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妳沒說再見》(下)─贈送文to如彼思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謹以此文獻給如彼思─

One Piece同人衍生文
CP有:Zoro X Robin

開始時間:2015/06/11
結束時間:2015/06/18(下篇)
總字數:3807

如彼思領取頁面









索隆沒有想到,羅賓一到水之七都就以驚人的速度消失了。
而她最後一句和他說的話是:「我跟船醫先生下船逛逛,回來的路上我們會買一些酒回來哦。」

──她這個騙子。她明明跟他約好的。
這是索隆一開始聽說羅賓要離開他們時的第一個反應。但索隆只氣了一秒,馬上就冷靜下來了。

她跟喬巴道別了,索隆心想。她遵守了哭著跟她說「不可以偷偷消失不見哦」的喬巴的約定。雖然無法讓人信服,但她遵守了她和喬巴的約定。所以她應該也會遵守和他的約定。

是她自己主動和他約定的不是嗎。她說會給他回答,而在那之前她不會不告而別。
她明明這樣對他說,要他相信她這麼一次的。

既然是她親口答應的,索隆心想,她就應該知道如果她真的想走,就必須要好好跟他解釋理由,然後親口對他說再見。如果沒有,那她的離開就不算數。──就算船長同意,他也不會讓她走的。

◎ ◎ ◎

「早安。今天不小心睡得有點晚了呢。」

索隆側身。
羅賓拿著毛巾站在盥洗室門口,噙著微笑。

為了等待新船蓋好,草帽海賊團暫時悠哉地待在水之七都、借住在卡雷拉公司特別搭建的臨時宿舍,享受和平的陸地生活。

然後,在確保海軍不會再來要脅羅賓,羅賓不會再做傻事之前,大夥兒很有默契地在羅賓行動的時候,至少會派一個人待在她身邊。

索隆感覺得出來,雖然羅賓對這樣的待遇有些困窘,但或許也有些開心。因為她雖然笑著說她不會再離開了,但是並沒有反對船員跟著她行動。

「哦。⋯⋯妳的早餐在這裡。」

索隆頷首,沒有太多表情和反應。他指了指餐桌另一角便回身繼續吃自己的早餐。

自從羅賓回來之後,索隆並沒有太多可以跟羅賓互動的機會。一方面是因為羅賓大部分時間都和其他成員一起行動,而另一半的原因是索隆有些下意識地和羅賓保持著距離。

並不是因為緊張什麼的,更多的是他發現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調適自己的心情。

他當然也想像其他成員一樣待在羅賓身邊,然而他又有些遲疑。對於自己該怎麼面對羅賓,一向做事果斷的索隆,難得沒了個準。

索隆抬起眉,偷偷觀察坐在另一端的羅賓。
看來羅賓也察覺偌大的房間只有他們倆人有些不尋常吧,羅賓喝了一口紅茶,偏頭看向索隆。

「大家呢?」

「嗯?魯夫在外面等騙人布,廚師去採買航海的食材,娜美跟喬巴去買航海用的繪圖工具⋯⋯」索隆頓了一頓,「妳要去哪裡?」

「咦?」

羅賓看起來有些驚訝,但索隆不懂這有什麼好驚訝的。
「嗯?妳會問大家在哪,不就是因為妳有想去的地方嗎?」

羅賓的表情更訝異了。
她眨了眨眼,輕輕點了點頭。

「前天跟書店老闆訂了幾本書,今天預計進貨,所以打算去書店拿。」

「喔。」
索隆簡單回應,起身將空盤放進流理台。而羅賓的聲音從背後再度響了起來。

「所以如果其他人回來,麻煩幫我跟他們說一聲哦。」
「啊?妳在說什麼?我當然是跟著妳一起去啊。」

索隆有些傻眼地轉向羅賓,但羅賓似乎沒能馬上反應過來。她的表情有些呆愣。

很明顯她完全沒想過他可能會主動說要跟著行動。
索隆不以為然地努努嘴,用下巴示意他會待在門口。

「趕快把早餐吃完,我在外面等妳。」

我等妳這句話讓羅賓突然回過神。她睜圓了眼,有些欲言又止,但思考了幾秒之後改而揚起微笑。

「好。謝謝。」

索隆瞥一眼羅賓的可愛笑容,揚起手代替回答便離開了房間。只是當他一腳踏出房門,便忍不住用力吐出一大口氣。

──她沒有拒絕他的陪同,反而彎著眼角向他道謝。羅賓不會閃躲自己這件事實讓索隆的嘴角有些得意,只是同時他又很想揍自己幾拳。

他到底想幹嘛?
如果想跟她拉開距離就應該做得徹底一點,像這樣不乾不脆的態度太窩囊了。

今早大夥兒紛紛跑來叮嚀半夢半醒、正在刷牙的索隆「如果羅賓要出門,記得一定要跟著她哦」之後便一個個興高采烈地出門了。

索隆當時很想回嘴「既然如此你們派一個人留下來陪她不就好了」,但為了避免被娜美消遣「你確定真的要我們留下來嗎」,最後他只有默默地點頭表示知道了。

其實索隆並沒有特別想隱瞞自己的心情,但他也沒想到自己的感情居然明顯到大家都察覺到了。──唉,索隆在心底嘆了一口氣。他到底在幹嘛?

◎ ◎ ◎

「那個⋯⋯」索隆和羅賓沿著河岸走沒多久,羅賓就先主動開口了,
「對不起。」
「嗯?」

索隆以為羅賓是為了不告而別的事情跟他道歉。但他才打算開口說他不介意時,羅賓就伸出手指著他的刀。

「對不起,害你的刀壞掉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願意讓我買一把賠你嗎?」

索隆看向羅賓。她的表情有些歉疚,帶點緊張。──她覺得刀壞掉是她害的嗎?索隆沈下臉。

「羅賓。」

聽見索隆叫自己的名字,羅賓的歉意更明顯了。
索隆抽出雪走,舉至羅賓面前。

「這把刀會壞掉是為了帶妳回來,不是為了讓妳覺得自己有錯。妳不用道歉,更不用買刀給我。武器會壞代表我自己太大意,我自己會負責。」

羅賓瞅了索隆一眼,輕輕嘆息。

「可是你在生氣不是嗎。」
「⋯⋯啊?」
「因為自從我回來,你都不太想跟我說話。」

「呃、那是因為⋯⋯」
沒想到羅賓居然發覺了。
索隆無言以對,因為她說的有一半是事實。

羅賓垂下視線。
「那個已經不算數了嗎?」

「什麼?」
「你的告白,」羅賓小小聲地說出這四個字,然後看向河岸,「已經不算數了嗎?」

索隆仔細看才終於發現,羅賓的雙頰不知何時染上了一抹紛紅。羅賓看起來很是緊張的神情,以及那個表情背後可能有的意義讓索隆險些忘了呼吸。

為了不讓自己的心臟暴走,索隆費了很大的勁才能保持住平常的樣子:面無表情。所幸索隆的努力並沒有白費,羅賓完全沒有察覺索隆的異樣,仍是帶著有點歉疚的表情繼續解釋。

「我知道我毀約、不告而別,所以你會生氣或是討厭我都很正常⋯⋯」

「啊?等等。羅賓,我沒有在生氣啊。」
第二次聽見羅賓提起這個字眼,索隆有些傻眼。

「可是這幾天你就算跟我獨處也不太跟我說話。」

在羅賓烏黑大眼的凝視下,索隆馬上就舉白旗投降了。
他嘆了口氣,低下頭。
「對不起。」

聽見索隆的道歉,羅賓沈默了。她皺起眉心,眼神有些落寞。

「⋯⋯我知道了。」羅賓突然快步往前走了幾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明白。」

看著羅賓的背影,索隆連忙跟上。當羅賓再度看向索隆時,她的臉上已經掛上了笑容,但是看起來很勉強。

「我知道感情不能強求,不過⋯⋯至少我們是夥伴,對嗎?」

「啊?」索隆一時間沒能聽懂羅賓的意思,直到發現羅賓的表情看起來很是沮喪,他才驚覺自己的話讓羅賓誤解了。

「等等,欸,我不是那個意思,真的。」

羅賓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唉,索隆心想。他真的越來越窩囊了。但是比起讓自己丟臉,他更不想讓羅賓露出像現在這樣失望難過的表情。

「⋯⋯我只是覺得不甘心而已。」索隆搔了搔頭,有些困窘。

「當真相與心裡所想的事情相反,下一瞬間動作就會變得遲鈍。妳踏上這艘船的那一瞬間魯夫就已經把妳當成夥伴了,我卻還在用妳的過去說服自己不能相信妳。⋯⋯我沒能像魯夫那樣對待妳,讓我覺得自己很小家子氣。」

索隆瞥了一眼羅賓,然後別開頭。
他一向不擅長解釋。這是他第一次為了讓他人理解自己而說這麼多話,而他卻無法確定羅賓是否真的能理解他在說什麼。

「索隆。」沉默了一陣,羅賓終於開口了。

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索隆瞪大眼,扭回頭看向羅賓。

「其實我知道哦。你沒有辦法信任我的理由。」

羅賓彎起嘴角,眼底帶著滿滿的笑意。但索隆一點也不覺得她現在說的話值得讓她揚起這麼可愛的笑容。

「我是在空島的時候發現的。你討厭欺負弱者的人這件事。」羅賓慢慢說道,「⋯⋯而我曾經是欺負平民百姓的集團的副首領。所以這很合理不是嗎。像我這樣欺負善良老百姓的人,怎麼能相信呢?」

索隆皺起眉,張口欲反駁,然而羅賓搖了搖頭,不讓他有機會開口。

「索隆,你是你,魯夫是魯夫。你沒有像魯夫那樣一開始相信我不代表你很小家子氣。我被艾涅爾擊昏的時候,你用行動告訴我不論對象是誰,你都會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保護弱者這件事。而我⋯⋯就是喜歡有這樣的胸襟和原則的你。」

索隆還在腦中醞釀「妳錯了,羅賓。那一次我沒來得及保護到妳。」這句話就被羅賓突如其來的告白給嚇到了。他像是在懷疑自己幻聽一樣地瞠眼看向羅賓,羅賓則是回以一笑。

「讓你久等了,索隆。我也喜歡你⋯⋯我一直很喜歡你哦。」

她伸手,牽住他的掌心。而索隆只能驚愕地看著這一連串的動作發生。

自從告白之後,索隆偶爾會在腦中練習當羅賓回答時自己應該要怎麼反應才不會太失態。但他從來沒想過羅賓的回答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而且她⋯⋯居然也喜歡自己?

「那時侯我本來想在抵達新島嶼時回應你的,沒想到發生了那些事⋯⋯對不起。還有,」羅賓眨了眨眼,毫無預警地朝索隆綻開微笑。

「因為是我毀約在先,所以如果你的告白不算數了,那也沒關係。從現在開始,我會努力讓你只想看著我。」

──太詐了吧。索隆瞪了羅賓一眼。明明是他先告白的,怎麼搞得好像是他被她告白了一樣。而且她還用那種好像他都沒在看她一樣的說法。

在羅賓再度開口之前,索隆努著嘴用力拉了一下他們牽著的手。然後趁著羅賓重心不穩,他順勢將她扯進懷中。

羅賓的體溫還有屬於她的淡淡的花香,讓索隆終於真切地感受到羅賓的存在。不是他的妄想,也不是他在做夢。他等到她的回答了,而且她說她喜歡他。

「如果妳要我只看著妳,羅賓,」索隆將唇貼在羅賓的耳邊,低聲宣布。
「那就不准再離開我了。」

「好。」羅賓的聲音也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口吻沒有任何一絲猶豫。
「我不會再走了,索隆。」

你願意再相信我一次嗎?羅賓輕聲笑著說道,像是在閃避他的氣息一樣地縮了縮肩膀。──但是她沒有推開他的懷抱。

確信羅賓的告白是真的,索隆扯開嘴角笑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既然她都這麼說了,他保證以後絕對不會讓她離開了。

這可是妳說的,羅賓。──那我就相信妳吧。於是索隆回答。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0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