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ある日、君と─22-25(完)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 同人衍生創作

CP有:艾斯x漢考克
架空劇情,非正式小說體,請務必慎入!!!!!









22


深夜11點。
收拾好所有東西,和賈巴大叔道別、離開餐廳後,艾斯呼出一大口氣。

「漢考克妳今天真的太亂來了啦。」
「是嗎。我覺得只有這個評語你最沒資格說。」

漢考克抬起眉,涼涼地看向艾斯。
艾斯不但沒有因為她的反嗆生氣,反而很開心地笑了。

「哈哈,說的也是耶。」
艾斯的眼角瞥見一台自動販賣機。
「漢考克,妳要不要喝點什麼?我請妳!」

「不用了。我今天才知道特別定食是從你薪水裡扣的。⋯⋯抱歉。」
「為什麼要道歉?」

漢考克看向艾斯,艾斯看起來是真的不解地偏著頭。
漢考克輕嘆一口氣。

「因為你的薪水是為了完成夢想而存的吧?馬可大哥說過,你們高中畢業就會離開白鬍子的家⋯⋯你也是吧?」

艾斯沈默了幾秒,再次張開笑容。

「漢考克,妳真的什麼都知道耶。」
「你要去哪裡?」

「還不知道,我只是想試著離開這個國家,我想去看看這個世界。」

「是嗎。」

果然如此。艾斯一貫自由自在的笑容讓漢考克不自覺別開視線。她繼續往前行。緊接著艾斯的聲音從她的背後響起。

「不過我只是暫時離開而已喔!我遲早有一天會回來,因為老爹的家是我永遠的家。」

「嗯。」

漢考克不知道這種時候她除了嗯以外還可以回答什麼。事實上是她根本無法打從心底說出「太好了,加油喔」之類的話。

「漢考克,妳今天想跟我說的就是這件事嗎?」艾斯靠到她身邊。

不知為何,漢考克突然想起國中時期那個對她道別的女同學的微笑。

當時,她做了毫無意義的事情。
過去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未來什麼也沒有改變。
而現在呢?她應該坦白嗎?如果說出真相仍然無法改變未來,還要說出口嗎?

「你這個騙子。」漢考克轉向艾斯。
「咦?」

「既然你早就決定好要離開這裡,還說什麼喜歡我、希望永遠在一起,那是騙人的對吧?」

漢考克吐出這句話,艾斯臉色就變了。
他收起笑容,認真地搖了搖頭。

「漢考克,我從來都沒有想騙妳。」
「你是真的喜歡我嗎?」

艾斯點了點頭。而且像是擔心她不相信他一樣,用力點了好幾下。
漢考克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但是又覺得有些哀傷。

認識艾斯之後,她才終於開始覺得上學似乎有那麼一些樂趣在的。
期待明天再相見,她是在認識艾斯之後才開始有這樣的心情的。

「但就算是這樣你還是要離開?」

艾斯沈默了一會,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漢考克輕嘆一口氣。

「我知道了。我本來以為就算畢業之後我們的生活也不太會有變化,但看來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她的話還沒說完,艾斯就神情緊張地接口:「漢考克,妳要跟我分手了嗎?我不要跟妳分手!」

「啊?」漢考克抬起眉。
「⋯⋯我們有交往過嗎?」

「沒有嗎?!」艾斯看起來更緊張了,「等等,我們不是已經互相喜歡、牽過手還接過吻了嗎?」

「你哪裡來的妄想啊!誰跟你接過吻了!」漢考克瞪大眼。
「沒有嗎?那我們現在就接吻吧!」

「我拒絕。」

眼見艾斯作勢靠近自己,漢考克想也不想地往前快步走了幾步,留下艾斯在後方哀嚎。

「為什麼~~~漢考克妳不喜歡我嗎?」

「喜歡啊。」
「既然這樣妳為什麼⋯⋯嗯?什什什什什⋯⋯漢、漢考克妳剛剛說、說說⋯⋯」

看來艾斯終於察覺這是她第一次對他坦承自己的心情吧。他語無倫次結結巴巴地驚喊,連她的名字都無法好好說清楚。漢考克忍不住笑了起來。

「艾斯,我喜歡你。既然你一定都會離開,那我就說吧。」

她轉身看向艾斯。
艾斯的雙眼睜得大大的,比起喜悅,感覺他的表情更多的是驚嚇。

「因為誰也不能保證到畢業典禮之前每天都能看到你,對吧?」

漢考克直直盯著艾斯。
「艾斯,我已經知道了。你找黑鬍子打架的原因。」



23



「⋯⋯是嗎。我就知道漢考克妳一定會知道的。」

聽見漢考克的坦白,艾斯反而收起訝異的表情了。
他苦笑。

「漢考克,妳想要阻止我嗎?」

「早就已經來不及了不是嗎。」
聽見艾斯的問題,漢考克瞪了艾斯一眼。

「在我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不,在更之前,你就已經準備好了。」


——你當然想為薩吉報仇,但是當你發現黑鬍子轉學之後,事情就不單只是報仇這麼單純了。

黑鬍子轉學的學校是魯夫的學校。

聽說了黑鬍子的過往事蹟,你馬上就知道遲早有一天黑鬍子一定會找上魯夫,因為黑鬍子的目標是一向是校園裡的話題人物。

大家都搞錯一件事了。你的確是為了魯夫轉來這間學校,但你並不是怕黑鬍子傷害魯夫。單純只是打架的話魯夫自己可以解決,更何況魯夫身邊有很多夥伴。

你不想讓黑鬍子毀了魯夫的生活,就像黑鬍子對待薩吉那樣。

所以你也跟著轉到這裡,然後決定用你的方式保護魯夫:製造出不論在校內校外,只要是和黑鬍子打架的人一定就是你這個錯覺。

只要讓大家有你對黑鬍子特別有偏見的先入為主觀念,就算和黑鬍子打架的人不是你,只要你自己說是我打的,大家就會相信你而不會再多加追究兇手是誰。

這件事情對你而言並不難,因為你從以前就一直都是話題人物。
話題人物的你主動找上黑鬍子,黑鬍子當然馬上就把你當成目標了。

你一面在學校惹事生端,讓老師和學生們覺得你特別愛找黑鬍子打架。同時你要求魯夫不能跟黑鬍子接觸、不能在校內打架。

截至目前為止你的計畫都進行的很順利。現在這間學校裡,只要黑鬍子發生什麼事,大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

聽見漢考克的說明,艾斯沒有想要反駁的意思,反而很坦然地笑了。

「妳說對了。早在黑鬍子選擇這間學校的時候就已經來不及了。⋯⋯已經沒辦法停下來了,漢考克。」

艾斯的笑容讓漢考克突然覺得有股強烈的悲傷情緒衝上胸口。他的笑容和國中時期那位女同學的笑容是多麼的相像,又堅強又自由。

「為什麼事情非得變成這樣?明明應該有其他的解決辦法吧?」

「或許有吧。」艾斯攤開手,「但是妳也知道吧?就算要求魯夫不能跟黑鬍子打架,難道他真的不會在黑鬍子找上他的時候和他槓上?」

事實上一切的確已經開始發生了。
今天下午黑鬍子揚言要找魯夫的囂張神情浮現在漢考克腦海中。

「所以你才故意散佈我跟你交往的謠言嗎?」
「什麼?」

「你之前不是問我知不知道你故意讓大家覺得我們在交往的理由嗎?那是因為你覺得我說不定不會像其他人一樣順著你的計劃走,才故意讓大家覺得我們兩個在交往,這樣之後不管我說什麼都不會有人相信我對吧。」

漢考克面無表情地說。
其實她最不滿的就是這一點。

漢考克氣自己不但沒看出艾斯的行動、還真的傻傻地喜歡上他了。而更讓漢考克生氣的是,她在確認真相之後仍然不打算阻止艾斯的行動。

艾斯盯著漢考克的臉龐,苦惱地搔了搔臉頰。
他偏著頭深思了一會兒,然後突然合掌。

「對不起。我承認我第一次看見妳就知道如果我們成為朋友,遲早有一天妳一定會知道我為什麼會跟黑鬍子打架⋯⋯但是散佈謠言的理由絕對不是像妳想的那樣。我喜歡妳這件事是真的。我沒有騙妳。」

「⋯⋯真的?」
「真的。」艾斯再度用力點頭,然後很用力地強調,「漢考克,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妳。」

看著艾斯認真的表情,漢考克彎起嘴角。

「好吧。那就這樣吧。」

她一把揪住艾斯的衣領,將艾斯拉近。
趁著艾斯還沒反應過來,漢考克很快地在他的嘴唇上啄吻一下。

「漢考⋯⋯」艾斯的雙眼瞪得大大的,似乎已經完全傻住了。

「我不想在你離開之後才後悔今天沒有跟你接吻這件事。」漢考克彎起嘴角,「送我到這裡就好,希望明天還能見到你,晚安。」

為了掩飾害臊,漢考克很快地轉身往家的方向跑去。
就在她跑到路口時,艾斯突然大聲叫了她的名字。

「我明天會去學校!我一定會去喔!」

看著艾斯站在路燈下笑著對她用力揮手的樣子,漢考克也笑了。



24



隔天,漢考克並沒有詳細追問娜美和羅賓關於黑鬍子和魯夫的事情,她知道娜美和羅賓會有他們自己的方法避免魯夫和黑鬍子碰上面。另一個原因是艾斯遵守了他的承諾,一臉輕鬆平常地出現在學校裡。

既然艾斯出現在學校,就代表昨天魯夫和黑鬍子並沒有碰到頭。

漢考克明白這只是短暫的沒事,但在看見艾斯出現的時候她還是鬆了一口氣。
那一天,除了和她一起吃午餐之外,艾斯也一如以往地找上黑鬍子、在老師出現之前痛揍了黑鬍子一頓。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黑鬍子似乎當著大家的面揚言要教訓魯夫。於是艾斯在和黑鬍子打完架之後,一臉怒氣沖沖地補上了這麼一句:「你要是敢對我弟弟動上一根寒毛,我保證會把你打到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

這下子黑鬍子真的完完全全著了艾斯的道。
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事,當天在場的人肯定都成了間接證人吧。

雖然無奈,但漢考克仍是什麼也沒說,任由事情的發展繼續按照艾斯的劇本走,同時默默地祈禱在畢業典禮來臨之前什麼事情也不會發生。

然而事與願違的是,艾斯與漢考克的預料果然成真了。

在畢業典禮前一個星期的某天晚上,黑鬍子在離學校外不遠處的河堤邊被打傷。雖然沒有到性命垂危的地步,但據說牙齒掉了不少,下顎骨也被打到變型⋯⋯從某個角度來看,犯人就像是想讓黑鬍子無法說話一樣地狠狠對著黑鬍子的臉部痛揍了一頓。

打架事件的隔天一早,在黑鬍子的家人的施壓之下,校方很快就把艾斯叫去約談了。說是約談也不太對,真相是那一天身上帶著滿滿傷痕的艾斯比任何人都早抵達學校,在流言出現之前前往教職員室自首了。

兇手當然不是艾斯,漢考克比任何人都明白。
那一天晚上艾斯在打工,甚至在事發的時間點,漢考克就在那間餐廳裡。

看樣子應該是魯夫和黑鬍子碰上面了吧。
如果不是魯夫,艾斯也沒必要主動向身邊的人說是自己做的。


當然知道真相的人不可能只有漢考克,娜美和羅賓她們肯定也知道。

然而這一切也如同艾斯所說的,不論是誰出言澄清,只要是被認為和艾斯同夥的人的證詞是不會被採信的。

最重要的是,當那些人被老師們反問「你怎麼能肯定兇手不是艾斯?不然你說說看還有誰有可能會跟黑鬍子打架?」時,就會因為知道真兇是誰而露出猶豫的表情。當然了,如此片面又支吾其詞的證言最後只會被校方推定是為了袒護艾斯所說的謊言。

於是校方不但完全沒有深究這起事件,甚至艾斯的處分很快就被公布了:禁閉直到畢業。

看著公告欄上的白紙黑字,雖然早就知道事情會演變成這樣,但漢考克還是很生氣。

為什麼就沒有人會提出質疑?動一下腦有這麼困難嗎?⋯⋯雖然漢考克很想衝進教職員室教訓一下那些為了省事而草草結案的老師們,但她還是忍了下來。

比起不能參加畢業典禮這件事,漢考克知道她必須馬上去見艾斯。
如果她的預感沒錯,那麼她和艾斯分別的時刻就是今天。

因為艾斯待在這間學校的理由已經不存在了。

漢考克匆匆忙忙地收拾書包,前往白鬍子的家。
當她抵達時,艾斯已經背著背包,站在門口等她了。

站在太陽底下的艾斯,帶著和那個女同學一樣的,自由自在的笑容。

「學校不是要你乖乖禁閉到畢業嗎!」漢考克一面喘著氣一面抱怨。

「哈哈哈哈,待在家裡什麼事情也不能做,實在太浪費時間了啊。老爹跟馬可早就知道我會這麼做,所以提前幫我買好飛機票了,妳不覺得我很幸運嗎?」

漢考克皺著眉瞪了艾斯一眼。

「為什麼?」
「嗯?」

「魯夫怎麼可能乖乖按照你說的讓大家認為兇手是你?」

原本她以為就算她閉口不提真相,魯夫也絕對不可能默默讓自己的哥哥當代罪羔羊。但看來她又想得太過天真了。

艾斯雙手插著腰,一臉得意的笑了。

「妳說呢?男子漢之間的決鬥可是很正式的喔,漢考克。如果是決鬥的話,魯夫不可能打贏我的。」

艾斯盯著一臉不服的漢考克,咧著嘴笑得更開心了。

「吶,漢考克,遇見妳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吶。」

漢考克默不作聲,靜靜地等著艾斯繼續開口。
艾斯瞇起眼。

「自從我們認識之後我就一直想著一件事。」
「什麼?」

「那三個有缺角的圓,不是因為我們用過往的經驗覺得那是三角形;而是因為剛好那三個圓有缺角,所以才能組成三角形吧。也就是說為了組成三角形,這三個圓是一定要有缺角的,對吧?」

艾斯的話讓漢考克想起了兩人相識的那一天。
隨心所欲的蛇吞象塗鴉,還有她畫的完形理論的圖。

「這個給妳。」

艾斯從口袋抽出一張卡片,遞到漢考克面前。


聖杯


「什麼?」漢考克低頭看著手中的卡片,「⋯⋯聖杯?」
「嗯嗯嗯,聽說這張牌叫做『Ace of Cups』。是我的牌喔。我找了很久吶。」

漢考克默默看著手中的牌,貌似突然發現什麼似地抬頭看著艾斯。
艾斯則是回以燦爛的笑容。

「哈哈,妳果然一下就看出來了吶。果然,妳的美麗只是順便的啊!」

艾斯抓緊背包,戴上帽子。
那頂橘色的帽子上掛著著生氣和微笑的臉龐圖案。雖然不懂那個圖案的意思,但是那頂帽子很適合艾斯。

「漢考克,我出發了哦。能等到妳真的太好了。」艾斯笑著走了幾步,「雖然會很難過,但是如果妳在我回來之前遇到比我更好的人,那就拋棄我吧。」

「⋯⋯笨蛋。」

漢考克緊緊抓著卡片。她明明有好多想說的話卻只吐出這兩個字。
艾斯彎著眼睛笑了。

「漢考克,謝謝妳喜歡我。」

他爽朗地說了一聲「再見」便邁開大步、拉開了兩個人的距離。
在艾斯就快走到街口,漢考克好不容易才從腦中抓到適當的字詞,大聲地叫住艾斯。

艾斯在路口前停下腳步、回身看著她。

「我才是⋯⋯」

隨著自己的心情真正變成話語,遠方的艾斯的身影變得有些扭曲模糊。
漢考克慌忙抹去眼淚,努力讓嘴角往上彎起。

「我才是,艾斯!喜歡上你,太好了。」

漢考克不知道自己重複說了幾次這句話,在模糊不清的視線中,艾斯似乎張著大大的笑容。他朝她用力揮了揮手。

「漢考克!等我回來我們再一起玩電動吧!」

艾斯的笑容肯定還是那樣地自由自在吧。
漢考克一面哭一面笑,對著街口的小小的艾斯揮手道別。



25



29歲的漢考克,和雛菊一起坐在居酒屋喝酒。

「⋯⋯原來是這樣。」雛菊點了點頭。
「這麼說剛才那個人說不定就是學姊一直在等的艾斯囉?」

「只是很像而已,還有,我們明明同年紀,可以不要再叫我學姊了嗎?」
漢考克喝了一口酒,對著雛菊輕皺眉心。

「不行不行!因為當初是學姊把我引薦到事務所旗下的啊,所以妳就是我的學姊!」

看著雛菊一臉堅持的模樣,漢考克只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話又說回來,學姊剛才為什麼不繼續追上去呢?如果真的要找,應該還是找得到那個人吧。」

「嗯⋯⋯」漢考克夾起生菜沙拉上的小蕃茄,「我只是有點猶豫,說不定是我看錯了。」

「但是說不定不是啊!就像當初妳在路上看到我、叫住我的時候一樣。」

雛菊瞇著眼笑了。

「雖然當初說要從零開始,但是我還是很後悔沒有留下學姊的聯絡方式。沒想到十年後居然能夠在路上重逢,而且妳還記得我,我真的很高興哦!」

漢考克沒有回答,只是淡淡一笑。
事實上和雛菊的重逢不是偶然。那是當上律師的漢考克透過一些交情請人幫忙找到雛菊的。

「所以說,學姊應該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們待會再去那個路口一次,搞不好可以再遇到那個人唷!」

聽見雛菊如此單純的提案,漢考克笑了起來。

「別傻了,妳以為偶然真的那麼容易發生嗎?」
「事實上就是啊!學姊跟我的重逢就是最重要的證據了!妳不覺得嗎?」

自從再度遇見雛菊,親眼確認雛菊的笑容之後,漢考克的心中一直以來的疙瘩漸漸撫平了。成為社會人之後的雛菊的笑容,和記憶中的那個國中的她還是一樣,漢考克心想。能夠再遇見活得如此無所畏懼的雛菊,真是太好了。

艾斯想必也是吧。
想必他的笑容一定還是那樣地自由、隨心所欲吧。

這十年來他過得好嗎?他的冒險結束了嗎?回來了嗎?

或許待會回家時順路去白鬍子家拜訪一下也不錯。
漢考克一面在心中盤算著,淡淡地笑著回答雛菊:「說的也是呢。」





-全文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0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