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潑水節─2012聖誕賀文

One Piece 衍生同人二次創作

CP有:索隆x羅賓
白癡情侶,角色嚴重崩壞,請務必慎入!











天氣晴朗,但是空氣卻冰冷得讓人懷疑陽光是否只是裝飾品。這一次登陸的島是冬島。就算有陽光還是處於嚴寒狀態的夏季的冬島。

睽違已久抵達小島的那一天,索隆趁著自己一個人守船的時間一口氣將一日份的重量訓練完成,然後前往浴室沖澡。他快速地洗去身上的汗,前往二樓餐廳補充體內流失的水分。

索隆一面喝著水,看著瓦斯爐上放著的那一鍋簡單的烏龍湯麵:只需要打開瓦斯爐重新加熱即可食用的午餐,同時心中暗忖大夥兒應該會接近黃昏時分才回來吧…──就在這個時候,草坪甲板上傳來腳步聲。

大白天的居然有人入侵這艘船?
索隆很快地走出餐廳,望向一樓甲板。

「是誰?」

乎意料地,出現在索隆視野裡的人並不是陌生人,而是這艘船的成員:妮可‧羅賓。羅賓一身濕漉地站在甲板上,迎面笑著對索隆說了句「我回來了。」

雖然現在是冬島的夏季,但空氣仍然冰冷,寒風依舊刺骨,更別說羅賓她一身濕淋淋的樣子會有多麼寒冷了。

索隆跳到草坪上,將披在脖子上的毛巾蓋到羅賓頭上。
「……怎麼回事?剛才有下大雨嗎?」

羅賓囁嚅了聲「謝謝」,同時顫抖著身體打了一個噴嚏。

「……抱歉,今天好像是這座小島的『潑水節』,所以…──」
「這些事情等沖完熱水澡再說!這麼冷的天氣妳居然沒有先把身體弄乾再回來?妳想冷死自己嗎?」

索隆的口氣難得顯得有些急躁。他一手拉著羅賓往三樓走,一面用毛巾胡亂擦著羅賓的頭髮。

「我剛洗完澡,所以水還是熱的。妳先沖熱身體,我去熱些喝的。」

索隆很快地解釋完畢,將羅賓推進仍然冒著熱氣的浴室。但羅賓踏進浴室的那一瞬間卻欲言又止地轉身看向索隆。

「啊,可是……」
「少囉嗦了,快進去!拿去!大浴巾!」

索隆態度強硬地從更衣間的櫃子抽出一條浴巾、塞到羅賓手中。

「嗯……可是我還沒拿換洗衣服哦……」
「啊?……呃、」聽見羅賓的猶豫,索隆這才終於意識到自己的思慮不周。

他難掩尷尬地漲紅了臉。
「……抱歉。」

羅賓見狀甜甜地笑了起來。

「你可以幫我拿嗎?」
「喔、喔,嗯。」索隆慌亂地點著頭,慢了半拍才終於理解羅賓話中的意思,「……妳要我拿、拿什麼?」

羅賓的笑意更加明顯了。
她將索隆原先蓋在她頭上的毛巾遞還給索隆,然後靠到他身邊、用像是在魅惑他的曖昧口吻在他耳邊低喃:「我的內衣和內褲。」

「……啊?啊?!」

──意思是他得進去女生房間幫她拿貼身衣物嗎?!索隆瞪大了眼,臉色更加困窘了。但羅賓似乎完全不打算再走回自己房間的樣子,她脫下外套,連同包包一起遞給索隆。

「呵呵,麻煩你囉。房間一進去,右邊那個衣櫃最下層的抽屜就是放內衣的地方。謝謝你。」
「啊?等…──」

語畢,羅賓不讓索隆有追問的時間,便將浴室的門關上(而且還不忘反鎖)。很快地,浴室便傳出蓮蓬頭流洩出來的水聲。

索隆默然地看了一眼手中的包包和外套便認命地邁步前往女生房間。

羅賓肯定是故意的,索隆心想。
她肯定是故意用那種口氣和方式在誘惑他,肯定是知道他的心情才會故意這樣玩弄他。

索隆不記得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或許是意識到自己總是會不自覺地注意羅賓的喜好,想做一些事情讓她保持甜美動人的微笑那時候開始的吧。總之,索隆是在發現自己無意識的行為之後,才慢了好幾拍地明白自己對羅賓的心情。

也因此,當索隆終於察覺到蘊藏在心中那份濃烈到已經無法抹去的情感時,整艘船的人也早就因為他的行為而心照不宣了。

既然全船的人都知道他的心意,沒道理羅賓感覺不出來…──基於這樣的理由,發現自己喜歡羅賓之後,索隆並沒有特別收斂自己的行為。

畢竟在他發現自己的心情之前羅賓並沒有特別排斥他的好意,那麼他只不過是發現自己的心情,也沒必要因此改變自己的行為模式吧,索隆是這麼想的。

不逃避自己的心情,不過也沒有特別想要讓兩個人的關係再更進一步,這就是索隆的方針。…──說好聽一點是方針,其實只是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就這樣維持現狀罷了。

只不過,索隆還是隱約感覺得出來,羅賓最近似乎很喜歡鬧他。

比如說,羅賓最近常常會在他洗完澡的時候靠到他身邊,用什麼「男人的身材真的很結實呢」之類的奇怪理由有意無意地觸碰他的手臂。

或是說,羅賓會在他重量訓練結束的時候拿水給他,然後趁著他在喝水的時候用毛巾幫他擦乾頭髮或是身上的汗,諸如此類微小到讓索隆困窘到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的行為。

是因為他表現得太明白,所以她才會用這樣的改變提醒他過於踰矩嗎?
索隆站在女生房門前,猶豫地轉了轉房門把手。

房門果然沒有鎖。

…──但就算是這樣,她也不應該讓他進房間拿她的貼身衣物吧?
這種事情不應該請男性船員幫忙啊。要是今天留在船上的人是臭廚師或是魯夫,她也會這樣請他們幫忙嗎?

索隆嘆了一口氣,推開女生房門,筆直地朝衣櫃走去。他將漉濕的外套掛在牆壁上的掛鉤上,把包包放在櫃子旁,然後打開衣櫃。

看向衣櫃最下方的抽屜,索隆忍不住又再度嘆氣。
他能不能大膽的推斷她的行為是在向他表示好意?她是在誘惑他吧?……還是說,一切都只是他想太多了?

索隆深吸一口氣,拉開抽屜。
一如羅賓所說,抽屜裡放著女性的貼身衣物:內衣還有內褲。

明明只是穿在衣服底下的東西居然有這麼多種花樣?索隆愣了一愣,對於女性的貼身衣物樣式之多感到訝異。

抽屜裡的內衣褲大部分都是成對的,雖然樣式和顏色有許多不同種類,但大體上還是可以從這些衣物看出來羅賓喜歡絲質的內衣。然後,雖然索隆並不想特別去注意這件事情,但還是阻止不了自己的眼睛和大腦發現這件事情:這些內衣的罩杯比他想像的還要大。

意識到這些內衣褲是羅賓平常穿的貼身衣物,索隆的腦海便擅自浮現羅賓穿上這些衣服的樣子,同時,他完全沒辦法控制地立即對自己的妄想產生反應…──就像個血氣方剛的笨男孩一樣。

在自己真正產生生理反應之前,索隆火速抓起其中一套內衣褲,然後看也不看其他的東西一眼便慌忙離開女生房。

踏出女生房、用力吸了一大口寒冷的空氣,索隆終於有些冷靜下來了。

他低下頭,瞪著手中那套內衣。然後不知道是腦筋的哪條線路突然對上,索隆突然驚覺理應非常重要的外衣的下落居然完全被遺忘了。

──混帳,羅賓這傢伙肯定是故意的。索隆忍不住懊惱地咒念。她肯定是故意不告訴他換洗衣物的外衣要從哪裡拿!

索隆氣急敗壞地衝進男生房,從衣櫃裡扯出平常自己在換穿的換洗衣服,然後衝到三樓,將換洗衣物丟在門前、隨口告知正在浴室裡洗澡的可人兒之後便狼狽地逃往餐廳。



◎ ◎ ◎



她是不是完全不把他當異性在看待啊?不然為什麼連這種玩笑都可以開?

妮可‧羅賓,他第一次打從心底深深迷戀的女人,從來沒有把他當作一個男人在對待。索隆瞪著咖啡機,深信自己得到的結論肯定無誤。

…──唉。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發現自己的心情的。他喜歡她又不是為了要被她這樣嘲笑。因為這個推論而大受打擊的索隆有些頹喪地將咖啡放到桌上,然後轉身看向正在加熱的湯麵。

同時,餐廳的門被推開了。

「索隆,我洗好了,謝謝你。」羅賓的聲音響了起來。
「嗯,妳可以先喝桌上的咖啡…──嚇!妳、妳妳妳、妳為什麼穿成這樣?!」

索隆轉身,卻因為撞見羅賓的穿著而嚇得差點沒把瓦斯爐上的湯麵打翻。

「怎麼了嗎?」羅賓眨了眨眼,貌似不解地偏了偏頭。
「妳、妳……」

索隆語無倫次地瞪著羅賓,他知道自己的臉肯定漲成深紅色了。

「我、我……我應該有拿褲子給妳吧!妳幹嘛不穿褲子啊!」

吼出抗議的那一瞬間,索隆再次肯定羅賓肯定完全不把他當作男人在看待,才會這樣惡整他。

沒錯,她肯定是在跟他開完笑吧?

索隆記得很清楚,明明他剛才就拿了一件T-shirt和海灘褲給羅賓,但眼前的她卻只穿著T-shirt。

雖然對羅賓而言,索隆的衣服過於寬鬆,所以衣襬勉強還能蓋住她的大腿;但她的大腿基本上有四分之三都裸露在空氣中啊!

索隆窘迫地轉過身,強迫自己將注意力放在瓦斯爐上。

…──她到底有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穿的內衣是他選的啊?
光是看到她濕著頭髮、穿著自己的衣服這件事就已經夠讓他血脈賁張了,她居然還做出這種足以讓他不斷妄想脫掉那件衣服之後的光景的事情!

索隆忍住想哀號的衝動,努力讓自己的心跳不要暴走得太誇張。

「因為那件褲子太鬆,加上這件衣襬有點長,所以我想穿這樣應該沒關係……」羅賓的聲音輕輕地在索隆身旁響了起來。

一嗅到羅賓身上的花香,索隆馬上就知道羅賓靠到他身邊了。他反射性地繃緊身子,遏止自己想轉身的衝動。

「天氣明明那麼冷,妳幹麻不先回房間換上妳自己的衣服?」
「咦?你剛剛不是說你會煮咖啡跟準備午餐嗎?所以我想先來幫你…──」
「我不需要妳的幫忙,妳快回房間換上妳自己的衣服。」
「索隆……你生氣了?」

羅賓的聲音甜甜軟軟的,像是在對他撒嬌一樣…──天知道他最沒辦法抵擋的就是她的撒嬌,索隆沒輒地垂下肩膀。

「沒有。」
「可是你的聲音聽起來很不開心,而且還把臉別開……」
「……那是因為我在準備午餐。」
「那我幫你準備碗筷好嗎?」
「不用。」

索隆冷冷地吐出拒絕的那一瞬間,耳邊傳來一聲深呼吸的聲音。
聽見羅賓的吸氣聲,索隆本能地轉向羅賓。然後一如他所預料的,羅賓一向清麗的臉龐露出了有些受傷的神情。

看見羅賓難過的表情,索隆馬上忘了自己才在生氣的事,連忙張口澄清:「呃、不是!我是說,今天天氣那麼冷,不如我們在男生房的暖爐桌裡吃午飯比較溫暖,所以碗筷我拿就好…──」

聽見索隆的提議,羅賓本來向下彎的嘴角很快地往上揚了。

「真的嗎?」
「嗯。…──所以妳趕快回房間穿上褲子。」

趁著這個大好機會,索隆順勢用像在誘哄小貓一樣的口氣說服羅賓。
只見羅賓毫不猶豫地跟著點了點頭。

「嗯。那我先去女生房換衣服…──」
「很好。那妳待會直接進去男生房,房間沒鎖」
「好。謝謝你。」

看見羅賓恢復微笑,天真地笑著走出餐廳,索隆這才鬆了一口氣、慌忙將早已讓湯麵沸騰多時的火勢關小。



◎ ◎ ◎



有的時候羅賓會像這樣,像個未經世事的小女孩一樣,對著他做出天真到幾乎可以稱之為邪惡的行為。…──如果她真的是無意識做出這些事情的話。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愛到卡慘死」吧。

常常在索隆覺得羅賓肯定是故意在開他玩笑而板著一張臉回應之後,羅賓就會露出很傷心的表情,彷彿下一秒她那雙烏黑的大眼就要滴下淚珠一樣;這時候,索隆的鐵石心腸馬上就會跟著軟化,像是在寵愛小孩一樣地安撫羅賓、直到她的臉龐再度揚起笑容。

然後索隆就會跟著這麼想:羅賓應該只是太天然了。
因為太天然,所以才會明知道他的心情還對他做出這些殘忍的事情。…──應該吧。

唉。雖然索隆也覺得自己居然會有這樣反覆無常的態度實在很窩囊,但誰教他早就已經輸得一塌糊塗了呢。只要扯到羅賓,他就會一反常態地什麼事情都願意去做,簡直就像是鬼上身一樣,甚至連他自己有時候都受不了自己的行為。

索隆看著手中的餐盤,再度為自己做出不像平常會做的舉動嘆息。
深吸一口氣之後,索隆走進房間,將餐盤放在桌上。

「拿去…──」才瞥眼看向已經坐在暖爐桌旁的羅賓,索隆便忍不住抽了抽眼角。「妳不是說要換衣服?」
「嗯?有哦,我穿上褲子了。」

羅賓仰著頭回以甜笑,同時伸手拉住衣襬、作勢往上撩。意會到羅賓的行為,索隆連忙壓住她的手。

「…──不用掀給我看。」索隆頭痛地瞪了羅賓一眼。
「是嗎?可是……」
「還有,妳幹麻不連上衣一起換掉?」

「嗯?這件衣服不適合我嗎?」羅賓張著大眼望著索隆。
「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這件衣服是我的吧?」

索隆瞇起眼,有些懷疑羅賓現在到底是真的不解他的意思,還是又開始裝傻想玩弄他了?只不過想當然爾,光從羅賓那樣無邪的臉龐是不可能看出甚麼端倪的。

和索隆對望了兩三秒,羅賓又笑了起來。

「在大家回來之前,可以讓我多穿一下嗎?」
「啊?……隨便妳。」

索隆不想去深思羅賓這句話裡頭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意思,於是決定讓這句話就像流水一樣地被帶過。他一面將午餐放到她面前,嘗試轉移話題。

「天氣明明那麼冷,妳幹麻硬要穿短褲啊?」
「嗯?呵呵,因為這件就是我的睡褲哦。」
「……是喔。」

…──完全不能理解這個答案是什麼意思。
看著羅賓天真的表情,索隆知道她肯定完全沒發現他內心的糾葛,他只好不斷深呼吸,然後故作鎮定地將麵推到羅賓面前。

「吶,總之先吃午餐吧。」
「嗯。」

瞥了一眼羅賓雪白的大腿,索隆刻意和她保持一些距離才坐進暖爐桌。然而,一坐進暖爐桌,索隆的腳便不小心碰到了羅賓的腳尖。

和暖爐桌裡溫暖的空氣完全不同,羅賓的腳尖帶著冰冷的溫度,但索隆卻能明顯感受到只屬於羅賓才有的柔嫩觸感。索隆無法控制地心跳加速了。

「……妳的腳也太冰了吧!」
「是嗎?我倒覺得是你太溫暖哦……」

索隆為了掩飾困窘而刻意壓低聲音的回答引得羅賓笑了起來。她挪了挪身體,靠到索隆身邊。索隆刻意拉開的距離就這樣消失了。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天冷的時候待在索隆身邊就不會覺得冷呢……待在溫暖的地方就好想睡覺哦……」

聽見羅賓說出這句話的一瞬間,索隆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聽。
但仔細想過之後,索隆又認為應該只是自己想太多。這句話對羅賓而言,應該就跟「天冷的時候特別想抱喬巴」是一樣的意思吧。

索隆努力讓自己不要動搖得太明顯,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是嗎」便將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午餐上。沉默了兩三秒之後,索隆感覺到羅賓也轉過身,默默地吃起午飯。

雖然確信自己不過度解釋羅賓的那句話是正確的選擇,但不知怎地,索隆的胸口卻有一股淡淡的歉疚感在發酵。

「……話說,妳渾身濕透的回來是怎麼一回事?」索隆生硬地開口打破寂靜。

自從發現自己喜歡上羅賓之後,只要他跟羅賓之間出現沉默,索隆就會忍不住急著想抹去那份寂靜,就像是想證實他跟她不是沒話題可聊一般。…──雖然他很明白這樣的行為很可笑,對一個處於單戀狀態的男人而言。

「嗯?哦……今天好像是這個小島的『潑水節』哦。」羅賓抬起頭,「本來我想去市區的書店挑選喬巴的生日禮物,結果路上遇到節慶……衣服溼了也不方便去書店,所以就先回來了。」

「生日禮物……啊啊,12月也快要結束了啊。」
「嗯,說不定這次大家會一起在島上幫喬巴慶祝呢。」
「哦,那還真的得趕快準備了啊。」

比起這個小島的節慶,喬巴的生日更能引起索隆的共鳴。他一面喝著餐後啤酒,開始思考什麼時候才能下船去挑選喬巴的禮物。

就在索隆想著要買什麼禮物給喬巴比較好的時候,羅賓的花香味突然離他好近。索隆轉頭,這才驚覺羅賓居然將頭靠到了他的肩膀上。

一如往常,面對如此讓他思緒混亂的行為,索隆只是故作鎮定地喝了一大口啤酒。

「……怎麼了?午飯不吃了?」
「嗯……待在溫暖的地方就好想睡覺哦……」
「想睡就回房間去睡啊。」

索隆壓低聲音回答,但他很懷疑說不定羅賓已經聽見他那吵得很慌亂的心跳聲了。

羅賓嗯的咕噥一聲搖了搖頭。

「……我可以多待在這裡一下嗎?」
「嗯。……要躺著睡嗎?」

索隆才問出口,放在地板上的他的手指便感受到一陣有些寒冷的溫度。……那是羅賓的手。索隆很快地意識到自己的手指被羅賓輕輕地抓住了。

在索隆對羅賓突然的舉動產生任何反應之前,羅賓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吶,我們一起去挑喬巴的禮物……好嗎?」

好。

如果是平常的他肯定會這樣回答。就算他的心情總是反反覆覆,一下因為她的邀約而高興,一下又會因為覺得她對自己沒感覺而沮喪,他還是會為了看見她的笑容而答應。…──如果是平常的他。

索隆不知道今天他到底怎麼了,這樣一個簡單的音節竟然在喉嚨中滾了老半天卻發不出聲。他低下頭,正好對上羅賓仰著頭,閃著期待的烏黑雙眸。
然後,盯著羅賓的雙眸,索隆終於明白了。

他喜歡她,真的很喜歡。

就算羅賓不會回應他的心情也沒關係,只要他能夠對她好就可以;為了看見她的笑容,他願意做任何事情;只要能讓她保持笑容、他能待在她身邊,就算以往自己覺得小家子氣的所有事情他也會覺得甘之如飴,他對她就是這樣的喜歡…──但是。

但是,如果她沒有相同的想法卻總是做出讓他誤以為他們是兩情相悅的行為,他只會覺得空虛而已。

──沒錯,虛假的感情,他不需要。

索隆閉上雙眼,扣住羅賓的雙肩,將她推離自己。
「羅賓,妳知道我的心情吧?」
「……咦?」

索隆張開眼。羅賓深邃卻又明亮的黑眸依舊。但索隆看得出來,聽見他的問題,羅賓的眼底一瞬間閃過倉皇。

「妳是明知道我的心情還對我做出這些事情的嗎?」他追問。

羅賓露出有些慌亂的神情,那雙總是正對著索隆、帶著笑意的眼眸別開了。
沉默了兩三秒,羅賓皺起眉心,輕啟雙唇。

「……對不起。」

聽見羅賓的道歉,索隆的心往下沉了。
他鬆開手,低喃一聲「是嗎」,然後看向暖爐桌上的咖啡。

回想起之前香吉士一邊嘲弄他,硬要他把咖啡機的使用方法記牢的情景,索隆忍不住苦笑。…──她果然早就知道他的心情了。早就知道他的心情,而且從來沒有把他當作男人在看待。

「索隆……你討厭我了嗎?」羅賓囁嚅道,語氣帶著不安。

沒錯,最可笑的就是這一件事,索隆自嘲。
就算被拒絕,他還是沒辦法討厭她,他還是一樣喜歡她。

「我不會討厭妳,羅賓。」索隆回答,然後在心底嘲笑自己。

戀愛讓他變得既愚蠢又沒用。他沒辦法當作自己根本不喜歡她,沒辦法放棄她,沒辦法離開她,也沒辦法討厭她。──讓他這麼喜歡的人、他這麼重視的女人,聽見這樣的她帶著恐懼的聲音,他怎麼還可能會說出讓她害怕的事情呢?

「……對不起。」
羅賓再度道歉,這次她的口氣聽起來像是快要哭出來了一樣,有些顫抖。

「我,我知道你不想談戀愛……但是他、他們跟我說偶爾跟你撒嬌也沒關係,所以我只是…──」

一瞬間,索隆以為那是被拒絕的自己在傷心過度之下產生的誤解;但當他發現羅賓盯著自己的眼神流露出一抹不安之後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等等!妳在說什麼?什麼意思?」
語畢,索隆便聽見羅賓低吟一聲、然後垂下臉龐。

看見羅賓的肩膀好似在發顫,索隆突然有種眼前的她只是個手無寸鐵的女人的錯覺;儘管他明知道羅賓的能力不比他差到哪裡去。

「我……」羅賓的聲音微弱地響了起來,「我喜歡你……從空島那時候就…──」

被拒絕之後又被告白的衝擊讓索隆吃驚得說不出話來。

明明剛才他被拒絕了沒錯吧?她剛才明明說了「對不起」沒錯吧?那現在的「喜歡」又是怎麼一回事?是同情嗎?還是說她又在玩弄他了?……數百個數千個思緒同時在索隆腦中狂奔,但當他看見羅賓的雙頰染上的那兩朵紅雲時,不久前讓他覺得像是處於黑暗之中的強烈沮喪感卻不可思議地完全消失無蹤了。

「……對不起。」

羅賓再次低垂著頭低喃。但這次羅賓的道歉卻讓索隆的嘴角忍不住往上彎了起來。

他知道,羅賓一直很天然。

正是她的天然,才會讓她完全沒有察覺他的心情對吧?正是因為她的天然,才會讓她在聽見「妳知道我的心情吧?」之後,誤以為他說的是「妳知道我不想談戀愛吧?」對吧?

索隆扯開笑,伸出手揉了揉羅賓的頭。

「他們是誰?」
「咦?」
「跟妳說『偶爾跟我撒嬌也沒關係』的他們,是誰?」
「娜美,騙人布還有佛朗基…──」

…──居然是那些傢伙,索隆瞇起眼。
那些混帳,明明就知道他的心情還跟羅賓講這種話!就是因為這種話才會讓羅賓覺得他真的不想談戀愛吧。既然要插手幫忙,幹嘛不先幫他澄清「不想談戀愛」這件事情?

「真的很抱歉……我以後不會再這麼做了,所以…──」

羅賓不安的語氣讓索隆的胸口一緊。他伸出手,用力握住她那依然冰冷的手。

「羅賓,再說一次。」
索隆的要求讓羅賓忍不住縮起肩膀。

「……我以後不會再這麼做了,所以…──」她怯怯地開口。
「不是,再之前。」
「咦?」羅賓抬起頭,有些困惑,「對……對不起……?」
「不是,再更之前。」

羅賓似乎知道他想聽的是什麼了。她看似有些害羞又困窘的表情讓索隆的笑意更甚。他輕輕地將她拉近自己,然後將臉湊近她。

「羅賓,再說一次,我想聽。」

羅賓一定知道他想做什麼,索隆心想,因為隨著他越來越靠近她,她的眼睫也緩緩地垂了下來。

接著她輕聲回答:「索隆,我喜歡……你──」
就在羅賓再度說出索隆期盼已久的甜蜜告白,索隆的唇也順勢貼上了羅賓的。



◎ ◎ ◎



「嗯……果然待在溫暖的地方讓人很想睡覺呢……」

才待在索隆的懷中沒多久,羅賓便將臉龐蹭進他的肩窩,對他低語。

待在溫暖的地方就會想睡覺,是因為安心感吧。索隆扯開笑,同時加深擁抱。
如果她的手一直以來都這麼冰冷,那麼從現在開始他會永遠握著她的手,讓她不再覺得寒冷。

「……要躺著睡嗎?」
「嗯。」

索隆拉著羅賓往後倒,同時調整姿勢,讓她能倚靠著他的手臂,舒服地躺在暖爐桌中入眠。感受到索隆的用意,羅賓也縮著肩膀、窩進他的懷中。

「等大家回來,我們一起去買喬巴的禮物好嗎?」
「……嗯。等妳睡醒就去吧。」

聽見索隆的聲音,羅賓笑著以臉摩蹭了他的胸口一下。

知道這是羅賓跟自己撒嬌的方式,索隆也笑了起來。
索隆梳著羅賓的頭髮,然後像是在誘哄小孩一樣輕撫她的背。…──沒想到他居然做得出這些舉動,沒想他居然也會像船上的臭廚師一樣寵愛一個女人。

發現自己居然又做出不像自己會做的行為,索隆不禁哼笑出聲。他低頭看向趴在胸膛上的羅賓,知道自己的眼光一定不自覺地放柔了。

──這樣也好,索隆心想。
只要能讓她永遠笑著、陪伴待在他身邊,這樣就好。

「話說,那個『潑水節』到底是什麼東西?」
「嗯……聽說這座小島很久以前曾經出現一個魔王危害百姓,國王的七個女兒很憂心這個小島是不是會滅亡,於是便想了一個方法要消滅這個魔王…──」

老實說索隆並不是因為對潑水節什麼的故事有興趣才問這個問題的。他會主動開啟話題,並不是為了想證明他們不是沒有話題聊,而是因為他想聽她的聲音。

察覺羅賓的聲音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聽見她的平穩呼吸聲,索隆瞇著眼笑了。

沒錯,這樣就好。
藉由聽見她的聲音,他能感受到她的溫度,然後再次發現自己的心情:不是只有偶爾,而是未來的一輩子,他要讓她永遠對他撒嬌一輩子。





Fin.
Merry Chirstmas!





開始時間:2012/12/23 00:00
結束時間:2012/12/25 14:13
總計約15個小時。
總字數約8500字。

小後記

聖誕快樂!

我終於趕出來了!
好久沒寫這種中篇小說,結尾的部分我猶豫了好久。
(什麼一輩子,永遠的句子真的太不適合我,我自己寫都掉了一堆雞皮疙瘩←w)

這一篇文章是從寫手練習題裡面抽出來的作業。

當初抽到的條件是:
澈‧廢圈圈你這次抽到的題目是[509.潑水節],
請用[輕小說(輕鬆風格)]的風格,
寫出[中篇小說(1000~3000字)],請要努力完成喔!

雖然作業規定是3000字以內,但為了讓兩個人久一點,所以不小心變成8000字了(爆笑)

然後標題跟潑水節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跟索隆一樣,對潑水節完全沒有興趣,其實我只是想讓羅賓淋濕,穿上索隆親自挑選的內衣,然後穿上索隆的衣服…──
一切都只是為了這個場景而已啊(搥桌)

滿足了我腦中的妄想,我真是太感動了!
所以這一篇變成人物設定完全崩壞的愛妻家與小女人,故事劇情也走的歪歪的很輕鬆……但是我就是喜歡這兩個笨蛋~~~(笑)

而且想撒嬌卻完全用錯招數變成誘惑的羅賓實在太可愛了啊wwww

另外,其實這一篇的草稿寫了這樣的一句話:
暖爐桌,兩個人的腳在桌子底下調情。

沒有機會描寫兩個人甜蜜地在桌子底下腳勾腳的情景實在有點可惜,
(因為聖誕節要過了XD)
不過因為我也敗給了羅賓的天然,所以就這樣吧!

最後,本來想在昨天發文祝賀喬巴的生日,
但是怎麼樣都趕不上,所以只好補上來一起祝福囉。

喬巴生日快樂!
大家聖誕快樂!
新年快樂~~~^^

我們明年見囉!!
(年底前應該還會再發一篇艾斯x漢考克的吧w)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3 Comments

kaunsi  

No title

這篇實在太甜蜜了,我真是快害羞死了>///<

2012/12/25 (Tue) 19:14 | REPLY |   

Fong  

我還以為是R18文來@@
期待你寫下一篇文是索羅R18((流鼻血.
P.S本人超色色的xD

2012/12/26 (Wed) 12:56 | EDIT | REPLY |   

鄭小趴  

No title

這兩個人真的太可愛啦www

2012/12/27 (Thu) 19:19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