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一個巴掌拍不響─17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衍生文

CP有:Smoke X Hina
Zoro x Robin
(相關文章:妳沒說再見(上)











「你們現在在哪?」

夏因的電話蟲一接通,希娜馬上開問。
希娜站在船邊,一面用望遠鏡觀望長環島的動靜。

和度假島溫暖的氣候不同,長環島有點寒冷。冰冷的海風迎著希娜的船吹來。

在度假島和達絲琪見面後沒多久希娜便啟程前往長環島,眼見再不到二十分鐘就可以抵達岸邊,但島上似乎並沒有任何人的蹤影。正確來說是,沒有自家小隊的蹤跡。

「抱歉,希娜小姐。銀狐海賊團和草帽比完賽便出航了,於是我們也跟著追上去。因為對方是惡魔果實能力者,現在大家正在研究要用什麼陣型包圍住他們。」

夏因冷靜沈著的嗓音傳來。
真是了不起。希娜再次打從心底激賞夏因公私分明的工作態度。如果不是夏因這麼坦蕩,她可能無法這麼自然地和他對談吧。

「是嗎?好吧。那就交給你了。」希娜放下望遠鏡,爽快地接受了夏因的解釋,「戴草帽的呢?」

「是,傑瑞奇小隊留在長環島上監視草帽海賊團的動向。希娜小姐抵達後他們便會前來會合。」

「好。」希娜點點頭,注意力因為另一側海面的異樣而有些轉移。

由長環島的西岸往島嶼後方延伸,海面並不像東岸那樣波光粼粼、閃著陽光的碎光,而是一片雪白,毫無任何風浪。

但說那片海洋毫無風浪也不太正確,因為海面並不平坦。高高低低的海面還是有那麼一朵朵的浪花,只是這些浪花就像是時間被凍結了一樣,沒有增長,也不會消退。

希娜先是困惑地看著海面,在腦袋終於明白眼前的景象真的是海面結冰之後驚訝地瞪大雙眼。
同時,電話的另一端報告仍在繼續。

「⋯⋯然後就我的觀察,如同希娜小姐的推測,妮可・羅賓和草帽一夥共同行動。」

「是嗎?很好。」希娜很快地接口,「對了,夏因。」
「是。」
「長環島是冬島嗎?」
「是?」

夏因似乎沒能馬上理解。

「我的意思是,長環島的氣候,是冷到沿海結冰的嚴冬嗎?⋯⋯等等,但是另一面海完全沒有結冰的情況。而且那些海冰看起來就像是一條路一樣⋯⋯」
「哦,」夏因馬上接口,「剛才傑瑞奇來電報告,說是上將青雉出現在長環島,凍結了部分的海洋⋯⋯」
希娜抬起眉尾,才正準備說出「青雉上將幹嘛沒事來這裡把海洋結冰?」,同一秒便看見當事人騎著腳踏車迎面而來。

「然後聽說上將在島上和草帽海賊團爭鬥,把蒙奇・D・魯夫跟妮可・羅賓凍結了。」夏因繼續說道。
「⋯⋯我知道了。關於詳細過程,我會跟上將確認清楚。」
「咦?」
「我先掛電話了。幫我跟傑瑞奇說在島上待命,不要輕舉妄動。銀狐那邊就交給你了。」
「是。」

希娜切斷電話蟲,馬上迎到船邊向青雉行軍禮。

「青雉上將,好久不見。」
「哦。真是剛好,我騎腳踏車騎得有點累了,讓我搭個順風船吧。」青稚不等希娜反應便爬上船。

「是。不過我們的目標是長環島,上將您不是才剛離開嗎?」希娜一面回答,轉身要芬布迪拿出涼椅。

「哦,妳怎麼知道我剛從長環島離開?」
「⋯⋯因為結冰的海面從長環島延伸而來。此外,待在長環島上的草帽海賊團是我們這次的目標,目前隊員在島上待命。」

「這樣啊。」青雉哼著聲,轉頭向芬布迪說了句謝啦,然後一個屁股坐進涼椅,「我剛剛才跟草帽決鬥一場喔。」

「是。」
「如果你們現在去逮捕他們,肯定是輕而易舉吶。」

「但是上將為何不直接拿下草帽一夥?聽說草帽和妮可・羅賓已經被上將凍住了。」
「嗯⋯⋯」青稚搔了搔頭,露出困惑的表情,「要解釋真是很麻煩⋯⋯總之就是有很多原因啦。」

真是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
希娜雖然困惑,但還是回答了聲是。

「我跟草帽約定如果沒打敗他就不會動他的船員,不過如果妳要拿下他們一夥,我也不會阻止妳。」

青稚打了個呵欠,擺了擺手,意指他準備睡午覺了。
希娜見狀不再追問,她行了個軍禮便下令全員在船艙待命,然後自行走到船邊。

大概再十多分鐘就可以抵達岸邊了。迎面吹來的海風讓希娜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希娜知道大部分的海軍會為了逮補海賊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有時候她忍不住會覺得那些手段遠比海賊們還要再惡意許多。對於以惡制惡這件事情,希娜沒有辦法大聲地批評這絕對是錯的,但也從來不覺得這是理所當然。

儘管黑色正義充斥在現在的海軍系統中,但希娜知道絕對不是所有海軍都是這樣。

不論是卡普中將、斯摩格,達絲琪或是夏因,一直以來都是堂堂正正地在追捕海賊,從來沒有用「因為自己是海軍所以可以這麼做」這樣的藉口讓自己擁有特權。

希娜轉頭撇了一眼已經進入夢鄉的上將。眼前的青稚上將似乎也不是那種支持以惡制惡的海軍,雖然很有可能大部分的原因只是他覺得麻煩,畢竟懶散的正義可是非常知名的。

希娜再次望向長環島。

權利使人腐敗。這就是為什麼她在渡假島上會跟斯摩格吵架。斯摩格肯定記得當初她信誓旦旦地說自己不會跟著沈淪這件事吧,所以在渡假島上的時候才會露出那樣輕蔑的笑容。

在渡假島利用威脅的方式逮補海賊,其實就連希娜自己都有點懊惱。她不會說自己做的是錯的,但也無法理直氣壯地說自己的手段是正確的。甚至在順利逮補班森的那一瞬間,希娜只覺得有點空虛。

而當時的情況就和現在一樣,準備重複上演。

希娜輕嘆一口氣,轉身走進船艙。
原本還在閒聊的船員們在看見希娜後立刻歸位行禮。希娜揮了揮手,將望遠鏡和電話蟲放上櫃子。

「準備著陸了。抵達長環島後全員待命不得擅自行動。和傑瑞奇他們會合之後就準備休息。」
「是!」眾人齊聲答應,紛紛進入自己的工作崗位,為上陸做準備。

逮補班森的時候,希娜的心底有個聲音:「工作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妳不也是用自己的實力堂堂正正地打敗了他?」但同時斯摩格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妳就那麼想要抓到那些傢伙?以前的妳才不會這樣⋯⋯」

而斯摩格公正毫無偏頗的嗓音,就在剛才和青稚方才的言語重疊,敲進希娜的耳裡。

『我跟草帽約定如果沒打敗他就不會動他的船員,不過如果妳要拿下他們一夥,我也不會阻止妳。』

「船長和妮可・羅賓嗎?⋯⋯如果這時候逮補了草帽,不就真的是趁人之危了嗎?」

真是空虛啊。
希娜坐進辦公椅,無力地翻了個白眼。



◎ ◎ ◎



抵達長環島沒多久,傑瑞奇等人很快就前來會合了。

希娜沒有下令要大家馬上前往逮捕草帽一行人。聽完傑瑞奇報告銀狐海賊團與草帽的對決的來由、青稚上將將海面結凍還有上將與草帽對決的理由,希娜只說了一句辛苦了,便要大家開始準備伙食,和上將一起用膳。雖然她猜想這一群屬下可能會緊張到什麼都吃不下,意外的是當希娜提及一起吃晚飯的事情,青稚上將並沒有表示反對。

簡單用餐之後,希娜讓部下替青稚安排床鋪,之後便獨自一個人待在辦公室處理公事。

想一想如果不是卡普中將經常帶她和陌生人見面,她應該無法像現在這樣待在外勤部隊,甚至在看見長官的時候邀請他一起吃飯。

將在渡假島逮補到的班森相關公事處理完畢,希娜揉了揉眉心、稍微舒展因為長時間的坐姿而僵硬的肩膀。

差不多該去看看草帽一群人的動靜了,希娜心想。雖然她還沒決定好是否要立刻逮捕草帽一群人,但她也不想眼睜睜地讓草帽就這樣從她眼前溜走。

希娜站起身,走出辦公室。肯定是因為上將同船吧,平常吵吵鬧鬧的船艙今晚異常的安靜。回想起部下們吃晚餐時個個滑稽的表情,希娜的嘴角忍不住上揚。

希娜跳下船,沿著海岸邊走。
草原型島嶼一望無際,沒有任何人煙,也讓星空顯得更加美麗。

希娜抬著頭,幾乎是在發呆般地愣愣地看著天空。

在維拉鎮的那兩年,她也經常在半夜看星星。只是那時不像現在這樣是忙裡偷閒,而是在逃避現實。當時的她,身邊沒有可以信任的人。而現在,她擁有一隻信任自己、她也能把責任託付下去的小隊。

察覺自己的思緒又開始飄遠,希娜甩了甩頭,讓自己回過神、繼續沿著海岸前進。長環島不大,希娜散步了一陣子便看見草帽一群人的海賊船了。

小小的木船沒有任何光亮。

一看見目標,希娜很快地拉高警覺心,進入工作模式。希娜低下身子,慢慢貼近小船的後側,抬頭看向瞭望台。

似乎沒有人在看哨。大概是歷經銀狐海賊團的爭鬥和海軍對戰,全員都在休息吧。沒有多加思考,希娜很快地翻上船。因為不確定船員們在哪裡,希娜馬上躲到涼椅後方。

後方甲板除了一張涼椅、三株橘子樹以外什麼也沒有。確認船艙的窗戶位置後,希娜悄聲移步,將身體貼上船艙牆壁,透過窗戶觀察船艙內部。

真是不知道該說幸運還是不幸,希娜挑眉看著船艙內。草帽一夥人就在船艙內休息。

船艙正中間放了兩張床墊,分別躺著黑髮男孩和黑髮女性。從放在男孩身邊的草帽可以知道他就是蒙奇・D・魯夫,也因此希娜馬上就知道另外一張床上躺著的黑髮女性應該就是妮可・羅賓了。

除了被上將凍傷的兩人,其餘船員分別趴在桌上或是躺在地板上休息。希娜快速掃視整間船艙。——六個人。如果妮可・羅賓加入草帽海賊團,那麼全員應該是七個人才對。

意識到可能有船員在甲板待命,希娜馬上提高警覺。但她還沒能有機會動作,船艙內也有動靜了。

希娜屏住氣息,用眼尾瞟向窗內。

清醒的人是妮可・羅賓。
妮可・羅賓抓著被單、坐在床緣。她先是表情呆然地環顧身邊的熟睡著的船員們,之後愣愣地望向門口。

確認妮可・羅賓的清醒並不是因為察覺到自己的存在,希娜稍微鬆了一口氣。接著她趕緊將注意力移至甲板。

就在希娜低著身子貼到角落時,房內又有動靜了。希娜再次看向船艙,只見妮可・羅賓將被單披在肩上,推開了木門。

雖然妮可・羅賓走出房外對希娜來說是提高被發現的危險性,但就在木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希娜從門縫看見了。在阿拉巴斯坦事件後成為懸賞單人物的船員,羅羅亞・索隆,正毫無防備地背對船艙,站在樓梯口。

掌握船員們的動向,希娜揚起嘴角。她讓自己的背部緊貼牆板,靜靜地繞到船艙靠海側。

「羅賓。」

就在希娜蹲好姿勢,確保自己身處的位置不會被發現時,羅羅亞的聲音響了起來。雖然不是很大聲,但是至少聽得還算清楚。

希娜緊貼著牆壁向外看,羅羅亞・索隆和妮可・羅賓並肩站在靠海側的甲板上。從希娜的位置只能看見羅羅亞的背影,和稍微被遮住的妮可・羅賓的身影。

希娜不是很懂海賊團員之間的相處模式,不知為何妮可・羅賓帶著有些訝異的神情看著羅羅亞。

就在希娜瞇眼,嘗試看清楚妮可・羅賓的表情時,羅羅亞再度出聲:「羅賓,我喜歡妳。」

這一次不只妮可・羅賓,連希娜都吃驚了。沒想到她居然目擊到海賊團員的告白場景。希娜看向妮可・羅賓。

妮可・羅賓看來有些驚慌失措,她開口,卻沒有發出聲音。

「羅賓,不用回答,也不用道歉。」
「⋯⋯咦?」
「如果今天沒有遇到這些事,我不會知道自己的心情。所以我才會想在妳醒來之後想馬上告訴妳⋯⋯還有,」

羅羅亞頓了一頓,但他沒有讓羅賓有太多反應的時間,很快速地接著說:「就算現在妳只認同魯夫也無所謂,從現在開始,我會讓妳只想看著我。」

妮可・羅賓先是連連眨眼傻了一陣,之後便別開眼睛、看向大海。

——原來如此。希娜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儘管她對草帽海賊團成員之間的關係一點興趣也沒有。

妮可・羅賓,這個被世界政府視為惡魔一般的存在,已經很理所當然地融入這艘海賊船了吧。姑且不論她是不是真心想加入這艘船。

「我跟船醫先生約好,如果要離開這艘船,一定會跟他說再見。」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妮可突然對著羅羅亞這麼說道。

「妳⋯⋯妳想離開?」短暫的沈默之後,羅羅亞終於開口。他的聲音吃驚到有些破音。

看來羅羅亞是真心把妮可・羅賓當成夥伴了。也是,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跟妮可・羅賓告白吧。希娜抬起眉尾。

關於妮可・羅賓,其實希娜對她的認識僅限於通緝庫的資料。儘管希娜對世界政府通緝妮可・羅賓的理由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但從妮可・羅賓待過的組織都沒有好下場這一點也不難猜出妮可・羅賓過去是怎麼逃亡的。

如果不是妮可・羅賓逃脫的本事真的很高明,那就是她比曾經待過的組織更有手段。而不論是哪一個理由,都可以肯定的是妮可・羅賓對於藏身的組織應該不抱有任何感情的。——照理來說應該是這樣的。

「⋯⋯如果劍士先生不介意的話,我想向你解釋那時候沒能對青稚說完的話。我已經不想再背叛任何人了。我跟船醫先生約好了。我不會不告而別的。」

嘿⋯⋯希娜不置可否地抬起眉尾。不是她冷酷,而是她知道,身處這樣殘酷的世界,好聽話誰都會說。海賊就是海賊,到目前為止,靠踐踏人類與生俱來擁有的善意情感而生存下來的海賊佔大多數,真正講道義的海賊,她遇到的次數用一隻手都數得出來。

然而看來這麼想的只有她吧。只見羅羅亞沒有任何地遲疑,很直接地回了一句:「那妳就不要走啊。」

真是單純啊。希娜忍不住彎起嘴角。但她並不是在嘲笑羅羅亞,而是覺得羨慕。像羅羅亞這樣能夠心無旁騖地相信對方說的話、毫無顧慮地說出自己真正想的,那是多麼難得的事情。

想必妮可・羅賓也是這麼想吧,所以她才會沒有回答,只是輕輕地笑著。

妮可・羅賓沈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所以⋯⋯可以保留嗎?」

「什麼?」
「給你的回答。雖然不是現在⋯⋯你願意等我嗎?」

羅羅亞沒有反應,於是妮可・羅賓又問了一次,同時舉起手、伸出小拇指。
思考了幾秒之後,羅羅亞也舉起手,勾住妮可・羅賓的小指頭。

「這可是妳說的。⋯⋯我等妳,羅賓。」羅羅亞緩慢地道出一字一句,「所以在妳給我回答之前,不准偷偷消失不見。」

妮可・羅賓笑了起來。這一次,她的嘴角和方才稍微帶點距離的微笑不同,那是一種得到承諾、帶著安心的笑容。

兩個人沈默沒幾秒,妮可・羅賓突然主動開啟話題:「對了,劍士先生,你想喝點飲料或是吃些什麼嗎?」

羅羅亞哼笑一聲。
「病人不是應該好好休息嗎?」

話是這麼說,但並沒有堅持要妮可・羅賓回房。就在這時,妮可・羅賓突然靠近羅羅亞,低聲說了幾句話。接著羅羅亞轉頭朝她的方向瞪了過來。

——被發現了嗎?希娜全身緊繃,半蹲著身體做好迎戰的準備。她本來沒有打算逮捕這一群海賊的,但如果開戰,她也不打算空手而回。

羅羅亞看著她的方向,邁步朝她走了過來。希娜屏住氣息,貼著牆壁往後退了一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羅羅亞走到中途便停了下來。他瞇著眼,透過距離希娜不到三步的窗戶往船艙內看。

「⋯⋯哪有?」羅羅亞出聲,然後轉向妮可・羅賓,「大家都睡得很熟啊。」

羅羅亞再度走回妮可・羅賓身邊,完全沒有發現剛才距離他不遠處的轉角旁蹲了一個海軍。⋯⋯真是毫無戒心的一艘船啊。而且沒想到就連逃亡了二十年的妮可・羅賓都毫無任何警覺心,希娜有些無言地看著妮可・羅賓的微笑。

「那可能是我的錯覺呢。我只是覺得好像有人在偷看我們。」
「是嗎?反正大家都在睡覺啦。現在,妳要嘛就乖乖進去休息,要嘛就是⋯⋯我準備去樓下喝些酒。」

羅羅亞很明白地表示他對這個話題沒有興趣,但是沒有非常直接要妮可・羅賓跟著他一起去樓下。看來應該是在介意她受的傷吧。

妮可・羅賓呵呵一笑,毫不猶豫地回了一句「你說呢?」便和羅羅亞一同走下樓梯,進入一樓的船艙了。

當一樓船艙門板碰的一聲關上,希娜也跟著呼出一口氣。這時她才發現方才自己不自覺地神經有些緊繃。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趁樓上的五個人在睡覺悄悄把這五個人先收拾掉嗎?希娜有些出神地想著,然而她還在恍神,船艙內突然傳出笑聲。

沒有預料到有人清醒著,希娜嚇了一跳。她深吸一口氣,貼著牆壁將身子移到窗戶旁。

房內的船員,除了船長蒙奇・D・魯夫和不知道是狸貓還是狐狸的寵物之外都醒著。

「真是嚇死人啦,不虧是羅賓,知道我們都醒著!」一名鼻子有些長的船員坐在長椅上,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不過話說回來,索隆居然跟羅賓告白耶!這個更嚇死我啦!」

「看吧,我就說索隆一定喜歡羅賓吧,之前在空島的時候他們兩個就有點曖昧了!」房內唯一的女性船員得意地笑了,「那個成天只想戰勝的戰鬥狂居然會抱住受傷的羅賓還因為這樣生氣,那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了。」

另外一名船員,金髮男性點了一根煙,面無表情、或是有些不爽的樣子喃喃唸了幾句,但因為他站的地方有些遠,希娜聽不見他說什麼。

「欸,香吉士你就別像個嫁女兒的爸爸一樣挑剃了,你沒看人家羅賓剛才笑得那麼燦爛,一看就知道她也喜歡索隆啊。」長鼻子船員哈哈笑著,對著金髮船員揮了揮手。

「而且今天那個上將在攻擊羅賓的時候,索隆可是比任何人都快反應不是嗎。索隆的話沒問題啦。」

金髮船員不服地撇開頭,但下一瞬間變了個表情、一臉癡迷地轉到女性船員身邊:「就算如此,我還是一心一意愛著我的娜美小姐哦哦哦~~」

——真的是毫無警覺心的一艘船啊。希娜站在窗外,已經不知道要為自己沒有被發現慶幸還是應該為這艘船的遲鈍無言了。眼見房內三位船員的精神似乎越來越抖擻,希娜知道自己錯過了大好時機,雖然她自己也很懷疑說不定她根本沒有打算和這艘船對打。

希娜抬起頭,滿天閃耀的星空依舊美麗。

當初聽聞斯摩格請調離開羅格鎮的原因是為了追捕一艘從羅格鎮逃脫的海賊船,希娜有些震驚。那個無論海賊對象為何,一律視為極惡通通逮捕的白獵人,居然為了一艘海賊船而離開了偉大航道入口的堅守崗位,而且那還只是一艘名不見經傳的海賊船。

如果不是因為海賊團的威脅度真的太大,那還有什麼理由會讓斯摩格決定為了一片葉子捨棄整片森林?一開始希娜是這麼想的,但現在她大概明白了。

如果你覺得事情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有個了結,斯摩格,那麼這艘船就交給你親手逮捕吧。

希娜再次瞥了一眼船艙,船員們依然帶著天真的笑容在談笑。希娜勾起嘴角,無聲地笑了起來。她低著身子,不著痕跡地移動到船邊,然後翻下船。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0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