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澈‧廢圈圈

有時看來,有點可愛(下)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One Piece同人衍生文-

CP有:夏姬 x 雷利、Zoro x Robin
原著未提及之自創背景設定有,請慎入。







04

成為海賊後,夏姬從來沒有在眾人面前表現出自己對雷利的心情(雖然夏姬隱約覺得其他船員們都知道),而雷利對她的態度就和對待其他成員一樣,公平公正,沒有任何偏心。如同他們約定好的,就算隨著相處的時間增加,喜歡雷利的心情越來越強烈,夏姬也不曾把自己的感情表現出來。直到羅傑船長死的那一天。

羅傑的死讓雷利很震驚。羅傑死後,雷利就像是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一般,飲酒度日,每天都窩在賭場中,茫然地生活著。

夏姬記得那是在梅雨季節、她的敲竹槓酒吧即將開幕的某一天傍晚發生的事情。那一天,綿綿細雨依舊,夏姬拿著剛買好的裝潢材料、步行在商店街道上。當她經過商店街最大的賭場時,她遇見了雷利。

雷利醉醺醺地頹坐在賭場門口,就連經過的路人都用厭惡的眼神看著他也毫無任何反應。

和兩人初次相遇時一樣,雷利穿著一件T-shirt和破爛牛仔褲,右手拿著一瓶酒瓶。然而他昔日英氣風發的模樣不復以往,看起來就只是個落魄潦倒的中年大叔。

認出雷利的那一瞬間,夏姬忍不住一把抓起雷利,然後掄了他一拳。

夏姬不是很清楚當時她為什麼要揍雷利,可能是看他那麼窩囊一時氣極攻心吧,因為她沒想到這個讓她「放棄愛戀的心情也想待在他身邊」的男人竟然會讓自己變成這副模樣。所以她不甘心,所以她才會揍了他一拳之後,還站在一旁冷冷地看著他躺在地上。

那時她大概也有點失去理智了,她不斷重複說著「振作起來!你以為羅傑會高興看到你變成這副德性嗎!不要只看著已經失去的,看看你還擁有什麼!你還有關心你的那些夥伴們不是嗎!你還有我不是嗎!就算大家一個個都離開了我還是會在你身邊、我不會離開、所以不准放棄自己!」之類沒有意義的話,吼到她的聲音都沙啞了。

夏姬不知道雷利對這段往事有沒有任何記憶。那一晚她吼完自己想說的話之後,就把沒有任何反應、看似對她的怒氣無動於衷的雷利扛回家。隔天早晨,雷利只低聲說了句謝謝,兩人一起沈默地吃過早飯後,雷利便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地離開了她的家。

雷利沒有對那段自甘墮落的過去有任何表示,不過他不再表現得那麼厭世了。雖然他還是一樣愛喝酒,不過不會再讓自己喝得酩酊大醉,然後,他開始學習鍍膜技術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雷利會回她的家,但並不常。大部份沒有工作的時候他喜歡跑去賭場,有時候一個禮拜、或是一個月,但是他總是會回來。——或許是她擅自相信他會回來吧。
他會回來,而她一直都待在這裡。就像她對他的承諾一般,她沒有離開,一直都沒有。

自從兩年前和蒙其・D・魯夫相識之後,雷利似乎又不太一樣了,夏姬心想。雷利前往賭場的時間變得很少,他花費了大半時間在指導魯夫格鬥技巧和鍍膜,除此之外幾乎都待在敲竹槓酒吧裡。待在酒吧的他總是像在發呆似地直直盯著她看,但如果她問「幹什麼?」他卻又會一臉漠然地回道「沒什麼,我出去一下。」然後離開酒吧。

這個男人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個樣,只要有什麼在意的事情就一頭熱地栽進去。雖然他老是沈默不語把真心話藏在心底,但是他的行為卻總是表現得很明白。夏姬一面清洗酒杯,低聲輕笑。

聽見她的笑聲,坐在吧台前的雷利收回發呆似的神情,一臉不解地看著她。

「笑什麼?」
「沒什麼,」夏姬聳聳肩,拿起一根菸掛在嘴邊,「時間差不多了吧。」

她指的是魯夫一行人差不多要回來了的事。當然雷利也馬上就意會到她的意思了,雷利瞇起眼睛。

「嗯。」
「你也有一陣子沒見到蒙其小哥了吧。那些小傢伙們不知道變得多強了?真期待看到他們呢。」

「是啊。」聽見夏姬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的話語,雷利彎著眼角同意。
「⋯⋯對了,夏姬。」
「嗯?」
「要不要跟我打個賭?」雷利突兀地提議。

這是雷利第一次跟她打賭,夏姬抬起眉。生性討厭輸的雷利居然主動跟她打賭。明明他很清楚她的賭運好到幾乎可以媲美傳奇賭神馬克思的。

「賭什麼?」
「賭那群小毛頭當中誰會第一個到。」

雖然她沒有特別想接下這個賭局,但夏姬忽地回想起兩年前黑髮女孩說的話,還有她那帶著淺淺笑容、看似不安的神情。

『那個天不怕地不怕、遇到敵人總是搶著和最強的敵手對戰的他也會不安嗎?』

「劍士小哥。」於是夏姬脫口而出。但與其說是她覺得他會第一個到,不如說是她希望他第一個到吧。
「嘿⋯⋯那個有點遲鈍的小子嗎?」
雷利似乎心情很好,他勾著笑容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那除了綠髮劍士之外的人先來就算我贏。」
「啊?」聽見雷利的賭局,夏姬傻眼地瞪大眼。
「沒差吧?跟妳賭我穩輸的不是嗎?」雷利將酒杯拿給她,「再一杯。」

夏姬接下杯子,走到啤酒拉霸機前,將啤酒注入杯中。

「就算是這樣,這個賭局對我來說還是太吃虧吧?你覺得我有可能會答應這種吃虧的事情嗎?」
「要賭的東西不是錢,所以妳不用擔心。」
「雷利,問題不是這個、你到底⋯——」就在夏姬撇頭睨向雷利,嘗試向他抗議這種莫名奇妙的賭局時,酒吧的門突然開了。

夏姬和雷利同時轉頭看向門口。一位身穿深綠色外衣,腰帶上繫著三把刀的男人踏進敲竹槓酒吧。

「怎麼,我是第一個到的嗎?」站在門邊的男人用有些得意的語氣說道。

夏姬稍稍睜大雙眼。
第一個抵達的草帽海賊團成員,正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遇到敵人總是搶著和最強的敵手對戰,但是似乎很介意自己比女朋友年紀小的劍士小哥。

「還真的是小小的男朋友啊⋯⋯」
「什麼男朋友?」
雷利一臉疑惑地看向夏姬。夏姬沒有回答,只是稍稍揚起嘴角、回望雷利。
「所以⋯⋯我贏了?」
「嗯,妳贏了。」雷利看著夏姬笑了。



05

在等待全員到齊這段時間,劍士小哥每天早晚都會固定來敲竹槓酒吧喝酒,看見她的第一句話總是:「今天有誰來了嗎?」
如果她回答有,劍士小哥的眼神會一瞬間閃過近似期待的感情,但每當她說出會合的夥伴名字之後,這年輕小夥子就會恢復一貫的面無表情,而且看起來好像有點不爽。

「你的傷看起來很嚴重呢。」
夏姬將啤酒杯放到羅羅亞・索隆面前,同時向他搭話。

「嗯?」羅羅亞抬眉,隨即意會到她話中的意涵,「哦,這個嗎?」

羅羅亞指著自己的左眼:那只眼睛有道大大的傷疤。
看見羅羅亞左眼的傷時,夏姬嚇了一跳,那一瞬間她想到的是妮可・羅賓看見那道傷口時的反應。

「是為了保護那個女孩而受傷的嗎?」

夏姬指的是羅羅亞第一天抵達時,跟在他身後出現的那個粉紅色頭髮女孩。羅羅亞花了一些時間才聽懂她的話,他的眉間擠出了幾道皺紋。

「怎麼可能。在修練的時候不小心被劃到的。」
「這樣啊,」夏姬點點頭,「她可能會心疼哦。」

這一次她指的是羅羅亞一直期待從她口中聽見名字的那個女孩。羅羅亞很快就理解她的言下之意了,他的撲克臉浮現一絲遲疑的神情。

「兩年前那傢伙說了什麼?」
「呵呵,介意嗎?」
「⋯⋯沒有。」羅羅亞低聲回答,然後拿起酒杯,「我只是有點訝異妳知道我們的關係罷了。」

看來劍士小哥對於自己的態度和視線有多麼一目瞭然毫無自覺呢。夏姬彎起嘴角。

「你有哥哥或姐姐嗎?」
「嗯?⋯⋯有個像是大姊一樣的親友。」
「這樣啊。」

雖然不明究理,羅羅亞還是照實回答了她的問題。真是個直率的好孩子,夏姬加深微笑。

「覺得討厭嗎?」
「什麼?」
「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和那個親友一樣嗎?不管過多久都覺得她比你大之類的?」
「啊?怎麼可能會一樣?」羅羅亞一臉困惑地皺起眉,「我當然會一直都覺得她比我大,但我總不可能看到每個比我大的女人都愛吧。」

羅羅亞・索隆的回答她非常能夠理解,只是妮可・羅賓的心情她也能夠體會。夏姬點燃一根菸,輕輕抽了一口。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是她很不安哦。」

聽見她的話,劍士小哥再度浮現遲疑的表情。
雖然不善言辭,但是態度率先表現出來了嗎。年輕真好吶。夏姬忍不住輕笑。

「很可愛不是嗎?」
「⋯⋯笨蛋。又不是只有她會不安。」羅羅亞粗魯地回道,一口氣把杯中的酒吞下肚。

夏姬沒有多說什麼,靜靜地把他的酒杯收走了。
就在夏姬將酒杯放進流理台時,羅羅亞的聲音響了起來,但因為他的聲音太微弱,夏姬以為是自己的幻聽。夏姬抬頭看向羅羅亞・索隆。

「你說了什麼嗎?」
「我說,那種可愛的表情不適合她吧。」
「哎呀,真有自信呢。」夏姬眨了眨眼。
「不然這兩年不是白過了?」

「是嗎?」看見羅羅亞貌似挑釁的笑容,夏姬也回以一笑,「那就當我多管閒事吧。」
「嗯?」
「沒能待在你身邊,而且還有這麼可愛的小女孩陪在你身邊兩年,她肯定會不安哦。」

聞言,羅羅亞噗哧一聲笑了起來:「那個不是不安,是妒嫉才對吧?」

「欸,不安跟妒嫉是如影隨行的哦。更何況你們分開兩年了不是嗎?你沒有不安過嗎?比方說這兩年她也有個男人陪伴在身邊之類的?」

就當她是因為太羨慕年輕人的率直而忍不住想作弄他吧。看見羅羅亞的嘴角幾乎是以秒速在用力往下扯,夏姬不禁加深笑意。

在夏姬的視線下,羅羅亞先是沉默了半晌,接著突然皺起臉、雙手環胸用力嘆了一口氣。

「雖然吃醋不安的她很可愛,但那傢伙安心之後的笑容更可愛啊⋯⋯」

真是青春哪。她本來還有點期待綠髮小哥會不會說出什麼甜言蜜語,沒想到是直接進入妄想模式嗎。夏姬忍不住大笑出聲。

「現在就發情可不行喔。」

或許是因為她的反應太突然,也有可能是她的回話太過直白,羅羅亞瞪大眼睛,但他隨即又咧開嘴。

「對她的慾望不就是最能讓她安心的證明嗎?」
「這只有你們倆才知道了。」夏姬意有所指地笑著回答。

羅羅亞露出被將了一軍的困窘模樣。他努著嘴起身,從袖口掏出一張鈔票放在櫃台上。

「我去釣魚了。」
「路上小心。我會轉告她的。」

羅羅亞沒有回答,在木門關上之前背對著她擺了擺手。


06

除了蒙奇小哥以外,妮可・羅賓是最後一個抵達酒吧的成員。

世事的造化總是這麼作弄人。夏姬還沒來得及說出羅羅亞的行蹤,那個自稱培羅娜的粉紅頭髮小女孩竟然自己先跑來酒吧了。

培羅娜似乎知道劍士小哥和妮可・羅賓的關係。雖然她口口聲聲強調自己只是因為好奇被羅羅亞如此重視的女人是怎麼樣的人才來這裡,但很明顯地,她介意羅羅亞的程度遠遠超過她對妮可・羅賓的好奇心。

哎,羅羅亞真是個罪孽深重的男人啊。夏姬盯著放在瓦斯爐上加熱的水鍋,默默地聽培羅娜和妮可・羅賓對話。隨著水溫升高,鍋底的泡泡一個接著一個緩慢地往上浮。

「我一直很想跟妳說謝謝。」妮可・羅賓對著培羅娜說。
「⋯⋯有什麼好謝的?」
「在他瀕死的時候妳救了他,而且妳還平安無事地把他帶來這裡。有妳在他身邊真的太好了。謝謝妳。」

聽見妮可・羅賓的道謝,培羅娜的表情一瞬間垮了下來,但她很快地又故作生氣貌瞪向妮可・羅賓。

「妳跟那傢伙一樣是笨蛋嗎?培羅娜只不過是因為太無聊、想出門找一個可愛的夥伴才順便帶他離開那座島而已!會救他也只是因為當初想把他納為培羅娜的部下才幫他處理傷勢罷了!」

培羅娜抱著玩偶,笨拙地用無情的話語掩飾自己的真心。但妮可・羅賓毫不介意地對著培羅娜淺淺一笑。

「就算當初妳沒有那個意思,妳還是救了他。那個人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夥伴,所以謝謝妳。」

夏姬用眼尾瞄了妮可・羅賓一眼。她明白妮可・羅賓是特意使用夥伴這個詞而不是以女人的身分在感謝培羅娜。想必培羅娜也察覺了。

培羅娜的神情變得有些微妙。夏姬看得出來,那副表情中夾雜著些許的羨慕和如果對方是個討人厭的傢伙就好了的複雜情緒。

培羅娜垂下肩膀,撇頭看向酒吧門口。

「真是無聊。本來想看看是誰眼光這麼差選擇了那個笨蛋,但是看來那傢伙的眼光也沒有很好。你們湊成一對還真是剛剛好。」

雖然嘴裡不饒人,但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孩吶,夏姬憐惜地想。妮可・羅賓大概也有同樣的感受,她靜靜地看著培羅娜,沒有回答。

戀愛就是這樣,有人歡笑就有人悲傷。哎哎,羅羅亞真的是個罪孽深重的男人吶。夏姬一面默默感嘆,將鍋裡的熱水倒進茶壺。

「要不要再來一杯紅酒?」夏姬趁著將紅茶放到妮可羅賓面前時開口問培羅娜。

「⋯⋯不了。培羅娜來這裡只是想和那傢伙口中說的『沒有我會不安到死掉的女人』聊聊而已,既然已經聊完了,那我再待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是嗎。」夏姬點點頭,「隨時歡迎再度光臨。」

培羅娜站起身,輕輕地放了一張鈔票在櫃檯上。她的指甲擦了很可愛的粉紅色指甲油,就和她的髮色一樣。培羅娜抿著嘴,不帶感情地對妮可・羅賓吐出一句「再見」後便轉身往店門口走去。

「等一下,」妮可・羅賓突然出聲,但似乎就連她自己都很意外自己的舉動似地,她的眼神顯得有些困惑,「⋯⋯妳不留下來等大家會合嗎?」

培羅娜停下腳步,但是沒有回頭。

「妳是不是搞錯什麼了?培羅娜跟你們一點關係也沒有,最多也只是那傢伙的帶路人而已,更何況我們以後也不會有機會再見面,我為什麼非得留下來等妳的夥伴?」

妮可・羅賓盯著培羅娜的背影。

「是嗎。⋯⋯抱歉。」
「我不懂這有什麼好道歉的。那傢伙說過妳總是會為了奇怪的理由道歉。」培羅娜的聲音毫無抑揚頓挫,「其實是因為妳很不安吧。」

妮可・羅賓垂下眼睫,低聲同意:「妳說的沒錯。」
「是『他』說的沒錯。」

培羅娜丟下一句「妳可以再更有自信一點」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敲竹槓酒吧。妮可・羅賓愣愣地看著緊閉的木門好半晌,突然神情無奈地輕嘆一口氣。

「介意嗎?」夏姬出聲。
妮可・羅賓抬起頭,困窘地對著她聳了聳肩。
「說沒有是騙人的。」

「那個小小的男朋友,知道自己是第一個到的時候笑得可樂了。」
夏姬側頭,對著天花板呼出一朵煙圈。

「從那天開始,他每天都去海邊哦。說要去釣魚什麼的,不過從來沒有帶魚回來過。」
「⋯⋯那個人很不會抓魚哦。」

夏姬回頭,看見妮可・羅賓對著她眨了眨眼,那張精緻的臉龐上終於揚起一抹笑意。夏姬反射性地跟著彎起嘴角。

「綠髮小哥是因為不安才去海邊的吧。」
「是嗎?」
「是啊。人總是會不安的。」

妮可・羅賓沒有深入追究羅羅亞的不安。她拿起茶杯品嚐紅茶,然後轉移話題。
「夏姬小姐也會因為他不安嗎?」

夏姬明白,妮可・羅賓指的是她曾經承諾不會離開、會永遠陪伴在身邊的那個人。

還在當海賊時的回憶如同海潮般地忽然湧現。自暴自棄地坐在賭場門口的他,聽見她說「我不會因此選擇平穩的生活」而顯得有些生氣的他,對著她說「如果喜歡我就不准上這艘船」的他。

人類為何會感到不安?那是因為害怕失去自己擁有的事物。所以她在擁有愛情之前先放手了。

她曾經以為自己只要能夠待在他身邊就可以不需要愛情,她也曾經因為無法控制卻又必須視而不見的強烈情感而覺得痛苦,但這些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了。夏姬瞇起眼看向窗外,無聲地呼出一朵雲圈。

「自從我選擇當上海賊,愛情就是不存在的感情哦。我只要能夠待在他身邊就夠了。」
「夏姬小姐的想法很成熟呢。」妮可・羅賓瞇著眼笑道,將喝完的空杯放回吧台上。

「我只是比任何人都害怕失去而已。⋯⋯對了,雖然綠髮小哥看起來很遲鈍又笨拙,但還是說了一句『雖然吃醋的她很可愛,但那傢伙安心之後的笑容更可愛』哦。」

羅賓似乎很訝異,原本就很大的烏黑雙眸睜得更圓了。夏姬見狀忍不住笑出聲。

「還喜歡他嗎?」
「不喜歡就不會介意了呢。」妮可・羅賓起身,「兩年前我曾經說過他不喜歡自己比我小,但其實真正用年齡來掩飾不安的心情的那個人是我才對。」

「是嗎。」夏姬收下妮可・羅賓遞給她的鈔票,「不論是誰都會有膽小、害怕失去的時候的。這種時候不是滿可愛的嗎?」

黑髮女孩沒有回答,對著她漾開一朵比不安的表情還要更可愛的笑容。她輕聲說了一句「我出發了,謝謝妳的照顧」,然後轉身走向酒吧的木門。


07

草帽海賊團一行人吵吵鬧鬧地出航了。
前往魚人島的千陽號很快就消失在海平面之下,看著雷利獨自一人坐在海岸邊的背影,夏姬走到雷利身邊。

「再活久一點似乎也不錯呢⋯⋯」聽見雷利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地感嘆,夏姬彎起笑容。
「是啊,只是少了蒙奇小哥接下來的日子會變得無趣許多呢。你怎麼打算?回歸賭徒身份嗎?」

雷利不置可否地聳聳肩,拍拍褲子站起身。
意識到雷利的視線,夏姬跟著看向雷利。

「夏姬,」
「嗯?」
雷利一臉嚴肅地看著她(雖然她必須說沒有帶著笑容的雷利看起來就像是在瞪人一樣),她稍稍抬高眉尾。
「我賭輸了對吧?」

「啊?」夏姬一開始沒能馬上反應過來,但她隨即回想起前幾天雷利擅自和她進行的那個賭局,「哦,你說那個啊。」
「願賭服輸,妳不准反悔。」

雷利一臉認真的模樣讓夏姬忍不住笑出聲。

「立場是不是相反了?我記得贏的人是我吧?」
「那就是願賭服贏,妳不准退回已經贏了的賭注。」
「怎麼聽起來好像我比較吃虧?當初我連賭什麼都不知道,總覺得好像被你騙了吶。」
「被騙那麼一次也沒關係吧?」

真是難得,一向自由自在、自己要做什麼就做什麼的雷利竟然會表現得那麼堅持,是吃錯什麼藥了嗎?夏姬看向天空、從容地吐出一口雲煙。

「我要聽到賭注是什麼之後再決定。」
「真是符合妳的風格吶。」雷利苦笑。
「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是啊,所以才會不敢承認吧。」
「什麼?」夏姬轉回頭。

對上雷利視線的那一瞬間,夏姬嚇了一跳。認識雷利這麼久,她第一次看見雷利用這樣眼神看著自己,更正確地說是,她第一次看見雷利的眼神露骨地表現出自己的感情。

「夏姬,」雷利再次低喚她的名。
「輸的人要待在贏的人身邊一輩子,所以接下來妳不能離開這裡。」

成為雷利的夥伴之後,夏姬一直遵守著他們的約定:就算再怎麼喜歡他,就算曾經有哪個女人公然表現出對他的愛慕,她也必須忽視自己的心痛,就像愛戀這種感情已經不存在她心中。

她知道自己就跟其他船員一樣只是雷利的夥伴,但年輕的她還是曾經幻想過雷利有一天會覺得自己是重要的,就像羅傑船長對他而言是無可取代又必要的一樣。對雷利而言,她也是無可取代的人嗎?

夏姬不太想承認自己在聽見雷利的告白時鼻頭似乎有點酸,但她很快地用抽菸掩飾了自己的情緒。

「這是不是有點奇怪?」
「那裡奇怪?」
「既然是你輸,憑什麼我不能離開這裡?」

她的嘴硬讓雷利皺起了眉。
「妳想離開這裡?」
「沒有,但是你剛才說輸的人要待在⋯⋯」

「那就是這樣了,」雷利強勢地打斷她的解釋,「妳不能比我先死,也不能離開這裡,要永遠待在我可以看得到的地方。」

「我怎麼覺得你的口氣聽起來好像是我輸了一樣。」
「好吧,」雷利嘆了一口氣,一副妳這女人怎麼這麼難搞的無奈模樣,「那我不會比妳先死,也不會離開這裡,我永遠都會待在妳看得到的地方,這樣可以了吧?」

有人說年紀越大會越來越固執又任性,她是第一次這麼認同這句話。雷利的霸道讓夏姬覺得好氣又好笑。

「我能拒絕嗎?」
「不行。」
「那你還問我,我真的覺得我比較吃虧欸。」夏姬撇開頭,看向敲竹槓酒吧,「啊,有客人了。我先回去了。」

夏姬邁步向酒吧走去,彷彿聽見雷利在身後氣得跳腳的聲音。
「哪裡吃虧?欸!妳還沒回答我啊!」
「讓我考慮一下,這個賭注不怎麼吸引我。」

「不怎麼吸引妳?」雷利不可置信地深吸一口氣,連聲音都顯得有些破音。
「妳這女人,明明說過不會離開我的吧?」

夏姬用眼尾覷了一眼跟到自個兒身旁的雷利。他看起來非常不服氣,甚至可以說是帶點慍色。

這個男人一直都是這個樣,只要事情的走向出乎他的意料或是超出他的控制,他就會露出這副表情。雖然旁人看了可能會以為他在生氣,但其實那只是他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安而裝出來的樣子吧。

哎,就讓他暫時帶著這副表情生活一陣子吧。誰教他要讓她等了這麼久呢。
夏姬伸手推開酒吧的木門,竊竊地彎起嘴角笑了。





-the end--






<<小後記>>
總字數:16060字
完成時間:2016/09/11 19:26

耶比!我終於又完成一項清單了!!
老實說這一篇是3年前預計出突發本的文章,
但因為過沒多久就來日本打拚,所以就這樣被壓箱壓了三年⋯⋯

這篇文章底稿其實已經都完成,
我只有稍微潤飾然後添加幾個小小的橋段進去而已。
所以完全可以掩飾我因為過久沒有念書而已經貧脊的文筆(咦)

另外,在創作的過程中有一些壓箱設定很想讓它問世,
所以這篇文章另外開了一個分類,希望哪一天可以完成它(別再挖坑啦)

因為是老夫老妻的夏姬和雷利,為了表現出成熟大人的風範我吃了很多苦頭(嗯?)
不能寫出言情小說式文章的結果就是證實了我的詞彙真的非常貧窮,
我必須想辦法加快我復健的腳步。

尾大說海賊還剩下三成左右的故事,
所以在這僅剩的三成時間內,我會盡快把我的坑都填滿的!
在海賊王完結篇之前還請大家一起萌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 2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人魚  

No title

喔喔好久沒來就有這麼棒的文可看,真是感動(拭淚)

澈大把雷利跟夏姬的相處寫的很好呢!就讓人彷彿看到索隆跟羅賓引退後的生活(咦)

而且佩羅娜那段也很棒,雖然我也想寫點這個粉紅女孩的是不過目前還找無靈感的說QQ

希望繼續加油!(今年日本天災不少,期許您平安囉!)

2016/10/01 (Sat) 22:09 | EDIT | REPLY |   

Re人魚  

Re: No title

謝謝人魚大哥還有在光顧本站!
佩羅娜意外地有點難寫,而且我實在不擅長寫失戀文章wwww
期待人魚大哥的新文章喔!雖然最近可以整修部落格的時間很少,但我偶爾也會去探望人魚大哥的新文章的!
謝謝你的祝福,也祝你日文越來越精進喔!

2016/10/14 (Fri) 22:24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