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願望(下)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衍生文-

2016羅賓生日賀文

CP有:Zoro x Robin(成分少)
自創角色第一人稱文體,請注意!













『未來的世界第一劍士』

黑髮女人在繪馬上寫了這幾個字,然後簽下自己的名字。

妮可・羅賓。眼前這名五官立體,有雙深邃大眼的女人,一個禮拜前突然造訪我們神社,自稱是考古學者,希望我們能出借歷史古籍給她。

雖然有點意外居然會有人對這座小到讓人覺得想笑的島有興趣,但我倒是滿能理解她來我們神社借資料的理由。

根據老爸的老爸的老爸的老爸,也就是俗稱的曾祖父所說,我們家族的祖先是海賊,不知道在幾百年前從東海來到這座小島定居,成為這座小島的開拓者之一。

當時,祖先在這裡建造了這座起源於東海的神社,然後由我們這些子孫代代繼承神社的經營者「宮司」這個神職⋯⋯雖然我其實很想向祖先抗議居然沒考慮過我們的心情就擅自決定要蓋戀愛成就而不是祈求航海平安或是財運亨通的神社,但如果被老是把「人生最大的宗旨就是至少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掛在口中的老爸聽見我的抗議,肯定又要聽他說教好幾天,所以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放棄抵抗,知道自己的宿命就是要好好經營這座神社。

總之,幸運的是妮可・羅賓找對地方了。雖然我只是第十三代宮司,但好歹我們也算是這座島嶼當中歷史最悠久的地點之一,什麼沒有就是關於這座島的紀錄文件最多,而且還有一些祖先從東海故鄉帶來的古記事。

但畢竟這些資料也是古董,隨隨便便出借實在太不划算了。巧的是最近我正在思考要用什麼方式提高參拜者人數,既然她說自己是考古學者,不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就太可惜了。

沒錯。我想到的好方法就是請她來考古一下我們這間神社。

這間從小被我當自家遊樂場一樣在玩耍的神社廣場,從我有記憶以來,角落就存在著兩顆石頭。那兩顆石頭大小跟小坐凳差不多大,相距大約步行二十步左右的距離。

根據我那自詡為傳遞愛的使者的老爸所說,這兩顆石頭似乎在神社的草創時期就已經存在、似乎很有歷史價值。而且在抵達這座島的時候,似乎發生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讓祖先們決定保留這兩顆石頭。最後,老爸涼涼地補上這一句作為總結:「老爸的老爸的老爸,也就是你的曾祖父說啊,古書上似乎記載了那兩顆石頭有神力的事情喔。」

雖說我們的工作就是要研讀古記事,但是我壓根沒有印象讀過這本古書。如果不是古書被深藏在書庫的某個角落,就是老爸在說謊。而偏偏就是這一堆似乎可以相信又不太有真實性的情報讓我小時候只要被老爸看見我坐在那顆石頭上就會惹來一頓罵。

明明是神職人員還說這種話可能會遭天譴,但是在我看來,所謂的神力只是一種多數決的現象。當大家都覺得神力存在,那麼神力就存在了。我當然相信擁有神力的石頭肯定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畢竟我可是神職人員),但我家那兩顆石頭擁有的神力,大概就是讓我挨老爸罵這種程度吧。

撇除神力這件事不談,這兩顆石頭的歷史價值倒是頗讓我在意的。如果能證明這兩顆石頭的年紀遠比我們住在這座島上的人民都老上許多,那麼要讓它帶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力量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是的,身為神社的傳承人,從小看著前來神社參拜的善男信女們讓我學到一件事:就算石頭沒有神力,人類還是可以賦予他力量。當然,自稱考古學者的妮可・羅賓不知道我打的如意算盤,她非常爽快地答應了我的要求,於是我也爽快地把神社的書庫開放給她、讓她在島上的時候可以自由進出、研究古籍了。

從那一天開始,妮可・羅賓每天早上都會在神社開社後沒多久來借書庫的鑰匙。除了午餐時間,她幾乎都待在書庫裡研讀資料,那一股對歷史的熱忱讓我大開眼界。對歷史抱有興趣的人都向她這樣廢寢忘食嗎?有時候我為了拿一些參考資料進入書庫,她也幾乎完全沒有察覺我的存在。

說老實話,我一開始完全沒預期她會這麼認真地研究這座島嶼的歷史。

撇除供奉神明以外的公事,閱讀報紙瞭解時事也是我的日課之一,所以她出現在神社的那一瞬間,其實我早已知道她的身份了。

妮可・羅賓,草帽海賊團的成員,懸賞賞金八千萬貝里。

因為是神職人員,不論對方的身份為何,就算對方是十惡不赦的惡人我們也不會禁止他前來參拜,然而,要不要信任對方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儘管剛開始曾因為她是海賊而懷疑她搞不好只是半調子的歷史學者,但經過這幾天的觀察,我反而開始懷疑她說不定不是海賊了。

然後,就在剛才,對歷史充滿熱忱的妮可・羅賓走到事務所把鑰匙還給我,說是研究已經結束了,要我帶她去鑑定石頭的年代。

為了避免石頭發揮神力害她還有我挨罵,我請她鑑定年代的時候不要傷害到石頭。雖然精準度因此受到限制,但畢竟這只是為了滿足我個人的好奇,所以我也不要求她給予多確切的答案。

聽見我提出的無理要求,她並沒有表現出困擾的表情,只是淺淺一笑說了聲:「我會加油的。」

這就是專家的自信嗎?看見她那不卑不亢的微笑,就連老是被老爸嘲笑「比神明還不懂女人的魅力在哪」的我都忍不住覺得她很有魅力了。

「這裡刻了幾個文字哦。」妮可・羅賓蹲在石頭前淡淡地這麼說。

我按照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在石頭連接地面的地方的確有些紋路,但如果她不說那是文字,我根本不會知道那是人工造成的痕跡。主要是因為那些紋路看起來不是我認知中看過的文字,而且這些刻痕早已經因為風化的力量變得模糊不清。

「這好像不是我們島嶼在使用的文字。妳看得懂這種文字嗎?」
「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我想我知道⋯⋯我可以把文字拓印下來嗎?」

妮可・羅賓一邊拿出白紙和鉛筆,抬起頭徵求我的同意。同時,我從眼尾注意到有個人影穿進神社的草叢。

「哦⋯⋯那就麻煩妳了。」

我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因為我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轉向躲進草叢的那個男人身上。

儘管站在草叢裡的男人嘗試隱藏自己的存在,但是他那如同草原般的髮色和掛在腰際上的那三把刀讓我實在無法當作自己沒發現他。就像我知道妮可・羅賓的身分一樣,我也知道那個男人是誰。

羅羅亞・索隆,草帽海賊團成員,賞金一億兩千萬。

很明顯羅羅亞・索隆躲到草叢裡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怕被我發現。他看似面無表情,但雙眼緊緊盯著專注地研究手中的拓本的妮可・羅賓。

如果只是遇到夥伴,應該沒有必要這樣閃躲吧,而且還帶著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的宮司直覺告訴我,羅羅亞對妮可・羅賓的感情肯定不是只有船員之間的關係。

「原來如此。」妮可・羅賓突然出聲,打斷了我的猜想。

因為專注於鑑定而沒有發現自己的夥伴就在不遠處的妮可・羅賓站起身,笑臉盈盈地看著我,我只好強迫自己忽視站在不遠處的綠髮劍士,轉向妮可・羅賓。

「妳明白什麼了嗎?」

「這個文字跟書庫裡的東海古籍記載的部分文字一樣哦。⋯⋯按照古書上頭的記載來推測,石頭上刻的應該是這樣的意思。」

妮可・羅賓將印在白紙上的拓本遞給我。紙張上頭除了鉛筆描繪出來的刻痕,還有她寫下的古文解釋。

『吾等來自東海,以此石為證,將於此紮根,永不斷後。』

沒想到才短短一個星期,她就已經能判讀我們祖先所使用的古文字了?真是汗顏,虧我還是宮司,居然沒能發現這種文字出自家古書。

妮可・羅賓的專業能力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敬佩,我忍不住向妮可・羅賓鞠躬。

「是我不夠認真,真是慚愧了⋯⋯話說回來,看來這顆石頭真如同家父所說,在祖先造訪這座島時已經存在了。」

「似乎是呢。」妮可・羅賓嫣然一笑,遞給我另外一張紙,「在這個石頭上刻字的人,似乎經歷了一段苦戀時期。在抵達這座島時,他決定做個了斷,他站在這顆石頭邊,告訴自己如果閉著眼睛仍然可以順利走到另外一顆石頭並且碰到它,他就決定告白,不論結果是好是壞。」

「這顆石頭居然刻了這麼多情報?」

「嗯?哦,這段文字是我在書庫裡的某本文獻當中看到的記事。我猜想這篇記事提到的石頭應該就是你想鑑定的石頭,所以就抄記下來了。因為古文字相同,內容也相互呼應,所以我想應該是出自同一個人沒錯呢。」

沒想到老爸說的記事居然真的存在。而且自己的祖先居然做出這種讓人不知從何吐槽起的舉動,還把這段歷程寫進記事裡,我聽得都啞口無言了。但妮可・羅賓似乎了解後代子孫的我的無奈,她輕笑一聲繼續解釋:「所以他才選擇建造掌管姻緣的神社吧。」

「什麼意思?」

「事實上,在他順利碰到那顆石頭的當天晚上,他還沒開口,對方就主動跟他告白了。」

「⋯⋯妳該不會是要跟我說,我的祖先因此覺得這兩顆石頭有神力,所以決定建造姻緣成就的神社、同時保留這兩顆石頭?」

妮可・羅賓呵呵一笑,沒有給我直接的回覆。但不用她給我明確的答案我也知道,我老爸的老爸的老爸的老爸口中說的不可思議的事件大概就是這個了。真是令人傻眼。

「另外關於你問的石頭的年代,」妮可・羅賓將話題拉回來,「這幾天我觀察了一下這座島的土壤與石層,碰巧我有位夥伴對地理精通,所以我稍微請教她關於這座島的地質現象⋯⋯」

妮可・羅賓從筆記本撕下另一張紙給我。
這張紙沒有寫任何古文,而是畫了這座島的地質分析。

「遺憾的是這座島似乎還很年輕,我們沒能找到地層。但是在位於這座島中央的小山山頂部份土壤中,我看到了和這顆石頭質地類似的石塊。」

妮可・羅賓不知何時在掌心變出了一顆石頭。可惜我是外行人,實在看不出這顆石頭的紋路和我家神社的石頭哪裡相似。

「雖然無法從地質角度定位,但是至少可以證明這顆石頭本來就存在於島上的可能性很高。而且根據古記事的記載,這顆石頭大概至少有六百年的歷史了哦。」

沒想到這幾天她除了研究古籍,居然還有時間去觀察這座島的地形。我只是隨口說說的請求,她竟然用心到這個程度,我不由得再次一鞠躬。

「原來如此,妳的這番推測非常有道理。感謝妳解開了我一直以來的好奇心。」
「哪裡,我才謝謝你願意出借書庫給我。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呢。」

妮可・羅賓輕輕一笑,將石頭和筆記本收進包包。
「對了,請容我轉變一下話題,請問妳有心儀的對象嗎?」

既然她用她的專業替我解惑,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用自己的方式來向她表示我的感謝。而說到我唯一能做的事情,那就是祭祀了。

妮可・羅賓瞪大雙眼,正在收拾包包的手頓了一下。

「這個話題轉變得真是突然呢。」
「是嗎?那我換個方式問,妳相信神明會掌控人類的姻緣嗎?」

「⋯⋯你要我在神職人員面前說謊嗎?」
「如果妳不相信神的存在也就不用在乎需不需要在宮司面前說謊了。」

聽見我的回答,妮可・羅賓笑了。
她攤開雙手。

「你說的沒錯。事實上,我不太相信沒有科學根據的事情。」

我想也是。像她這樣一個重視考察與證據的考古學者,很難想像她為了和誰兩情相悅而向神祈禱。

「說老實話,為了表示感謝,我想贈送一個繪馬給妳。相信看了那麼多神社的歷史資料,妳應該也知道繪馬是什麼。妳要不要寫看看?」

聽見我的提議,妮可・羅賓稍稍蹙起眉心,看起來有些困惑。

「如果我說我沒有喜歡的人呢?」

如果。也就是實際上有了。
身為歷史學者,或許她對帶有東海文化色彩的繪馬也有一點興趣吧。既然妮可・羅賓沒有直接拒絕,我決定當做沒聽懂她話中的涵義。

我轉身走向事務所,同時不忘延續話題。

「那真是太遺憾了。不過就算沒有喜歡的人還是可以寫繪馬,重點是只要妳有想喜歡上某個人、或是想被某個人喜歡的心情⋯⋯妳沒聽過世上情愛萬萬千,不屑一顧枉為人嗎?」

「很可惜,我沒聽過呢。」妮可・羅賓的聲音在身後響了起來。

當人類專注於會話當中,特別容易做出盲從的行為。這是我從某位參拜常客聽來的理論。當其中一個人率先作出行動,其他人為了繼續對話,下意識地會配合行動的人。

我不確定這個論點是真是假,至少妮可・羅賓是真的跟了過來,雖然是帶著無奈的表情。
我走到事務所窗口前,拿了一個愛心形狀的繪馬給她。

「這個繪馬,妳可以帶走,也可以掛在神社裡。如果妳想試著寫看看的話。」

妮可・羅賓仍是一副猶豫不決的神情,但我不是很懂她為何要這麼猶豫。總之看來她似乎不打算帶走繪馬,於是我將筆遞給她。

「我一直覺得寫繪馬就是個全有全無律。」我開口。
「寫了這個繪馬,不論他是不是真的相信神明,結果就是分成實現跟沒有實現。」

願望實現了,或是沒有。就像我的祖先一樣,不論有沒有碰到石頭,他的告白就是分成會成功,或是失敗。

「這還真不像一般神職人員會說的話呢。」妮可・羅賓苦笑。

「妳可以當做我只是為了說服妳寫下這個繪馬。」我聳聳肩,「在不相信神的人面前我只會說,寫下這個繪馬之後,願望實現的機率有50%。」

「那如果是在相信神的人面前呢?」

妮可・羅賓偏了偏頭,對這個話題似乎頗有興趣。但這次輪我有些困惑了。

「在相信神的人面前我不需要說話,她就會自己寫這個繪馬了。」
「⋯⋯你說的沒錯。」

妮可・羅賓似乎也發現自己問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她嘆了一口氣,看起來決定放棄堅持了。

「其實我不是不相信神的存在,」她將繪馬放在台子上,將筆蓋拔開,「我只是覺得把願望實現這件事歸功於是因為向神明祈求,太不科學了。」

原來如此。我完全可以理解她想表達的意思。但是事實上是科學無法證明神是真的不存在,也無法證明神明不會實現人類的願望。當然,這種聽起來像是在詭辯的話,我並沒有打算說出來。

「我不清楚祈求財運亨通或是學業成就的神社如何,但是妳不覺得戀愛這種事情其實是奇蹟嗎?」
「⋯⋯奇蹟?」

妮可・羅賓在繪馬上簽下自己的名字,然後抬起頭看著我。
我點了點頭。

其實戀愛奇蹟論也是那名參拜常客隨時會掛在口中的話。仔細想想,我的身邊淨是這種羅曼蒂克主義者,這或許就是身為戀愛成就神社的宮司的宿命吧。

「因為戀愛這種事情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就一定能得到的東西,所以大家才想向神祈禱吧。好比說雖然妳喜歡這個『未來的世界第一劍士』,但是妳並不能保證他一定會喜歡妳一樣。」

我指了指寫在繪馬左半部上的那幾個字。聽見我的比喻,妮可・羅賓馬上露出有些困窘的神情,就像是在懊惱自己居然這麼老實寫下心願一樣。

雖然我有點好奇為何世界第一的劍士是未來式,但想起待在樹叢裡的男人,就又好像有點懂了。

我的嘴角有些鬆動。

儘管隱約感覺妮可・羅賓應該比我年長,但我還是這麼覺得:戀愛中的女孩真是可愛。這肯定是受到老爸的影響。因為老爸最常掛在嘴邊一句話就是「全世界最有魅力的女人就是熱戀中的女人」。

職業道德讓我明白話題點到為止就好,於是我決定當作沒察覺她的表情變化。我結束戀愛奇蹟論,帶領妮可・羅賓走到掛滿許多願望的木架前。

妮可・羅賓將繪馬掛上架子後,頂著從一開始就沒變過的無奈微笑向我道別。

以後大概不會再有機會遇見她了吧。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又開口了。

「對了,好歹我也是從小學習到大的神職人員,所以我決定改變說詞。」

聽見我的聲音,妮可・羅賓側身,不解地看向我。
我指了指簽有她的名字的繪馬。

「寫下這個繪馬,我相信神明會讓奇蹟發生⋯⋯大概有50%的機會。」

聽見我的話,聲稱自己不相信沒有科學證據的事的妮可・羅賓笑了。

「那個人,從不向神祈禱哦。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會覺得兩情相悅就像是奇蹟一樣呢?」

我愣了一下,過了一會才意識到她是在說那個『未來的世界第一劍士』。

妮可・羅賓輕聲說了一句「既然是奇蹟,的確有可能是神明使然的呢」便揮了揮手,翩然離去了。

我沒有說出口的是,讓我的立場更加貼近神職人員的理由是因為認識了她。可能是因為看見她身為歷史學者的驕傲,也可能是因為看見她用有些憋腳的方式在繪馬上寫下喜歡的人的名字,更可能是因為看見她提及喜歡的人時故作鎮定的困窘表情吧。

如果妮可・羅賓的奇蹟可以發生就好了。就是這樣的心情讓我身為神職人員的使命感油然而生。但是如果被老爸知道,他肯定會樂到抓著我、對我說好幾天的法,所以我決定還是把這股熱血默默藏在心底就好。

我邁步走向神社事務所,同時眼尾看見綠髮男人跨出了草叢。

羅羅亞・索隆,希望他就是那個未來的世界第一劍士。
願望實現的機率是50%,我一面這麼想著,推開事務所的木門。





-完-




================
小後記
開始時間:2016/03/01
結束時間:2016/03/12
總字數:6146

真是抱歉,
索隆幾乎沒有出現的一回,
想必大家覺得受騙了(掩面)

這一篇完全是為了滿足我自己的寫作魂,
因為一直覺得應該好好把故事裡的坑全部填滿,
但是索隆、羅賓視點又很難寫出我想寫的事情,
所以只好使用了第三個角色的觀點來敘述故事。

雖然目前已經出現了好幾個,
但是老實說我不是很喜歡在同人作品當中自創角色
主要是因為我很討厭取名字(居然)

不過最近在跟日本的海賊同好聊天,
她說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
在日本,同人創作大家不會想要完全模仿原作,
因為畫出來的畫是自己的,所以畫手很少會讓自己的畫風去模仿原作,
相較之下他發現台灣的同人很多都會讓自己畫風接近原作。

因為我一直都是在海賊圈,所以我不是很了解,
但是我身邊的同人創作手都是自己的畫風喔(笑)

於是這樣一想,本來很不想使用自創角色的原則似乎有點鬆動了。

或許從同人轉為自創是必經的道路,
當初我會寫同人小說主要也是想訓練自己的文筆,
讓自己的能力成熟之後可以寫出屬於自己的故事。

同人與自創都很有意思,
我想寫的同人故事還有很多,
或許以後還會再出現這種夾雜著自創的故事出現吧。

不論是跟我一樣覺得有點排斥的朋友,
又或是願意默默守護我成長(?)朋友,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囉!

ps. 我把這一部份的故事造了一個文件夾,
雖然是單篇單篇的故事,但是其實相互呼應。
這也是我第一次挑戰這種風格。

意外的我覺得非常有趣,
很有可能,下一篇還會繼續出現喔(←快把其他坑補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3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悠星  

No title

宮司的腦內劇場真是太有趣了哈哈哈
前兩篇讓人感覺宮司是很冷靜嚴謹的人
(像朝五晚九的和尚那樣?)
沒想到心裡想的都是這樣有點頑皮的想法啊~

索隆真是...好壞喔 可是壞的好啊>///<
得意洋洋又有自信的索隆真的很有魅力呢~
(在心裡默默把宮司讓羅賓無法拒絕的招數學起來超好笑XDD)

有陣子沒造訪了~澈大好久不見~~(用力揮手)
還是很愛澈大的文章!
祝澈大在日本一切順利喔!

2016/10/25 (Tue) 16:31 | EDIT | REPLY |   

悠星  

No title

啊...我上次留言用的名字是"悠"
把名字記錯了...XD
希望不會讓澈大覺得莫名其妙><

2016/10/25 (Tue) 16:35 | EDIT | REPLY |   

澈圈  

Re: No title

感謝悠的留言!
這一篇真的是突發奇想的文章,
能夠讓悠喜歡真的太高興了。
因為是自己的角色,所以完全沒有在手下留情,滿滿的吐槽w

索隆這麼有自信純粹就是因為他偷偷先知道羅賓的心情,就這一點來說其實他犯規了(笑)
但是因為他也是非常努力在套羅賓的話,我們就繼續用溫暖的眼神守護這對夫婦吧!

再次感謝支持!
歡迎常來聊天唷!

2016/10/28 (Fri) 07:27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