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屬於任何人的大野

-櫻桃小丸子。同人衍生文-

CP有:大野 x 櫻杉山 x 穗波
年齡操作、架空故事設定有,請慎入!

*2005年改制改為清水區,但文章還是以原作設定為主,以清水市稱之。
*故事設定以第二季小丸子為主,大野稱小丸子為「櫻」,小丸子稱大野為「大野同學(大野君)」,以此延用。
*內文大量引用第二季193話「浪漫的季節」









01
在東京就學的六年間,大野健一並不曾覺得自己的生活不開心,然而聽說老爸要調職回靜岡縣的那一天,國小時期的死黨杉山聰和總是讓他覺得非常有趣的女孩櫻桃子的笑容立刻浮現在大野的腦海。於是大野這才發覺,原來自己一點也不留戀東京,靜岡才是他真正想待的地方。

一如大野所預想的,從他轉進清水第三中學那一天開始,杉山和他就像是六年的空白不曾存在過一樣,兩個人依然是無話不談的好哥兒們。因為杉山是足球社的一員,所以儘管已經三年級了,大野還是在轉學當天毫不猶豫地加入了足球社。

「足球社不管在東京還是靜岡都是一樣吵耶。」

社團練習結束,大野和杉山站在洗手台前洗臉時,大野因為場外不斷傳來的喧鬧聲而忍不住向杉山抱怨。大野瞄了一眼圍在球場外的女學生們,一臉無法理解地看向杉山。

「國小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有那麼多女生喜歡足球,那些人吃飽沒事幹嘛不加入女足社?」
「⋯⋯你是認真的嗎?」杉山停止洗臉,抬頭回望大野,表情顯得非常錯愕。
「不然呢?」
「你就從沒想過造成東京跟靜岡的足球社吵成這樣的原因其實出在你身上嗎?」
「我?關我什麼事了?」

大野將水龍頭鎖緊,用毛巾草草將臉上的水珠擦乾。站在一旁的杉山則是誇張地嘆了一口氣。

「對戀愛話題毫無興趣這一點你還真的是完全沒變耶。」
「哈?」

這一次表情錯愕的人換成了大野,但在他接口之前,球場外突然響起的陌生聲音混雜著熟悉的口吻敲進大野的耳中。

「嘩!真的是大野同學耶!喂!大野同學~~」
「哦,是穗波和櫻。」杉山接著道。

毫無預警的再會讓大野愣了一下才跟著轉向出聲者。

大野一眼就認出櫻了。櫻和穗波站在走廊,手上各自拿著書包。櫻笑臉盈盈地對著大野和杉山揮手。

和國小時期的印象幾乎相同,櫻的身材依舊嬌小,留著一頭短髮,笑容單純沒有任何心機。因為杉山筆直地向她們走去,大野於是也跟了過去。櫻沒有等大野開口便露出八卦般的笑容。

「轉學第一天就造成全校轟動,你的人氣還是一樣旺耶,真不愧是大野同學呢~」同時還用手肘頂了頂大野。

櫻毫無芥蒂的問候讓大野自然而然地扯開嘴角笑了起來。

「妳這傢伙也是一點都沒變耶,講話這麼像歐巴桑。」大野伸出手,掌心蓋上櫻的頭頂,「而且妳的身高是不是也完全沒變啊?怎麼一樣這麼小隻?」

「哈?!你的失禮程度也完全沒變啦!這麼久不見,開口居然就說出這麼氣人的話!」櫻用力拍掉大野的手,噘著嘴別開臉。
「虧我特地在回家之前繞來看你耶,真是吃虧了。哼!」
「說到回家,剛好我們也練完球了,要不要一起回去?」大野完全把櫻的抱怨當耳邊風,下意識地反問。

「欸?」
「我家跟以前住的地方一樣,所以我們回家的方向都順路不是嗎?」
「呃,也、也是啦⋯⋯」櫻尷尬地回答,欲言又止地轉了轉眼睛。
「妳幹嘛這副表情?有什麼不方便嗎?」

聽見大野的追問,櫻一臉神秘兮兮地對著大野招手。大野也非常配合地低下頭 、湊到櫻身邊。

「其實我今天本來打算自己回家的。」
「為什麼?」
「因為那個啦⋯⋯呃、就是⋯⋯小玉跟杉山同學正在交往啦。」
「哈?」

大野立刻轉頭看向杉山,只見杉山正帶著滿滿的笑意和穗波聊天。
經櫻這麼指點,的確杉山和穗波兩人講話的距離看起來似乎比普通同學之間的距離要再近一些。

「什麼時候開始的?」大野用氣音低聲問櫻。
「二年級的結業式那一天。」櫻也小小聲回答。
「那不就是上個月?」
「對啊,雖然我們通常會三個人一起走路回家,但是別看我平常好像很遲鈍,其實我還是挺機靈的。我都會盡量找一些理由和他們回家的時間錯開⋯⋯」櫻攤開手,「總之就是這樣啦。」

真是讓人吃驚的消息。大野悶哼一聲。難怪杉山剛才會沒事提到什麼戀愛話題,原來是因為他自己正在談戀愛啊。大野一面用毛巾胡亂擦拭頭髮,抬著眉尾看向杉山和穗波。

沒想到國小時期的同班同學現在成了一對情侶,感覺真是奇妙。

「不過今天是值得紀念的大野同學回來的日子,大家就一起回家吧!只是待會記得讓小玉跟杉山同學走一起喔。」
櫻的話語讓大野回過神。大野轉回頭,櫻的傻笑映入眼簾。
「雖然我不像山口百惠那樣可愛,但你就忍耐一下吧~」

櫻的安慰讓大野回想起國小三年級一段被大野和杉山稱為「冬田牽手事件」的往事。

當時他和杉山都還是成天只想著踢足球、對戀愛話題一點都沒興趣的單純小學生。雖然櫻對這種事情也沒興趣,但多管閒事的個性讓櫻被暗戀大野的同班同學冬田拜託從中穿針引線,要求大野跟冬田牽手在樹下散步。現在回想起來,那段回憶依然讓大野覺得好氣又好笑。

雖然稍嫌遲鈍了些,但大野終於明白其實自己還是會因為突然的轉學而緊張。過了那麼久,沒人能保證所有事物都能毫無變化,就在大野因為小小的轉變而覺得無所適從時,櫻說出了跟回憶一模一樣的話。明知道這只是櫻無心插柳的安慰,但大野突然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妳這傢伙,真的完全沒變耶。」大野噗哧笑出聲。
「沒變這種事不用強調這麼多次好嗎。」櫻沒好氣地瞪了大野一眼,同時指了指身後,「我跟小玉先去校門口等你們喔!待會見啦!」

「櫻,謝啦。」大野對著櫻一笑,但櫻當然不懂大野道謝的理由是什麼。
「只是在校門口等你們有什麼好謝的?趕快收拾書包比較實在啦!掰~」

櫻對大野擺了擺手便和穗波向校門口走去,大野則是和杉山邁步走向社團休息室更換衣服。在大野和杉山即將走到校門口之前,杉山突然「對了」一聲扯開兩人本來在聊的運動選手的話題。

「放心吧,櫻她還沒交男朋友,聽說也沒有喜歡的人喔。」
「放心什麼?你幹嘛沒頭沒腦突然說這個?」大野一頭霧水地問。
「⋯⋯要說從小到大完全沒變,你實在也不遑多讓耶。」

杉山煞有其事地嘆了一口氣。就算不懂杉山的意思,大野也感覺得出來這絕對不是稱讚,而這讓大野莫名地覺得有點不爽。

「我說你該不是因為自己跟穗波在交往才把櫻扯進來吧?你什麼時候也變成這麼多管閒事的傢伙了?」
「啊?這跟我談戀愛有什麼關係啊?」杉山啞口無言地看著大野,「你啊,不但對旁人的心情漠不關心,對自己的心情也是很遲鈍欸。哎,不過這一點櫻也一樣啦。」
「你到底在胡扯什麼?」
「沒事沒事,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吧~」

杉山乾笑一聲,選擇直接忽視大野的抗議,對著站在校門口等待的穗波和櫻打招呼。
那一天,這個不明不白的話題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事後大野回想,大概早從那個時候,不,也有可能是從更久之前開始杉山就已經察覺到他的心情了,儘管他本人根本毫無任何自覺。



02
讓大野發現自己對櫻抱有友情以上的情愫的契機是在中學畢業典禮那一天。

一開始大野還搞不清楚狀況,但從他踏進學校開始,一堆從沒見過面或是只講過幾句話的女生不斷圍到他身邊問他能不能給她們制服的第二顆鈕扣。為了擺脫那些女孩的糾纏,光是從校門口走到教室就花了比平常多了兩倍的時間,搞得大野筋疲力盡。

「到底怎麼回事?」

大野一臉狼狽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這是他第一次覺得校門口到教室的距離這麼遙遠。杉山事不關己地笑了起來。

「還不是因為第二顆鈕扣的傳說呢。」
「什麼第二顆鈕扣?」大野用手撐著下巴,意興闌珊地看向窗外。

說巧不巧,櫻衝進校門口的身影映入大野的眼簾,上課的鐘聲接著響了起來。看來就算到了最後一天,櫻這傢伙還是不改老愛睡過頭的壞習慣吶。大野忍不住瞇起眼竊笑。

「就是告白的意思啦。」
「什麼?」大野皺起眉看向杉山。雖說已經過了快要一年,大野仍不太習慣從死黨口中聽見戀愛的相關字詞。
「在畢業典禮這一天,如果可以拿到喜歡的人的第二顆鈕扣,代表對方也喜歡自己,所以間接有告白的含義在啊。」

杉山指了指自己的制服。理所當然地,杉山制服上的鈕扣早已經不見了。不用問也知道,那顆紐扣肯定早就在穗波手上了吧。

「真是無聊。」大野不太愉悅地冷哼一聲,「為了區區一顆鈕造成別人的困擾,這哪叫什麼告白啊?」
「欸,別這麼說嘛,這種想直接說卻又說不出口的感情就叫做浪漫啊。」

聽見自己的死黨居然說出這麼肉麻兮兮的話,大野只是無奈地翻了翻白眼。

「比起浪漫我更希望能有個平靜的畢業典禮,一想到回家的時候可能也會遭到同樣的圍剿我就覺得累。」
「哈哈,那些女生勢在必得啊,除非你把那顆鈕扣給了其中一個人。」
「我才不要,為什麼我非得把自己的鈕扣送人?」
「說的也是。尤其在知道送鈕扣的含義之後,想必你肯定不會送了吧。」
「不管知不知道我都不想送!」
「話可不要說得太早喔,如果櫻來跟你要鈕扣你給不給?」
「幹嘛沒事把櫻扯進來?」大野瞇起眼。
「問問罷了,別用那麼恐怖的眼神瞪我嘛~」杉山聳聳肩,賊賊地笑了。
「比起閒聊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還不如趕快去禮堂集合啦。」

大野哼的一聲站起身,畢業典禮就在暗潮洶湧的氣氛下揭開了序幕。

在畢業典禮儀式上,那群虎視眈眈的女學生們不敢輕舉妄動還算合理,但出乎意料的是典禮結束後,那些女學生並沒有如大野預期地蜂擁而來。

沒來最好,大野在心底喝采。接下來的時間只要他不要在外面閒晃就可以平安渡過中學生活的最後一天了。於是當大夥兒忙著和同學師長道別的時候,大野都盡量待在教室裡避免和人群接觸。

就在距離放學還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最後一堂自習課,大野正暗忖要如何才能全身而退時,一個熟悉的嬌小身影站到他身旁。

「原來你在教室裡哦,大野同學~」
大野應聲抬頭,看見櫻張著無害的笑容看著他。大野靈機一動。

「喔,妳來得正好,我正在想要怎麼樣才能用最快的速度離開學校,不如妳今天跟我一起回家吧?」
「欸?」
「有妳在的話,那些想跟我要釦子的女生就不會靠過來了不是嗎。約好了喔,待會放學不准偷跑。」
「呃⋯⋯」聽見大野的要求,櫻突然露出有些苦惱的表情。
「幹嘛?妳跟誰有約嗎?」
「不是啦,我只是想跟你說關於那個⋯⋯釦子的事情。」

櫻像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一般,有些困窘地低下頭。櫻會表現出這樣扭扭捏捏的態度實在很稀奇,這讓大野覺得有些異樣,忍不住挺直了腰桿。

『如果櫻來跟你要鈕扣你給不給?』杉山的聲音突然重現。

不會吧?
大野才這麼想的瞬間,櫻便深吸一口氣、帶著尷尬的笑容問他:「大野同學,你的釦子可不可以給我?」

『如果可以拿到喜歡的人的第二顆鈕扣,代表對方也喜歡自己,所以間接有告白的含義在啊。』

大野知道櫻平常個性不拘小節,和大多數的男孩子都能相處得很好,但他也知道櫻有時候會像普通女孩一樣憧憬一些所謂的「羅曼蒂克」的事情。⋯⋯也就是說,櫻喜歡他?

大野此刻就像是在當守門員時被足球迎面擊中一樣地感受到強烈的衝擊。但不只是因為長期以來的好友向自己告白,更多的是他發覺除了吃驚以外他居然不但完全沒有排斥感,反而還有點⋯⋯高興?

就算再怎麼遲鈍加木頭,大野還是馬上就明白了。和以往滿腦子只想趕快離開現場的反應比起來,面對櫻的告白,他的反應代表的意義是什麼當然非常明顯。

他喜歡櫻。

意識到自己的心情,大野的耳朵竄起一股熱氣。
原來他喜歡櫻嗎?所以才會對櫻的態度總是和其他人不一樣?意外的發現讓大野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愣愣地看著面前的櫻。但櫻似乎是以為他覺得厭煩,一臉愧疚地雙手合十對他道歉。

「對不起啦,大野同學,因為你的粉絲們不好意思,所以才拜託我跟你要釦子,你就好心成全一下她們嘛。」

大野回過神,花了好一些時間才終於聽懂櫻的意思。

「妳再說一次?」大野瞇起眼,「想要釦子的不是妳?」
「呃、對啊⋯⋯是外面那些你的粉絲們拜託我的。」櫻有些尷尬地縮了縮脖子。

大野看向教室門口。如同櫻所說的,有幾個似乎和他講過兩三次話但是他完全不記得名字的女同學躲在教室外邊偷窺他和櫻。大野冷哼一聲撇開頭。

「如果她們想要釦子,就叫她們自己來要。」
「真的嗎?太好了!」櫻的表情變得開朗,完全沒有發現大野的臉色不太好看,「沒想到大野同學這麼好說話,看來過了六年你也變得圓融許多了嘛!」

櫻轉身,作勢向教室門口走去。

「那我馬上去跟她們說哦!」
「但是我不會給她們的。」大野跟著用低沈的聲音補上一句。
「⋯⋯你說什麼?」

櫻不可置信地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大野,但大野只是面無表情地雙手環胸坐在位置上。

「我說,不管誰來都一樣,我不會給的。」
「欸!你什麼意思啊?要人家自己過來要又不給人家,你也太小氣了吧!」
「那妳倒是說說憑什麼我要給那些我一整年沒說上幾句話的人我的釦子?」
「呃⋯⋯」櫻有些詞窮,但隨即搖了搖頭,「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不打算給她們釦子幹嘛還要人家白白跑來給你拒絕?你真的有夠不了解脆弱的少女心欸!」

聽見櫻如此少一根筋的發言,大野只覺得越來越火大。他幾乎從沒對櫻發火過的,但是櫻今天實在太超過了。沒錯,如果不是櫻這麼多事跑來跟他要鈕扣,他根本不用發現本來不會察覺的心情,也不用遭受喜歡的女孩居然代替別人跟自己要鈕扣這種打擊。大野瞪了一眼看起來還在狀況外的櫻。

「我一點也不想被妳這個愛管閒事的傢伙指責不懂少女心。」

發現大野鐵了心腸堅持不給鈕扣,櫻愁眉苦臉地趴倒在大野的桌上,改用苦肉計向他哀求。

「吼~~拜託啦,你的粉絲很恐怖耶,如果我拿不到釦子,我今天恐怕沒辦法離開這間教室了啦⋯⋯」
「那妳就一直待在教室裡吧。」
「你這個冷血魔鬼!哼、哼!算了!既然這樣你就試著走出教室看看啊!那些女生肯定不會讓你輕易離開的喔~」

現在改成威脅恐嚇了嗎?櫻真的是為了達成願望無所不用其極啊。大野無言地看著櫻。

不過櫻說的也沒錯,再這樣耗下去恐怕他們都無法離開教室了。眼見櫻噘著嘴,黏在自己的桌上不肯離去,大野只能無奈地垮下肩膀,用力嘆一口氣。

「好吧,我可以把這個鈕扣給妳。」
「真的?」

聽見大野鬆口,櫻連忙帶著期待的眼神抬頭看向大野。大野努了努嘴,對著櫻揚起別有意涵的微笑。

「但是妳不准把那個鈕扣送給其他人。」
「為什麼?」櫻瞪大雙眼,「這樣有什麼意義啊?想要鈕扣的人又不是我。」

妳還好意思說我是冷血魔鬼,自己講的話才叫殘酷吧。大野無奈地看著完全不懂少男心的櫻,為自己居然喜歡上一個如此傻愣的女孩感到無限懊悔。

「我只是提出一個我們都可以全身而退的方法,要不要接受隨便妳。」
「什麼方法?」櫻用力點頭,湊到大野身邊。
「妳去跟那些人說我的鈕扣已經送人,所以妳沒有辦法達成任務。然後我會看準時機走到妳旁邊,她們看到我的制服真的沒有鈕扣應該就會放棄了。⋯⋯站過來一點,擋住她們的視線我才能拔釦子。」

「你要我跟她們說謊哦?」櫻睜大眼,口吻有些遲疑。但還是乖乖地照大野的指示靠到他的面前。

「所以我才要把鈕扣給妳啊,這樣妳就沒有說謊了。」大野低下頭將制服的第二個鈕扣解開,「怎麼樣?接不接受這個提案?如果妳幫我的話,待會我請妳吃站前咖啡廳的蛋糕。」

聽見大野提出的條件,櫻很明顯露出了動搖的表情。

這一切當然在大野的計算之內。國小時期同班的過往讓大野非常明白櫻的喜好和弱點,至少大野能肯定,比起那些來路不明的女學生們他更要了解她。

「⋯⋯如果她們問我你把鈕扣送給誰怎麼辦?」
「就說妳不知道就好啦。」

櫻猶豫地看著大野,但很明顯她已經敗給甜食的誘惑了。大野忍不住笑出來。

「拿去。」
大野抓住櫻的手,將摘下來的鈕扣放在櫻的掌心。
「不准給其他人喔。」
「哦⋯⋯」櫻愣愣地看著手中的鈕扣。

「給我真的沒問題嗎?這麼多人搶著要的釦子耶?更何況我們之後還是同一個高中,給我會不會太浪費了?」
「啊?有什麼好浪費的?妳到底知不知道那些人想要鈕扣的理由是什麼?」大野白了櫻一眼。
「嗯?不就是為了當作紀念嗎?雖然我不太懂鈕扣可以當作什麼紀念⋯⋯」

這傢伙真是不可愛。大野呆然地看著櫻。

眼見櫻一面傻笑、將他的鈕扣放進制服裙子的口袋,大野突然有種預感,櫻今晚大概會忘記那個鈕扣的存在,直接把衣服丟進洗衣機清洗吧。
哎,如果沒發現自己的心情就好了⋯⋯。大野仰頭看著天花板,默默為自己的感情哀悼。



03
如同大野所想的,高中三年來,櫻發揮了遲鈍和天然的最高境界,不但完全沒有察覺大野態度上的變化,甚至還經常被其他女生拜託當她們和大野的紅娘(當然最後總是會被大野拒絕外加訓斥一頓)。

「你幹嘛不直接告白就好了呢?這樣櫻應該也會收斂一些吧?」

每次只要櫻又代替哪個連名字都沒聽過的女同學傳言,杉山就會這麼調侃大野。
如果可以大野當然也想,但是以他對櫻的了解,比起告白之後兩情相悅,多年好友的告白讓櫻尷尬到從此避不見面這個可能性更大。對大野而言,能不能交往還是其次(畢竟他本來就對談戀愛沒興趣),如果告白會破壞他和櫻之間的友情,那還不如維持現狀就好。

「友情算什麼?你能保證櫻哪一天不會跟別人談戀愛嗎?要是她跟其他人在一起了,我看你還有沒有辦法那麼悠哉。再拖拖拉拉下去,小心哪一天被不知道哪裡殺出來的程咬金搶走哦。」

不愧是早已修得戀愛學分的前輩杉山,這句警告聽起來非常有說服力。想必杉山當初就是感受到危機而決定孤注一擲的吧。不過大野敢保證,就算他像杉山一樣把話說開也不會像杉山跟穗波那樣有圓滿的結局。

「你不試看看怎麼知道?搞不好櫻會答應啊!擇日不如撞日,你今天就向櫻表白吧。」
這一天,杉山再次理所當然似地向大野提議。
「沒有人說情人節一定要女方主動告白的,更何況你們每年情人節都一起走回家,今年也是吧?絕佳好機會喲。」

「少講得那麼曖昧,我們會一起回家只是剛好順路加上避免我袋子裡的巧克力越堆越多好嗎?」

大野瞪了杉山一眼,不爽地將散落在桌上和抽屜裡的巧克力丟進紙袋。

國小的時候一個冬田就夠煩了,國、高中之後不知為何每年情人節都會有一堆巧克力放在他的置物櫃和書桌抽屜(塞不下的甚至乾脆放在他的桌上),搞得他每年都得自備一個大紙袋來收拾這些甜食。

「真是奢侈的話哦,你小心成為全校男生的公敵。」杉山露出苦笑。
「至少不包括你就好了。」

大野冷哼一聲,提起紙袋和書包。說巧不巧,櫻剛好走進教室。

「你好慢喔。等你很久了欸。」櫻拿著書包靠到大野身邊,視線緊緊盯著大野手中的紙袋,「嘩,大野同學,隨著歲月增長,你的巧克力只有越來越多的趨勢耶。是因為要畢業了嗎?今年的量感覺有去年的兩倍喔。」
大野無奈地看向櫻。
「等妳完成任務之後就都是妳的了,不用露出這麼羨慕的表情。」

中學三年級那一年的情人節,因為回家的路上只有大野自己一個人,許多女學生為了遞出巧克力而埋伏在大野的通勤路線上。那一天,大野光是從學校走到商店街就花了一個小時。後來在超市前偶然遇見同樣準備回家的櫻,有了櫻的陪伴,後半段的路程才變得順暢許多。於是在那之後,每年情人節大野都會以巧克力為酬勞拜託櫻同行。

「那我們先走囉。明天見。」

過了三年,大野和櫻已經很有默契懂得在特定的日子裡讓杉山和穗波獨處。大野和櫻對著杉山揮揮手便同時走向教室門口。在離開教室之前,杉山突然叫住大野,對著他比了個加油的手勢。面對杉山的訕笑和調侃,大野只是回了一記白眼。

一如往年的慣例,從清水東高到商店街的路上有不少看起來像是在等大野的女學生。大部分的女孩在看見櫻之後便低著頭快步離去,但一部分早已知道櫻只是個幌子的女孩仍會靠到大野身邊和他們搭話。多虧了櫻的同行,那些女孩通常不會花太多時間和大野攀談,很快地將巧克力交給大野之後便離開了。

「你真是個罪人耶⋯⋯」櫻一臉佩服地看著大野將出校門後收到的第五個巧克力放進紙袋,「吶吶吶,你就沒想過試著和誰交往看看嗎?」
「沒有。」大野沒好氣地回答。

但櫻仍然不識相地繼續「說教」。

「你這樣真的太浪費了,想想全校有多少男孩子的夢想就是在高中三年內交到一個女朋友,你這樣簡直就像是剝奪了他們的夢想還在嘲笑他們一樣欸。」
「我哪有嘲笑他們?我只說我不想談戀愛而已。」
「又來了又來了~」櫻一面竊笑,用手肘推了推大野,「不管是誰遲早都需要談戀愛步入家庭的,從這些巧克力的主人當中挑一個出來不是很輕鬆嗎?」
「妳當是在超市場買菜挑水果啊?」
「對你來說不就是這樣嗎?」

櫻的天然和胸無城府的確是讓大野喜歡上她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當她如此心胸寬大地要他趕快交個女朋友,那就不太可愛了。大野瞇起眼看著櫻那張單純到讓人生氣的笑容。

「聽妳講得那麼事不關己,那我問妳,妳真的知道妳說這句話的意思嗎?」
「什麼意思?不就是要你談個戀愛的意思嗎?」櫻眨了眨眼,表情困惑。

「哦⋯⋯」大野悶哼,「妳是不是忘記冬田誤解我們牽手回家那件事的教訓了?只是單戀的冬田都可以歇斯底里成那樣了,妳覺得我的女朋友有可能容忍妳的存在嗎?」

櫻一臉茫然地看著大野,很明顯地她需要更直白的舉例說明。

「也就是說,如果我變成某個人的男朋友,我們不但沒辦法像現在這樣一起回家,我也不可能放學順路的時候請妳喝飲料或吃零食,而且情人節我只能收下女朋友的巧克力、不會再給妳這些巧克力了。」
「欸?!」聽到關鍵字,櫻終於有了反應,「不行不行,那你不要交女朋友好了!你不知道我每年有多期待你的巧克力啊!那是我一年份的點心耶~」

雖說提起話題的人是大野自己,但聽見自己的存在價值居然不如手中這一袋巧克力,大野還是忍不住覺得這三年多的暗戀實在很不值。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吐槽妳了。」

看見大野無力的樣子,櫻嘻嘻笑了起來。
「哎,巧克力當然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啦,但是仔細想想,果然還是自由自在的樣子最適合大野同學了。如果你真的變成了誰的男朋友,我一定會很難過的。」
「是喔。」

明知道櫻這句話百分之兩百沒有別的意思,但大野還是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放大「我會難過」這句話的意思。大野抿了抿嘴,移開視線看向前方的人行步道。櫻則是完全沒發現大野內心的糾葛,自顧自地低下頭翻動書包,

「對了。說到大野同學變成誰的男朋友我才想起來⋯⋯這個!趁現在沒有忘記先給你!」
櫻將一包印有櫻花花樣的小袋子遞到大野面前,大野不假思索地接了下來。

「這什麼?」
「看也知道嘍,情人節巧克力。雖然我做的是餅乾啦。」
「妳做的?」因為太過突然,大野只是愣愣地看著手中的袋子。
「對啊,跟小玉一起做的。每年都拿你這麼多零食,總是要好好給個回禮嘛!你放心,我有將砂糖減量,不會太甜的。」

櫻拍了拍胸脯保證。

「謝了⋯⋯是說妳送給很多人嗎?」
大野嘗試讓自己問得漫不經心,但肯定是因為作賊心虛吧,這個問句怎麼聽都不太單純。大野下意識地搔了搔頭,用手臂遮擋住自己的臉。

幸好櫻不是那種會去質疑對方問題的人,只見她偏頭看著天空開始細數:「嗯?也沒送很多人啦。就家裡的人跟佐佐木爺,再來就是小玉跟你囉。話說這可是我第一次手作餅乾哦,爺還高興得哭了哩。哎,畢竟以前都只有送固力果巧克力球嘛。」

「哈哈,妳爺爺只要是收到妳送的東西都會感動到流淚不是嗎?」
大野一面附和櫻的話題,隨手將包裝拆開,拿起一片餅乾放進口中。

如同櫻保證的,餅乾的糖度明顯比一般市販的點心要低一些。
大野在腦海想像櫻做餅乾的樣子,慢了半拍才終於意識到不只是櫻的爺爺,他也是第一次收到櫻的手作點心,而這讓大野的嘴角開始不受控制地往上揚。

原來收到喜歡的女孩的手作點心是這樣的感覺。大野終於明白為什麼杉山每次都會在練球之後帶著炫耀般的笑容拿出穗波做的點心了。姑且先不論櫻送他餅乾的理由只是因為他每年都會給她一袋巧克力,至少在同年紀的異性當中只有自己是贈送的名單,這就代表自己在櫻心目中的地位肯定是特別的⋯⋯吧?

大野猛然回神,突然覺得只是因為受到手作餅乾就高興到飄飄然的自己有些可笑。大野清了清喉嚨,努力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沒有太開心。

「很好吃。謝啦。」
「真的嗎?太好了!我說不定是做點心的天才哩!」櫻綻開笑容,對著大野比了個勝利的V手勢,「那如果大野同學明年還是沒有女朋友的話我再做給你~」

本來大野完全沒有把杉山的調侃放在心上的,但櫻無心的話語讓大野回想起離開學校前杉山對他說的話。

『友情算什麼?你能保證櫻哪一天不會跟別人談戀愛嗎?』

杉山說的對。就算櫻現在沒有想談戀愛的念頭,但是進入大學之後呢?成為社會人士之後呢?高中畢業以後,他和櫻會在各自的生活環境中認識各式各樣的人,他怎麼能確定在那些人當中不會有人喜歡上櫻?而且搞不好上了大學以後櫻會突然開竅,對周遭的男性同學產生友誼以上的情愫⋯⋯

思及至此,大野反射性地伸手抓住櫻的手腕。

「嗯?怎麼了?」櫻抬起頭,張著大眼看向大野。
「⋯⋯既然妳這樣說,那我更不想交女朋友了。」
「欸?」
「妳自己說的,如果我沒有女朋友妳會再做情人節巧克力給我。妳可不準食言而肥。」

這番話對大野來說已經是極限了,怎麼聽都像是告白的宣言讓大野覺得自己的耳朵開始發燙。但大野仍極力不讓自己顯露出任何一點動搖的樣子,緊緊盯著櫻。

過了半晌,櫻一臉單純地瞇起眼笑了。

「好啊!我會記得的。我都不知道原來大野同學這麼喜歡餅乾欸。為了餅乾不交女朋友,這句話被你的粉絲聽到我就慘囉!哈哈。」

果然沒有聽懂啊。大野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感到哀傷還是該坦然地鬆一口氣,只好無言地看著櫻的笑容。

「不過明年我們都是大學生了哦,」櫻接著又道,「大野同學肯定還是一樣受歡迎吧!不,搞不好比現在更多粉絲,也說不定你馬上就交到女朋友哩!這樣我就沒辦法⋯⋯」

「妳放心,我絕對不會交的。走了!」大野翻了翻白眼,拉著櫻邁步往前走。
「哇哇!等一下等一下!」
「幹麻?」
「你這樣拉我,要是被你的粉絲們誤會還得了?我明天肯定還沒踏進學校就先被圍毆了好不好!」

雖然櫻提出抗議,她卻沒有表現出反感的樣子,也沒有試圖掙脫大野的手掌。大野抬著眉毛冷哼一聲。

「這還真是剛好,最好大家都誤會,這樣我就省事多了。我看今天我們就牽手回家吧。」大野一面說道,順勢將手掌往下滑直接握住櫻的手。

「⋯⋯我就知道!你每次都用我當擋箭牌,你知不知道每年情人節之後我要花多少時間向大家解釋我們沒有在交往這件事?一整個學期欸!一整個學期!如果我們真的牽手回家我看我到畢業都澄清不了啦。」
「不要澄清不就好了?走了。」

大野試探性地晃了一下兩人牽著的手。老實說,大野本來打算在櫻把手抽開之後當作什麼也沒發生般地草草帶過這件事的,但沒想到櫻卻只是碎碎唸著「明天完蛋嘍」之類的話,任由大野牽著往前走,這反而讓自從國小三年級的「冬田牽手事件」之後就再也沒有牽過異性的手的大野感到無所適從。

大野無法理解櫻為什麼對和他牽手這件事毫無反應。不管櫻對他的想法為何,和異性牽手難道對櫻來說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嗎?按照過往的經驗和剛才兩人的對話推敲,唯一合理的解釋就只有因為他總是拜託櫻當擋箭牌了。

大野很清楚櫻從小就不太擅長拒絕朋友的拜託。普通的要求倒還好,但是像今天這樣的事情就不太妙了。如果對象不是大野、如果櫻對任何人的要求都這樣半推半就,恐怕會有一大票男孩以為櫻喜歡自己吧。這麼一想,大野就忍不住用力嘆了一大口氣。

「妳啊,不准跟其他男生隨便牽手喔,要是被誤解怎麼辦?」
「哈?你最沒資格說這句話好嗎!」櫻瞠目結舌地抬起頭,「隨隨便便牽女生的手就只是為了讓暗戀你的女生打退堂鼓,我說你該不會打算永遠都不交女朋友吧?」

「⋯⋯是啊,我看我大概永遠都交不到女朋友了。」大野仰頭看著天空,自暴自棄地回答。

不知道為什麼櫻完全沒能意會到他的暗示。或許除了「我喜歡妳」這種超級直球,其他的話語對櫻來說都沒有任何告白的意義吧。

唉。看來在他做好心理準備、能夠毫不猶豫跨過友誼的界線之前,他只好暫時保持單身了。大野如此思考著,稍稍地握緊了櫻的手。



-完-



==========
開始時間:2017/02/01
結束時間:2017/02/25
字數:10688字

小後記:
感謝大家閱讀到最後!
我真沒想到小丸子同人文會這麼難寫,再次真心覺得能夠寫/畫出小丸子同人文的創作者真的很厲害。
雖然有努力引用動畫裡頭的劇情,但是沒有全部看過動畫加上故事設定在中學和高中,基本上架空的成分遠遠超過原著,這一點真的覺得很汗顏⋯⋯但是我還是寫得很開心(咦)
一開始決定要寫小丸子同人文的時候我本來是打算依照中學→高中→小丸子出社會之後寫出兩個人之間互動的變化,
但是故事不管怎麼寫就是無法按照我的預期往前走,別說大野,連我都敗在小丸子的遲鈍之下了wwww
再拖拖拉拉下去大野篇就寫不完啦!!←
基於這樣的理由,故事硬生生地在高三的畢業前夕結束了(說好的社會人士篇呢)
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嘗試寫日本高中生的故事,但是這麼有生活感的時間流動是第一次(笑)
這大概是只有寫小丸子同人文才有辦法營造出來的感覺,
經過這次的寫作練習(?)我有點明白為什麼大家都喜歡青梅竹馬這個設定了。
希望有機會能把社會人士篇補完,但是在這之前⋯⋯我得開始準備我的英文考試,我們下次見囉!(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No title

「不要澄清不就好了」→這句太man了啊啊啊!!!
不過跟異性牽手還可以這麼若無其事 櫻是有多遲鈍啊XDDD
澈大能描繪出長大後的櫻與大野性格真的很厲害呢
大野就如小丸子說的 是個可靠的硬派男啊~

不過很驚訝澈大會把小玉和杉山配一對呢!
乖學生小玉和陽光單純的杉山啊~(遠目)
也沒想到那個野性杉山長大後滿口戀愛經XDD
不過以大野對戀愛的遲鈍 沒有杉山在旁指點還真的不行欸XD

大野被櫻要鈕扣的心情變化 被澈大描繪得很入微呢~
足球衝擊比喻太好笑了XDDD

總而言之這麼青春的櫻野故事實在很吸引人!
期待後續~~~

Re: No title

謝謝留言!
我也覺得小丸子的遲鈍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但喜歡上小丸子的人註定要命苦一陣子(誰說的),就暫時讓大野命苦一下吧(喂)

與其說把小玉和杉山配一對,不如說是我想像他們應該會自然而然地在一起。
最近在你水管看到原來杉山在暑假的時候有過淡淡的初戀,
感覺好像可以拿來當梗⋯⋯(笑)

很開心能讓悠覺得這個故事很青春,
雖然真的很難寫,
但是我會繼續努力讓他們兩個能有情人終成眷屬的!
About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Author:澈‧廢圈圈


  • SINCE 2006
  • 冬の雲一個半個となりにけり─永田耕衣
  • 不專業同人小說創作者
  • 在日台灣人。

個人站台↓
what's NEW?
what r u searching 4?
who's finger printing?
HEY, my friends!
幾隻小貓
something fun!
自由區域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goods conn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