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妳沒說再見》(上)─贈送文to如彼思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謹以此文獻給如彼思─

One Piece同人衍生文
CP有:Zoro X Robin

開始時間:2015/06/08
結束時間:2015/06/10(上篇)
總字數:3160


如彼思領取頁面









「我跟船醫先生約好了。」

索隆轉身。
羅賓披著小外套站在他身後,噙著淺笑。

◎ ◎ ◎

他們今天在長環島經歷了一場海賊團員爭奪戰。
好不容易把煩人的銀狐海賊團趕走,又很不湊巧地遇見海軍上將青稚。

雖然一開始那個海軍說沒打算跟他們對打,但是後來卻突然翻臉不認帳,對著他們的船員,妮可·羅賓說她一定會背叛大家,所以還是要殺了她比較好。──莫名奇妙、狗屁不通的理由。根本是讓人火大,索隆心想,大概這就是他那時候會沉不住氣地搶先擋住攻擊的理由吧。

然而,不明究理地和上將對戰的結果是,海賊團有一半的成員被凍傷了。
其中受傷最嚴重的是船長魯夫與上將攻擊的目標羅賓。

他們全身被冰凍,就像是變成了冰雕娃娃一樣,一度沒有了生命跡象。

羅賓被冰凍的那一瞬間,索隆記得很清楚。
看見自己的夥伴變成冰棍,大夥兒全都傻了,就連他也是。

他不像喬巴那樣有急救的知識和能力,所以選擇留在現場,防止上將繼續攻擊被凍結的羅賓。當時他一面想著「那傢伙怎麼可能這樣就死了?」,同時藉由戰鬥來發洩自己居然沒有保護好她的怒氣。

結果他們沒有戰勝上將。船長魯夫也變成冰棍了。魯夫犧牲自己保護了這艘船。而他,索隆心想,他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在外頭等待船醫的急救。

在漫長的等待期間,索隆嘗試讓自己正向思考。

他想了很多,比方說魯夫怎麼可能會死?他可是船長耶?那個橡膠人被凍傷頂多只是彈力疲乏而已吧?之類的。然後他跟著發現,面對羅賓的傷,他居然怎麼樣都無法樂觀起來。

羅賓被凍結時浮上腦海的「她會不會死?」這個問題讓索隆意識到自己的心情了。

那個曾經是敵人的她、他曾經覺得很強大的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他想保護的存在了?雖然她是惡魔果實能力者,但是在他看來,她是那麼地柔弱、需要讓人保護。

她會死嗎?他再也看不到她的笑容了嗎?她讓他發現自己的感情,卻可能會離開他們嗎?他一定得在什麼都來不及說的狀況下和她分離嗎?

於是索隆明白了。不管她過去讓多少組織滅亡,不管她未來是不是真的會背叛他們,他只希望他還有機會和時間能和她說話。

就在索隆混亂地思考如果他還有機會可以跟羅賓說話,他應該怎麼告訴她自己的心情時,羅賓跟魯夫在喬巴的搶救之下,兩個人都恢復心跳了。

◎ ◎ ◎

羅賓站到索隆身邊。她的臉頰和鼻頭還帶著被凍傷的痕跡。

她站在他身邊,好端端地活著。但是不久前她一度沒有生命跡象。而他在那個時候,像是在安慰自己般地想像著現在的情景。想起當時的心痛,索隆沒有多想便開口了。

「羅賓。」

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想必她也發現了。
索隆看見羅賓睜大眼,困惑地,搞不好還有點驚訝地看向他。

如果她沒有活下來,他就沒有機會喚她的名字,也就沒有機會看到她這樣的表情。光是想到這一點,索隆的胸口就像是被痛揍一拳一樣悶痛。

「羅賓,」他又再喚,然後深呼吸。
「我喜歡妳。」

聽見他突如其來的告白,羅賓這次真的驚嚇了。
她先是露出以為自己幻聽的表情,接著烏黑的大眼又睜大了一些,雙唇微張,不知所措地抓住披肩。

索隆一點也不在意羅賓那蹙起的眉心與猶豫的神情。因為以為討厭自己的人突然跟自己告白,任誰都會訝異;而且,沒有意思的人向自己告白,任誰都會困擾。

他伸出手,輕輕地點了點羅賓的額頭。
羅賓再度被他的動作嚇得不知如何反應,只好眨了眨眼。

「羅賓,不用回答,也不用道歉。」
「⋯⋯咦?」羅賓的眼底閃過一絲驚慌。

雖然不懂羅賓的表情是什麼意思,索隆還是本能地拍了拍她的頭。就像看到在哭泣的小孩會本能地想做些什麼讓他安心一樣。

「如果今天沒有遇到這些事,我不會知道自己的心情。所以我才會想在妳醒來以後馬上告訴妳⋯⋯還有,」

索隆放下手,看見羅賓抓著披肩,神情緊張地回望他。
他嘗試扯開一抹笑,但似乎比較接近苦笑。

「就算妳現在只認同魯夫也無所謂。從現在開始,我會讓妳只想看著我。」索隆口氣堅定地宣誓。

索隆知道自己不是一個能言善道的人。因為他想不出華麗的字詞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只好傻傻地把想說的話直接說出口。他明白過去的自己一定經常傷害到羅賓,所以他想讓她知道,從今天開始,他會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感情。

索隆不是很確定羅賓有沒有聽懂他想表示的意思,因為羅賓只是頻頻眨著眼,無意識地發出「咦⋯⋯」的低喃。幾秒之後,她用力吸了一口氣,別開眼。

「⋯⋯我跟船醫先生約好了。」
羅賓看著大海,輕聲重複她已經說過一次的話。

她的回答不是拒絕。索隆在察覺到自己鬆一口氣之後才知道自己其實很緊張。緊接著他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行為:他告白了,而且還說了一些平常的自己根本不可能說的話。

回憶起剛才的脫序,索隆覺得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
為了掩飾自己慢半拍的害臊,索隆只好順口回答:「什麼約定?」

「我跟船醫先生約好,如果要離開這艘船,會跟牠說再見。」

羅賓的回答就像一大桶冰水突然澆在索隆身上一樣讓他僵住了。不只是因為羅賓的話,更多的是她感覺好像已經準備隨時要離開了一樣。

索隆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他不知道原來羅賓想離開這艘船。
他的喉頭像哽了什麼東西一樣,連吞個口水都很困難。

「妳⋯⋯妳想離開?」

聽見索隆好不容易發出聲的問句,羅賓很快地搖了搖頭。
她放開披肩,將手輕輕貼上梅利號的欄杆。

「空島宴會的那一天晚上,船醫先生跟我說了牠的過去。」羅賓輕描淡寫地道,「不是有人這麼說嗎?小孩子跟動物總是比較敏感。我猜那一天牠應該是喝醉了,所以牠才突然哭著對我說:『羅賓,妳不可以偷偷消失不見喔。』」

羅賓笑了起來。索隆知道那是因為她在回憶那時候的喬巴。
大家都明白,羅賓最喜歡的就是喬巴了。然後是魯夫。

「所以當時我跟牠約好了,」羅賓轉向索隆,「我不會偷偷消失。如果要離開,一定會好好跟牠說再見。」

「⋯⋯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件事?」
「因為我想跟你道謝。」
「啊?」

前後無法貫通的回答讓索隆皺起眉。
羅賓則是微笑了。

「謝謝你,今天下午比任何人都先替我擋下青稚的攻擊。我嚇到了哦,真的。因為我一直以為劍士先生討厭我,希望我趕快離開這艘船。」

「⋯⋯抱歉。」索隆無法反駁,只好老實道歉。
羅賓搖了搖頭表示她並不介意。

「所以如果劍士先生不介意的話,我想向你解釋那時候沒能對青稚說完的話。──我已經不想再背叛任何人了。我跟船醫先生約好了。我不會不告而別的。」

「嗯。那妳就不要走啊。」

羅賓沒有正面回應索隆的話,只是淺淺一笑。
羅賓一定發現他的意圖了,索隆心想。

他想藉此確保她的心意。
「小孩子和動物總是比較敏感」這句話讓索隆隱約感覺羅賓還有什麼事情沒有說明白。而且雖然她說不想離開,卻沒有說她不會離開。

「所以⋯⋯可以保留嗎?」

索隆回過神,發現羅賓看著他的眼神很清澈。
她第一次這樣注視他,心無旁鶩地,坦然地看著他。那樣純粹的黑眸讓索隆心跳漏了一拍。

「什麼?」他啞聲問。
「給你的回答。雖然不是現在⋯⋯你願意等我嗎?」

索隆瞪大眼看著羅賓。
羅賓像是知道索隆在想什麼似地瞇起眼,彎起嘴角。她舉起方才因為驚嚇而抓著披肩的手,對著他伸出小拇指。

「一次就好。你願意相信我這一次嗎?」

羅賓沒有拒絕他,沒有閃躲他的告白,甚至說會給他回答。這個發現讓索隆忍不住嘴角上揚。於是他伸手,勾住羅賓的小拇指。

「這可是妳說的。⋯⋯我等妳,羅賓。」

索隆盯著羅賓烏黑卻又明亮的大眼,在她開口說些什麼之前又補上一句:「所以在妳給我回答之前,不准偷偷消失不見。」

羅賓靜靜地望著索隆,好一會兒後,她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她輕聲回答,口氣溫柔,像是在安慰因為做惡夢而不安的小孩。我跟你約定,我不會不告而別的。

索隆垂眸,看著他們緊緊互勾的手指。他簡直像個膽小的孩子一樣,惴惴不安、深怕對方會反悔。

索隆無奈地低笑,再次看向羅賓。
羅賓肯定也察覺他在想什麼了。她再度頷首,然後對著他綻開一朵笑花。
那是他從來沒看過的,明明是在安撫他、卻像是在對他撒嬌一樣的,可愛的微笑。

「約定好了哦。」羅賓晃了晃手指,再次向他保證。

既然讓他看到這種笑容了,他還能怎麼辦呢?
索隆偷偷嘆了一口氣。

──那我就相信妳吧,羅賓。於是他回答。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2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如彼思  

No title

哇啊啊啊啊!!!!!!!!
突然就告白然後慢半拍才害羞的索隆真是集帥氣與可愛於一身啊
好喜歡索隆跟羅賓說「從現在開始,我會讓妳只想看著我」這段
完全可以想像他是用多霸氣的臉講出這種話
然後羅賓有多措手不及

看到文章真是太開心了
澈總是可以把戀愛的心境描寫得傳神
好期待後續~

2015/06/11 (Thu) 02:37 | EDIT | REPLY |   

Re如彼思  

Re: No title

遲來的回覆!
謝謝如彼思的心得!
索隆的告白我思考了頗久,能夠讓如彼思感到索隆好帥真是我的榮幸!我就是抱著希望大家覺得索隆很帥的心情讓他說出這句話的。

另一個裏故事則是,其實索隆並沒有發現自己講了很帥氣的話,所以才會慢半拍害羞。關於這一點我自己默默萌了很久(哈哈)

再次感謝小趴!
希望下篇也能讓妳滿意!

2015/06/19 (Fri) 08:59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