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我在底層奮鬥的日子—求職篇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電車文章第二彈。

我想大家一定也有注意到,
第一篇簽證的部分,
申請工作簽證建立在一個前提,
那就是你已經有工作了(廢話)

於是這一篇想討論一下關於找工作的話題。想在日本工作的你,千萬不能錯過!
(廣告台詞風味濃厚www)



以下內收。




之前看到臉書有人分享了一句話:日本,大概是世界有名難以讓外國人進去工作的國家之一。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對日本人而言,請外國人的風險太大了。他們要的是可以盡快上軌道、和平運作、長期且具有生產力的人。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外國人擔任的工作多數與外國人接洽有關。因為對他們來說,需要外國人最多的時候就是需要會說外文的人的時候。


因為我是理科出身,日文80趴是自學,因此對於文科、商務工作我真的完全沒有底,所以我沒辦法說出太實際或是非常有用的情報。

倒是我身邊的商務系工作,找到正職的工作機率頗大,我的意思是,他們的工作契約通常是沒有任期。
這對我來說簡直是羨慕得不得了啊ヽ(´o`;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都走到這步了只好繼續往前走。以下,就讓我分享一下截止目前為止我的求職歷程吧。


2013年。打工度假簽證。


我不是一開始就決定一定要找到日本正職在日本工作的人。
畢竟我是用打工度假簽證來旅遊一年的。


所以2013年,我的求職大概以打工的工作為主。


因為是打工,所以跟文理無關,重要的是日文的能力和找工作的管道。


多數人來日的第一件事是上日文學校。
我認為這一點頗加分,重要的不是日文學校本身,而是學生身分有許多優勢。學校也會給予許多協助。


所謂的優勢包括:學校會提供工作機會的資訊、幫忙修改自傳履歷表、提供諮詢
另外,在日文學校就學就算沒有文憑,日本的店家還是會覺得你的日文有保障⋯⋯當然這可能因人而異。


種種現實因素加起來,我真的覺得唸語言學校比空手來日的人有許多優勢。
但是,難道沒錢的人就真的不能來日本做夢,只能捲舖蓋回台灣嗎?


為了證實這個社會真的沒那麼殘酷(真的嗎),以下就汗顏地提供在下的個人的奮鬥記了。


我帶來日本的資金是十萬台幣。
關於金錢方面的支出收入,以後有機會再提。

扣掉基礎生活費,我能生存的時間大概不到三個月。所以我一到日本,馬上就開始準備找打工。(其實在台灣先查好資料是最理想的)

講到這裏我真的只能說,我很幸運找到了很熱心的房東。


入住當天我們在閒聊關於打工度假的事情,她問我打工度假拿到簽證後一定會有工作嗎。
而聽到我說沒有,如果找不到工作就會回台灣之後,當天晚上她居然帶了她老公來,說要提供我工作機會!


是低。我抵達日本一週後,透過房東介紹找到了第一份打工「日式料理店」的調理助手


房東非常擔心我們(除了我以外還有另外一個台灣人)很快就被日本社會淘汰,非常積極地提供我們許多工作機會。

在我找打工求職的這段期間,我透過房東兼這份日本餐廳的差、發傳單、籌備租屋相關事宜、日中翻譯,然後還有,開了一個小小的中文班。


¥ 日本餐廳:時薪890日幣。因為是非常特別的餐廳,所以他們只有在週末需要人幫忙。


¥ 發傳單:總共發了四千張。一張一元日幣。(現在想想超廉價www)


¥ 日中翻譯:翻譯租屋契約。總共三分,報酬三萬日幣(我不知道高不高,但對當時的我來說是非常棒的工)。


¥ 籌備租屋:兩個禮拜的時間,報酬四萬五千日幣。工作內容就是打掃空屋,安裝家具、免治馬桶(是低,我學會了免治馬桶工程和裝飾長頸鹿wwww)。

idsY-5b7NJf7ZjSlrXyZ3ekPazk.jpg


¥ 中文教室:這個教室持續了將近兩年,直到後來我搬走才結束,對我來說是很貴重的經驗。

因為我住在滿偏僻的地方,基於可能招不到生的顧慮,所以我收費超級低廉,為了不破壞行情,我只能說,我的固定收入是一個月一萬一日幣(掩面)。


事實上,房東介紹的工作大半是臨時工,無法靠這份工作長期生活,加上我很不喜歡這種一直要靠別人的感覺,所以其實我還是很積極在找穩定的打工。


一開始我利用的是ハローワーク
想必大家不陌生,這是許多日劇曾經出現過的,職業介紹所


因為時間與地點等因素,我並沒有親自去介紹所,而是在網路上查訊息,然後直接打電話與投履歷。

接著過了一個禮拜,一間位於新宿的韓式餐廳找我去面試。


當天他馬上就錄用我了,當時時薪是870日幣(印象中是最低起薪)。看了一下店內風氣與聽他說條件之後,隔天我打電話回絕了。

理由是他說每天都要從早上開店到半夜12點,有可能會趕不上末班車。

操忙我無所謂,但是我非常介意他說的「可能會趕不上電車」這件事,我認為確保員工安全是好的職場應該注重的事情。
如果這一點對方做不到,那肯定我也待不久。


於是我辭退了。
我真的覺得那個時候辭退是非常正確的決定,有的時候就算寧可讓生活吃緊也真的不能委曲求全,這是我近期的感想。(台灣的工作環境有時候會逼得人不得不委曲求全,這是我自己的個人經歷)

ハローワーク說真的職缺並沒有非常多(我想跟我只在網路上求職也有關),所以我後來換了別的求職管道。


因為電話溝通還不是很拿手,為了避免搞不清楚我應徵了哪些工作,所以我找工作的方式非常單一:利用求職網站

日本的求職網站分得非常細,打工的工作不會出現在一般的求職網站。
而我最常使用的是マイナビバイト

利用這個網站,在三月底(我三月初來日),我正式獲得了日本知名牛丼店すき家的打工(登登登登)!


在這次的面試之前我投了約莫十到二十封履歷表,大部分因為簽證關係被回絕、再不就是石沈大海。


すき家的打工開始之前得先到研修中心訓練一個禮拜。時薪950日幣,研修時期900日幣

受訓結束之後他們會給我們分區主管的電話,要我們打電話給分區主管要求排班。

前幾次的排班一次大概四到五個小時,就算你想長一點時間也無法,一切聽從排班主管安排。


接下來就真的奇妙了。
通常打給排班主管他不會接,然後你要不斷奪命連環扣,才會跟他要到第一次出勤時間。

第一次出勤之後要回報工作狀況,然後再打電話給主管,請他給第二次排班。

這個時候問題就發生了,我當然乖乖打電話給那個傲慢的主管了,但是打了五六次他都沒接。

因為我有兼日式餐廳的差,所以白天他回摳的時候我沒接到,晚上再摳他又沒接。於是隔天再打就被他臭罵一頓。

被罵的內容大概是「我好不容易有時間可以打電話,妳搞什麼不接啊!害我還要重新排班balabala⋯」

那個大叔罵完之後就說「我再排班,第二次的排班之後再說!」然後就掛了我電話。


莫名其妙挨罵之後我越想越火大,哪傢伙是在跩個屁。只不過是排個班而已憑什麼要我低聲下氣好像工作是你賞賜的一樣。

神經病,老娘與其浪費時間等你給四個小時的班,還不如再找一個工作比較快。


於是老娘我當天被罵完之後立刻回摳給那個排班主管(想當然一樣沒有接),留言說我沒有能力勝任在他底下工作,明天會去中心辭退。

然後隔天馬上去研修中心辭職不幹。

於是,牛丼的打工,我只持續了兩個禮拜不到wwwwww(超草莓)


當然當時我也是鬱卒了好一陣子,想說怎麼連個打工我都找不到。但是還是老話一句,既來之則安之,既然選擇辭職,就乖乖繼續找工作吧。


繼續努力投履歷的日子持續到五月中旬。
之後我一樣利用剛才說的網站得到了幾個面試的機會。

第一志願的打工因為最先面試,又剛好結果錄取電話在別的打工的面試之前出來,所以確認錄取之後我馬上電話辭退其他面試。

這個第一志願的時薪是950日幣,整整比其他的打工高上快100日幣!

而這份讓我非常開心又感動的打工,地點是⋯⋯


藤子·不二雄美術館裡的咖啡廳(以下簡稱藤子咖啡廳)!!!(鏘鏘鏘!)

滕子


藤子咖啡廳的打工總共有三種職位,美術館員、咖啡廳外場、咖啡廳內場。

因為對自己的敬語還沒有太大自信,所以一開始就直接應徵內場。

畢竟是角色餐廳,外國觀光客很多,所以外國打工者也不少,我想就是這個原因讓他們比較輕易接受外國人。

這份打工我從六月做到十二月,因為找到東大研究助理的工作而辭職。
工作的內容以後有機會再細談。


2014年。就勞簽證(教授)


2013年九月,除了貧窮的日子依舊之外,我也開始思考三月回台灣的事情。

究竟是要直接回台灣找工作呢?或是在日本找個工作呢?


那時候其實台灣跟日本的職缺我都看了。
說真的,畢竟還是東京地大,職缺多了台灣很多,企業種類也很多元。


雖然我也有投履歷到業界,但我在日本的經歷只有打工,想當然沒有人鳥我。
(現在想想跟我的履歷寫得很簡單也有關係)

所以我轉換思考,既然台灣也是大部分職缺是研究助理,不如同樣的工作在日本試看看吧。

於是我透過東大的公募系統找了兩個我滿有興趣的職缺,寄出履歷表。


一間實驗室(農業工程實驗室)是用電子信箱寄履歷,一間(感染症研究)是用掛號寄。

電子信箱的隔天立馬回信說我跟他的領域差太多,被打槍。
說的也是,轉換領域沒有憨人想的那麼簡單ˊ_>ˋ

至於掛號的那間,也就是我現在的實驗室,在收到信件之後就用用電子信箱跟我說收到了。
然後隔了兩三天來信約面試,面試當天晚上用電子信箱告訴我錄取了。

於是,十一月開始,我進入東大研究所擔任學術支援職員

idsY-OxKetmW7uGLSbwj7ByHwV.jpg


我辭掉日本料理餐廳的打工,平日在東大,星期六上中文課,星期天去藤子咖啡廳。

但是無奈我的體力不支加無法適應日本的乾燥,在12月的時候整個狂噴鼻血(我猜就是這樣我現在才貧血),無奈之下我在12月辭退了藤子咖啡廳。


說到這裏要提到一點。
教授簽證有明確規定,持有教授簽證的人,不可以兼有勞動性的差。然而語學性工作可以申請資格外活動許可。

所以也是這個原因,我非得辭去藤子咖啡廳,但是可以繼續中文教室。


如此這般,2014年,我用就勞簽加資格外活動許可生活了一年。


或許大家都覺得東大耶!聽起來薪水很多,但其實日本的學術研究職有個很糟糕的現象,那就是助理教授以下的工作,常勤(也就是責任制)的職缺非常少,大部分都是時薪制

同樣是研究助理,我真心覺得台灣福利好很多。當然,這跟我的學歷只有碩士也有關,博士後研究應該沒有這麼糟糕。


剛開始我的薪水是碩士級起薪時薪¥1296日幣。這似乎是東大規定中的最高上限。
(據說公立機關的薪水比較低。)


我之前的室友念經濟,在私立大學打工,最低居然也有¥1600,真是羨慕死了(笑)
後來小老闆知道我每個月在還助貸,於是偷偷給我加時薪加到¥1400
我真的好感謝我的老闆ヽ(´o`;



2014年末。求職之路開始。


今年三月,我們實驗室的大老闆退休。
因為實驗室的單位比較特別,頂頭上司退休,團隊就必須解散。

於是大家都成為就活生。
在我的小老闆還沒確定會不會帶我一起去新的職場之前,我暫時還是乖乖的找工作了。


因為進入理科圈,有了一點點資歷,所以這次我利用的是理科的求職平台:JREC


我投了四間(主要想找常勤,或是時薪高一點的非常勤)。
一間回信給我,說會再聯絡(結果他過了一個多月才聯絡我)
兩間說已經徵到人(我覺得應該是軟性拒絕我),一間則是過了兩天之後來信跟我約面試時間。

這次面試的工作依然是算時薪的研究助理。但依照資歷,最高可以到1900日幣

面試之後的那個禮拜,在我的小老闆的介紹之下,我去隔壁實驗室面試,
然後小老闆提出一個提案:週二日在隔壁實驗室,週三日跟著她去新的工作單位工作。

隔壁實驗室面試後隔天,最高時薪到1900的實驗室寄來了錄取通知。
經過痛苦的抉擇擂台之後,我放棄了那個時薪比較高的機會。

主要是我想多累積工作經驗,然後找正職工作。
在這之前不想太常換工作導致履歷轉職次數太多。

於是我接受了小老闆的提議,
四月開始一個星期兩天在東大,三天在國立感染症研究所擔任研究助理。


IMG_5023 拷貝

(2015.04.02的今天,參加了感染研的新人賞花會,在櫻花樹下的迎新真的很日本)


以上,這就是2013年到現在的求職路程。


我不像許多台灣人那樣順遂地找到正職輕鬆賺,
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在台灣的時候反而還沒有窮到脫褲的感覺,
所以完我全無法像其他台灣人一樣可以大聲說我在日本工作一切只是為了錢。

但是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
接下來我依舊以正職員工為目標,持續求職之路。

順帶一提,那個過了一個多月才來約面試的職缺,是正職研究助理
而且在約面試之前就先開好條件,月薪22萬以上另外包交通費

當時我已經跟小老闆都談好,人事手續也開始進行,
所以看到那封信的時候真的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但是現在我沒有太後悔,
因為還是老話一句,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
既來之則安之,我的奮鬥之路還在繼續進行。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0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