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的小丸子

-櫻桃小丸子。同人衍生文-

CP有:大野 x 櫻
年齡操作、架空故事設定有,請慎入!

*2005年改制改為清水區,但文章還是以原作設定為主,以清水市稱之。
*故事設定以第二季小丸子為主,大野稱小丸子為「櫻」,小丸子稱大野為「大野同學(大野君)」,以此延用。












那是在櫻桃子剛升上清水東高三年級、櫻花正準備開始凋謝的假日午後發生的事。雖然已經是高三生了,櫻的生活依然沒什麼變化,因為在家悠哉地看漫畫而被老媽差遣到商店街買當天晚餐需要的材料。

「住宅區就是這樣討厭,連買個東西都要走這麼久。」櫻噘著嘴、忿忿不平地走在寧靜的街道上。

如果有腳踏車就好了,櫻接著想。
升上高中以後,不少同學改成騎腳踏車通學。櫻也曾經試著和家人申請一台腳踏車,但被老媽以姊姊高中的時候也是步行通學為理由駁回了。

那是因為姊姊唸的是走路只要十五分鐘的北高啊。從家裡走到東高要三十分鐘耶,真是沒有同情心的家人。櫻在心底嘀咕。雖然這麼抱怨,但其實過了三年,櫻也已經很習慣這樣的步行距離了。

正當櫻經過某個街道口,身邊突然傳來某個熟悉的聲音。

「這不是櫻嗎?妳要去哪?」

櫻聞聲轉頭。一名身穿東高制服,揹著球袋的男高中生走到她身旁。

「哦,大野同學。」櫻停下腳步,「我要去商店街買東西。看你這個樣子,該不會是要去學校去練球吧?」

熱血足球健將大野健一,櫻的國小同班同學,少數和櫻一樣就讀清水東高的老同學之一。櫻的國小、國中同學大部份都就讀學區內的清水北高,但也有少數同學就讀學區外的高中,好比說花輪和彥就為了清水市民引以為傲的音樂科選擇清水南高。就讀清水東高的國小同學,除了櫻與大野之外,還有各自的死黨穗波玉惠、杉山聰和喜歡昆蟲的長山治。

「嗯。我跟杉山約好一起練習。」
大野扯了扯肩上的背帶,和櫻一同往商店街的方向前行。要去清水東高,必須穿過清水市的商店街,然後再走大約十五分鐘。

「連假日都背著這個袋子走三十分鐘到學校,你真的很喜歡足球欸。」櫻一臉佩服地道,「哪像我每次走這條路只會想著如果我可以騎腳踏車去學校就好了。」

「哈哈,這的確是妳會想的事。哎,我們會這麼認真練習也是因為七月的全國大賽啦。」
「啊,對哦。這是你跟杉山同學最後一次出場了。這樣想一想突然覺得有點感傷欸。」

清水東高的足球隊在靜岡縣頗具盛名,好幾次代表靜岡縣參加全國大賽,也培育出不少知名的足球隊選手。今年清水東高也獲得優勝,將在八月代表靜岡縣參加全國高中聯賽。不用說,大野和杉山當然是足球隊的主力球員。

「青春的汗水和淚水,年輕真好啊!」櫻吹了聲口哨、用手肘頂了頂大野,大野則是啞口無言地看向櫻。
「⋯⋯妳這傢伙真的從小到大完全沒變耶,老是用一些老氣橫秋的字眼說話。」
「什麼!你這傢伙才是完全沒變啦,老是這麼失禮!哼。」

櫻氣鼓鼓地瞪了大野一眼,但大野倒是不痛不癢地轉開話題:「對了,今年的全國大賽在神奈川舉辦,妳來替我加油吧。」

「啊?」
「還有把穗波也一起帶來怎麼樣?大家可以一起去橫濱觀光。」
「你幹嘛擅自決定?我們又還沒答應。更何況光是你跟杉山同學有出場這件事就足以讓全校的女生自動自發地搭電車到神奈川組成啦啦隊了,幹嘛還要我跟小玉去啊?等等,這樣講起來,你到底有哪一次不是這樣強迫我去給你加油的?」

「妳不來嗎?」大野完全將櫻的抗議當耳邊風,「難得可以出去玩的大好機會欸,還可以吃到中華街的肉包喔!」
「中華街的肉包?」

不愧是從小認識櫻的老同學,大野提出的建議似乎成功吸引了櫻。事實上大野也不是第一次使用這個招數讓櫻答應自己的要求了。只見櫻雙眼發亮、卻又故作無奈地看向大野。

「要我去也是可以啦⋯⋯既然是你跟杉山最後一次出場的全國大賽,身為老同學的我不去實在說不過去⋯⋯不過前提是你要請我吃中華街肉包喔。」
「好啊,如果妳真的來幫我加油的話。」
「耶!一言為定!剛好去年聖誕節在蛋糕店打工的薪水還存著,真是太好了!今天晚上我打電話跟小玉說!」

櫻興奮地喊了一聲萬歲,就只差沒跳起來慶祝了。櫻誇張的反應讓大野忍不住噗哧一聲扯開嘴角。

「妳真的有夠愛吃欸。小心哪一天因為愛吃這件事被有心人士拐走。」
「真是沒禮貌!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就算再怎麼愛吃也不會因為這一點喪失理智好嗎。」

看見櫻理直氣壯地拍了拍胸脯,大野只是加深了嘴角的笑意。

「那就好,不然就麻煩了。」
「什麼?」櫻沒能理解大野的言下之意,困惑地抬起頭。
「沒什麼。對了,妳已經決定好要報考哪間大學了嗎?」大野一臉平靜地轉換話題。

沒有發現話題被成功轉移的櫻表情有些尷尬地搔了搔臉。

「啊⋯⋯哈哈、算是決定好了吧?」
「哪一間?東京的大學嗎?」
「東京?為什麼?」櫻不解地看向大野。

「妳姊不是去東京念大學嗎?所以我想妳說不定跟妳姊一樣會想去東京。」
「哎,不可能不可能。我又不像我姊那樣愛唸書,也一點都不想離開靜岡啊。我本來還不想念大學咧,結果被我老媽罵個臭頭,所以只好勉強選了一間短大。」

「是喔,哪一間?」大野再次追問。
「嗯⋯⋯東海大學附屬短大。」櫻有些不好意思,聲音變得有些微弱。
「東海?那間沒有美術系吧?」
「對啊。怎樣嗎?」
「所以妳打算唸什麼科系?東海大學短大的科系只有兩個吧?」

櫻雙手抱胸,一臉認真地開始思考,單純的她沒有意識到大野為什麼會對東海大學這麼了解。

「嗯~很難選啊~~雖然感覺念食品營養可以吃到很多東西,但是老媽希望我念兒童教育,說以後肯定比較容易找到工作。不過兒童教育的偏差值比較高,老師也說如果想考兒童教育的話濱松學院大學短大比較安全⋯⋯但是那間學校很遠啊,搭電車要一個半小時耶,我才不想哩。」

「⋯⋯我說櫻,妳該不會是以學校的遠近作為選擇的依據吧?」
「當然囉,如果可以的話我多希望學校就在我家隔壁啊,可惜這只是癡人說夢而已。」

看來對櫻來說,選擇大學的考量完全不包括離開家裡這個選項。看見櫻一臉悔恨地攤開手嘆息,大野除了傻眼以外沒有別的反應了。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選學校的。大學的選擇可是事關未來啊。」
「哎,你真是言重了。我連明天的未來都不知道,要我一面思考未來選擇大學的科系,我還寧可煩惱明天午餐要吃什麼呢。」

「是哦。」大野沈默了一會兒,最後卻只吐出這兩個字,這讓預期會引來一連串吐槽的櫻覺得有些意外。

櫻看向大野。但大野直直地看著前方,櫻無法從他的側臉讀出任何表情。

「妳從小就很會畫畫不是嗎?所以我以為妳會繼續往上念。」
「啊~那個啊。沒有沒有,如果我真的想唸美術就會跟花輪同學一樣選南高了。」因為南高的美術科跟音樂課一樣著名。

「是哦。那妳當初怎麼會選東高而不是南高?」
「這還要問嗎?當然是因為小玉在啊。」
「哈?」

「小玉數學不是很好嗎?她說想念理科比較強的東高,所以我也一起選東高了。」
「就這樣?」
「就這樣。啊,還有就是南高超級遠的,我一點也不想念通勤時間會超過一個小時的學校。」

「⋯⋯真是敗給妳了欸。妳的人生也太輕鬆了吧。」這一次大野終於露出笑容,對著櫻搖了搖頭。

「嘿嘿,好說好說,我就把你的這句話當作稱讚啦。」櫻對著大野咧嘴一笑。

在看見大野的表情後,不知怎地櫻莫名地鬆了一口氣。

櫻知道大野一向對女性沒轍,因為圍繞在他身邊的女性大部分都是暗戀他的純情少女,在這類型的女孩面前大野通常會面無表情,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冷酷。儘管櫻常常調侃大野不應該這麼吝於分享微笑,但是直到剛才櫻才意識到其實大野很少用那種冷漠的態度對待自己。

哎,只是因為從小認識就有這種待遇,我還真是奢侈的女人啊。對於大野的特殊對待,櫻只是這樣默默消遣自己,絲毫不認為這樣的優遇是否會有什麼特殊意義,也沒有多加細究自己為何會在看見大野的微笑後覺得安心。

櫻和大野在紅燈前停下腳步。
再走過一個住宅區就是商店街了。一旦有人一起行動,本來覺得討厭的路途也變得有趣許多。還好有遇見大野,櫻在內心因為偶然的相遇覺得幸運。

「那大野同學呢?」
「嗯?」
「大學啊。你也決定好了嗎?」
「嗯⋯⋯也算是決定好了吧。」
「嘩!你的速度也很快耶!哪間學校?」

大野沒有馬上回答,只是抬起眉毛看著櫻。兩人之間少有的沈默讓櫻困惑地偏頭回望大野。

就在信號轉為綠燈、鳥鳴聲響起的同時,大野對櫻綻開一笑,接著率先邁出步伐。

「東海大學。如果我們都考上的話就是同學了,加油吧,櫻。」
「欸?等一下,為什麼⋯⋯」但櫻才剛開口,身邊忽然傳來招呼聲。
「小丸子!」

櫻應聲回頭,一名中年男子騎著腳踏車經過櫻和大野身邊。穿過斑馬線後,那名男子停在對街,似乎是在等櫻。

「啊,是三松屋的老闆。」櫻睜大眼,連忙和大野往前走。
「哦,是那個有點散的老伯啊。」大野同時說道。
「什麼有點散?」
「妳忘了哦?國小的時候我們不是在神社遇見他,因為他弄丟一大筆錢,然後一起幫他找錢嗎?」
「啊!對欸!結果最後那筆錢是在三松屋老闆的腳踏車籃子裡!哈哈哈哈,你記憶力也太好了吧!」
「有嗎?不是妳記憶太差嗎?」
「你真的很失禮耶!」櫻氣呼呼地瞪了一眼帶著涼涼笑意的大野,然後揚起笑容看向站在路邊等他們的三松屋老闆。

「你好,三松屋老闆。」
「你好。」大野跟著問候。
「你們好。」三松屋老闆點了點頭,「小丸子準備去學校啊?」

儘管過了十年、櫻已經從國小學生成長為高中女孩,但從小就認識櫻的大人們還是繼續用櫻的小名稱呼她。如果是一般的高中女生肯定會覺得彆扭而擺出臭臉吧,但要說是櫻單純的個性使然呢?或是她對於和長輩的對應特別有一手?櫻不但完全沒有露出厭煩的樣子,反而還帶著天真的笑容和長輩們對談。

「沒有啦,我去超市幫我媽買菜。」
「這樣啊,那妳待會回家的時候順便來三松屋,老闆請妳吃最近新上架的紅豆麻糬。」
「真的嗎!耶!我最喜歡紅豆麻糬了!謝謝老闆!那我待會過去唷!」

櫻雀躍地對著三松屋老闆揮手道別,然後對著大野露出賊笑。大野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似乎早已預想到櫻接下來會說什麼。

「嘿嘿,賺到了!偶爾出門幫媽買菜也不錯耶!」
「妳這傢伙⋯⋯剛剛不是才說妳不會因為愛吃被拐走嗎?」大野和櫻往街區繼續前行。
「去三松屋哪叫被拐啊?再說我們現在討論的應該是你吧?」
「啊?」
「你的志願學校啊。為什麼你會選東海大學?以你的成績肯定可以考上更好的學校欸?」

大野悶哼一聲,低頭看向櫻。

「妳說的更好的學校指的是什麼?」
「啊?呃⋯⋯好比說靜岡縣大或是東京的大學之類的?」櫻一面傻笑回答,卻惹來大野一記白眼。
「笨蛋,所謂的好學校不是那些大家覺得好的學校,而是對本人來說最想唸的大學好嗎。」

「你說的也對啦,可是還是感覺好浪費喔。」櫻皺著眉,口吻老成地感嘆。
大野則是露出不滿的表情。

「憑什麼妳可以用家裡的距離選擇東海短大,我選東海就是浪費?好不容易終於能回來靜岡,我才不想又考去東京。」

國小三年級,大野曾經因為父親的工作因素轉學到東京,直到中學三年級才又因為父親的外派結束而跟著回來靜岡。雖然中間有接近六年的空白時間,但大野一回到清水市就非常自然又理所當然地和國小時期的死黨杉山鬧在一塊兒。每次看見大野在球場上和杉山踢球的樣子,櫻就忍不住打從心底覺得大野能回來清水市真的太好了。因為和杉山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大野的笑容看起來是真的很開心。

「看來我們都一樣很熱愛清水市耶。」櫻露出惡作劇般的表情,「不如我們組一個清水市愛好俱樂部你覺得怎麼樣?」
「否決。」大野想也不想地回答。
「呿,你怎麼這麼無趣啊。」
被澆了一桶冷水的櫻掃興地噘起嘴,但隨即又轉移話題。

「對了,那你的目標是什麼科系?」
「⋯⋯航海系。」
「真的假的!欸該不會⋯⋯」櫻下意識地抓住大野的袖口,但她的問題卻被同時插進來的問候聲打斷了。

「小丸子~」
櫻和大野看向行人步道右方。

「啊!是佐佐木爺!」
櫻鬆開手,張開笑容和站在路旁修整樹木的佐佐木問好,於是大野也跟著點頭問候。
「你們好啊⋯⋯小丸子,好久不見了。」佐佐木將手中的樹枝放進腳邊的水桶。

「佐佐木爺~我跟爺兩個禮拜前才跟你還有川田先生一起在公園散步耶。沒有到好久不見啦。」
「哎,對對對,瞧我這老糊塗。最近記憶力變得好差,真是老囉。」
「才沒這回事呢。佐佐木爺你的記憶力肯定沒有我糟糕,因為我連昨天晚餐吃什麼都不記得哩!」櫻像是在討論八卦般地擺了擺手,「而且啊,我爺前幾天才在說佐佐木爺現在還是每天替大家整頓樹木,難怪身體一直都比大家好喔。」

佐佐木似乎被櫻逗得很開心,呵呵笑了起來,站在一旁的大野也稍微鬆動了嘴角。從以前大野就一直覺得櫻似乎很受長輩的喜愛,實際看見櫻跟他們的互動之後,大野更加深刻感受到這一點。

「對了,小丸子待會回家的時候順道來爺爺店裡,我那個在新瀉的親戚寄了一大箱仙貝過來,妳帶一些回家吧?」
「好哇好哇!我最喜歡吃仙貝了!謝謝佐佐木爺~」
「好好好,別忘了來拿喔。」
「好~那我待會再過來唷!掰掰~」

櫻歡呼一聲,對著佐佐木揮手道別。直到櫻和大野都背對佐佐木並離開了一段距離後,大野才瞟了櫻一眼。

「妳這傢伙真是到處騙吃騙喝欸。」
「我哪裡騙吃騙喝?是他們主動說要請客的耶。肯定是因為大家都喜歡小丸子,嘿嘿嘿,真是幸運。」

升上高中之後,櫻通常都是和摯友穗波在一起的時候才會用小丸子自稱,但偶爾和大野或是杉山聊天的時候也會不小心使用。因為從小學時期就已經聽習慣了,大野也從不覺得特別突兀。

「妳還真敢說⋯⋯」大野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欸~這可不是我自己說的,是我爺說的喔。」
「妳爺爺說了什麼?」
「啊?」櫻似乎沒料到大野會追問下去,有些尷尬地搔了搔臉頰,「也沒什麼啦,就說小丸子是大家的小丸子而已。」

「你們幹嘛沒事講到這個話題?」
「呃⋯⋯就某一天我跟爺一起到商店街散步,然後就像今天一樣很多人跟我打招呼,爺就一邊感嘆一邊說這句話⋯⋯」櫻突然止住,用力甩了甩頭,「欸不對啦,我們現在在討論的明明是你耶!」

「我?」
「對啊!航海系的事情!」
「航海系有什麼好討論的?」大野皺起眉,一頭霧水地看向櫻。

「當然有啊!我說你該不會是打算跟杉山同學一起考東海大學航海系吧?」
「妳怎麼知道?杉山跟妳說的?」

有時候大野也真的很天然,他居然會覺得沒有人記得這件事。櫻噗哧一笑,對著大野聳了聳肩。

「你以前說過啊,要跟杉山同學一起出海冒險,而且還在轉學的餞行會上跟杉山同學一起唱歌不是嗎?」

毫無預警地聽見櫻提及國小時期的往事,大野瞪大眼睛,接著一臉困窘地撇開臉頭:「那麼久以前的事情妳幹嘛記得那麼清楚啊!」

「嘻嘻嘻嘻,你在害羞哦?不用害羞啦,那是很感人的回憶欸,而且沒想到你們真的要實現這個夢想,超超帥氣的耶!」

櫻一面訕笑,用手指戳了戳大野的手臂。

「妳這傢伙⋯⋯」大野惱羞地瞪向櫻。
「哎唷,別生氣別生氣,我是認真地覺得很好嘛。你想想,不用離開靜岡縣、可以繼續跟杉山同學踢足球,又可以兩個人一起完成航海的夢想,我看你真的是選對學校了!大野同學!」

櫻一面說道,用力拍了大野的背一掌,使得足球背袋的帶子跟著從肩膀滑落下來。
雖然櫻大辣辣的個性正是讓她能夠成為大野唯一的異性知己的原因,但大野還是常常心想至少兩個人獨處的時候她可以不用這麼豪爽⋯⋯當然,他也只是稍微在內心抱怨而已。

「⋯⋯剛才到底是誰在那邊嚷嚷著我選東海大學很浪費的?」大野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拉起背帶。
「哎,別這麼計較嘛!總之,看來未來至少還有兩年我們又是同學囉。」

櫻對著大野乾笑幾聲,然後停下腳步。櫻的目標地清水站前超市到了。
大野瞥了一眼超市門口,跟著站定腳步看著櫻。

「那也要妳有考上才是。」
「蛤!你這是在挑釁我嗎!小丸子真的下定決心的話也是很認真的!」
「這樣最好。」大野一臉認真地點頭,「如果妳需要,我跟杉山還有穗波都可以幫妳舉辦讀書會。」

「呀!氣死我了!小玉一個就夠了用不著你們多事!」
櫻鼓著臉跺了跺腳,但馬上又像是想起什麼事般地抬起頭。
「不過和你聊過之後我發現我好像越來越想唸東海短大了耶。」
「什麼意思?」
「因為如果是同學的話,就可以理所當然地去替你的球賽加油啦。而且學校那麼近,要見面也很方便不是嗎?」櫻不加思索地道。

櫻的回答讓大野愣了愣,隨即板起一張臉:「講得那麼好聽,妳有哪一次是自己說要來幫我加油的?」

「哎唷、別這麼小心眼嘛~至少我還是都有乖乖去幫你加油不是嗎?」櫻朝大野嘿嘿一笑,「就這樣啦,練球加油囉,我也要趕快買完東西去找佐佐木爺跟三松屋老闆哩!掰~」

櫻很快地結束話題,對著大野揮手道別,但就在她轉身準備踏入超市時,大野突然出聲叫住她。

「好好念書喔,既然東海短大對妳來說是最好的大學的話。」

大野沒頭沒腦地丟出這麼一句話,引得櫻困惑地看向大野。大野一臉淡然地聳了聳肩。

「我的意思是,如果妳不想離開清水市,那就不准落榜,不然商店街的那些大叔大嬸都要傷心了。」
「哦,原來是指這個啊,」櫻笑了起來,「放心吧!我不會離開清水市的。因為小丸子永遠都是大家的小丸子啊!」

看見櫻單純沒有心機的笑容,大野也跟著彎起了嘴角。

「永遠的話就太超過了。不過既然妳都誇下海口了,如果最後沒有考上,我可是會生氣的喔。」
「啊?為什麼?」
「那還用說嗎?」

大野伸出手用力揉了揉櫻的頭,櫻原先一頭柔順的短髮也因此變得亂七八糟。
「啊!你搞什麼啊!」

櫻氣呼呼地大叫,但當她抬起頭,映入眼簾的卻是爽朗到不行的大野的笑容。
「妳的錯,誰叫妳要說出這麼吸引人的約定。掰啦,明天見囉!」

大野留下意味不明的話語之後便扯緊球袋往學校的方向跑去,留下一頭霧水的櫻留在原地。

「⋯⋯約定?什麼約定?小丸子是大家的小丸子這件事嗎?這有什麼好吸引人的?」

那是在櫻桃子剛升上清水東高三年級、櫻花正準備開始凋謝的假日午後發生的事。雖然已經是高三生了,櫻的生活依然沒什麼變化,沒有充滿少女心的玫瑰色生活,也沒有值得紀念的青春物語。

那一天,在買完晚餐材料的回程路上,因為順路拿了太多商店街大叔大嬸送的點心,比起思考大野離開前丟下的那一句話有什麼含意,櫻只是不斷地在心底哀嚎著:「吼~住宅區就是這樣討厭,如果有腳踏車就好了~」




下集待續。
(其實我只是想模仿動畫裡的旁白口吻硬是寫了這句)






=======
開始時間:2017/01/16
完成時間:2017/01/26
總字數:6958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No title

真沒想過澈大連小丸子同人都能寫!!太強啦XD
長大後還是老氣橫秋的小丸子講話太好笑啦!!
而且以大野的視角來看 感覺她閃閃發亮的呢~
是說不僅小丸子是大家的小丸子
大野也永遠是大家的大野啊>///< 超級潛力股!!

Re: No title

抱歉這麼晚回覆!謝謝留言!
我也沒想過我有一天居然會寫小丸子同人w
與其說以大野的視角來看,不如說是我努力營造出小丸子閃閃發亮的感覺嗎(汗顏)
大野真的是超級潛力股,非常有人氣的角色!
真希望大野的戲份可以多一點~~
About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Author:澈‧廢圈圈


  • SINCE 2006
  • 冬の雲一個半個となりにけり─永田耕衣
  • 不專業同人小說創作者
  • 在日台灣人。

個人站台↓
what's NEW?
what r u searching 4?
who's finger printing?
HEY, my friends!
幾隻小貓
something fun!
自由區域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goods conn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