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一個巴掌拍不響─14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衍生文

CP有:Smoke X Hina







『總有一天這種感情一定會昇華的。所以在那之前,如果夏因先生需要幫忙的話,我隨時都很樂意助一臂之力喔!』


達絲琪認為夏因一定忘記她曾經對他這麼說過,也肯定忘了那時候他明明就低聲笑著回了她一句:「是嗎?那就先說聲謝了。」

第一眼見到夏因,達絲琪就非常確定他一定也是那群希娜小姐的愛慕者的其中一份子。因為那一天,他的臉上從頭到尾都明白地寫著「如果不是希娜小姐的命令我才不想來這裡」這幾個字。

但其實達絲琪也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位怎麼看都像是戀愛冷感女王的希娜小姐,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那個人就是斯摩格淮將。

打從達絲琪認識希娜和斯摩格以來,達絲琪都只是把這個小小的發現放在心底沒有說出口。

她從來沒有跟希娜討論過關於戀愛這方面的事情。
除了希娜總是表現出她對戀愛沒興趣這個理由,事實上,真正讓達絲琪保持沉默的原因是,她非常懷疑搞不好就連希娜小姐本身都還沒發現自己喜歡斯摩格這件事。

雖然達絲琪覺得斯摩格這位(總是奴役她的)上司好像沒有好到像希娜說得那麼誇張,但其實也沒有糟到像世人對斯摩格淮將的評價那麼糟。所以對於希娜喜歡斯摩格這件事情,達絲琪一直都不覺得太糟蹋或是有哪裡奇怪的。

甚至達絲琪也有想過,如果哪一天那兩個人真的在一起了,說不定也不錯啊。
畢竟這兩個人,她一直都很尊敬也都很喜歡的。

只不過,這樣的她卻在認識夏因之後忍不住開始認為…──或許希娜喜歡斯摩格這件事實對喜歡希娜的人們來說還是太殘忍了一點吧。

而且更奇怪的是,從那一天開始,一直以來總是保持旁觀立場的她竟然開始覺得除了斯摩格淮將以外,喜歡上希娜的人都很可憐……,不,她甚至開始覺得希娜小姐也很可憐了。

因為達絲琪非常明白,其實斯摩格淮將也喜歡希娜小姐。

正是這個理由所致,達絲琪一直都沒有想過除了淮將以外,還有誰可能會和希娜小姐在一起。畢竟從她認識希娜小姐以來,她就一直深信恐怕沒有一個人會比斯摩格淮將還重視希娜小姐了。──當然,這個想法也是因為認識了夏因才稍稍有了改變。

達絲琪感覺得出來夏因真的很喜歡希娜小姐,所以她也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每次當她提到希娜小姐,夏因就會顯得有些煩躁。

甚至達絲琪認為,如果她站在夏因的立場,恐怕她也會同樣地焦躁吧。
但是,就是因為她知道夏因有多喜歡希娜小姐,所以她才更沒辦法置身事外啊。

畢竟夏因再怎麼喜歡希娜小姐,要希娜小姐決定放棄斯摩格淮將,或是改變主意、喜歡上夏因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嘛。

因為斯摩格淮將他是怎麼樣都不可能會讓希娜小姐有機會喜歡上別人的。

斯摩格淮將絕對不允許希娜小姐對某個人、尤其是男人表現出些許的興趣這種事情發生的。沒錯,喜歡戀愛冷感人希娜小姐事小,遇上斯摩格淮將這個對手才是真正的難題啊,達絲琪真心這麼覺得。

達絲琪知道,對斯摩格淮將而言,不論是相親或是希娜小姐的下屬每天都送花送禮物追求她都無所謂,只要希娜小姐沒有那個意思就好。

更正確的應該是說,只要他能確保希娜小姐眼中只有他就好。

所以說,夏因怎麼可能有勝算呢?就算他再怎麼好、再怎麼特別都沒有用啊,因為對手是那個我行我素、行事作風以任性妄為為名的斯摩格淮將啊…──達絲琪並不清楚自己到底為什麼會這麼介意這些事情,但在她還不懂自己為什麼會介意這些事情之前,她就忍不住開始鼓勵夏因了。

或許這就是夏因老是生氣的原因吧,達絲琪心想。
他說不定早就感覺到她因為自覺他遲早有一天會失戀的心情而內疚,而這樣的想法對他來說是多麼地不必要又傷人呢。

但就算如此,就算明知會被夏因討厭、就算明知道自己的行為很沒常識,只要一想到在希娜小姐和斯摩格淮將笑著互望的背後其實有人會難過,而那些人當中也包括了夏因,她就忍不住想安慰他。雖然她知道夏因根本不需要她的安慰。

早一天也好,只要早一點,夏因對希娜小姐的心情能早一點淡化一些就好。達絲琪就是抱持著這種想法打電話給夏因的。只要在希娜小姐和斯摩格淮將還沒在一起之前,夏因的心情能早一些昇華就好…──

但沒想到最出乎達絲琪預料的事態發生了。

昨天,希娜小姐跟斯摩格淮將大大地吵了一架、而且還對淮將說出了「不想再跟他見面」的狠話……然後,更嚴重的是淮將答應希娜小姐的要求了。

怎麼會這樣?她從來沒想過希娜小姐跟斯摩格淮將之間的關係會變成這樣。她一直都覺得他們兩個人就算再怎麼嘴巴上調侃對方都不可能吵到演變成不想見到對方的窘局。

是不是她的錯?聽見芬布迪把她離開之後兩位上司發生的爭執鉅細靡遺地講過一遍,達絲琪有些自責當時她沒有聽希娜小姐的話留下來。如果她沒有離開,或許希娜小姐和淮將就不會吵成這樣了。

不管是希娜小姐或是斯摩格淮將都是她最重要的上司,他們吵成這樣,身為兩方下屬的她的心態跟立場都很複雜。但老實說達絲琪很明白,更複雜的是她的內心深處竟然一瞬間曾經想過或許這是上天給夏因的機會。

而這也是達絲琪在咖啡廳裡呆坐、等希娜現身的這段空檔裡,鼓起勇氣撥電話給夏因的原因。只是,達絲琪萬萬沒料到夏因的反應竟然會是那樣的。

『不,可能也不是沒有特別的意思…──』

不是沒有,也就是有的意思吧?達絲琪深吸一口氣,像是要自己冷靜下來一樣地握住面前那杯杯身沁著水珠的冰咖啡。那麼「有特別的意思」的意思,該不會是指…──

「抱歉,達絲琪。讓妳久等了。」

正當達絲琪還處在自己的思緒當中,希娜的聲音突然從上方響了起來。達絲琪反射性抬起頭。
希娜帶著淺笑站在桌子面前,右手放在面前做出表示歉意的動作。

「昨天抓到的班森的拘留問題還在處理,所以多花了一些時間跟芬布迪叮嚀注意事項…──妳還好吧?臉怎麼那麼紅?感冒了嗎?」
希娜睜大了眼,神情有些訝異地坐在達絲琪面前。

「……咦?有、有嗎?可能是天氣太熱了吧……」
達絲琪慌慌張張地拿起冰咖啡喝了一大口。

「是嗎?說的也是,今天天氣真的很熱啊。啊,跟她一樣就好。」希娜不疑有他地附和,轉頭向服務生點了咖啡。

「哎,夏因不在真的很麻煩吶。」

希娜毫無預警地提及夏因的名字讓達絲琪嚇了一大跳,差點沒把口中的咖啡給噴出來。──希望她的表情沒有變化得太明顯才好,達絲琪偷偷覷了希娜一眼。

看來希娜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她臉上的淡笑依舊。

「要是夏因留給我的人是傑瑞奇,說不定我昨天晚上就可以離開這裡了、還等到今天呢?」希娜一邊嘆息,從口袋摸出一包菸。「抱歉,我抽一下菸哦。」

「不會……希娜小姐今天就要離開了嗎?」
「嗯,剛才海軍拘留所捎來消息說已經捕獲Miss情人節三人,所以我也沒必要繼續待在這邊了。」

「這樣啊……」達絲琪盯著希娜放在桌上的那包香菸,心不在焉地回答。
希娜見狀忍不住苦笑。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沒錯,這包菸跟那傢伙抽的品牌是一樣的。」
「咦?」達絲琪猛地抬起頭。當她對上希娜的視線,她便忍不住慌忙搖頭,「啊!那、那個,我、我什麼都沒在想……抱,抱歉…──」

「沒關係,該說抱歉的是我,」希娜的苦笑依然掛在臉上,「當初明明是我跟妳推薦那傢伙的,結果卻和那傢伙鬧翻了。妳一定很尷尬吧,抱歉。」
「希娜小姐……」

達絲琪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只好苦著一張臉再次用力搖了搖頭。

「妳今天來找我應該也是為了這件事吧?」
希娜開門見山的問題讓達絲琪只能心虛地垂下視線看著冰咖啡。但沒想到希娜卻笑了出來。

「放心,我不會因為這樣就離開的。畢竟我們也好久不見了,之前在阿拉巴斯坦也沒能好好聊聊。」

服務生靠到桌子旁邊,將希娜的咖啡放到桌上。達絲琪瞪著自己放在桌上的手,聽見希娜低聲對服務生說了一句謝謝。

「希娜小姐,對不起。」等達絲琪意識到的時候,她已經把這句話脫口而出了。
「為什麼道歉?」

希娜困惑地偏頭,柔軟的髮絲順著肩頸往下滑動。

「其實……我都聽說了。包括斯摩格淮將總是用我當藉口打電話給妳這件事。」
隨著這句話說出口,希娜的表情很明顯沉了下來。

「無所謂,反正我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聽說過這件事了。」

「但是,」聽見希娜有些冷漠的嗓音,達絲琪急忙抬頭解釋,「這並不是因為斯摩格淮將認為我很特別,而是因為他覺得對希娜小姐而言我是特別的……淮將他、他是因為覺得用我當藉口,希娜小姐會比較想聽他說話才…──」

「達絲琪。」
「呃、是,希娜小姐。」

雖然是希娜突然出聲打斷她的話,但職業病作祟還是讓達絲琪本能地挺起身子。
兩人沉默地對望兩三秒之後,希娜貌似有些無奈地彎起了嘴角。

「妳說的這些事,是斯摩格跟妳說的還是妳自己認為的?」
「是……我自己認為的。」
「所以妳覺得我跟斯摩格鬧翻是因為他總是拿妳當藉口打電話給我嗎?」

達絲琪沒有回答。
希娜看起來並不介意達絲琪的默認,她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達絲琪,我想請教妳。」
「是,希娜小姐。」
「為什麼妳會這麼覺得?」
「咦?」
「為什麼妳覺得我會因為這件事情生氣呢?」

希娜放下咖啡,目不轉睛地直視達絲琪。
透過窗戶灑下來的陽光落在希娜的頭髮上,閃著光芒。達絲琪忍不住有點失神。

「因為……」
「因為妳認為我喜歡他對吧?」

希娜的一番話讓達絲琪回過神。
她眨了眨眼,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希娜則是笑了笑。

「妳記得妳曾經問我為什麼我會選擇當海軍嗎?」
「是的。」
「那時候我沒有回答吧。」
「是的。」

希娜頓了一頓,臉上的笑容漸漸變成苦笑。

「其實,我一直對回答這種問題很不在行。因為我並不是那種非常執著於執行正義的人,對於身為海軍我也沒有那麼強烈的榮譽感。」

「可是希娜小姐……」
儘管達絲琪知道擅自打斷上司的發言很失禮,她仍然開口了。

然而希娜不讓她有否認的機會,緊接著說:「打從一開始我選擇當海軍的理由就只是為了證明自己,證明自己能靠自己完成一些事,證明自己不是只會依賴別人而已。」

語畢,希娜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
然後她繼續開口。

「說穿了,我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才選擇當海軍的。」

達絲琪皺起眉頭,並不是因為厭惡,而是她不解希娜小姐為何要說出這種貶低自己的話。認識希娜小姐這麼久了,她當然知道希娜小姐並不是那種為了自我滿足而行事的人。

就在達絲琪還在思考要怎麼反駁希娜的時候,希娜又接著道歉了:「真抱歉,讓妳的憧憬破滅了吧。」

「希娜小⋯⋯」
「當初我一直以為我真的可以,但最近我才發現我做不到。」

希娜用不容許被打斷的氣勢很快地接著說。

我以為像斯摩格那傢伙非得需要我幫忙,他才能好好地在海上生活。但是最近我終於懂了。

其實他一點也不需要我。沒有我,他一樣可以過得很好。

反而是我需要他,才會讓他在我調動之後不斷地打電話給我。才會從一開始就不斷接受他的要求。因為我需要他依賴我的這種假象。

我一直都太依賴他了。

「而為了證明我不需要他也可以過得很好,所以我老是拿妳當擋箭牌、把妳推給他,好證明其實我真的覺得他很煩。拿妳當藉口的人其實是我……抱歉。」
「希娜小姐……」

「明明用妳當做擋箭牌,卻又因為斯摩格真的重視妳而有點介意。我真的有夠差勁的…──這就是我不想再看見斯摩格的原因。」

趁著希娜拿起咖啡,達絲琪趕緊搖頭回答。
「但是希娜小姐,淮將他並不是像妳想的那樣自己一個人可以過得很好啊。」

「所以才需要妳在不是嗎?卡普中將會把妳調過去的原因就在此吧。」

「但是希娜小姐,當初淮將會讓我待在他底下是因為希娜小姐的關係啊,如果淮將知道妳不想見他的原因是這個,他不可能會接受的!」發現希娜完全不打算接受自己的說法,達絲琪的口氣有點急了。

然而希娜聽了卻只是淺淺一笑,吸了一口菸。
希娜偏頭吐出雲煙。或許是因為陽光有些刺眼吧,她眯起眼。

「達絲琪,我承認我是真的太遲鈍才會到現在才明白自己的心情,但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的心情,才更不應該再這樣繼續和他相處下去。再繼續下去的話,我一定會變得更討人厭,所以,現在這樣子是最好的。」

「希娜小姐……」
深知希娜的頑固個性不亞於自家上司,達絲琪明白就算自己說破嘴,希娜還是不會聽進她的任何一句話的。

或許是她的表情顯得過於陰暗吧,希娜突然笑了起來。

「抱歉抱歉,我不應該把氣氛搞得這麼糟。」希娜順手將菸捻熄。
「不如我們換個話題吧。這幾年妳過得怎麼樣?在斯摩格底下應該學到很多東西吧?」


『抱歉,我不該把氣氛搞得這麼糟。』


希娜的道歉讓達絲琪一瞬間想起了夏因。

『不,可能也不是沒有特別的意思⋯⋯』

夏因意有所指的低語彷彿重現了一般在達絲琪的耳邊響起。
達絲琪發現自己的心跳加快了。這是她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她想搞清楚自己的心情,卻又好像不怎麼想知道⋯⋯

「……夏因先生和芬布迪的感情不好嗎?」等到達絲琪發覺時,她已經脫口而出了。

「嗯?」希娜挑起眉梢,但或許她也很習慣達絲琪說話的方式了,她並沒有非常驚訝。「該說不好嗎?應該是說芬布迪做事情有點散,所以常常讓夏因很操煩……妳怎麼會突然這麼問?」

夏因那眉間帶點皺紋的無奈表情在達絲琪的腦海浮現。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是帶著這副表情看著她的。就是那個表情讓達絲琪一直認為夏因不怎麼喜歡她。

沒錯,其實她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夏因對自己沒有好感。
儘管如此,她還是沒辦法對夏因的事情置身事外;因為對達絲琪來說,比起他的無奈表情,他對她說「我想妳的牆壁可能釘個書架比較好吧」時的笑容更好看。
是啊,就是那個笑容⋯⋯

思及至此,達絲琪的嘴巴又擅自動了起來:「希娜小姐,如果妳發現原本討厭自己的人好像喜歡上自己了,妳會怎麼辦?」

希娜眨了眨眼,表情仍舊不太有變化。
她再次點燃一根菸,雲淡風輕地吸了一口。

「……雖然我好像也沒什麼立場給建議,不過我想,現下與其為了對方的心情想破頭,不如先搞清楚一件事比較快。達絲琪,妳在意那個人嗎?」

「咦?我……」希娜的反問有種當頭棒喝的感覺,讓達絲琪差點沒忘了呼吸。

她在意他嗎?這個問題她從沒想過。因為打從一開始,她就很在意他。
她一直以為是因為她不想看見他失戀的表情,但希娜的話讓她發現了。那種在意的心情其實是更純粹、沒有任何理由的。

「雖然只是我的猜測,」希娜一臉冷靜地彈了彈煙灰,「喜歡上妳的人該不會是我們隊上的…──」

「不、不、不是!夏因先生到剛才都還在生我的氣,我說的不是夏因先生!」達絲琪簡直是用跳的站起身。

脫口而出的那一瞬間,達絲琪覺得自己的雙頰像是燒起來了一樣地發燙。
這根本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啊!她這個笨蛋。被夏因知道的話他肯定又要生氣了。

但到了這個地步,達絲琪也只能繼續徒勞地掩蓋事實。她一面懊惱自己的遲鈍,同時更擔心希娜會不會因為自家的屬下公私不分而生氣。

「對、對不起,希娜小姐千、千萬別生夏因先生的氣!我說的真的不是他!還有,那、那個,今天很高興可以見到希娜小姐,我想今天就先告辭了!有,有機會再跟希娜小姐聯絡!告辭了!」

因為過於緊張和困窘,達絲琪連讓希娜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慌慌張張地逃離了現場。也因此,達絲琪並沒有發現希娜的眼眸透露出的那一抹驚訝。

「……夏因?我本來還以為是芬布迪呢。」

目送達絲琪的離開,被遺留下來的希娜並沒有馬上起身,而是若有所思地靜靜抽完手中的菸。接著,她拿出公事用電話蟲,撥了一組號碼。

電話並沒有響太久,很快就接通了。

「喂,我是夏因。」
話筒另一端響起一絲不苟的問候聲。

…──原來如此,這個夏因嗎?
想起達絲琪火紅的雙頰,希娜不自覺地勾起了嘴角。儘管她知道自己這樣笑實在很沒道德。

「不好意思過了這麼久才打給你,我是希娜。」希娜接著說道。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8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小趴  

No title

哦哦!!!終於!!!等到了!!!
太開心了先留個言表示喜悅再來慢慢看XD
(但是認證變成日文讓我傻眼了一下哈哈)

2015/03/02 (Mon) 23:22 | EDIT | REPLY |   

澈‧廢圈圈  

Re: 小趴


謝謝小趴居然還有繼續在看我的文章喔喔喔喔喔喔
我好開森>O<

認證變日文是怎麼回事!?!?!?
小趴的意思是本來不是日文嗎?看來我真的要好好研究一下了!
在我明瞭之前就請大家先參閱以下的聯結,多多擔待一下了(>人<)333


http://mokunxx.blog129.fc2.com/?no=2

2015/03/03 (Tue) 00:27 | EDIT | REPLY |   

小趴  

No title

我記得原本是數字
(應該吧其實我也很久沒用了)
然後其實我看得懂啦只是被她嚇到以為要打日文
(去哪生輸入法XD

然後因為時隔多日我要從第一篇開始複習哈哈

2015/03/03 (Tue) 00:54 | EDIT | REPLY |   

青離子+  

No title

一直很想澈圈說,其實我很喜歡您筆下的達斯琪,遠勝於尾田漫畫下的。

啊,完全沒有不敬的意思。

只是我看OP一直覺得這女的憑什麼?也沒看過她哪次打架打贏的,感覺又笨笨的,兩年後竟升上了上校,跟希娜一樣。這根本就是沾斯摩格的光嘛。

但您寫的達斯琪,就可以深入剖析出這女生纖細善良的一面,瞬間讓我覺得好慚愧,自己真的太膚淺了。


(話說……龐克哈薩特時,索隆把達斯琪扛在肩上跑……Q^Q)

我會繼續追這個故事的!

2015/03/24 (Tue) 14:57 | EDIT | REPLY |   

Re青離子+  

Re青離子+

謝謝留言!
青離子+的留言讓我開心到差點在電車飛起來(居然)

說真的,我跟青離子+一樣在看海賊的時候一直很不喜歡達絲琪,我不喜歡她那種自以為自己是正確的態度,看不出來她非常努力,只常常聽她在叫說我要怎樣怎樣,說真的,夏因對達絲琪的煩躁完全出自於我自己的心情(什麼!!!wwwww)


也正因為我不是很喜歡她,聽見青離子+的讀後想法真的很開心。畢竟這些角色是有自己的個性的,能夠獲得共鳴真的給我很大的鼓勵!


我會努力寫完這個連載的,雖然前陣子頗絕望的發現這篇好像還有一半⋯(掩面)


索隆把達斯琪扛在肩上跑的橋段我有印象,但比起那一幕我更開心的是索隆的態度非常爽快,讓我覺得索隆已經不再會把克依娜和達絲琪聯想,這一點讓我非常安心(?)


謝謝青離子+!我也會盡快更新的!
我們下次再會唷(猛揮手)



2015/03/24 (Tue) 21:14 | EDIT | REPLY |   

Yang  

Robin

好高興又有新的一集可以看~
寫得真的很好
謝謝你讓我參考你的作品
期待你每次的更新

2015/03/30 (Mon) 12:09 | EDIT | REPLY |   

澈‧廢圈圈  

Re: Yang

> 好高興又有新的一集可以看~
> 寫得真的很好
> 謝謝你讓我參考你的作品
> 期待你每次的更新

謝謝你!!
這篇長篇真的很想趕快完結,
但是按照我原本的計劃,感覺這個好像超過了一半而已(哭)
我會加油的!!!
如果不介意的話,也歡迎Yang交流文章^^

2015/05/10 (Sun) 18:44 | EDIT | REPLY |   

澈‧廢圈圈  

Re: 小趴

真高興小趴還有繼續在網路活動,
有時候部落格停一陣,
格友或是同好就會消失,
從我成為不專業寫手到現在大概已經經歷過四五六批了吧(到底XDDD)

小趴有空還是要來聊天喲喲喲!

2015/05/10 (Sun) 18:54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