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有時看來,有點可愛(上)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衍生文-

CP有:夏姬 x 雷利、Zoro x Robin
原著未提及之自創背景設定有,請慎入。








01

愛情當中的安心感固然重要,但是談戀愛的當下,最重要的就是刺激和不安的心情。夏姬想要的是像火一樣的,如履薄冰的,轟轟烈烈的,一段可以被稱之為曾經的感情。──但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了。

氣候涼爽的午後時分,夏姬的敲竹槓酒吧沒有到人聲鼎沸的地步,但客人的數量也不算少。吵雜的人群之中,突然有個人的聲音特別響亮,引起站在吧檯裡清洗杯子的夏姬的注意力。

「喂、看過這個了沒?」

夏姬不著痕跡地偷偷用眼尾瞄向斜前方。兩名男子靠著吧檯在對話,兩人面前都放著最低等級的劣酒。看來是個沒什麼竹槓可以敲的窮小子,夏姬心想。出聲的男子相貌庸俗,帶著讓人看久了會覺得有點厭煩的輕浮笑容。男人的笑容油膩到讓夏姬聯想到浮在油鍋上的馬鈴薯片。

男子一面帶著讓夏姬已經開始覺得厭煩的笑容,將手中的紙遞給身邊的同伴。

「什麼?」薯片男的夥伴收下那張紙。

薯片男的夥伴看起來沒有那麼油,但不知怎地夏姬卻覺得他看起來很像還沒下油鍋的馬鈴薯。黃黃的,有點髒,然後凹凹凸凸的……糟糕,再繼續比喻下去馬鈴薯可能會向她抗議。夏姬連忙打斷天馬行空的想像,哼笑一聲,低下頭繼續清洗杯子。

「哦!當然看過啦!現在島上每個地方都在討論這件事啊!怎麼可能不知道?」

雖然夏姬沒有看清楚那兩個人手上的紙,但光聽這些對談夏姬馬上就知道他們在討論的是兩年前消失的草帽海賊團再次出沒、而且還對外公開招募新成員這個消息了。

這兩年來夏姬一直都有在掌握草帽的情報,她當然知道草帽海賊團根本沒有在招募新成員,也就是說,那個在招募新成員的海賊團是假的草帽海賊團。夏姬默不作聲地將清洗完畢的杯子放到架子上。

「怎麼樣?你有興趣嗎?」馬鈴薯男繼續張著油膩膩的笑容出聲。
「什麼?」
「當然是報名入團啊!」
「入團?你說草帽海賊團?」
「廢話!不然是合唱團嗎!哈哈哈哈!」

夏姬費了很大的勁才讓自己忍住不翻白眼。
說老實話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沒有幽默感卻又自以為很幽默的人了,但要是一開始就表現出反感的態度,恐怕就問不到她想知道的情報了。沒錯,身為蒙其小哥的粉絲,如果可能會出現不利於他們海賊團的事情,那麼她也打算出一點微薄之力,搶在事情發生之前先掌握一些敵方的情報。

「但是這張紙上寫了入團會限制懸賞金額欸?」
「你傻啦!這種東西隨便謊報一下不就得了?重點是先加入草帽一夥人再說啊!」薯片男又露出油膩膩的笑容大笑出聲,薯片男的夥伴也跟著笑了起來。
「說的也是啊!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裡,夏姬揚起嘴角,直接看向那兩名男子。薯片男馬上就注意到她的視線、和她四目相對了。
夏姬對著薯片男輕輕一笑。

「嗯?老闆娘,妳對這個話題也有興趣嗎?」

一如夏姬的預期,薯片男一面向夏姬搭話,移動位置,坐到夏姬面前的椅子上。

「是有那麼一點,」夏姬瞇起眼,配合地擠出更多一點的微笑,「我只是想憑兩位的名氣應該不用特別加入草帽小子就可以名揚天下了不是嗎?」
「這是當然!不過男人總是想要變得更強啊!哈哈哈哈!」

如果真的想變強應該不是謊報自己的選賞金額加入別人的海賊團吧,夏姬默默地在心裡吐槽。但她不改笑容,配合地點了點頭。

「真是了不起呢。是說草帽海賊團真的有那麼強嗎?」
「噯!不過就是個不知天高地厚闖入兩年前的頂上戰爭的小屁孩罷了!他能從那場戰役全身而退大概也就是靠運氣罷了吧哈哈哈哈哈!」

薯片男和他的夥伴一同大笑起來。現在不只薯片男,就連那個夥伴的笑容也越看越讓她厭煩了,夏姬乾笑一聲。

「這樣啊,那我還真想會會那個只靠運氣成名的海賊團團長呢。」

聽見她說的話,只見薯片男和他的夥伴互望一眼,接著露出一抹完全可以稱為噁心的狡詐表情。看見那抹讓人生厭的笑容,夏姬馬上就知道對方上鉤了。

「可以啊!我們可以帶妳去吶。」薯片男說道。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你們什麼時候要帶我去呢?」

夏姬眨眨眼,努力在臉上營造出期待的表情。薯片男和他的夥伴則是更加猖狂地笑了起來。

「今天也可以啊,明天也可以,只是……」
「前提是妳要成為我們的女人。」薯片男大言不慚地要求。

夏姬必須承認她很驚訝。她的確很久沒有接觸情報買賣這一行了沒錯,但她以為對方會提出的要求大概就是要她提供其他海賊團的消息或是這間店的好酒之類的代價,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年代差異嗎?夏姬突然發現原來就連情報交易這個職業也有代溝。

「……兩位是在開我這老女人的玩笑嗎?」
「不,像老闆娘這樣充滿危險氣息的成熟女人,相處起來比較刺激呢。」

雖然薯片男的笑容還是一樣讓夏姬覺得厭煩,但眼前如此荒謬又可笑的景象卻讓夏姬不禁笑了起來。

「是嗎?如果你們真的對我有興趣的話,那這邊就先當作預付款囉。」夏姬稍稍側首,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看見夏姬不但沒有被嚇到反而還大方接受自己的提議,薯片男似乎更加興奮了。他伸出手、固定夏姬的下巴,帶著訕笑說了一句「那我就不客氣啦」便傾身湊向夏姬。

然而就在薯片男越靠越近,即將真的親上夏姬的臉頰時,一把刀硬生生地滑進兩人之間的空隙、阻擋了薯片男的章魚嘴。

「……啊?哪個不知死活的混帳敢打擾老子的好事?」

薯片男露出兇惡的表情轉向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夏姬也跟著將視線移向拿著那把她很熟悉的刀的主人。

「哎呀,好久不見,雷利。」

夏姬揚起淺笑望向雷利,但雷利沒有作聲,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扣住夏姬下巴的那隻手。

「欸?雷利?該不會是那個冥王雷利吧?這樣一說我好像聽過有人在香波蒂諸島見到冥王雷利的傳聞……欸,不妙了!我們還是別跟他槓上比較好!」

看來薯片男的夥伴比薯片男還有一些常識。薯片男的夥伴慌慌張張地將薯片男的手拉回來,要薯片男趕緊離去,但薯片男卻毫無緊張意識地甩開夥伴的拉扯,抬高眉尾、露出不屑的表情瞪著雷利。

「冥王雷利?就憑這個老頭?」
「我不過只是個鍍膜工人罷了。」雷利低沈著嗓子回答。

其他人可能不覺得有什麼差別,但夏姬很明白,雷利會用這樣低沈的嗓音說話代表他的心情不太好。
是因為今天他在賭場又輸了嗎?看來這兩顆馬鈴薯大概要成為他發洩怒氣的對象了。夏姬才這麼想著,下一秒便看見雷利毫不客氣地對著薯片男釋放出凌厲的殺氣。

「不過如果有哪個小屁孩不知天高地厚想在這裡撒野,我倒是很樂意給予指導一番。」

打從夏姬認識雷利以來,夏姬還沒見過哪個人能在感受到雷利的殺氣之後還不落荒而逃的。理所當然地,就連偽草帽海賊團提出的懸賞條件都無法達成的薯片男和他的夥伴似乎連夏姬的存在都忘記了一般,馬上就夾著尾巴逃之夭夭了。

看著酒吧的木門被用力關上,夏姬瞟向雷利,嘆了一口氣。

「真是可惜,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潛入正在招募成員的偽草帽海賊團裡頭的說……對了,剛才那兩個人的餐錢就從你的鍍膜工資扣了哦。」

雷利沒有應聲,只是沈默地將刀收回身邊。
夏姬早就已經習慣雷利在生氣的時候不喜歡講話這件事情了。其他人可能覺得他的沈默很可怕,但她從來都不吃他這一套。夏姬泰然自若地轉身打開冰箱,從中拿出啤酒杯。雖然知道雷利肯定還是不會回答,但夏姬還是意思意思地出聲詢問。

「老樣子啤酒嗎?」
「妳說過不會離開這裡吧?」
「什麼?」

意料之外的聲音讓夏姬有些訝異地轉頭看向雷利。雷利看起來依然不怎麼愉悅。
該不會他打算把怒氣發洩到自己身上吧?夏姬揚起眉尾,興味盎然地和雷利四目相望。

「剛剛那群人說的事,妳不准插手管閒事喔。」雷利沈聲命令她。
「啊?我──」
「那件事情我會處理,妳乖乖待在這裡,哪裡都不准去。」

雷利低聲說完,完全沒等夏姬回答便頂著撲克臉站起身、走向門口。

「你要去哪?不喝啤酒了嗎?」
聽見夏姬的問題,雷利的腳步遲疑了一下,才又繼續邁步往前:「釣魚。拿來當下酒菜。」

「……釣魚?這傢伙到底來這裡幹嘛的?」
看著再度被用力關上的木門,夏姬只覺得一頭霧水。



02

當初夏姬會選擇經營酒吧是因為她喜歡聽客人聊天。
從人跟人的對談中,她可以聽見這個社會的聲音;在人跟人互動間,她可以看見情感的流動。
好比說她可以趁著雷利和草帽魯夫聊天的時候,不經易地發現這個看似無俚頭、做事天真無邪的海賊團當中,有些人明明距離遙遠,但感情的流轉卻無形之中明明白白地曝露出來了。

夏姬勾起嘴角,不動聲色地觀察坐在門邊、穿著紅白條紋襯衫的綠髮小子。

帶著三把刀,名為羅羅亞・索隆的年輕劍客雖然面無表情,視線卻緊緊盯著詢問雷利有關空白的歷史的黑髮女孩。當雷利談到那個女孩的故鄉時,夏姬很清楚地看見綠髮小子的眉頭像是要打結了一樣皺了起來,然後當女孩沉默了幾秒、決定要和大家繼續一同航行時,他才抿了抿嘴、像是不想被大家發現自己快要笑出來一樣地刻意低下頭裝睡。

哎,年輕真好吶,夏姬笑著心想。這就是她經營酒吧的最大樂趣了。

可能是顯少遇到同樣是女性的海賊吧,在大夥兒抓著雷利問東問西的時候,草帽海賊團的女性船員娜美和綠髮劍士方才緊緊盯著的那名黑髮女孩,妮可・羅賓自然而然地湊到了吧台邊。

「吶,夏姬姊,妳跟雷利大叔是不是夫妻?你們是那種關係對不對?」娜美笑咪咪地看著夏姬。

沒想到最一開始被問的不是關於航海的事情,而是戀愛問題。夏姬忍不住失笑。娜美的個性就像她的髮色一樣,帶著陽光、很有活力。雖然講話非常直接,但完全不會讓人覺得被冒犯。

「很可惜,自從我選擇當上海賊,愛情就是不存在的感情哦。」
「咦?不會吧?」娜美毫不掩飾地睜大眼睛,「你們也是那種沒有愛情卻在一起的關係嗎?」

聽見娜美像是直覺性的反問,不只夏姬,就連身為同伴的妮可・羅賓都愣了一下。

「娜美,妳剛剛是不是說了『也』?」妮可・羅賓不太肯定地看向娜美。

「咦?⋯⋯啊,不、不是!我只是純粹好奇而已!」像是發現自己說溜嘴一樣,娜美連忙搖頭澄清,「最近不是常有這樣的事情嗎?什麼一夜情之類的,我只是想夏姬姐這麼美麗,雷利大叔怎麼可能不對夏姬姊動手……呃、不是!哎呦,我到底在說什麼啊?」

發現自己越描越黑,娜美索性低下頭,直接以「對不起」做為結尾草草結束了話題。看著娜美的可愛反應,夏姬加深微笑。

「妳的對象讓妳覺得你們之間沒有愛情嗎?」
「欸?我才沒有什麼對象呢!」娜美紅著臉回答,但在夏姬和妮可・羅賓一副了然於心的視線之下,娜美只好噘起嘴、有些不甘願地囁嚅:「……只是個笨蛋罷了。」

聽見娜美的評語,夏姬呵呵笑著回答:「男人不都是笨蛋嗎?」
接著夏姬看向妮可・羅賓,黑髮女孩似乎和她有同樣的想法似地輕輕地笑了。

「妳呢?妳的對象也讓妳覺得你們之間沒有愛情嗎?」
聽見夏姬的問題,妮可・羅賓偏了偏頭,在嘴邊漾開笑窩。
「不,這部份我沒什麼煩惱……」

不知道為什麼,比起娜美問得那麼直接,妮可・羅賓這種有點曖昧的甜笑反而看了讓人有點心跳加速。看著妮可・羅賓的笑容,綠髮小子方才低著頭忍住笑的樣子在夏姬的腦海裡浮現。夏姬勾起嘴角回以一笑。

「是嗎,那就好。」
「但是如果真的要說煩惱的話……」

黑髮女孩接著開口,視線無意識地飄向櫃檯後方的冰箱,更正確地說應該是冰箱裡的啤酒杯。夏姬跟著看向後方。

「請問妳有弟弟或妹妹嗎?」
「嗯?」夏姬回過頭,對上妮可・羅賓的視線。
「兄弟姊妹。有嗎?」
「哦,有一個弟弟,但是很久沒有聯絡了。」

「是嗎。」妮可・羅賓頓了一頓,一瞬間她的臉龐浮現看似猶豫的神情,「那種感覺說不定就像妳看待自己的弟弟一樣呢⋯⋯不管過多久,都只會覺得他很小。」

妮可・羅賓的形容她或許稍稍能夠體會吧。夏姬點了點頭。

「小小的男朋友嗎?」
「是啊,小小的男朋友。」
「喜歡他嗎?」
「如果不喜歡就不會在一起了呢。」
「是嗎,那就好。」

聽見夏姬的回答,妮可・羅賓有些無奈地聳了聳肩。

「但是他似乎很不喜歡。」
「不喜歡?不喜歡妳嗎?」夏姬直覺地回答。
「怎麼可能?索隆那傢伙對羅賓的感情光明正大到連剛上船沒多久的布魯克都感覺到了耶!」娜美跟著道。

果然是個心直口快的好女孩啊,夏姬愉悅地輕笑出聲。
妮可・羅賓似乎也不介意娜美直接公佈小小的男朋友的身分,笑著搖了搖頭。

「我指的是他不喜歡自己比我小這件事。」
「原來是這樣啊,索隆看起來的確是那種會在意年紀的類型吶,」娜美恍然大悟地點點頭,「不過我覺得啊,索隆與其說是不喜歡妳比他大,更多的應該是不安吧。」

「不安?」妮可・羅賓彷彿是完全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似地睜大眼,「⋯⋯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羅賓妳既成熟又有魅力、感覺一個不小心隨時都有可能會被別的男人搶走囉!成熟又美麗的女人是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嘛!索隆一定每天都很煩惱自己該怎麼辦才能讓妳一直喜歡自己哪嘻嘻嘻嘻!」

聽見娜美的論點,妮可・羅賓沈默了。她愣愣地看著排放在玻璃冰箱櫃裡的啤酒杯,過了一會兒才彎起嘴角。

「是嗎?⋯⋯那個天不怕地不怕、遇到敵人總是搶著和最強的敵手對戰的他也會不安嗎?」妮可・羅賓用像是在自言自語的音量說道。

看見妮可・羅賓有些開心又或者更像是鬆了一口氣的神情,夏姬知道自己也跟著揚起微笑了。

「每個人都會不安哦。」
夏姬低聲說道,但她知道妮可・羅賓肯定有聽見。
「男人也會有膽小、害怕失去的時候的。這種時候不是滿可愛的嗎?」

雖然聽見她的問題,但面前的黑髮女孩只是維持著淺淺的笑容,沒有回答。



03

有人說過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而夏姬心想,她大概也算是頗有運氣的那種人吧。

年輕時的她從來沒想過要當海賊。從小到大,不管是猜拳、抽獎、進賭場甚或是賽馬之類的,只要跟機率有關的賽局她從沒輸過。天生擅於觀察人與人互動的她利用自己的好運在地下社會游走,一有機會便找人進行情報買賣的交易。雖然身邊的人都對她的生活方式感到不以為然,但生性喜好刺激的夏姬卻覺得這樣的生活方式非常適合自己。距離危險的世界看似遙遠又好似近在咫尺的她,就是在蒐集情報的時候認識雷利的。

那一天,聽說有艘頗有名氣的海賊船在海港邊停留,她接近那艘船、跟蹤海賊團的成員,得知海賊團停留於此的目的和行程。

「聽說那艘海賊團上面載了很多黃金啊。」——正當夏姬暗忖著要如何利用剛得手的消息好好大賺一筆時,待在酒吧的夏姬聽見身邊的人們正好在討論那艘海賊船。

比起「當機會出現時要緊緊把握」這句話,夏姬更推崇的是「機會不會自己從天而降,需要靠自己創造」這句真理。於是握有海賊團情報的夏姬主動靠近那群看起來不太友善的男人,問他們要不要跟她買海賊團的情報。

夏姬承認自己的確因為到目前為止的交易都無往不利而有些得意忘形,她也承認或許就是因為她太相信自己能夠在這樣如履薄冰的生活中來去自如,才會對人類的貪得無厭如此疏忽。在談判的過程中,圍住夏姬的人越來越多,等到她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無法全身而退的情況了。

「比起海賊團上的黃金,妳偷取情報的能力更讓人在意吶。」

看起來像是領導人的男人站到她的面前,臉上帶著看了讓人作嘔的笑容。

「看來我們剛才說的話妳也聽見了吧?既然被聽見了,我們當然不能讓妳離開了。」
「聽見什麼?想去搶奪海賊團的黃金這件事?」夏姬很意外這群人明明這麼大聲吵鬧居然還把自己說的話當成機密來看待。

「少裝傻了,」面前的男人一臉不屑地朝地面啐了一口口水,「妳都聽見了吧,我們打算通報海軍過來、然後趁隙把他們的黃金都偷走這個計畫。」

直到現在,回想起這段往事,夏姬都還是覺得當時被這些人圍住的自己真是愚蠢至極。

──不,我沒聽見你們的計畫,而且我覺得你們那個計畫有點爛。
夏姬本來打算這麼回答的,但她還沒張開口,男人的後方突然響起突兀的哧笑聲。

所有人應聲看向那名不識好歹的出聲者,包括夏姬。從團團圍住她的人群縫隙中,夏姬能看見一個男人正靠著酒吧,一臉愜意地看著他們。男子的穿著非常簡單,一件黑色的T-shirt和稍嫌破爛的牛仔褲,有些過長的頭髮整齊地往後梳。

如果不是現在這種情況,夏姬可能會一面心想這個男人真是她的菜,然後慢慢欣賞男人壯碩的身材,但現下她只想趁大家轉移注意力的時候逃離現場。

然而,就在夏姬不經意對上男人的視線那一瞬間,那名男子的長相讓夏姬忍不住驚訝地瞪大了眼。因為那個男人根本不是什麼閒著沒事偷聽他們對話的路人甲,而是不久前她竊取情報的海賊團的成員。

「原來如此。妳偷取情報的能力的確讓人很在意啊。」男人笑道,那副意興闌珊的樣子讓夏姬反射性地瞪了他一眼。
「我才沒有要偷他們的情報,是他們自己白癡說溜嘴的。」

但看來她也是個白癡吧。驚覺眼前的男人們個個兇神惡煞地瞪著她,夏姬這才發現自己居然不小心說出真心話了。而那名海賊似乎被她的反應逗得更開心了,他拿著酒杯、興味盎然地打量著她,但他那副懶散的樣子似乎惹惱了其他人。

「你這傢伙是誰?想英雄救美嗎?」站在夏姬面前的男人率先發聲。

「你問我嗎?」海賊揚起眉尾,露出像是這時候才注意到那個男人似的挑釁表情,「席爾巴斯‧雷利。剛才你們說要搶黃金的海賊團的副船長。」

副船長?夏姬更驚訝了。她完全沒想到這個跟其他團員的相處一點隔閡都沒有的男人竟然是那艘海賊船的副船長。

「什麼?」男人憤怒地瞪向夏姬,「你跟這女人合夥來套我們的話?」
「不,我只是想知道這女的幹麻要偷聽我們團員聚餐聊天、閒著沒事反跟蹤一下而已。」

聽見雷利事不關己的回答,夏姬睨了他一眼。但雷利只是聳了聳肩,吞了一大口手中的酒。

「哦⋯⋯」夏姬面前的男人歪起嘴角,露出令人生厭的笑容。
「看來妳不是遇到拯救妳的英雄,而是前來搶著教訓妳的海賊大壞蛋。妳還真不是普通的倒楣吶。」

沒錯,她不能同意這個噁心男再多了。第一次失手就算了,竟然還被兩邊都抓包,她真的太不幸了。看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夏姬自暴自棄地閉上眼,坦然接受交易失敗這個事實。就在這時,雷利的聲音又慵懶地響了起來。

「是嗎?我倒覺得倒楣的人是你們吶。」
「你說什⋯⋯」男人的問句只說了一半便中斷了,緊接著的是重物掉落到地板上的悶響。

夏姬反射性睜眼,映入眼簾的是圍住她的男人們一個個倒在地上的景象,而雷利仍然倚靠在吧台邊,一臉悠哉地喝著酒。

「是你打倒他們的?」夏姬困惑地看向雷利。
「還是安穩的生活比較好吧?」
「⋯⋯什麼?」
「拿了那些傢伙的錢,應該夠妳安穩地生活一陣子了吧?情報買賣不適合像妳這樣可愛的女孩,還是找個正常的工作生活比較實在。」

雷利用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看著她說道,然後挺起身,從牛仔褲中掏出鈔票放在櫃台上,作勢離開酒館。
夏姬訝異地看著雷利一連串的動作,沒能馬上做出反應。

這是她第一次順手牽羊被發現。
既然沒辦法成功地販賣情報,至少也要有點收穫才行,就是這樣的心態她才摸走那些人的錢包的。雖然她的確如他所說地偷了這些男人的財物,但什麼可愛女孩、正常工作的,自己明明是無惡不作的海賊還講得那麼好聽。夏姬只記得當時她非常不服氣,然而等到她回過神,她已經不自覺地跟在雷利身後、踏上他的海賊船了。

一見鐘情根本不可能發生在她身上,夏姬心想。但可笑的是,如果不是一見鐘情,她完全沒辦法解釋自己為什麼要跟著雷利前往那艘海賊船,甚至還對第一次見面的海賊團團長說「請讓我加入這個海賊團」。

名為「哥爾・D・羅傑」的船長聽她說完和雷利相遇的經過,先是有些驚訝,但沒幾秒便笑著答應了她的入夥要求。然而如同夏姬預想的,雷利跟著便一臉厭惡地反對她加入了。

「如果妳有辦法讓雷利答應妳的話,妳就跟我們一起出航吧。」船長悠悠哉哉地這麼對她說。
於是夏姬執拗地纏著雷利好幾天。

──為什麼不讓我加入?
因為妳是女人。

──憑什麼女人就不能加入海賊團?你覺得我沒那個實力嗎?你應該知道那一天就算你沒有出手救我,我也有辦法自己一個人逃走吧?
那是妳運氣好。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吧?
女人光靠運氣沒辦法在海上生存的。

──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生活的!告訴我真正的理由,否則我無法接受。

就在這句話之下,雷利一臉不耐煩地回答了:「因為妳喜歡我吧?」

出乎意料的回答讓夏姬沈默了。將她的默不作聲視為默認的雷利則是一臉森冷地對她繼續說道:「既然決定當海賊,愛情什麼的感情通通都是累贅。如果妳打算抱著這種沒必要的感情加入我們,妳就別打算踏上這艘船。」

夏姬並沒有因此打退堂鼓。
她沒有露出受傷的神情,沒有因為雷利冷酷的言語而軟弱立場,卻也沒有口是心非地說她不喜歡他。

「沒錯,我喜歡你。」夏姬坦率承認。
「既然這樣妳就不准加入。」
「但是就算我喜歡你,我也還是要當你們的海賊。」
聽見她的堅持,雷利的表情再次顯得不耐,然而夏姬不讓雷利有機會出聲,很快地又接著說道:「抱我。」

「一個晚上,這樣我就放棄對你的感情。」

她的要求如此直接,雷利忍不住皺起了眉。
雷利看起來並沒有把她的要求當作完笑看待,當然事實上她也是認真的。

「⋯⋯對男人而言,要抱一個沒有愛情的女人很容易,」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雷利的嗓子聽起來有些沙啞,「只有性而已的關係妳也好?」

「你說呢?我們只不過是萍水相逢的關係,就算喜歡,也沒有到非要跟你在一起的程度。所以我們半斤八兩。」

聽見她的回答,雷利眉間的皺紋又多了幾條。他的神情看來有些不滿,或許也可以用帶著慍色來形容。
看著雷利像是在生氣的表情,夏姬只以輕笑回應。

「另外,你說我為了愛情選擇成為海賊,其實你只說對了一半。不管是戀愛或是成為海賊,比起平穩安定的環境,刺激的生活更適合我。」

「就像盲目的飛蛾撲火一樣?」

「嗯?我可是會好好冷靜挑選火源的,」夏姬抬起眉,完全不在意雷利聽起來像是在諷刺的反問,「如果你拒絕我,我會斷然放棄你和這艘船,但我也不打算因為這樣選擇平穩的生活,因為你口中說的正常工作和安穩的生活環境,不是我想要的。這樣的回答你滿意了嗎?」

——如果你沒有別的理由拒絕我,那就抱我吧。一個晚上,然後我會放棄對你的感情。最後夏姬對著沈默不語,又或者可以說是啞口無言的雷利這麼說。

隔天,夏姬正式踏上哥爾・D・羅傑的海賊船,成了雷利的夥伴。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4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青離子+  

No title

豪好看啊!我很喜歡這樣主動追愛的夏姬呢!澈圈讓原著戲份不多的夏姬個性非常鮮明,用她的視角講索羅、講她跟雷利的故事,卻沒有任何突兀感,實在太厲害了!

總覺得夏姬要求上船那段,跟羅賓上船時好像哦(滾動<3<3<3<3這篇的娜美和羅賓好可愛!!

Ps其實我對狐兔沒什麼感覺,但我超愛胡尼克啊,也許澈圈的狐兔能推我坑XD

2016/09/09 (Fri) 18:31 | EDIT | REPLY |   

Re青離子+  

Re: No title

好久不見!
謝謝青離子+的鼓勵~

因為故事架構完全是三年前的草稿,
三年後的我只負責加上場景描述,
還有整個劇情的走向我也都沒有調整(因為當初已經全部都架構好了)
所以很擔心大家覺得不夠精采(特別是娜美羅賓的橋段)。
青離子+的留言讓我安心不少,真是謝謝你~

我也超愛胡尼克,希望我的狐兔可以多拉一些人入坑(笑)
我會努力生出來的!

再次感謝留言喔~

2016/09/10 (Sat) 20:14 | EDIT | REPLY |   

散晨  

No title

看到這篇真開心,我喜歡這樣幽微的細節發展出來的故事~
然後...那個...我還是好想看巴掌啊(艸)

2016/09/18 (Sun) 06:42 | EDIT | REPLY |   

澈圈  

Re: No title

哦哦哦哦!抱歉回訊晚了!
謝謝散晨的鼓勵和支持!

我保證我有在寫巴掌的!
只是很慢⋯⋯(掩面)
請等我!我保證⋯⋯(掩面again )

2016/09/22 (Thu) 22:13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