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あの日、君と─14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 同人衍生創作

CP有:艾斯x漢考克;索隆x羅賓
架空劇情,非正式小說體,請務必慎入!!!!!








14



「同學,不好意思,我可以跟妳借一點時間跟艾斯稍微聊一下嗎?」
那名喚作薩吉的男生帶著淺笑對漢考克搭話。
「啊……」
漢考克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答,但艾斯很快地出聲道:「漢考克……等我一下好嗎?」

老實說漢考克有點想跟在艾斯旁邊,但是她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立場要求,更何況艾斯也沒有說她可以待在他身邊。於是漢考克點點頭,和薩波等人離開現場。

以薩波為首,參與慶生活動的魯夫、索隆、香吉士、騙人布等人和漢考克圍在一起坐在神社旁的休息區,和艾斯兩人相隔一段距離的不遠處,可能是因為大家都感覺到艾斯遇到那個叫做薩吉的人之後並沒有特別高興,所以現場的氣氛有點微妙。

「那……等艾斯跟薩吉聊完的這段時間,讓我來說個故事吧?」

打破眾人有點尷尬的寂靜的人是薩波。
不知怎地漢考克馬上就知道薩波要說的是艾斯和薩吉的故事。她反射性地瞪了薩波一眼。

「艾斯有說你可以說那個故事嗎?」

薩波不以為意地對漢考克一笑。
「是沒有,不過他也沒說不可以喔。」

「少狡辯了。」漢考克皺眉。
「唉呦,妳覺得如果妳問艾斯,艾斯會不告訴妳嗎?」
「這跟那是兩碼子事吧?」

「既然都會聽到同樣的故事,當然是由我先代為說明最符合經濟效益了不是嗎?」

「這不是省不省事的問題,是做人的基本原則吧?」
薩波不正不經的態度讓漢考克有些不高興地抿了抿嘴。但聽見她的譴責,薩波便收起笑容了。

「漢考克同學,妳認為我是那種會隨便對任何人說艾斯的事情的人嗎?」

漢考克被這句話堵得沒辦法馬上回答,但最主要的原因是薩波的眼神嚴肅得讓她覺得有點內疚。

正當漢考克猶豫自己是否開道歉時,薩波的嘴角勾了起來。
「吶,漢考克,正因為妳和大家一樣都是艾斯很重要的朋友,我才會說的喔。」

漢考克覺得自己的臉龐竄起一股熱氣。

什麼朋友的,講出這種話你不覺得害羞嗎!…──依照她平常的個性,她應該會這樣嘲弄對方,或是冷笑著用「我才沒興趣跟你們玩什麼友情遊戲」之類的話刺激對方,但是現在她卻沒辦法對眼前的人們說出口。

為什麼?她是在什麼時候真心地喜歡上這些人了?她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把這些人視為重要的朋友了?漢考克紅著臉撇開頭。

「如……如果之後艾斯生氣了,你要跟我一起去謝罪!」
「那是當然。」薩波則是回以燦爛的笑容。

看著薩波的笑臉,漢考克再次認清「物以類聚」這句話的真諦。
既然是艾斯的朋友,個性肯定也是跟艾斯差不多的吧。漢考克嘆了一口氣,總算不再對薩波說故事這件事情有任何意見了。

而事後漢考克才知道,原來關於艾斯與薩吉的事情,只有薩波知道;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年紀相仿,而且薩波是他最早認識的朋友…──甚至比艾斯照顧得無微不至的魯夫還要早。

身為孤兒的艾斯從小個性就很倔強,對於自己被領養的這件事情非常敏感。

但艾斯並不是介意自己是孤兒這件事情,他介意的是身旁的人如果用嘲弄的眼光看待白鬍子,或是艾斯身邊的親友,他就會非常生氣地和對方起衝突。

或許就是因為艾斯這樣有點衝的個性才會產生「艾斯是個很愛找人打架的壞小孩」這種莫名的謠言吧。也因此,不論是國小或是國中,每到一個新學期或是換班的時候,艾斯都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人敢主動接近他。

通常要新學期過了一大半之後,這種謠言才會漸漸被澄清,然後艾斯才會逐漸交到朋友。

只是,這樣的情況在艾斯高中入學的時候並沒有發生。

一開始艾斯進入班上的時候,新同學們的確都露出了有些害怕的表情,但當天下午冰凍期立刻就被融化了。

在大家都還不了解艾斯、還在因為謠言而害怕艾斯是個沒事就找人打架的人時,一位同班同學主動和艾斯搭話。那個人就是薩吉。

『聽說你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艾斯?』
當著全班的面,薩吉毫不猶豫地走到艾斯的坐位,在艾斯的桌上敲了兩下。

『大名鼎鼎?』
『打架很厲害不是嗎?』

『哈?』艾斯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不過最主要還是因為感到困惑所致,『……你是來找我打架的?』

『才沒有,跟你打架我應該贏不了吧。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罷了。』
『……你是不是哪裡有問題啊?』
艾斯一臉的莫名奇妙卻換來薩吉的燦爛微笑。

『所以你想跟我打架嗎?』薩吉又問。
『哈?!我幹嘛沒事找你打架?』
『大家都這麼說啊,說有個叫做艾斯的傢伙動不動就會找人打架之類的。』

『……無聊。』艾斯努努嘴,將頭撇開,但沒想到薩吉還沒死心。
『所以你不跟我打架嗎?』
『所以我才問你啊,我幹嘛沒事找你打架?』

『嘿……看來謠言什麼的根本就是騙人的嘛。害我還以為艾斯是什麼恐怖的傢伙咧……』薩吉似乎很高興,他隨手拉來一張椅子坐到艾斯面前,『欸,那為什麼會有什麼你很愛找人打架的謠言啊?』

『……我才想問你吧?』艾斯似乎也拿薩吉沒轍,只好又看向他,『誰會沒事想跟別人打架啊?』

因為艾斯和薩吉的對話,從那時候開始謠言便不攻自破了。
然後,薩吉成了艾斯進入高中之後的第一個好朋友。

到了高中三年級,因為薩吉選了理組便和選了文組的艾斯分班了。

雖然不像一二年級那樣可以時常聚在一起,但艾斯和薩吉升上三年級的第一學期剛開始還是會在放學後一起去艾斯打工的地方吃晚餐閒聊近況。

然而,這種情況只維持了兩個禮拜左右。
就讀理科的關係讓薩吉經常要課後補習,所以和艾斯碰面的次數逐漸減少,最後在第一次期中考試之前,薩吉對艾斯說他得專心唸書,等過一陣子再去艾斯打工的地方找他。

升上三年級之後就得正視大考的來臨,以課業為優先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艾斯明白努力用功念書本來就是高中生的本分,再加上因為艾斯自己每天晚上都得打工,所以當時他只是笑著拍了拍薩吉的肩膀,要薩吉考試好好加油。

雖然有一瞬間艾斯覺得薩吉似乎露出了苦笑,但那種猶豫的表情像是從來都不存在一樣地很快就消失了。薩吉聳聳肩,用很平常的笑容和艾斯說了聲「那考試之後再見了。」便和艾斯道別了。

然後,在那之後有好一陣子艾斯和薩吉完全沒有連絡。
直到艾斯發現薩吉好一陣子沒來上學,已經是期中考過後一個禮拜左右的事了。

期中考成績出來之後,艾斯很意外在成績公布欄當中沒有看見薩吉的名字。
雖然薩吉的成績本來也沒有非常好,但至少是在中段以前…──艾斯是這麼認為的。但是沒想到艾斯最後卻是在最後一名的地方看見薩吉的名字。

排列在理組所有同學名單之後的薩吉,成績的欄位只用黑色的字跡寫著「缺考」兩個字。

艾斯抱著驚訝與困惑的情緒前往薩吉的班級,這才知道薩吉早在期中考之前就因為受傷請假了。

因為和艾斯對談的同學看起來都欲言又止,明白肯定事有蹊翹的艾斯便把以前同班、分班之後和薩吉同樣是理組的同學找出來詢問,這才知道事情發生的始末。

早在剛分到理組班級的開始,薩吉便毫無理由地成為同學霸凌的對象。一開始只是單純的嘲笑和戲弄,但隨著主使者變本加厲的態度,霸凌的方式也越來越激烈,甚至到了最後,那些人開始會對薩吉產生暴力行為。

雖然主使者早在國中的時候就惡名昭彰,但因為家庭背景雄厚,所以校方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佯裝不知情;至於班上的同學,他們光求自保就來不及了,當然更不可能能幫忙薩吉。

儘管薩吉不是那麼容易被欺負的人,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之下,他也只好忍下來。於是,事態就這樣益發嚴重,直到期中考之前發生的這起傷害事件。

這起導致薩吉缺考期中考試的傷害事件,就發生在薩吉跟艾斯道別的隔天晚上。

那一天,薩吉放學準備回家的路上被霸凌集團強拉到小巷子裡,對方不但在薩吉頭上套上黑色塑膠袋,甚至還帶了傷人的武器。手無寸鐵的薩吉就這樣被一群高中生用木棍和鐵棒打到無法動彈,直到對方以為薩吉被打死了、慌忙逃離才結束這場災難。

因為路過的清潔工發現而撿回一條小命的薩吉雖然沒死,但當時也算是處在頻死邊緣。

肋骨斷裂、腎臟破裂,加上肺部也嚴重出血的薩吉,就這樣被迫缺席期中考,甚至到艾斯知道事情發生經過的時候都還沒脫離危險期……至於這起事件,雖然校方有介入調查,但因為主使者的父親權勢高大,所以最後只讓主使者轉學、整個事件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知道這件事情之後的艾斯,當然不可能就這樣讓一切結束。
仔細追問主使者的名字和轉學的學校之後,艾斯連探望薩吉的時間也沒有便想盡辦法轉學到主使者的學校,用自己的方法向對方復仇。

沒錯。當時對薩吉犯下暴行的主使者就是艾斯每天都一定要找對方打上一架的黑鬍子。

「事情就是這樣。薩吉因為一直在復健,所以也沒有機會和艾斯見面,直到這幾天終於可以出院,才拜託我安排艾斯和他見面。」

薩波講話的方式雲淡風輕地讓人不由得懷疑這個故事是不是假的。看見漢考克皺著眉頭,很是訝異的表情,薩波又笑了。

「薩吉今天來的目的是為了要艾斯不要再找黑鬍子打架,但我想艾斯不會聽的吧。」

「這不是當然嘛!黑鬍子做出這種事情!我也要去找他報仇!」魯夫很快地接過薩波的話,看起來非常生氣。

「魯夫!你少在那邊亂來了!擅自找艾斯的對手打架,艾斯會生氣喔!」
「重點不是這個吧!本來就不應該打架才對吧!」

儘管騙人布和娜美趕緊在一旁緩和魯夫的情緒,但大部分的人表情都透露著怒氣。畢竟在場的人都是艾斯的好朋友,一定能理解艾斯的心情。
倒是薩波的笑容和大夥兒充滿火氣的表情顯得異常地格格不入。

「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妳的理由不是要妳跟著艾斯一起出氣,而是因為我們不希望艾斯再繼續這樣下去……漢考克,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薩波毫不在意其他人的反應,只是緊緊盯著漢考克。「怎麼樣?妳願意幫我和薩吉阻止艾斯嗎?」

漢考克無法回答薩波的要求。

漢考克知道薩波的意思,但她不想去深思薩波的話是不是還有什麼特殊含意。她知道薩波和薩吉的心情,但是她也不是不能理解艾斯的心情。如果有人對艾斯做出這樣的事情,漢考克覺得說不定自己也會做出和艾斯現在一樣的選擇。

而且,她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她到底有什麼立場可以干涉艾斯。
她一點也不了解艾斯。

在薩波帶著淺淺的笑容,卻無比認真的眼神之下,漢考克下意識地別開視線。雖然她本來打算看向艾斯,但因為大家圍坐著的關係,漢考克卻不經意地看見了羅賓;正確的說是,看見羅賓和索隆。

羅賓和索隆坐在氣得七竅生煙的魯夫身邊。看著魯夫和索隆不爽的樣子,羅賓不自覺地抓住了索隆的袖口。

發現羅賓靠到自己身邊,索隆反射性地揉了揉羅賓的頭,像是在安撫她一樣;但是羅賓的表情依然顯得很擔憂,甚至看起來有些不安。

看著羅賓的表情,漢考克的心中隱約浮現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1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飄  

No title

好久沒有在你的網誌上留言了呢XDD
薩吉在本篇裡超讓人傷心的(雖然我又快忘記他是誰了
艾斯真是個富有正義感的男人啊,希望他不會輸給黑鬍子。
啊錯了本意不是要阻止他打架來著嗎XD
漢考克不詳的預感感覺好像要發生了什麼大事了好緊張啊
索羅畜意放閃澈圈啊你的私心完全表露無遺啊(笑
然後居然在這個地方TBC我一整個心癢難耐啊
不過既然你才剛搬去日本我也就不要在施加壓力催稿了XD
日本好好的給附近玩的過癮吧!至少附近的餐廳都要吃過一遍才行(不
好好我也想去小叮噹博物館啊XD想看嵐的大型海報啊啊

2013/03/17 (Sun) 13:09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