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act. 794—覺悟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二次衍生創作
794話捏他衍生文
*與《誘惑》無關

CP有:Zoro x Robin
砂糖+笨情侶模式,請慎入。








結束多佛朗明哥戰役的當晚,一夥人聚集在小屋裡休息。因為過於疲憊,重傷者們很快就進入夢鄉,只剩下佛朗基、羅賓和索隆還醒著。

雖然佛朗基和羅賓也傷得不輕,但佛朗基畢竟是改造人,為了修理自己的身體,他只能靠自己療傷。至於羅賓,索隆瞥了一眼正在幫魯夫和騙人布蓋被子的她,羅賓則是肩負看護所有傷者的責任,從一踏入小屋開始就為了包紮所有戰士們的傷口而折騰了一整個晚上。

儘管不滿那些戰士們帶著不太單純的眼神接受羅賓的照護,但畢竟懂醫療知識的人只有她,索隆只好忍著氣在一旁靜靜地喝酒。好不容易大家都睡著、羅賓也終於可以坐在椅子上稍稍喘氣的時候,一名叫做薩波的男子突然走進小屋,自稱自己是魯夫的哥哥。

雖然索隆有些驚訝魯夫居然還有另外一個哥哥,但更讓他吃驚的是羅賓居然認識薩波,而且還跟他一起生活了兩年。⋯⋯好吧,正確來說不是只有跟他,而是整個革命軍。

好家在的是,很明顯薩波也是個眼中只看得見魯夫的標準弟控,這一點讓索隆默默鬆了一口氣。

要是讓羅賓知道他介意薩波的存在,她肯定又會拿鬼魂女跟著他一起渡過兩年的事情來回擊。回想起重逢時羅賓曾因為鬼魂女的事情擅自和他冷戰的那幾天,索隆馬上就決定要當個胸襟寬大的男人,不再計較薩波跟她之間共有的記憶。

「好了,你們也差不多該休息了吧。」
收下魯夫的生命卡、和薩波道別後,索隆也接著站起身,作勢出門。
還在因為魯夫的兄弟之情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佛朗基見狀連忙用充滿哭音的聲音追問:「嗯?你要去哪?」

索隆側身,完全不打算掩飾自己的表情,露骨地緊緊盯著坐在佛朗基正對面的羅賓。直到羅賓故作鎮靜地別開臉,他才要笑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出去散散步。」

「噢!是嗎。好吧,那我可要先睡啦!你這小子肯定是因為沒有受什麼傷才會這麼精力旺盛吶。」

儘管是機器人,但是佛朗基還是很貼心地沒有戳破索隆跟羅賓之間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曖昧。索隆不太有誠意地在心底隨口道謝,便擺擺手推開了木門。

索隆知道,離開小屋之後沒多久,羅賓肯定會以「擔心他迷路」為由出來找他,因此走沒幾分鐘,索隆便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小屋。

索隆不記得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自從船員們隱約感受到他和羅賓之間的關係之後,為了避免讓他擅自亂跑,羅賓出門陪他的機會也增多了不少。雖然這種情況其實只有在登陸小島的時候才會發生。

等了一陣子,小屋的木門果然如他所想地打開了。
一看見羅賓,索隆便勾起嘴角,直直盯著踏出小屋的可人兒,直到她走到自個兒面前。

「不好好睡覺幹嘛跟著跑出來?嗯?」

話是這樣說,但索隆絲毫沒有要讓羅賓離開的打算,他伸手、勾住羅賓的纖腰。羅賓沒有反抗,只是露出拿他沒輒的微笑,回了一句「你說呢?」便任由他霸道地攬住她的身子。

感受到羅賓身體的溫度,索隆忍不住吐出一口嘆息。他加深懷抱,將臉埋入羅賓髮際。很快地,只屬於她的、只屬於他的、熟悉的洗髮精香味充斥他的胸腔。

「你今天喝的酒比平常多呢⋯⋯是因為戰鬥不夠盡興,覺得無趣嗎?」

羅賓一面輕笑,將手環到索隆背後。但她的回應卻讓索隆胸口一緊。⋯⋯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只要待在他的懷抱裡,她總是會用那雙纖細雪白的手腕回應他的擁抱。

索隆挺直身子,鬆開臂膀,改用雙手捧住羅賓的臉。羅賓沒有動作,只是眨著大眼,靜靜地與索隆對望。

索隆從來沒有說出口過,儘管這不是他喜歡上她的最主要理由,但他一直都覺得羅賓很美。而這兩年來,她的這份美麗一直都真切地停留在他的腦海中,從來沒有忘記過。

索隆抿著嘴,舉起左手,大掌貼上羅賓的臉龐。接著他的五指順著她的眉毛、眼睫、鼻樑、雙唇輕輕往下滑動。

沒錯。不論是她的微笑、哭泣、生氣或是像現在這樣只會在他面前展現的柔美,他一直都記得的。

「索隆?」

等到他的手拂過她的臉龐,羅賓張開眼。她的烏黑眼眸透露出不解。
索隆用力吐出一口氣,再度將羅賓擁進懷中

「好想變得更強。」

這並不是示弱,他最討厭也不可能做的事情就是示弱了。他只是在這次的戰役之中,深深地覺得自己的實力完全不夠。

而聽見他的感概,羅賓只沈默了一會便笑了起來。

「我覺得你已經很強了哦。」
「妳的意思是我的極限就到這裡而已嗎?」

索隆不太服氣地回嘴,他沒想到羅賓居然沒能理解他想變強的心情,這讓他有種被看扁的感覺。但羅賓很快地搖了搖頭。

「索隆,你當然可以再變得更強的。我的意思是,想要變強的執著,讓我覺得你真的很強呢。」

索隆沒有回答。雖然他可以理解羅賓的意思,但事實就是他的實力根本還不夠。他想要的不是一般人口中所謂的強,而是隨時隨地都能保護自己重要的人的強韌。

在這一次的戰役當中,他差點失去了重要的東西而且還毫無自覺。

索隆悶哼一聲,抬高羅賓的下顎,然後將線條好看卻不太常上揚的薄唇重重地覆上羅賓的。索隆沒有讓羅賓有反應的時間,他主動伸舌、闖入羅賓口中,汲取她的氣息。

「索隆⋯⋯」

是啊,這就是她的甜美,他知道。
而他也知道,她最後總是會因為他的吻而變得軟綿綿的。

索隆加深兩人的吻,緊緊環住羅賓,讓她的柔軟身軀更加貼近自己。羅賓不知道何時已經將雙手攀上他的頸子。感受到羅賓的回應,索隆扯開嘴角,雙手悄悄溜進羅賓的衣擺底下。

「嗯⋯⋯」羅賓低吟,但是沒有拒絕他的入侵。

羅賓毫不掩飾的反應讓索隆滾出一聲低笑。他的大掌沿著羅賓的纖腰逐漸往上滑動。然而湧上心頭的激情在碰觸到羅賓背後的傷口後馬上就被澆熄了。

回憶起今天的戰役,索隆很快地垮下嘴角,低咒一聲。
他抽手,再度擁住羅賓。

「索隆?」羅賓困惑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儘管如此,羅賓也還是很自然地回抱住他的背,一如以往。

「我啊,從來都不覺得得到惡魔果實就等於會變得比較強。」

索隆沒頭沒尾地開口,但羅賓並沒有追問任何理由,只是「嗯」的一聲繼續等他開口。

「但是有時候我真的覺得惡魔果實有夠礙事的。」

「索隆,」短暫的思考過後,羅賓輕聲開口。
「那個石頭巨人,就算他很礙事,你不是也俐落地打敗他了嗎?而且⋯⋯今天跟佛朗明哥家族對打的時候,是你帶頭對抗鳥籠、並帶動大家一起行動的哦。」

除了打敗石頭巨人,羅賓知道阻止鳥籠的事情讓索隆嚇了一跳,但他沒有應聲。

就算待在不同的地方戰鬥,羅賓還是注視著自己。不是只有他一直想著她,她也在意他的動向這件事讓索隆一整個晚上的煩躁舒緩了不少。

似乎感受到索隆緊繃的身軀稍微放鬆了一些,羅賓輕輕地微笑了。

「索隆,就算惡魔果實很礙事,但是你的強韌帶給大家信心。讓大家相信對抗惡魔果實的能力是可能的,我覺得這就是你的力量哦。」

語畢,羅賓稍稍離開他的胸膛,稍嫌冰冷的雙手往上攀、貼著他的臉。

「你聽騙人布說了對不對?」

索隆依然沒有作聲,只是努了努嘴,把臉別開。但他感覺得到羅賓的視線依舊。

在羅賓的等待之下,索隆很快就放棄緘默投降了。

「⋯⋯本來我以為只是自己的錯覺。不過打敗石頭人之後,剛好在高地遇到騙人布。他一看到我,就把所有事情都說出來了。」而且還連續道了好幾次的歉。

「是嗎⋯⋯對不起。」
「妳幹嘛也道歉?」羅賓出乎意料的反應讓索隆扭回頭。

「咦?因為我自己的不小心,差點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沒錯。他們、他,就差那麼一點就再也見不到羅賓了。就是因為這樣,騙人布才會一看到他,他都還沒開口問,騙人布就先全盤托出了。

聽過騙人布和羅賓在工廠發生的事情之後,索隆當下的驚愕感遠遠超過以往所感受到的。甚至,索隆心想,儘管他一點也不想承認,但有一瞬間他的確感受到了一絲恐懼,雖然只有一絲而已。

其實索隆很少去想如果的事,因為這一點也不像他。但如果當時騙人布和小人族們沒有繼續奮戰,他們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一想到就差那麼一點,他可能就無法再像現在這樣抱著她感受她的溫度,索隆就忍不住整個一肚子火。而且更讓索隆不爽的是,這把無名火沒有辦法對任何人宣洩,他只能想辦法自己消化。

「感覺很糟吧?⋯⋯對不起。」

羅賓像是知道索隆的怒氣一般,維持著掌心貼著他的臉的姿勢,傾首給了他一個淺淺的吻。

她總是這樣,只要她想表示歉意就會用這招來討好他:像隻蝴蝶採花蜜一般,輕輕柔柔地啄吻他的嘴角。

「嗯。」索隆皺著眉心,稍稍使力,再度將羅賓拉近自己。他像是在抱怨她的誠意不夠似地輕咬她的嘴唇,「感覺糟透了。」

⋯——明明他都記得的。明明這兩年來,他從來沒忘記過她的。只不過因為惡魔果實,他對她的記憶和感情就這樣消失的一乾二淨。

她的存在一直都是那麼地理所當然,理所當然到當他和她的回憶消失後,他的胸口就像是被挖空了一樣,空空洞洞的,什麼也沒有。

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但記憶回流的那一瞬間,索隆馬上就察覺了:他居然忘了她。

「感覺真的糟透了。」回想起那種空虛的感覺,索隆忍不住又重複一次。
「但是羅賓,」

「嗯?」
「抱歉。」

索隆沒能看見羅賓睜大眼的那一瞬間,因為他比她反應更快地將她的臉押向自己的頸間。

「就算只有一瞬間,但是讓妳處於絕望之中⋯⋯抱歉。」

索隆壓著羅賓的後腦勺,同時也將自己的臉埋進羅賓的後頸。
天知道他是鼓起多大的勇氣才說得出這種話。但是他也是真心想向她道歉,並不是為了他忘記她,而是為了自己沒能馬上察覺而懊惱。

就算是惡魔果實,那也只是一個人的能力而已啊。他應該要馬上察覺的。索隆緊緊抱著羅賓纖細的身軀,深吸一口氣。

在羅賓替戰士們包紮的時候,索隆坐在一旁嘗試著想像如果他的存在與記憶被抹去,那會是怎麼樣的心情。而想像中的他感受到的答案是,只剩自己擁有記憶的彷徨與被遺忘的心痛。

「⋯⋯索隆,謝謝你。」羅賓輕輕抬頭,將嘴唇靠近他耳邊,「但是沒問題的,在選擇成為海賊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覺悟了哦。索隆,你也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聽見羅賓的反問,索隆不服地撇下嘴。

他當然知道,他當然也早就知道了。出海,本來就是用生命去賭的一件事。既然是自己選擇成為海賊的,別說是記憶消失了,死亡的可能性隨時都圍繞著他們。在選擇成為海賊時,他們早就有所覺悟的。只是、但是、可是。

「妳的意思是就算從今以後被我們忘了也無所謂?」

索隆知道自己就像個孩子一樣在無理取鬧,但是他真的覺得很不爽。明明他一直都想著她的。

但羅賓很快地彎著嘴角,甜甜地搖了搖頭。

「我的意思是,如果是因為惡魔果實的能力讓你忘記我,那我已經做好覺悟,直到讓你回想起我們的記憶,我都不會放棄哦。」

羅賓一面說著,明亮的眼睛對著他眨了又眨。

「所以索隆,你做好覺悟了嗎?就算今天真的沒有人想起我,我也不會讓你一直忘記我的哦?」

這串話遠比羅賓至今任何一個形式的告白更要打動他的心。
索隆努力讓自己維持一貫的面無表情,然而他知道自己的嘴角正不受控制地在往上揚。

「是嗎?」索隆索性放棄堅持,扯開笑容,看起來有些猖狂地,「那妳最好也做好心理準備了,羅賓。」

「嗯?」
「除非是妳親口說,否則我不會再讓妳擅自消失的,就算消失的是記憶也一樣。」

聽見他的宣言,羅賓瞇起雙眼、露出了美麗的笑容,一如她和他正式交往那一天時的微笑。

「就算是惡魔果實的能力搞的鬼也一樣嗎?」
「妳說呢?」索隆上揚的嘴角依舊,「就算是惡魔果實,也只是一個人的能力不是嗎?」

「你果然很強呢,索隆。」
「笨蛋,我還會變得更強。妳最好再多做一些覺悟吧。」

羅賓輕笑出聲,美麗的黑眸與索隆相望。
她的修長雙手再度圍繞他的頸子,像隻採蜜蝴蝶一樣地輕吻他的嘴角。




-完-



========
開始時間:2015/12/31
結束時間:2016/01/03
總字數:4442
草稿:羅賓變成玩具的時候,大家失去對她的記憶。在記憶回流時索隆察覺了。
(真是一如往常非常簡短的草稿w)

小後記:
大家好久不見,本來想直接PO巴掌新文章,
但是最近因為東京鐵塔的海賊秀而再次為了我的王道而激動不已,
因此在年尾的最後一天決定來篇新的文章,
但是沒有趕上跨年,也沒有趕上新春第一PO,
變成了有些微妙的時間發文章(笑)

明天開始又要回日本繼續當工作狂,
但我的新年目標是能把積欠的文章坑通通填滿,
因為!今年可是正式開始創作同人文章的第十個年頭喲!
真的非常感謝大家2015年的不離不棄,
也希望2016年大家能繼續支持小站,
我也會努力生出文章的!!
新年快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2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青離子+  

No title

我覺得不會很笨耶,
讓覺悟與愛畫上等號是很成熟的事,特別是羅賓會經過很多的思考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可能是她這樣對索隆說太可愛了太可愛了的關係!
而且索隆和羅賓這段告白好甜又好帥氣!

這一話我也有注意到薩波和羅賓感覺對彼此很熟悉,索隆會犯嘀咕是很正常的XD但好想看看澈圈寫羅賓吃醋的樣子喔XDDDD

祝澈圈日本工作順利噢!

PS原來拍手留言不會顯示,可我已經忘記拍手時留了什麼了,就憑著印象重打這樣LOL

2016/01/13 (Wed) 00:06 | EDIT | REPLY |   

澈圈  

Re: No title

To青離子+

不是笨情侶真是太好了(咦)
青離子+說得沒錯!因為羅賓太可愛,不論她說出什麼成熟的話,在索隆眼中就只有可愛而已(咦咦)

羅賓吃佩羅納的醋這個梗⋯⋯經青離子+一說才驚覺我真正有寫出文章的只有收錄在《妳的微笑》當中,因為整本小說是以這個為起頭,所以我整個有寫過好多次的錯覺。
好的!下次也來讓羅賓美眉吃醋一下!(喂)

我個人覺得青離子+的索隆比較帥氣,我最近揣摩索隆的時候都很擔心帥氣度不夠,是說以前的作品真的超級不帥的,哈哈。這幾天重新溫習我最喜歡的空島篇,又多了很多想法,空島篇真的太讚了!

謝謝青離子+!也祝福妳工作順利喔!
然後文章寫作也順利~~

PS對不起!我星期日的時候有看到拍手留言,但是我一直在思考要怎麼回覆你的訊息。雖然他有直接回覆拍手留言的按鍵,但是我不確定那個留言妳看不看的到,這個週末請讓我試試看!

2016/01/13 (Wed) 07:48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