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鬼‧羅賓─11.11賀文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二次創作


CP有:Zoro X Robin

砂糖妄想,兩個人都很笨拙
笨蛋情侶設定有,請慎入!

感謝卡羅ㄉㄉ靈感提供:白無垢捏他。










深夜時分,當羅賓和索隆兩人坐在瞭望台、靜靜地互擁,不,或許更應該說是羅賓靜靜地被索隆從背後擁住時,索隆突然在她耳邊發聲。

「妳的頭髮,」
「什麼?」羅賓反射性地抬頭、往聲源方向轉了過去。
但她才剛察覺到索隆的氣息掠過臉頰,索隆的雙唇便貼了上來。

「啊、嗯……」

──唉,真是的。

只要她和他一起待在瞭望台守夜便經常會這樣。
因為身體被緊緊抱著無法動彈,羅賓只好習以為常地仰起頭、任由索隆像是永遠都不滿足般地擁吻自己。

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

每次耽溺在索隆的吻當中,羅賓總是忍不住覺得自己好像墜入渾沌當中。
呼吸、心跳、體力、思緒全都停擺了,她只能感覺到他的存在,全世界只剩下他的存在…──直到索隆放開她,冰冷的空氣吸進她的肺中為止。

結束漫長的深吻,好不容易重獲自由的羅賓眨了眨眼,輕喘一口氣。

「……討厭,你老是這樣。」重新適應稀薄的空氣,羅賓笑著搥了索隆的肩口一下,「就不能提前先通知我一下嗎?」

「啊?接吻什麼的都是突然的衝動吧,哪有辦法提前通知的?」

索隆露出一臉「妳在跟我說笑嗎」的可笑表情,用鼻子哼出一口氣表示不以為然。羅賓見狀只好回以「我想也是呢」的苦笑,將身體窩進索隆懷中。

「剛剛你想說什麼?我的頭髮怎麼了嗎?」
「嗯?哦……」

索隆一副「妳不講我還真的忘了」的口氣,一面摟住羅賓的肩膀,另一手意興闌珊地撩了撩她的髮尾。

「變得很長了啊,妳的頭髮。」

索隆的感嘆讓羅賓輕輕笑了起來。索隆的口氣淡然得讓羅賓不禁懷疑,說不定他只是為了吻她才刻意找出這個話題的。她習慣性地將臉埋進他的頸間,嗅著剛洗完澡的他身上的肥皂香。

「因為一直待在冬島,頭髮留長一點也能保暖哦。」
「哼……」索隆悶哼一聲,手指無意識地繼續把玩著她的髮尾。

感覺到索隆的動作,羅賓的嘴角悄悄地上揚了。

「而且……」
「嗯?」
「雖然用我的說法是『思念』,不過……」

羅賓挺起身,讓自己能與索隆四目相對。

看見索隆一臉疑惑的臉龐,羅賓忍不住像是小鳥一樣地偷偷啄吻他的薄唇一下。…──看來接吻果然是突然的衝動呢。羅賓笑了起來。

「不過什麼?」索隆的雙唇抿成「ㄟ」字型,似乎因為她的偷襲不夠深入有些不滿。

雖然感覺得到索隆的大掌開始不安份地沿著她的身軀上下滑動,但羅賓只是嘻嘻嘻地笑著,並沒有表現出想要閃躲的意思。

「不過,女人的頭髮,其實有靈哦。」
「……啊?」

看見索隆又擺出困惑的呆愣神情,羅賓又竊笑著啄吻他一下。這一次,索隆不但抿著雙唇,連雙眉都皺起來了。只不過羅賓當然毫不懼怕他的恐嚇表情。

「你知道白無垢跟角隱嗎?」

聞言,索隆的眉尾隱約抽動了下,他維持著不太爽快的表情點了點頭。
「……嗯。」

「果然呢,畢竟是你的故鄉的傳統服裝嘛。」
「嗯。」索隆曖昧不明地應了聲,「……倒是妳,怎麼知道那種東西的?」

「嗯?哦……」羅賓偏了偏頭,像是在回憶般地將視線投到窗外。「一開始好像是因為看到香吉士的『新娘寫真特輯』的照片呢……」

「哈?」索隆瞪大眼,原先只是有點不爽的表情開始掺雜了一點怒意。
「妳幹嘛跟那傢伙一起看那種書!」

「咦?沒有一起看哦,因為香吉士說那本寫真的新娘服裝很特別,說不定我會有興趣,所以我才跟他借來看看……怎麼了?」

察覺索隆的怒氣,羅賓不解地眨了眨眼。
但索隆只是努了努嘴,像是在鬧彆扭似地咕噥了聲:「……沒事。」

「呵呵,是嗎?……然後那本寫真裡面有出現白無垢跟角隱哦。因為衣服白得很美麗,所以我就稍微查了一下服裝的資料,結果沒想到…──」

「很黑暗吧,那種衣服。」
「咦?」因為出口到一半的話被索隆打斷,羅賓稍稍睜圓了眼。
「之前那傢伙也說過啊,『像這種男女不平等的衣服,我絕對不會穿!』之類的話。」

不用索隆明說,羅賓馬上就明白索隆口中的「那傢伙」是誰了。

克依娜。索隆永遠的敵手和朋友。……原來她也曾經和他討論過這套衣裝啊。看著索隆明顯不太開心的表情,還有那一直保持向下彎的嘴角,羅賓只好微微一笑。

「是嗎?」
「嗯,因為在故鄉裡,過世的人都會穿上純白的衣服,以祈靈魂能夠無掛無礙地離開,所以白無垢代表一旦結婚之後就要忘記娘家的種種、全心全意向著夫家而活。」

「……嗯。」羅賓點了點頭。
「所以這幾年來,故鄉裡結婚時想穿白無垢的女生變得很少……怎麼搞的?」
看見羅賓的表情,索隆突然中止說明。

「咦?……怎麼了嗎?」
「妳不是查過資料嗎?怎麼看起來像是第一次聽說這種事情、有點驚訝的樣子?」

聽了索隆的問題,羅賓只是回以淡笑。

「……沒什麼。」
羅賓搖了搖頭,稍稍坐正身體。

她本來想故作自然地拉開兩個人的距離的,但沒想到她的企圖似乎馬上就被發現了。索隆很快地將她又抓了回來,硬把她押進懷中。

他像是在安撫小孩一樣地拍撫著她的背,同時又開始把玩起她的髮絲。

「怎麼了?」索隆低聲問道。
羅賓將臉貼著索隆的胸膛,靜靜地聽著他的心跳聲。許久之後她才搖了搖頭。

「我只是想說,聽說角隱是因為傳說女人的頭髮裡有靈,當女人因為妒嫉發狂時,頭上就會長出角成鬼,所以才會需要角隱把角遮蔽起來…──」

「喔……好像是有這種說法吧。」索隆點了點頭,低沉的嗓音從胸膛傳近羅賓的耳中,其中還夾雜了一聲嘆息。

「……所以呢?幹嘛突然心情不好?」

但羅賓只是保持沉默不答。
發現她沒有回答的打算,索隆也沒有繼續追問,只是繼續輕拍她的背、撥弄她的頭髮。

──雖然可以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但是如果不說出口她一定會一直介意下去的。聽著索隆胸膛傳來的心跳聲,羅賓深吸一口氣。

她不想這樣。
沒錯,她已經不想再像以前一樣老是自己一個人悶著胡思亂想了。

於是,猶豫了老半天,羅賓終於擠出聲音。

「那個……你跟她……當初怎麼會討論到那套衣服……呢?」只是她的口氣聽起來簡直就像個怯生生的小女孩似的。

「啊?」
索隆先是發出了一聲困惑的發語詞,接著就是長達三秒的沉默。

啊,他一定聽出來了。
說不定他會覺得她很無聊又小心眼,居然連這種小事情都要介意。而且他搞不好還會覺得她很心胸狹窄,然後開始討厭她…──

一如往常,羅賓忍不住開始揣測索隆的反應,同時難以控制地不斷往悲觀的方向去想。

看來不管有說還是沒說都一樣,她心中那個名為妒嫉的黑洞越來越大、對於索隆對自己的感情和想法也越來越不安。醜陋卻又強烈的妒嫉心讓羅賓忍不住沮喪地低下頭。

「嗯?喔,妳說那個啊……我已經忘記那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了。」

就在羅賓發覺自己居然害怕到無意識地緊抓住索隆的衣襬時,索隆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

「總之很小的時候,她的某個表姊在結婚的時候本來想穿西海傳來那個叫什麼白紗的衣服,但因為表姊的夫家比較傳統,堅持要她穿那套衣服,所以那個表姊跑來就跟我們一群小鬼頭訴苦……那時候大概有五六個小孩吧,那時候因為修練所以大家常常都一起行動啊。」

「……原來如此。」

索隆難得這麼鉅細靡遺地解釋一件事,而且還是一個小到什麼時候發生都不記得的事情。羅賓一方面為了索隆少見的行為感到訝異,然而不可否認地,她因為他的說明而鬆了一口氣。

羅賓偷偷呼出一口氣,為了自己的孩子氣感到可笑。但不知怎地,她的雙眼卻突然有些泛熱。

「羅賓,」

就在羅賓拼了命地阻止那些莫名其妙的眼淚真的流出來時,索隆又低聲喚了她的名。忙著忍住淚水的她沒能馬上反應,但沒想到索隆卻托住她的下巴、強迫她抬頭和他對望。

毫無預警地,索隆衝著她張開一個得意的笑容。
「我說啊,妳變成鬼了吧?妳在吃那傢伙的醋對吧?」

最不想被索隆發現的醜陋情感被硬生生揭穿,羅賓的心跳不受控制地開始加速。

──他果然發現了。
他覺得她很無聊、小心眼又心胸狹窄了嗎?他開始討厭她了嗎?

前一秒才在不安的擔憂和害怕一下子全部衝進羅賓腦中,原先被她抑制住的淚水又不受控制地慢慢浮上眼眶,而且這次連鼻子好像也開始有點發痠了…──

不行!
她不能哭。明明這種情況就沒什麼好哭的。……她不能這麼幼稚。

為了不讓自己真的掉淚,羅賓咬住下唇,什麼也沒有回答。

因為她遲遲沒有吭聲,索隆便默默地盯著她的臉好半晌。
一開始索隆似乎有些訝異,但他隨即悶笑起來。

「妳啊,就那麼不想變成鬼嗎?」

索隆的話語聽在羅賓耳中就像是在嘲笑她的醋意很無意義一般,羅賓有些委屈地瞪了索隆一眼。──還好她沒有哭出來,羅賓心想,然後別開眼。

沒錯,在這種情況下,她說什麼都不會哭的。不能哭。
只不過,竭力不讓淚水湧出的結果卻讓她的鼻水流下來了。

就在羅賓有些氣惱自己的鼻子居然背叛自己的時候,索隆的嘆息響了起來。

「……傻瓜。」他隨手摸來一條毛巾,一面苦笑著將毛巾貼上她的臉。「我跟克依娜的關係就像姐弟一樣,沒有任何會讓妳吃醋的要素在吧?」

但是事實上是,光是那個女孩擁有自己永遠不可能看過的他的過去這一點就足以讓她變成鬼了啊。……這種心情他無法理解吧。羅賓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接過毛巾、垂著臉擦鼻子。

索隆又嘆了口氣,張臂將羅賓攬進懷中。

「妳啊,剛才不是才在說妳的長髮是對我的思念嗎?幹麻現在又不想承認妳吃醋?嗯?」

……討厭。要她怎麼解釋那種在他心中肯定是芝麻蒜皮的小事呢?反正她就是這樣反反覆覆的嘛。反正她就是這麼矛盾啊。反正她就是很任性啊。

羅賓半自棄地揪緊索隆的衣襟,然後將臉埋進他的頸肩。

「……反正,我本來就是惡鬼。」她像是在賭氣似地,悶悶地用帶點鼻音的聲音囁嚅。但沒想到索隆卻低聲笑了起來。

「那這樣不是剛好嗎?」

出乎意料的回答讓羅賓忍不住抬頭看向索隆。索隆則是露出「妳終於願意看向我這邊了嗎」的表情,對著她扯了扯嘴角。

「如果妒嫉會變成鬼的話,我肯定早就已經是鬼了吧。」

羅賓沒能馬上理解索隆話中的含意,只好眨了眨眼,困惑地偏頭看著索隆。看著她的臉龐許久,索隆突然露出投降一般的無奈表情。

「妳啊,絕對沒發現吧。肯定沒發現吧。」

索隆一面感嘆、伸手揉了揉她的頭。
羅賓發現索隆的眼底似乎浮現一抹看似拿她沒轍卻又難以具體形容的柔光。

「像是想把妳永遠帶在身邊、不讓妳離開我,想砍了所有想接近妳的男人,想殺了那些曾經傷害過妳的人,想讓妳的一切永遠都只屬於我…──我早就因為妳變成鬼了。」

「……咦?」

羅賓睜圓了眼。
那是她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居然有可能會從索隆口中聽見的話語。

彷彿因為看見她的驚訝表情而感到滿意一般,索隆咧開嘴角,雙臂加重力道,讓她更加貼近他。他緊緊盯著她的雙眸,然後抓起一綹長髮,輕吻。

「吶,妳就變成鬼吧。穿上白無垢,變成只屬於我的鬼。」

語畢,索隆張開大掌。
她的髮絲順著他的指間往下滑動、柔柔地溜走了。

盯著索隆的綠眸許久,羅賓的嘴邊慢慢彎起一朵笑花。
她挺起身,像是在回答索隆一樣輕吻他的雙唇。

「可是我沒辦法忘記我的媽媽和故鄉哦?」

聽見她的反問,索隆跟著低聲哼笑。

「妳搞錯重點了吧?穿不穿那種衣服根本不重要,只要妳屬於我就好。」
索隆一面說著,抱著羅賓往地板倒去。

失去重心的羅賓反射性地勾住索隆的頸子,仰望壓在自個兒身上的他。

真奇怪。不久前才因為他產生的不安和害怕竟然像是從來不存在一樣地全都煙消雲散了。……肯定是連她頭髮裡的靈也因為他的吻而忘記怎麼吃醋了吧。

「真是霸道呢。」
羅賓笑道,口吻帶點淡淡的甜意。
聽見她的抗議,索隆哼的一聲扯開嘴角笑了。

「那也是妳的霸道的鬼。」

這一次,不等羅賓回答,索隆便低下頭給了羅賓一個霸道又深情的長吻。
「……討厭,就說了要提前通知…──」

「囉嗦,妳自己還不是都沒提前通知的。」

索隆打斷羅賓的嘮叨,再度俯身堵住她的雙唇。
在索隆貪婪的索取之下,羅賓只好笑著回應他的親吻,同時緊緊地回抱住他。

──哎,真是的。
看來她的鬼,不但霸道,而且還很愛記仇呢。




(完)




開始時間:2012/10/22
結束時間:2012/10/23 共計約5小時
總字數:4774


真是不好意思,明明是索隆生日賀文,
卻是用羅賓視點寫成的文章^^"

其實這篇文章有兩個視點,
本來想在1111放上Zoro視點的,
但因為考量到劇情的流暢度,
最後我還是選擇先放Robin篇了~

至於另外一篇......雖然打到一半,
但是我的新刊編輯告急中!!!
有空再說←居然!!

總之,希望索隆大帥哥永遠都這麼帥!
祝你早日成為世界第一!!生日快樂!!

然後,雖然靈感來源是卡羅特地寫給我的白無垢,
但最後結局的地方被我小小的調整了一下,
真是不好意思,也很謝謝卡羅特地私噗給我喔~~
我終於完成了呢~(//>3
最後,雖然一直想發報告時間,
但是我的新刊實在沒時間整裡資訊,
總之CWT32我報上第一天囉~~
期待各位來衝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4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kaunsi  

No title

索隆生日快樂>///<要好好對待羅賓姐潔唷

澈大CWT有新刊了??
什麼什麼??我要預購!!!!!!(欸

ps.回覆的日文認證要搞死我了((扶額

2012/11/11 (Sun) 21:06 | EDIT | REPLY |   

鄭小趴  

No title

嗚呼呼索隆生日快樂XD
愛吃醋的羅賓真的好可愛>///<

竟然有新刊!!!好期待>____<

2012/11/11 (Sun) 22:04 | EDIT | REPLY |   

千  

No title

索隆生日粗卡嘿!

以前還覺得白無垢真的很無垢(喂聽不懂啦喂)
但自從知道了白無垢的由來後就有點毛毛的XD

賀文甜得我腳趾頭又要捲曲起來了wwwwwwwwwwwwww
接吻魔設定真不錯(欸

2012/11/11 (Sun) 23:02 | EDIT | REPLY |   

澈‧廢圈圈  

一次回覆

Re Kaunsi

真是感謝Kaunsi的支持,
之後如果有消息都會公布在至頂文章上面喔^^
日文認證很難回覆嗎(大驚)

Re 小趴
我也好喜歡愛吃醋的羅賓跟索隆,
真想讓這對情侶繼續白癡下去←太沒天良了www

新刊其實就是《眼鏡》的再收錄啦
不過裡面當然會有番外篇新文章哦^^

Re 千
原來大家都知道白無垢的由來啊~
我對結婚禮服的憧憬只到國小一年級之後就再也沒有了XDDD
所以對白無垢真是完全沒想法www

阿千的腳趾頭莫非是毛毛蟲嗎,
這麼容易捲起來www
不過捲得讓我很有很有成就感←居然XD

2012/11/20 (Tue) 21:51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