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あの日、君と─19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 同人衍生創作
CP有:艾斯x漢考克
架空劇情,非正式小說體,請務必慎入!!!!!











「⋯⋯我又不是艾斯的老媽,怎麼每個人都要找我聊他的事情?」

漢考克完全沒打算掩飾自己的表情,非常直接地翻了個白眼。

「別這麼說,畢竟就連艾斯都親口說妳是他的弱點了啊。」
「雖然我不這麼認為。」
「是嗎?但是我覺得妳的存在對艾斯有不小的影響力吶,漢考克同學。」

漢考克冷哼一聲,沒有回答。

「艾斯是個非常自由的人。」薩吉再度開口。
「⋯⋯嗯。」

「除了薩波跟魯夫之外,他從來沒有對誰表現出特別的感情⋯⋯尤其是女性。」
「你想說那個人是我嗎?」

「是啊。」薩吉爽快點頭。「除了他對黑鬍子異常執著之外,聽到大家說他幾乎每天都找妳報到,這一點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那只是因為找我的話有便當可以吃吧?」
聽見漢考克的回答,薩吉淺淺的微笑依舊。

「妳明知故問啊,漢考克同學。艾斯如果真的對妳沒感情,就算妳每天準備再豐盛的午餐他也不會出現的,不是嗎?」

漢考克沈默了。因為薩吉說的沒錯。
其實方才漢考克並沒有和羅賓、娜美老實坦誠,她在開學的第一天就和艾斯提及為了準備大考沒辦法每天到學校的事情。

知道自己無法在學校遇到漢考克,艾斯笑著回答『既然沒辦法在學校看到妳,我也不用那麼勤勞來學校了』,然後遞了一張名片給她。

『這是我打工的餐廳的名片。』
『然後?』

當時漢考克以為艾斯會說『如果妳想見我可以到這裡來找我』,然而艾斯緊接著說的卻是『因為我要打工,只好勞煩漢考克妳來了。』

『啊?』漢考克有點傻眼。
『就當做考生運動,妳來的話,我給妳做營養健康考生午餐!不過星期三我沒有排班,所以漢考克你要來學校喔!就這麼決定了!』

『哪有人這樣的!先說清楚,我不一定會去學校!』
雖然漢考克如此抗議,但最後她還是敗給了艾斯的『我不管!我每天都想看到妳!』積極攻勢。

薩吉直直盯著漢考克,露出早已看透一切的微笑。
他伸手拿來一張餐巾紙,在上面畫了一筆。

「妳知道這是什麼嗎?」

常態分佈


薩吉畫的圖形怎麼看都像是一座小山丘。
但那卻讓漢考克卻不由得憶起第一次見到艾斯的時候。

「如果你想畫的是蛇吞象,你的畫工可能需要再加強⋯⋯」漢考克愣愣地說。

「什麼蛇吞象?」
「嗯?」漢考克鶩然回神,「沒什麼,你想說什麼?」

薩吉似乎毫不在意,抬了抬眉便回答。
「這是常態分布曲線。我想妳應該也猜出來了。」

「不⋯⋯在你說之前我只覺得是個小山丘。」漢考克攤手老實說。
薩吉愣了一下,又笑了起來。

「妳真是個有意思的人。總之我想畫的是常態分布曲線,就是上生物課的時候一定會提到的那個常態分布。」

「嗯。所以⋯⋯?」
「艾斯曾經跟我討論有關常態分布曲線的事情。」

「艾斯怎麼老愛用插圖跟別人聊天?」漢考克有些傻眼地開口。
「哈哈,是嗎?艾斯這傢伙腦袋其實很聰明的。所以他做的事情一定都有他自己的理由。」

「⋯⋯所以呢?常態分佈怎麼了?」
漢考克決定不去探究薩吉說的話是否有什麼其他意涵。
「哦。艾斯畫了這個曲線之後跟我說了他的看法吶。」


『我常常覺得啊,輿論或是流行這種事情,就是常態分佈耶。儘管多數的人會聚集在常態分佈的中間,但位於兩端的意見絕對不會是零。』

當時艾斯和薩吉正值分班前夕,兩個人關係還很密切。因為薩吉和艾斯的交情,班上已經不再是清一色地相信傳言而害怕艾斯了。

『也就是說,』艾斯一面說著,在紙上畫下常態分佈曲線。
『同一件事情,讓全世界的人說出自己的意見或看法的話,應該會呈現常態分佈。相反的,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說出了同樣的話,那就是有問題了。』


「所以⋯⋯?」

漢考克瞇起眼睛瞪著薩吉。
方才薩吉說的「艾斯不管做什麼事情肯定都有他自己的理由」這句話讓漢考克很介意。總覺得薩吉絕對不只是為了告訴她艾斯的過去而來的。

「所以我想妳應該知道我想跟妳說什麼囉,漢考克同學。」
「抱歉,我完全沒興趣跟你玩猜謎。你想說的是艾斯的行動跟常態分佈有關?」

漢考克的冷言冷語完全沒有惹怒薩吉。
薩吉依舊維持著風度翩翩的笑容。

「當然,不過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薩吉悄悄抽走桌子上的點菜單,「我真正想說的是艾斯真的很聰明。如果妳想阻止他,最好的方法就是千萬不要被他牽著鼻子走。」

薩吉笑著說了句「這杯紅茶算我的」,留下那張畫了常態分佈的圖便起身離去了。
漢考克則是皺著眉瞪著桌上的塗鴉。

常態分佈曲線。

『同一件事情,讓全世界的人說出自己的意見或看法的話,應該會呈現常態分佈。相反的,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說出了同樣的話,那就是有問題了。』

蛇吞象。

『從我的過去經驗看起來,我覺得大象不是被蛇吞掉,而是自己走進蛇的肚子裡面欸。妳不覺得嗎?這麼可愛的大象耶?怎麼可能會被蛇吞掉嘛!對吧?』



——煽動群眾做事情,不管當初的理由有多正當,遲早有一天理由會被遺忘而變成邪惡。

——薩吉,你不懂。當初可能真的只是你跟他的問題,但自從那傢伙轉學之後,這個問題就不只是你跟他的問題而已了。


——聽說艾斯很擔心魯夫打架鬧事的事情,是真的嗎?
——嗯?嗯。艾斯好像跟魯夫有過『打架無所謂,但不准在學校裡面惹事』這種約定。


——就是因為你都在學校裡面打架、一堆目擊者指證歷歷,老師才會每次都逮到你不是嗎?
——我說啊,漢考克,其實妳早就知道答案了吧?



就在回憶中的點與點終於連成一線之時,漢考克抓起塗鴉,猛然起身。

如果不能阻止他,至少要避免惡事態發生,她一直是這麼想的。
但說不定早從一開始,艾斯就已經計算好了。
因為早從一開始,他已經佈好結局了。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0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