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一個巴掌拍不響─16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衍生文

CP有:Smoke X Hina








斯摩格一直覺得希娜很遲鈍,非常遲鈍,遲鈍到幾乎可以稱之為奇蹟的遲鈍。

第一眼見到她,斯摩格就大概感覺得出來希娜不討厭自己,或許更大膽一點地推測,希娜說不定對他有好感。而且,斯摩格心想,希娜似乎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心情。因為希娜對他的好感並不是直接表現出來,而是透過她的行為不知不覺流露出來的。

斯摩格承認希娜的外貌身材對他來說的確很有魅力,就連對戀愛沒興趣的他第一眼看見希娜的時候也忍不住多盯了她兩三秒。儘管如此,斯摩格還是對所謂的一見鍾情感到嗤之以鼻,所以他完全無法理解希娜對一個初見面的他的好感到底是由何而來。

因此那一天,他故意拿了一枚銀幣驗證自己的猜測、試探希娜的心情。

依照斯摩格的經驗,在他如此跋扈自大的態度之下,女性通常會馬上把對他的好感降至絕對冰點,這對從來沒想過要和女性進展到同事以上的交情的斯摩格來說非常便利。

只是他沒想到希娜居然乖乖地照他的要求幫他點名了。而且更驚人的是,希娜沒有將他列為拒絕接觸的黑名單。

在G-7的新訓生活裡,希娜總是一臉無奈地數落他的任意妄為,但她仍然和他保持著不算惡劣的同僚關係,從來沒有表現出厭惡的態度。要說從來沒有或許有些誇張,斯摩格心想,但至少她沒有拒絕他,也從來沒有因此疏遠他。

她要嘛就是喜歡他到了一個盲目的地步,要嘛就是根本沒發現自己喜歡他,斯摩格心想。而對剛認識的他們來說,正解肯定是後者。

對於希娜的好感,斯摩格沒有特別高興,卻也不討厭。就算知道希娜的心情,斯摩格仍然沒有改變自己的態度。

既然連希娜自己都沒發現這個感情,那麼他也沒有必要特別放大希娜的好意,斯摩格這麼解讀。也因此他並沒有將希娜拒之千里之外,也沒有特別對希娜溫柔以待。

但其實仔細想想,對總是覺得與異性相處很麻煩的斯摩格而言,他沒有避開希娜已經是例外中的例外了。只是當時他並沒有察覺這件事。而且很快地,斯摩格對待希娜的態度在兩人一起受訓沒多久便產生了一些轉變。

「斯摩格,你看這個。」

在抵達G-7後兩個星期左右的某一天早晨,希娜一看見斯摩格ㄧ踏進辦公室便抬頭叫住他。

「什麼?」

斯摩格一臉惺忪,意興闌珊地走到希娜桌邊。
希娜眨著大眼將一張畫有手寫圖表的紙遞到他面前,那張紙很明顯與工作無關。

就是這一點讓他肯定希娜喜歡他,斯摩格瞥了一眼希娜。

依照斯摩格這兩個星期以來的觀察,希娜是個非常慢熟的人。對於不是很熟悉的事物,她會因為不知如何應對而持保留態度,看起來就像是沒興趣一樣;而如果是她沒興趣的事情,她則會冷淡得非常明顯。

這兩個星期以來,希娜不但沒有對他表現出認生的反應,有時候還會像個小女孩一樣興沖沖地告訴他一些跟公事無關的芝麻小事⋯⋯就像現在一樣。

「火速成為將領的攻略表。」希娜帶著一抹神秘的笑容收回圖表。

「啊?」
「這是我最近想到的。」

希娜盯著手中的紙,看似很滿意地點了點頭。但斯摩格仍是一頭霧水。

斯摩格搔了搔頭走向自己的位置,拉開椅子坐下。

「妳想幹嘛?」
「你聽說里恩准尉的事了嗎?」
「里恩?妳說他被調職的事?」
「嗯。」希娜點了點頭,努著嘴看向天花板。

里恩是斯摩格和希娜前一梯的前輩,和某個上校的兒子在新生訓練時同時被分到G-3受訓。

因為兩個人實力相當,所以兩個人的默契和感情一直都很好,在新生訓練結束後也一起提出志願來到G-7執勤,在G-7當中是頗有名氣的組合。

雖然傳言是如此,但別說是一起執勤,斯摩格和希娜兩人根本從來沒看過那兩位前輩說話的景象。理由是斯摩格和希娜被派來新訓之前沒多久的某一天,兩位前輩在休息時間時一言不合扭打成一團。

因為事出突然,據說當時大家也嚇了一跳,聞聲而來的海軍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將都在氣頭上的兩人架開來。事後詢問打架的理由,兩個人都不願明說,里恩只淡淡地說了一句他很失望。

就是從那一天開始兩位前輩的感情正式破裂。不是那位兒子故意找碴,就是里恩藉故不參加團體行動。雖然這件事情不是里恩單方面的錯,但畢竟對方是上校的兒子,大夥兒也不好替里恩說話。

於是就在前幾天,上頭的人基於里恩不夠配合的態度,以維持團隊的和諧為由公告了里恩的調職命令。

前輩們私下推測,兩個人吵架的原因和那位上校在附近地區收受海賊團的保護費有關。雖然不是人盡皆知,但上校私下收保護費的事情時有所聞,也不是什麼祕密了。

在里恩和那個兒子打架的前幾天,里恩抓到了一批海賊。里恩當天提出了罪狀審核,然而那批海賊幾天後卻被放行了。所以大家都在猜,最有可能的就是上校的兒子要求里恩放走那些海賊,但里恩不肯,於是兩人一言不合打了起來、就此決裂。

只是再怎麼說這也只是大家私底下的猜想而已,沒有人敢真的去查證。尤其是在里恩被調職之後,大家為了避免被視為里恩的同伴而連帶被處分,每個人都知道對於這件事還是保持沈默比較好。

「所以?這跟妳畫的表又有什麼關係了?」斯摩格一臉無趣地打了個哈欠。

走後門的正義在海軍中屢見不鮮,斯摩格在入伍前也早有心理準備,一旦踏入這個世界,往後這種事情只會越聽越多。正是如此,在聽見里恩的調職令時斯摩格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反而是看似對這起事件也沒興趣的希娜主動跟他聊這個話題讓他有些意外。

「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只不過是兩個人關係不融洽,里恩准尉卻因為這樣被調職。」

希娜噘著嘴,像是在為里恩打抱不平,只是她那毫無起伏的聲調讓她的抗議聽起來很沒有感情。斯摩格像是聽見什麼笑話一樣地用鼻子哼出笑。

「公平?妳在打著正義旗幟下的海軍裡工作居然想要公平?」
「我只是覺得,既然不打算給我們公平,至少要讓我們有正確的正義吧?」

希娜想說的是這整件事就是不公不義吧。
斯摩格抬起眉尾。

「這種事不是很常見嗎?妳該不是想跟我說妳現在才知道這個世界是這樣殘酷的?」
「你當我是小孩子嗎?」希娜白了斯摩格一眼。

斯摩格聳聳肩,把「妳不是嗎?」這句反問給吞回肚裡。
希娜哼的一聲把剛才她口中說的「快速成為將領的攻略表」收進抽屜。

「所以說啊,就是這樣我才覺得如果要當海軍就要當高官。」鐵製抽屜砰地一聲闔上,和希娜的話語重疊。

「⋯⋯啊?」
「因為高層老是官官相護才會造就現在的狀況不是嗎?所以說只要成為比那些成更高的人就可以了吧?」

不知何時拿出工作文件、進入工作模式的希娜像是在喃喃自語一樣地盯著手中的報告,絲毫沒有注意到斯摩格一瞬間露出的意外神情。斯摩格沈默了一秒,然後勾起淡淡的笑容。

「妳也太天真了吧?」
「哎,地位果然很重要啊⋯⋯」

希娜無視斯摩格,逕自點了點頭下了結論。
沒想到他的吐槽居然會被無視,斯摩格瞇起眼。

「笨蛋。等妳成為那些高官,妳也會變得跟他們一樣。」

這一次希娜終於露出了不滿的神情。
她鼓著臉瞪向斯摩格。

「你怎麼那麼消極啊!」但抗議的話才說出口,希娜突然又轉變立場,「不過說不定哦,畢竟如果要往上爬就得先變得跟他們一樣⋯⋯如果不小心習慣了那種生活,可能就會跟著沈淪了吧。」

截至目前為止斯摩格一直以為希娜只是在跟他閒話家常,但此時希娜像是在深思一般的沈吟讓斯摩格突然意會到希娜可能不是在跟他開玩笑。她是認真地說出「往上爬」這三個字。

意識到希娜話中的含義,斯摩格忍不住瞥了一眼門口。
因為是一大清早,走廊上完全沒有任何人影。

「別傻了。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哈哈。」希娜完全沒有發現斯摩格口中的試探語氣,爽快地笑了起來。

「你不覺得可行嗎?趁現在先建立自己的人脈圈,組成同盟關係之後再慢慢往上爬⋯⋯不過要是跟著沈淪就麻煩了,我一點也不想變得跟那些人一樣。」

斯摩格瞥了一眼希娜的笑容,沒有回答。
他站起身,將一張不知何時生出來的照片丟到她桌上。

「妳啊,與其在那邊想不讓自己沈淪的方法,不如幫我把這傢伙的審核用一用。這傢伙是我昨天下午釣魚的時候逮到的。之後就交給妳了。」

「為什麼?⋯⋯喂!我為什麼非得幫你?斯摩格!喂!」

斯摩格沒有理會希娜的怒氣沖沖,很快地離開了休息室。關上鐵門的那一秒,希娜的抗議仍然沒有停歇。

希娜的聲音隔絕之後,斯摩格終於沒輒地翻了個白眼。

原來如此。看來希娜不只是遲鈍,而是她本身根本就是遲鈍的集合體。

發現希娜不但連自己說的話帶著危險性都沒有自覺,甚至還把所有心裡想的事情都告訴剛認識不到一個月的自己,斯摩格再次確認希娜異於常人的鈍感。

如果不是希娜慢熟的個性,大概上層馬上就會發現希娜的企圖,把希娜視為眼中釘了吧。

明明知道這個世界如此危險,卻天真得像個涉世未深的小孩,沒有任何警戒心。要是今天聽到她說這番話的人也是黑色的怎麼辦?

看著休息室裡的希娜鼓著雙頰氣呼呼地處理文件,斯摩格靜靜地離開門邊,同時嘆了一口氣。

就是從那一天開始,希娜成了斯摩格心中有些特別的存在。

說是特別,其實斯摩格只是覺得像希娜這樣毫無警覺心的小白兔,如果不好好在旁邊看著,肯定過沒多久就被虎視眈眈的野獸們一口吞掉了吧。另一方面,斯摩格也想知道,如果希娜真的像她說的那樣往上爬,是否真的能夠改變海軍的現況?

於是斯摩格不再與其他人使用擲硬幣決勝,海軍的行政事務也不再交給其他人做,還有,他不再讓意圖不軌的人有機會和希娜接觸。當然,這個「意圖不軌」隨著時間的遷移逐漸帶有各種不同的意義就是了。

「她看起來怎麼樣?」

坐在甲板上吹風的斯摩格聽見腳步聲停在自個兒面前,面無表情地睜開眼。

「咦?」

打從一早就沒見到行蹤的屬下達絲琪站在他面前,一臉驚訝。看見達絲琪帶著心虛的表情,斯摩格用鼻子哼出笑。

「妳不是去找她嗎?妳的前任訓練官。」

自從昨天和希娜吵架後,達絲琪就一直愁眉苦臉,搞得好像和希娜吵架的人是她一樣。所以雖然達絲琪擅自外出,斯摩格也沒有打算斥責她。就算他沒有多加查證也知道,達絲琪肯定是去見希娜了。

「呃、是的。斯摩格淮將。」
「她看起來如何?」

達絲琪一直都知道斯摩格對希娜的感情,所以斯摩格也從來沒有在達絲琪面前掩飾自己對希娜的在乎與關心。

「精神還不錯。」
達絲琪簡單行了個軍禮。

「⋯⋯是嗎。」斯摩格別開頭看向大海。

他無法想像精神還不錯的希娜是怎麼樣的。因為他再怎麼回想,眼前只會浮現昨天她帶著慍氣與淚痕對他說不要再見面的臉龐。

昨天ㄧ離開希娜的船,斯摩格就一直很懊惱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輕易地隨著希娜起舞。在前往度假島之前,他明明已經下定決心,不論希娜的反應如何,他這次絕對不會輕易放手的。

然而聽見希娜親口說出不想再見面,他實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跟著意氣用事了。

「淮將。」達絲琪出聲,拉回斯摩格的思緒。
「您要不要再去找一次希娜小姐,好好向她說清楚⋯⋯」

「說清楚什麼?」斯摩格將菸捻熄,「說我不是為了夏因而是為了她才來這裡?她都已經下令不准我靠近她了,這不是只會讓她躲我躲得更遠⋯⋯妳幹嘛那種表情?」

斯摩格一回頭就看見達絲琪一臉驚慌地眨著眼,雖然事實上是達絲琪隨時隨地都慌慌張張的。

「沒、沒有⋯⋯」達絲琪鼓著臉推了推眼鏡。

「我只是覺得淮將應該說出找希娜小姐來接手阿拉巴斯坦的真正理由。希娜小姐以為淮將對草帽的關心遠大於這次的事件才把事情丟給她不是嗎?」

「這就是事實不是嗎?」斯摩格擺了擺手,示意達絲琪離開。

「請容屬下直言,如果希娜小姐固執,淮將也跟著固執的話,你們就算互相喜歡也不會在一起的。喜歡希娜小姐的人不是只有淮將而已⋯⋯好比說夏、夏因。」

聽見非預期的名字,斯摩格抽了抽眼角。

「達絲琪,妳是故意拿這個名字來刺激我嗎?」

但斯摩格沒能來得及看見達絲琪的表情。
在他回身瞪向達絲琪的那一刻,達絲琪便匆忙敬禮轉身逃走了。

「⋯⋯混帳。」

斯摩格冷哼一聲,再次點燃菸草。熟悉的菸草味慢慢飄散開來。
斯摩格忽地想起希娜的香菸。那個與他相同牌子的菸。

新生訓練之後,希娜從來沒有主動聯絡過他。甚至在一年之後,希娜託卡普將達絲琪送到他身邊,還留下一句「你們一定很適合。」這種讓人不爽的話。

雖然事後證明那是卡普的言行讓人誤解了,但也是因為這樣,斯摩格一直以為自己只是自作多情,誤把希娜對自己的善意視為好感。

這三年來,斯摩格不斷告訴自己,他只是誤以為自己喜歡上希娜。只要不再和希娜聯絡,他對她的感情遲早有一天會退卻,然後他可以嘲笑以前的自己只是一時昏了頭。

但是他錯了。
連斯摩格自己也很不解的是,他的感情不但沒有如他所想地消失,甚至有越來越昏頭的趨勢。

聽見希娜在維拉鎮破獲軍隊內部洩密者,除了驚訝,斯摩格更想知道的是她在那邊有沒有受傷?有沒有被有心人士利用了?

聽說她升上上校,除了讚賞希娜實現諾言的行動力,他更好奇的是希娜是不是能好好地堅持自己的立場,像她說的那樣「不同流合污」?

聽說她轉去軍事法庭,除了「很好,這正是最適合她的發展的選擇」,更多的是他因為她不用在危險場所穿梭而感到安心。

斯摩格希望自己可以早點放下這種超越同儕界線的感情,卻又總是矛盾地在卡普提及希娜的近況時無法控制地想著她。

對方分明對自己沒有意思,他卻如此念念不忘,這種行為實在讓斯摩格拉不下臉主動聯絡希娜。所以就算他再怎麼想親眼確認希娜的近況,還是沒有主動和希娜聯絡⋯⋯直到阿拉巴斯坦的事件。

儘管斯摩格逮補了克洛克達爾,其旗下組織仍有一大票殘黨在阿拉巴斯坦流竄。斯摩格知道阿拉巴斯坦事件的後續勢必要找其他同事來幫忙處理。他不是地域性海軍,而是海上搜索隊,就算他想親手了解這個事件,遲早他也必須要將這次的案件移轉給更上層的其他單位。

用屁股想也知道,王下七武海惹出來的事端,如果不小心處理,肯定會在某個階段被有心人士封殺。老實說斯摩格一點也不想讓這次的事件被封口。雖然海軍的黑色正義他冷眼旁觀慣了,但一旦他插手了,他可不想跟著同流合污。

就是這個時候,斯摩格想起了希娜說著「我一點也不想跟那些人一樣」的笑容。

如果是希娜,或許值得一試。

斯摩格知道自己早在看見希娜的笑容時便深信她絕對不會成為那種黑色。如果她最後還是同流合污了,那也只能把這次的案件當作學費,至少他還能學到「喜歡」這種感情果然是很無意義的事情。

於是藉著這個機會,斯摩格終於見到了希娜。

所幸,雖然她變了不少,但單純到令人發噱的正直還是沒變。雖然當時希娜要求他接受不屬於他的表揚這一點有點讓人生氣,但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希娜要他接受表揚的理由,所以他接受了希娜的中間調停。

只要她沒有跟著沈淪就好。
重逢的那一天,斯摩格在鬆了一口氣之後才知道自己是真的不希望希娜和自己的價值觀衝突。也是那個時候,斯摩格再次意識到自己的感情。雖然長時間沒聯絡讓他們變得有些陌生,但她依然是那個帶著美麗笑容的希娜。

許久未見的她,除了變得更加動人之外,還多了抽菸的習慣。雖然她開始抽菸這個轉變有些讓斯摩格不滿,但是當斯摩格抽了她的菸之後,他察覺了一件事。

她果然喜歡他。
而且還是現在進行式。

希娜的菸才抽了一口,斯摩格就這麼確信了。當然,為了避免再度發生開心了老半天結果居然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情況,斯摩格還是有撇一眼希娜的菸盒以示確認。

沒錯。希娜的菸,跟他抽的菸是同一個牌子。

斯摩格不知道希娜花了多少時間才找到他的菸的牌子。這個牌子這是他加入海軍之前、在某次的旅行途中發現的品牌。就連現在他都還是要透過某些通路才能買到這個牌子的香菸。

一想到從來沒有主動跟他聯絡的希娜就是藉由這個香菸來想念自己,斯摩格察覺的當下費了好大的勁才壓抑住想狠狠抱住希娜的衝動。

回想起重逢的當天,斯摩格忍不住閉上眼嘆了一口氣。
海鷗鳴叫聲在遠方響起,伴隨著海風悠悠哉哉地傳了過來。

『如果希娜小姐固執,淮將也跟著固執的話,你們就算互相喜歡也不會在一起的。喜歡希娜小姐的人不是只有淮將而已⋯⋯』達絲琪的聲音夾雜海浪拍打聲在斯摩格耳裡重現。

其實斯摩格比任何人都有自覺,如果希娜喜歡的人不是他、如果希娜喜歡上別的男人了,他絕對不可能笑著祝福她的。

他絕對無法。

光是聽見希娜說出不想讓夏因離開,理智就瞬間消失的他,怎麼可能在看見別的男人擁有她時還能保持風度呢?

雖然他不爽希娜的遲鈍和倔強,但是更不想在事情都沒有任何進展的情況下被接殺出局。

思及至此,斯摩格終於站起身。
他走向船首,同時大喊:「達絲琪!」

沒有多久,達絲琪總是慌慌張張的身影便從船艙出現。

「是!斯摩格淮將。」達絲琪推著眼睛,表情一如既往地看起來非常狀況外。

有時候就連斯摩格自己都很佩服自己,他居然可以跟女性共事超過一年。

卡普帶著達絲琪出現的第一天,斯摩格就開門見山地直接對達絲琪說:「如果不是希娜多管閒事,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跟女人打交道。」

沒錯。如果不是希娜,他根本不可能讓女性待在他的團隊裡,而且還共事這麼久。然而希娜卻反過來質疑他對達絲琪這麼寵愛,這不是太不可理喻了嗎?

對於像這樣反覆又無理的言行,照理說斯摩格應該是敬謝不敏的。但是他卻沒辦法像對其他女人一樣,冷漠淡然地看待希娜。

只有希娜,能讓他如此有耐心又執著。

斯摩格吸了一口菸,淡淡的菸草味讓他再次想起希娜。那張帶著淚痕、生氣的臉龐。

「那傢伙什麼時候出發?」
「那傢伙?誰?」

真要說起來達絲琪跟希娜有時候滿像的。遲鈍的地方。
斯摩格面無表情地瞟了一臉茫然的達絲琪一眼。

「除了妳的前任訓練官之外還會有誰?」
「咦?⋯⋯啊!」

達絲琪似乎猜出了他的用意,到剛才為止都還有些陰霾的表情明顯變得晴朗了。

「是!希娜小姐說是今天下午⋯⋯但說不定現在已經出發了。」

說到後面,達絲琪的神情又變得沮喪。
真的是馬上就把想的事情顯現在臉上的人。這一點跟希娜也很像。斯摩格悶哼一聲。

「無所謂。傳令下去,準備出航了。」
「咦?請問我們目的地是⋯⋯?」

「妳說呢?」
斯摩格一面回答,轉身看向大海。

「別忘了我們本來的目的是抓住戴草帽的。渡假島只是順路過來而已。」雖然其實不太順。

達絲琪說的沒錯。
如果連他都固執的話,一切是不可能有進展的。

既然他的感情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放棄,那麼他也不打算再讓希娜有第二個三年繼續裝傻了。

「現在開始準備,前往長環島。越快越好。」
「是!屬下立刻準備!」達絲琪的聲音明顯變得雀躍了。

達絲琪跑向船艙,似乎一面喃喃說著「如果可以遇見希娜小姐就好了呢」之類的話。

是啊。如果能遇見希娜就好了。
斯摩格無聲地揚起了嘴角。

等著吧,希娜。
如果能讓他再次遇見她,他絕對不會再讓隨隨便便鬆開手了。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0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