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あの日、君と─06-07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衍生小說

CP有:艾斯x漢考克索隆x羅賓

非正式小說體,請慎入!










06



從那之後開始,艾斯每天都會拿著麵包去找漢考克吃中餐。
一開始漢考克也試著把艾斯趕去別的地方吃中飯,但艾斯仍是故我地每到12點就會到中庭找漢考克報到,久而久之漢考克也懶得再跟艾斯爭論了。

事實上漢考克很明白,艾斯在中餐時間的短暫陪伴的確稍微替她打發了一些獨處的時間。雖然漢考克並不是那麼討厭自己一個人行動,但一整天都沒人可以說話的確也是滿無趣的。

於是,漢考克就這樣重複著大部分的獨處時間與中餐時間和艾斯閒聊的日子,直到漢考克隱約察覺到班上的杯葛情況漸漸地趨向緩和。

之前那些明目張膽的排擠行為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些人會用很奇異的眼光看著漢考克。……雖然對漢考克而言,有沒有杯葛她都覺得無所謂,只是這麼突然的改變還是讓漢考克忍不住覺得有些疑惑。

是因為她們對她的毫無反應感到厭倦了嗎?

某一天吃完中餐、和艾斯告別後,漢考克前往洗手間,卻在準備走出廁所洗手的時候不小心聽見外頭的女學生在對談。

「吶,妳知道A班的漢考克跟D班的艾斯在一起這件事嗎?」
「咦~~~真的假的?什麼時候開始的事情?」

「上個月吧,一年級的學弟妹都在討論啊,說什麼『艾斯親口說漢考克是他的女朋友』之類的……妳也知道吧,艾斯跟魯夫那一掛的感情很要好啊。」

「啊……難怪聽A班的同學說最近她們班上的氣氛變得和平很多了。」

能夠出門的時機消失了。
漢考克抬起眉尾,準備開鎖的手就這麼僵在半空中。

「什麼意思?」

「就那個啊,『只要是艾斯的朋友就等於是魯夫的朋友,只要是魯夫的朋友,就等於是艾斯的朋友。』也就是說,如果有人敢欺負他們的朋友就麻煩了喔。──類似這樣的謠言在校園裡面傳喔,妳沒聽過嗎?」

「怎麼可能聽過那種事啊?」回話的聲音帶著笑意。
對方的回答讓漢考克一臉認同地在廁所裡跟著點了點頭,同時她還覺得有些訝異:艾斯跟那個叫做魯夫的學的在學校的影響力這麼大?

「之前才發生過啊,好像是二年級某個學弟不小心把魯夫那一掛的朋友打傷,結果魯夫他們整群人就槓上二年級的學長…──」
「什麼啊?聽起來好像有點恐怖耶。」

另外一個人跟著笑出聲:「沒辦法啊,誰教那一大群人有事沒事就在校外找人打架,感覺很像不良少年嘛,所以A班的人現在好像都不敢對漢考克怎麼樣……」

──真相大白了。原來是因為艾斯嗎。
因為錯過出門的時機,漢考克只好繼續站在廁所裡面聽外面那兩位同學對談。

「是哦……我這邊是聽說本來不少女生滿喜歡艾斯的耶,現在大家都很傷心啊。」
「哎,不過如果艾斯喜歡的人是漢考克,根本就贏不了啊,她太強大了。」

「哈哈哈,就是說啊,不過換個角度看,那些喜歡漢考克的男生應該也傷心慘了吧……」
「沒錯沒錯,戀愛這種事情真殘忍啊……」

不知道她們已經將真相全部公布出來的兩位女學生就這麼一面笑鬧著離開了洗手間。
直到廁所回歸寂靜,漢考克才面無表情地走出廁所洗手。

──一年級的學弟妹都在討論?是上次自稱是娜美的那個女生嗎?還是那個眼睛會變成愛心的男生?……不,剛剛那兩個人說的是「艾斯親口說她是他的女朋友」沒錯吧?

難道她們說的是上次艾斯一臉爽朗地對娜美說:「嗯。」的那一個字?──漢考克瞥向洗手台上的鏡子,意外地發現自己看起來有點困窘。



07



隔了兩三天,漢考克在中庭吃午餐的時候,艾斯沒有出現。
對於艾斯的「缺席」,漢考克雖然有點困惑,但因為覺得自己居然會習慣和他一起吃午餐很可笑而決定忽視內心的疑惑。

只不過,當天放學時,和漢考克擦肩而過的一位女學生突然向她搭話:
「請問是漢考克學姐嗎?」

漢考克轉身,看見一位黑髮及肩,留著妹妹頭,五官立體得像是人偶一樣地女學生張著大眼看她。
瞥了一眼繫在制服衣領上的蝴蝶結顏色,漢考克馬上知道對方是二年級的學妹。

漢考克看向對方的臉,面無表情地反問:「……妳是誰?」
女同學很有禮貌地朝漢考克點頭:「妳好,我是二年級的妮可‧羅賓。」

聽見對方的問候,漢考克並沒有特別的反應。但羅賓似乎不介意,只是朝漢考克微微一笑。

「有件事情想告訴學姐。」
「?」漢考克抬起眉尾,催促羅賓繼續往下說。

「今天早上艾斯學長跟黑鬍子學長打架,不小心把黑鬍子學長的牙齒打斷了,所以學務主任罰艾斯學長在家反省一個星期。」

「啊?那個笨蛋怎麼搞的啊?」漢考克皺起眉,表情不解:「……所以呢?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件事?」

羅賓輕輕地笑了。

「聽說學姊是艾斯學長的女朋友,加上今天中午看見學姊一個人吃中飯,所以我猜學姐應該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女朋友什麼的,就算我覺得我不是也一樣?」

羅賓再度微笑。

「那就當作學姊是學長的朋友好了。這是學長家的地址。雖然黑鬍子的傷比較嚴重,不過艾斯學長也受了一點輕傷……」

漢考克默默接下羅賓遞給她的紙條。
「我不一定會去探望他喔?」

「如果學姐去的話,艾斯學長會很開心哦。」
漢考克皺起眉。
「他為什……」

「喂!妳在幹麻?」
又一位沒看過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打斷了漢考克的追問。

這一次出現的人很明顯是個不良少年。

衣服不紮、領帶隨意亂繫就算了,對方那一頭鮮豔的綠髮怎麼看都不像是天生的。而且他的左耳帶著三只耳環,眼神還很兇惡。…──從對方穿的制服和領帶顏色得知是一年級的學弟,漢考克皺起眉,瞪著眼前這個來者不善的傢伙。

只是這位學弟似乎是來找羅賓的,他看起來不太愉快地瞪著羅賓。
羅賓眨了眨眼,臉上完全沒有顯露出害怕或驚訝的神色。看來是認識的人吧。

「啊,索隆。……我們不是約在校門口嗎?你怎麼會在這裡?迷路了嗎?」
「……誰,誰會在學校裡面迷路啊!」索隆原先的殺氣瞬間消失了,他看起來很是心虛地囁嚅了聲。

羅賓偏頭對漢考克一笑:「不好意思,學姐,這位是一年級的學弟,羅羅亞‧索隆。索隆,這位是漢考克學姐。」

「什麼學弟……明明之前就叫妳不准…──」
索隆看起來更不爽了,他一面碎碎念著瞥向漢考克。

和漢考克四目相對後,索隆簡單地對著漢考克點頭致意。羅賓見狀便跟著點頭:「那麼學姊,我們先告辭了。」
「嗯。」漢考克不自覺地點頭回應。

索隆揚眉,轉頭盯著羅賓:「不聊了?」
「嗯,已經講完了哦。」
「那……回去了?」
「嗯。」

索隆和羅賓兩人才剛轉過身,索隆便抓住羅賓的手。

「漢考克是誰?」
「聽說是艾斯的女朋友……不過學姐剛才否認了。」
「嗯?喔,上次娜美說的那個?我就知道娜美那傢伙又在胡說八道了。」

「嗯,不過娜美說艾斯也有說『是女朋友沒錯』這句話哦……對了,你臉上怎麼有傷口?該不會剛才又跟魯夫翹課、在外面打架了?」

索隆和羅賓的話題轉變得太快,讓漢考克連吐槽「艾斯明明只說了『嗯』,才沒有說我是他的女朋友!」這句話的時間都沒有。

「欸?呃、……這、這是練劍道的時候受傷的……」

羅賓默默地盯著索隆不發一語。在羅賓無言的眼神攻勢之下,索隆的氣勢更加萎靡了。…──原來那傢伙只是外表看起來很兇狠的紙老虎嗎?遠方兩人的互動讓漢考克忍不住產生這樣的感想。

「……對不起。」索隆像個被主人斥責的小狗一樣囁嚅一聲。
「我才不想聽你跟我道歉呢。……打架的理由呢?」

「因為對方故意刁難店家、騙人布為了制止對方結果被揍了一拳,所以魯夫就…──」

「不管理由多正當,只要動手,正當性就不存在了哦?」
「……我知道啦。」
「我會擔心哦?」
「……我知道啦。」

雖然索隆的口氣心不甘情不願,但他看起來似乎很努力在忍笑。
羅賓也笑了起來。

「那今天晚餐讓你請客做為懲罰?」
這一次,羅賓的口吻摻雜了些許的甜味。

索隆盯著羅賓好半晌,之後便神色古怪地將頭撇開。
「……嗯。」不過他的聲音卻充滿了濃厚的笑意。

羅賓笑著回握住索隆的手。

「那我想吃上次那個很好吃的義大利麵。」
「嗯。……只要妳開心就好。」

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索隆低沉的嗓音和充滿寵溺意味的話語所營造出來濃濃違和感卻讓漢考克覺得很訝異。同時,索隆的反差也跟著讓漢考克想起方才羅賓對她說的話。

『如果學姐去的話,艾斯學長會很開心哦。』

──原來如此。那句話的意思是這樣嗎?
但是他們憑什麼因為謠言擅自揣測她和艾斯的心情?她跟艾斯又不是他們那種關係,漢考克心想。

要艾斯因為她的造訪而開心,前提是他們是真的情侶吧?
看著索隆跟羅賓的背影,漢考克不自覺地呼出一口氣。

話又說回來,雖然之前在廁所聽見的謠言讓人有種艾斯的朋友(正確來說是魯夫的朋友?)都很愛打架鬧事的印象,不過這幾次的碰面和對談並不會讓她覺得他們是壞學生。

如果是壞學生,會在看見不認識的人的時候還特地點頭問好嗎?再說,艾斯這個人看起來也不是那種會胡作非為、故意鬧事的人。漢考克一面走出校門口,看著有些泛黃的天空暗忖。

如果真的是壞學生,應該不會有為數不少的女性粉絲暗戀他吧?雖然她覺得艾斯那媲美陽光的燦爛笑容可能才是讓女孩們心儀的主要原因……。

那麼,艾斯寧可被罰在家反省也要每天和黑鬍子打架的原因是?

或許這是漢考克第一次對艾斯的行為感到好奇吧。
漢考克看著手中的紙條,陷入沉思。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0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