也就更別說聽見她用這種甜甜的口氣對他撒嬌,他的心情會是怎樣地愉悅了。

索隆勾起嘴角哼笑,一把摟住羅賓的纖腰。

「……妳想我?」他的大掌沿著她的腰際往下滑動,貼上她的大腿。
「啊。你……」

羅賓皺著眉向索隆投以抗議的眼神,她的雙頰因為他的動作而染上一抹粉紅。

沒關係吧?既然被大家下令不能在船上太過親密,他只好在除了千陽號之外的地方執行男人應該要對女人善盡的職責了。──索隆聳聳肩,努著嘴作出就算她掙扎他也不會放手的賴皮表情。

可喜的是羅賓雖然困窘,但似乎沒有想要掙脫的意思。察覺到這一點,索隆笑著加重手臂的力道、將雙唇貼到她的耳邊:
「羅賓,妳想我吧?嗯?」

聽見索隆的誘哄,羅賓習慣性地縮起了肩膀。

這女人就是這一點讓他心癢難耐,索隆心想。
明明比他大九歲,卻老是做出一些天真可愛的動作…──

就在索隆幾乎要按捺不住、差點當眾襲擊羅賓那對紅潤飽滿的雙唇之時,羅賓終於「嗯……」的一聲,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然後她很快地撇開臉。

但他可沒那麼容易被打發。
在羅賓逃開他的掌心之前,索隆很快地將每次只要被他逼著說出自己的心情就會滿臉通紅的她壓進懷中。

察覺羅賓駝鳥心態地將臉埋進他的肩窩,索隆忍不住悶笑出聲。
他伸出另一手環住羅賓的背,直接又用力地將她擁個滿懷。

──他是不是得了什麼病啊?還是說她對他下了什麼蠱?他簡直就像是藥物成癮的患者一樣,非得要碰到她才能鎮定下來吶。

哎。這兩三天來一直沒能碰到她的空虛感終於被填滿了。

索隆滿足地呼出一口氣,下意識地將羅賓抱得更緊。
「既然想我幹麻不讓我跟著妳一起去調查?」

聽見索隆的問題,羅賓很快地抬起頭、帶著訝異的表情注視著他。
「你對調查有興趣?」
「怎麼可能。」他即答。

聽見索隆半點猶豫都沒有的回答,羅賓垂下雙眸。
「說的也是呢。」她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回應。

索隆沒有漏看羅賓抬起頭時在眼底閃耀的那一抹期待,而他當然也很明白羅賓現在的笑容只是在掩飾自己的失望。

難得在自己面前坦然地表現出心情的羅賓,可愛得讓索隆忍不住又笑了。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

「傻瓜。調查是妳的夢想,不是我的吧?我有興趣的只有妳啊,讓我想跟著去調查的原因也只有妳。」

語畢,索隆不等羅賓產生任何反應便靠到她面前,像是在讚許、又像是在安撫她一樣地輕吻她的唇瓣。
羅賓臉頰上的粉紅因為他的吻瞬間轉為豔紅。

「……討厭,為什麼你老是這樣在這麼多人面前…──」
她一臉困窘地搥打他的肩膀,然後開始掙扎、嘗試逃離他的懷抱。

──唉。就說了她明明大他九歲,怎麼卻老是做出一些這麼天真可愛的動作呢?
在羅賓的「挑逗」之下,索隆情不自禁地更加緊抱住羅賓,然後將臉貼到她的後頸。

「誰教妳從來都不想主動吻我。」他故意用聽起來好像很委屈的口吻在她耳後抗議。

不過他說的也是真的,索隆心想。就某些角度來看,他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委屈…──尤其是他明明對她充滿欲望,在船上卻最多只能抱抱她、親親她的小嘴這種時候。

一如索隆的預料,在他使出苦肉計之後,羅賓先是沉默了一陣,接著羞澀的嗓音便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我…我想啊……」

索隆悄悄揚起得意的笑容,但他仍故作冷淡地低聲咕噥:「是嗎?」

「嗯……,嗯。」
感覺到懷中的她順從地點了點頭,索隆很快地挺起身。

「那就吻我。」
「咦?」

聽見索隆的索求,羅賓一時之間沒能反應過來。

她眨了眨那雙烏黑的大眼,半晌之後才終於聽懂他的要求。
只見她「啊」的一聲露出有點緊張的神色,接著便困窘地撇開了臉。

早知道羅賓會產生這種反應的索隆低聲笑了起來。

索隆很清楚,只要羅賓沒有明確拒絕他,就代表他的願望可以實現。──只要在他名為「誘哄」的訓練之下。

索隆將臉湊近羅賓,在她的粉嫩臉頰上印下一吻。
「吶,吻我,羅賓。」他輕輕地晃了晃懷中的她的身子。

他的這個小小的舉動,對他們倆而言是一種宣示。

通常在這個舉動之後,如果她還保持沉默,他就會將嘴巴貼在她的耳邊,用她無法抵擋的重低音不斷挑逗她;如果她還伸手掩住臉,他便會拉開她的手、要她用那張羞怯到讓他忍不住想當場壓倒她的表情和他對望;如果她抬眸、用那雙好似會凝出水滴的黑眸向他提出軟性抗議,他就會瞇起眼、無聲地向她表明如果等不到她的回應就不放棄的立場…──

沒錯,只要能夠等到她的回應,不管要他花多少時間、耍多少卑鄙招術都沒關係。
而索隆也深信,在兩人交往之後,羅賓應該已經非常了解他這個不會善罷干休的習慣了。

果不其然,只見羅賓猶豫了一會,便深吸一口氣、帶著像是未經世事的小女孩般的羞怯神情,將自個兒的臉龐慢慢地湊到了他的面前。

然後,他早已品嚐無數次的,她那柔軟甜美的雙唇怯怯地在他的薄唇上點了一下。

啊啊,他真的快要受不了了。索隆無法控制地低吟一聲。
看見她的困窘神情、嗅到她身上淡雅的花香、感受到她柔軟的身軀、甜美的紅唇…──不行,他更想要她了。

「不夠。」

索隆粗啞地回道,然後一把將羅賓扯進懷中。
這次他不給她有任何反抗的機會,逕自俯首用力地吻住她的唇瓣。

他舔吮她的下唇,時而改為輕咬。
趁著她因為喘息而雙唇微張,他深舌闖入。
他用舌尖輕輕地逗弄她的舌根,然後往上……與她的交纏。

「嗯…──」

察覺羅賓嘗試向後移動,索隆很快地將手往上移到她的後腦,不讓她輕易離開他的懷抱。他不斷地不斷地加深兩人的吻,然後另一隻手悄悄地溜進她的衣襬底下。

「……啊!」當索隆的掌心貼上羅賓的纖腰,原本被他吻到全身無力的羅賓便驚慌失措地倒吸一口氣、將他的臉龐用力推開。

「討厭,你竟然在人這麼多的地方…──」

羅賓逃離索隆的懷抱,貌似有些不滿地撇開頭、拿起桌上的啤酒喝了起來。

──真可惜,索隆心想。
既然她已經明確地表示不滿,看來今天最多也就到此為止了。

雖然有些懊惱自己竟然會旁若無人地吻她吻到渾然忘我,但在興致正高昂的時候被打斷,索隆還是不免想要嘆息。他抬起眉尾,看著滿臉通紅、因為帶點慍色而鼓起雙頰的羅賓。

索隆默默地思考了兩三秒,然後再次勾起嘴角、不屈不撓地貼回羅賓身邊。他伸出雙臂,環繞住她依然纖細的身子。

索隆低笑著將羅賓摟進懷中。
「吶,我看以後我們還是一起去調查吧,嗯?」同時再度誘哄她。

羅賓帶著抗議的眼神睨了索隆一眼,爾後才輕嘆一口氣,緩緩地搖頭。

「不行……」
「為什麼?」索隆努著嘴,將下巴靠到羅賓的肩膀上。

「……這…這樣我會沒辦法專心調查哦……」

語畢,羅賓困窘地低吟,再次鴕鳥心態地將臉埋進了索隆的頸間。──啊啊啊,這傢伙怎麼這麼可愛啊。索隆舒嘆一聲,很是滿足地加重了臂膀的力道。

「為什麼?」他笑著反問,輕輕搖晃她的身體。
「討厭,你為什麼老是明知故問……」

──錯了,這叫做不恥下問。

「知道什麼?就是不知道才想問吧?嗯?」索隆忍著笑,故作不解地看著羅賓嬌嗔和掙扎的可愛模樣。

然後她的輕嘆聲在他的耳邊響起。

很好,答案就要揭曉了。
索隆抬起眉尾,緊緊盯著羅賓。

「因…因為……如果你在我旁邊,我就會想要一直待在你身邊…──」

正是他最想聽見的最完美解答,索隆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
說著這句話的羅賓,聲音變得越來越細微,最後她噘起嘴、像是在賭氣似地用不滿的眼神瞪著他。於是索隆明白,這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好吧,這次就到這裡為止吧。索隆一面這麼想著,難得地主動鬆開雙臂。
哎。沒辦法,誰教他自己要喝酒喝到身上都沒錢了呢。

「我看下次還是少喝幾杯好了。」
「咦?」聽見索隆自言自語般的低喃,羅賓偏著頭、不解地眨了眨眼。

但索隆只是勾起嘴角,像是在獎勵羅賓方才的回答似地揉了揉她的頭。

──雖然他嗜酒如命,但他還是知道要忍耐的,索隆心想。
誰教她早就跟酒一樣,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成為他的日常生活裡不可或缺的存在了呢。

「下一座島應該也會有酒館吧。」

在索隆語意深長的回答和動作底下,雖然眼底還帶著幾分羞赧,但羅賓也彎起了甜甜的微笑,輕輕地點了點頭。

「……嗯,一定會有哦。」




Fin.





小後記。

20120822 2:00 am
20120829 1:15 am
字數:5531

本來想當作七夕賀文的,
但因為忙著準備ZR+SN茶會的關係,整個沒時間寫這篇……

總之,如同plurk上所寫的,這是遲來的抽考作業【酒館】。
請老師們評分──!((哪來的老師?www

然後,這是和依容親的合本裡面的文章的續集。
主要是想換成用索隆的角度解釋合本裡面他對羅賓這樣又那樣的「動機」,所以藉由這次的機會描述了索隆這傢伙對羅賓產生了很色的妄想(雖然最後還是寫得很保守wwww)

同時,因為一直很想寫索隆「調教」羅賓的故事,
所以又讓兩個人崩壞了XDDDDD

但不管怎麼說,可以加入滿滿的砂糖,我真的很開心。

接下來還有兩篇文章要完成才能開始連載,
感覺好像是一條很漫長的道路,但我會加油的!

此外,在這之前我會先完成ZR+SN茶會的心得報告。
這次想走簡短版,希望不會拖太久才生出來……

最近工作有點忙,而且還不幸得了腸胃炎、身體不太好……Orz

不過有個好事發生,那就是我的N3以接近滿分的成績PASS了!
雖然不是什麼很值得誇耀的Level,但我還是很高興,日文老師也很高興(笑)

最後,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和鼓勵!
雖然我回應的速度有點慢,但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到,而且都很感謝喔!!
那麼,我們下次見了~~~(^O^)/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5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阿希  

No title

呼呼
好滿足呢
索隆的思路終於弄清楚了
看完本的那天晚上(很超級地)睡不著

恭喜PASS哦!!!!

2012/08/31 (Fri) 23:47 | EDIT | REPLY |   

J‧ くま  

說到"那個狂妄自大、腦袋可能有點問題、自稱自己是神的傢伙",是反派角色中我很喜歡的人物之一耶(完全離題)
--
雖然我不像我老公從第一集就開始支持海賊王到現在(我是從布魯克加入草帽時才第一次看過海賊王,然後從第一級補完進度),但以身為女人的敏銳觀察度,我真的覺得尾田老師常常會讓他們兩個有些令人遐想的戲碼,可是我老公都會回我"你想太多了吧!"....(又離題了)
--
回到正題,我個人還滿愛看這種男生主動的戲碼 哈哈
--
我到底是在寫些甚麼啊....(扶額)

2012/09/01 (Sat) 17:40 | EDIT | REPLY |   

Jc  

No title

看到這篇番外實在太開心了XD
雖然,我很想一一知道...
索隆究竟使了多少卑劣手段來逼羅賓就範XD
但就故事架構來說整個更完整了呢~

一樣期待下篇~
之後也要一樣砂糖滿天哦XD

2012/09/03 (Mon) 17:36 | EDIT | REPLY |   

zr124  

索隆懊悔喝酒喝到沒錢是想...

不會是我想的那件事吧

可以告訴我下一座島在哪嗎?(打包行李)

2012/09/08 (Sat) 14:15 | EDIT | REPLY |   

Re 阿希、J‧KUMA、JC、zr124  

No title

>>阿希
原來阿希這麼care索隆的思路!!
居然還看完睡不著,我忍不住笑了www
其實索隆的思路很簡單啊,就是四個字:欲求不滿(爆笑)
因為碰到羅賓的纖腰>>產生情慾>>>反覆想一直靠近羅賓
這種故事感覺就甜到不行啊((已經歪了啊你的思考!!!

>>J‧KUMA
沒想到艾涅爾真的有人喜歡啊!!!我好訝異喔←好過分##
我也好喜歡男生主動的戲碼,
特別是用點心機只為了想得到喜歡的人這一點……
索隆和羅賓的話,再心機一點也沒關係啊(他人事貌ww)

>>JC
不就是合本裡面那些手段嗎(大笑)
沒錯我愛死砂糖了啊,現在這對夫婦如果沒有砂糖我根本就寫不下去了啊~~
最近靈感缺乏,我也要潛水了XD

>>zr124
我想就是你想的那件事沒錯啊(點頭如搗蒜)
畢竟索隆這傢伙是這麼的欲求不滿不是嗎XDDDDD
沒問題,我們一起打包行李吧!!!

2012/09/11 (Tue) 14:51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