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ある日、君と─20-21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 同人衍生創作

CP有:艾斯x漢考克
架空劇情,非正式小說體,請務必慎入!!!!!











20


在遇見艾斯之前,其實漢考克一直覺得學校是可有可無的地方。如果說是為了獲得知識,這世界上多的是比上學更能得到知識的方法。

只會聊昨天看了什麼電視節目、喜歡的演藝明星哪一天舉行演唱會的同學,嘴巴上說是為了你好、其實只是為了自己好的教職人員,雖然沒有特別討厭上學,但是漢考克也感受不到上學的必要性。

國中時期的漢考克還算是中規中矩的學生。當時,雖然️沒有到薩吉跟黑鬍子的霸凌事件那樣嚴重,但班上有個女同學被一群特定的女生集團無視了。

漢考克跟那位女同學沒有過多交情,但也沒有加入霸凌圈圈。也因此偶爾午餐時間會在食堂遇見那個女同學,她們還是會有簡單的閒聊。

為數不多的交集讓漢考克知道,原來那位女同學一開始跟那個霸凌圈關係頗好,但某一天突然就被排斥了,連她自己都不明白做了什麼事情讓那些人不開心。

雖然漢考克真正想說的是既然妳不知道理由,那就是他們太閒,根本不用理他們。但那位女同學很介意曾經很好的朋友為何會突然交惡,甚至為此每個禮拜都去學校的提供的諮商中心輔導。

然而,從那個女同學的敘述聽來,漢考克只覺得那些輔導老師只會說些要積極樂觀,不要帶著懼怕的心、試著主動跟她們接觸之類的,毫無同理心又空泛無建設性的意見。

升上二年級之後,那些女生的無視行為漸漸演變為惡意的訕笑與戲弄,而那位女同學的笑容也漸漸消失了。

漢考克不懂那個女同學為什麼那麼堅持想改善和那群人之間的關係,但是漢考克看得出來,不斷怎麼努力主動出擊都無法得到善意回應的結果是,那個女同學越來越不喜歡學校了。

某一天,漢考克在上學途中遇見那個女同學。正確地說是那個女同學在距離校門口不遠處的某個路口等她。

『怎麼了?』

漢考克並沒有問那個同學為什麼沒穿制服,因為漢考克明白那背後代表的意義。

『我要轉學了。』
『⋯⋯是嗎?』

漢考克沒有特別感傷,也沒有表現出挽留的態度,因為她覺得對那個同學而言這樣的結局或許是好事。

『這一年多來我每天都很難過,每天都想逃學不想上學。最近我終於懂了,我會覺得痛苦的原因是因為我不想面對自己被討厭的事實,我害怕被討厭、害怕自己一個人。』

那個女同學一面說著,雲淡風輕地笑了。
那個笑容是自從被排擠以來漢考克看見她打從心底露出開心的笑容。

『想通了這一點之後我決定逃跑。當個失敗者也沒關係,我決定跟家人坦承一切,希望他們讓我轉學。我決定逃離這裡,從零開始。』

『是嗎。⋯⋯加油。』

漢考克不知道自己除了說是嗎之外應該還要回答什麼,所以只好補了一句一般人經常掛在口中、但其實一點也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鼓勵。

聽見她冷漠的回答,那個女同學反而加深了微笑。

『然後,我今天來是想跟妳道謝的。』
『⋯⋯道什麼謝?』

『在我覺得很痛苦的時候,妳的態度拯救了我。雖然冷淡,但不是敵意。如果沒有和妳這樣一視同仁的態度接觸,我說不定會自殺,就像出現在新聞的那些被霸凌的學生一樣。』

那個女同學用非常輕鬆的口吻說出這句有點令人心驚的話。

『因為是從零開始,所以我想在離開這個痛苦的地方之前向妳道謝。謝謝妳,漢考克。我的目標是在下一個環境中能活得像妳一樣無所畏懼。』

女同學語畢,對漢考克揮了揮手之後便朝著學校的反方向走。
漢考克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的心情,她只記得自己當時想著:什麼是無所畏懼?她真的無所畏懼嗎?相反地那個女同學的背影看起來是多麼地堅強。

等到漢考克發覺,她已經出聲叫住那名女同學了。

『人本來就是孤獨的,離開這裡不代表妳就是個失敗者。還有,我從來沒有討厭過妳。比起那些人,妳的強大讓我佩服。』

聽見她的話,那個女同學哭了。
就算被排擠也從來沒有在眾人面前示弱或是掉淚的那個女同學,聽見她那些稱不上安慰的道別話語之後,一面哭一面笑著和她道謝,然後離開了。

之後,那個女同學的身影便不曾出現在那間學校裡。
現實的是,那間學校、那個班級、那些人的生活完全沒有任何改變。

就某種程度而言算是把女同學逼走的那些始作俑者們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好像打從一開始那個女同學跟她們就一點也無關一樣地事不關己——她們真的完全不認為女同學的轉學跟自己有關嗎?還是覺得她活該早就該轉學了呢?

那一天,漢考克一面想著這些事,主動加入了那群人。
並不是報仇什麼的,只是當時漢考克或許有些生氣吧。她突然對於那群人毫無感覺的態度感到厭惡。從那群人的臉上,她仿佛看見過去那個明知道對方很痛苦卻沒有做出任何行動、冷漠地旁觀的自己。

漢考克很快就成了那群人當中的集團中心人物。

一如她所想的,那群人之前的友好根本沒有那個女同學口中說的那樣美好。只要隨便一個挑撥,那群人之間就會出現新的霸凌對象,理由什麼的根本不重要。所謂的霸凌,就只是人類的劣根性罷了。

當時,看著因為自己的惡意而分崩離析的團體,漢考克終於明白自己做的事情只是在自我滿足而已。

那個女同學根本沒有拜託她這麼做不是嗎?
就算讓那些人也嚐到被霸凌的感受又如何?

她做了毫無意義的事情。
過去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未來什麼也不會改變。

漢考克停下腳步,結束了有些短暫又稱不上愉快的回憶,站在一間小小的食堂門口。她垂下眼,看著手中被捏得皺巴巴的餐巾紙。

『漢考克,如果妳阻止我,我真的會開始猶豫。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新年參拜那一天的艾斯的聲音在漢考克的腦海中響起。
事實上是,就算那時候她真的阻止了也沒用吧。漢考克嘆氣。

漢考克閉著眼睛深吸一口氣,然後拉開拉門。



21



「歡迎光臨⋯⋯喔喔!漢考克!」
站在櫃台前的艾斯在看見漢考克之後眼睛整個一亮。

「特別定食!賈巴大叔!特別定食!特別定食!」艾斯衝到門口,同時對著廚房大喊。

賈巴大叔,也就是餐廳的老闆愉快的笑聲響了起來。

「噢!漢考克!今天來得比較早吶!」

漢考克不知道艾斯到底是怎麼跟賈巴大叔介紹自己的,打從她第一次踏進這間餐廳,她都還沒看到菜單,「特別定食」這個名詞就先出現在艾斯口中,然後賈巴大叔只回答了一聲「沒問題」。於是從那一天開始,「特別定食」就成了她專屬的定食。

「抱歉,賈巴大叔,每次都來打擾你。」

漢考克一面被艾斯拉著走,對著廚房點了點頭。
但賈巴大叔還沒開口,艾斯就搶先回答了。

「沒這回事!賈巴大叔可是很期待妳來的喔!」
「臭小子這句話輪不到你來說!」

賈巴大叔一面哈哈大笑,故作兇狠地教訓艾斯。但艾斯忽視大叔的吐槽,嘻嘻笑著將熱茶放到漢考克面前。

「妳今天怎麼會這麼早來?」

因為今天跟娜美她們去買情人節巧克力,但是我沒有買你的。⋯⋯如果這樣說,不知道艾斯會怎麼反應。漢考克看著手中的餐巾紙。

「艾斯。」

她抬眸看向艾斯,艾斯的笑容依然爽朗,一如她第一次遇見他的時候。

「嗯?」
「你打工到幾點?」
「到店打烊⋯⋯大概是十點半左右,怎麼了?」
「我知道了。我等你下班。」

漢考克話一出口,艾斯馬上就瞪大了眼。

「哈?現在才五點半耶!我怎麼可能讓妳等五個小時?」
「但是我有話想跟你說。」
「不能現在說?」
「不能。」

大概是察覺漢考克的神情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意思吧,艾斯也收起笑容了。

「那妳等我一下,我跟賈巴大叔請假。」

就知道他會這麼做。漢考克在內心低嘆。
在艾斯準備轉身離開的同時,漢考克伸手抓住他。

「不用。」
非常剛好的,賈巴端著料理走到兩人面前。

「來!漢考克!大叔特製的考生專用的健康餐!要全部吃光噢!吃飽飽才有體力嘿!」

在艾斯困惑的視線之下,漢考克聳了聳肩,轉向賈巴大叔。

「賈巴大叔,今天我可以留下來一起打工嗎?」

「欸?!」
「噢?」艾斯的驚歎與賈巴大叔的輕哼重疊。

賈巴不虧是長輩,對於漢考克突如其來的要求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反而是站在一旁的艾斯很是吃驚地瞪著漢考克。

這大概是她第一次看見艾斯這麼驚訝吧。艾斯吃驚的表情讓漢考克一個下午以來的鬱悶心情終於有些舒暢了。漢考克稍稍揚起嘴角。

「為了報答每次賈巴大叔都不收我錢,請讓我在這裡打工一天。」

「嗯⋯⋯可是妳的餐費都已經從艾斯的薪水裡扣掉了吶⋯⋯」

她第一次來的時候,艾斯明明跟她說是賈巴大叔請客的。漢考克看向艾斯。
艾斯則是搔了搔鼻頭,露出「被發現了」的心虛笑容。

「是嗎⋯⋯那我更想拜託大叔了。請大叔讓我打工一天,然後把今天的薪水當做我付的錢,補回給艾斯。我會努力不砸了大叔的招牌的。」

「等等!漢考克!我們沒有那麼缺人啦!妳今天先回家,我回家之後打電話給妳好不好?」

艾斯努起嘴,似乎對漢考克擅自決定的「報恩」頗有異議。但漢考克還沒來得及拒絕艾斯,賈巴大叔就先爽快地回答了。

「這樣啊,好吧!等妳吃完就開始上工吧!」
賈巴再度揚起大人的微笑,他轉向艾斯,拍了拍他的肩膀。

「艾斯,下班之後你可要好好帶漢考克回家喔!」
「謝謝大叔。」
「不會吧⋯⋯」

艾斯瞪著賈巴大叔的背影,然後不服地鼓起嘴。

偶爾做些讓他出乎意料的事似乎滿有意思的。其實她真的不討厭以牙還牙的。
看著艾斯傻眼的表情,漢考克拿起筷子,淡淡地笑了。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0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