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君與小丸子


-櫻桃小丸子。同人衍生文-

CP有:大野 x 櫻杉山 x 穗波
年齡操作、架空故事設定有,請慎入!

*2005年改制改為清水區,但文章還是以原作設定為主,以清水市稱之。
*故事設定以第二季小丸子為主,大野稱小丸子為「櫻」,小丸子稱大野為「大野同學(大野君)」,以此延用。










【大野】


大野和杉山的物理研究所入學考試合格、穗波從護理系畢業的那一年,因為寒流突然來襲,櫻花盛開的時間比平常晚了許多。提早進入職場、成為育幼院老師兩年的櫻替他們三人準備慶祝會的那一天,雖然氣溫開始回升,但是櫻花仍未綻放。

因為穗波提前到櫻家準備料理,大野和杉山便約好先去商店街買伴手禮再一起前往櫻家。

「欸我說大野,」

即將抵達櫻家之前,老友杉山突然用好像發生什麼大事一樣的凝重口氣轉移話題,但大野很清楚杉山要向他說的絕對不是什麼大事。

「你差不多該破局了吧?」

一如大野所預期,杉山果然提起了他和櫻之間的事。大野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然而杉山沒等大野回答,逕自往下接著說:「你要不要算算看你暗戀她多久了,小學到現在耶,都超過你活著的歲數一半了。日本暗戀協會真應該要發個紀念獎狀給你啦。」

「你少擅自灌水,小三到中三這六年哪算啊。連暗戀的暗都不會寫的小一小二也不算好嗎。」大野冷聲回答。

杉山咧開嘴一笑。

「這句話要是被櫻聽到她肯定會嚷嚷著理科生就是這樣討厭、老愛斤斤計較哦。」
「不用你操心,我沒有打算讓那傢伙知道這種事情。」

「不會吧!你真的沒打算跟櫻告白喔!」杉山不可置信地皺起臉,「你們兩個真的很誇張欸。一個是明明交情毫不單純傳出無限緋聞卻只會笑說那是因為我們從小就認識,一個是寧可每次都找一些旁人聽了都想哭的無關緊要的理由才能約會也不願意破局,我說你們兩個到底在幹嘛?比賽誰先告白誰就輸了嗎?」

「每次都找一些無關緊要的理由讓你聽了想哭還真是不好意思啊。」大野面無表情地白了杉山一眼。
「哎,如果那是你們兩個打情罵俏的方式,我當然無話可說啦。但如果你連想跟櫻見面都要找一堆藉口,那我真的覺得這七年的暗戀只是在浪費時間喔。」

因為杉山實在太纏人,大野決定以沈默代表回答。
想當然杉山也非常了解大野肯定打算無視他,於是杉山放棄消遣,改用別的方式詢問。

「我是說真的,大野,你真的喜歡櫻嗎?」
「什麼意思?」
「如果你真的喜歡櫻,怎麼可能憋這麼久完全沒有想過要向櫻表白?」

杉山的問題讓大野一瞬間回想起高三情人節的往事。
大野當然不只一次想過要跨越友情的界線,尤其是每當他站在球場看見櫻對他大喊加油時的笑容。但大概就是從高三那一年開始的吧,不論名為喜歡的感情如何逐步累積,大野總會下意識地覺得他「還」不能向櫻告白。

「⋯⋯我只是搞不懂。」
「搞不懂什麼?」
「對櫻那傢伙來說,身邊的異性似乎都不是戀愛的對象。你記不記得年子結婚典禮的時候,櫻像是在開玩笑一樣地說出理想的結婚對象的條件?」

「哦~那個啊,當然記得啊。我到現在還常常跟穗波在講這件事呢。」杉山笑了起來。
「光聽那些像是白日夢一樣的條件就知道櫻根本沒有想談戀愛的意識,在這種情況下表白會有什麼結果不是一目了然嗎?既然明知道會失敗,為什麼還要浪費力氣讓兩個人的關係陷入僵局?」

聽見大野的回答,杉山沈思了好一陣子才悶哼出聲。

「哎,有些事身為第三者的我不好插嘴,但是櫻會說出那些條件肯定也是理由的。而且你別忘了,高中時期的你可是東高第一夢中情人欸,怎麼可以用這麼悲觀的結果論來談戀愛?」

「比起悲觀,我更希望你能同意那是冷靜地分析現狀之後得到的結論。」
「哎哎哎,理科生就是這樣討厭哦,什麼事都非得要用『理』來討論。」
「你是想吵架嗎?」

大野瞟了杉山一眼,杉山連忙舉起雙手作出投降狀。

「不敢不敢。那我們換個話題,櫻到底是哪一點那麼吸引你足以讓你暗戀七年這麼久?」
「杉山,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很煩。」
「真過分,我只是在擔心我的好友再這樣下去會不會單身一輩子而已啊。」
「其實你只是在看好戲而已吧?」
「被發現了嗎?」杉山扯開嘴角痞痞地笑了。

大野無奈地垮下肩膀,仰頭看著天空。櫻那副總是沒有任何煩惱、毫無心機的笑容浮現在大野腦海裡。

「大概是因為櫻會跟我一起看著同一個方向吧。」
「嗯?」
「到目前為止,站在場邊為我加油的女生只有櫻曾經踏進球場和我一起踢球。」

「原來如此。嗯,我能理解你想說的。非常能理解。」杉山點點頭,「不過老實講,如果這是讓你覺得非櫻不可的理由,那就早點破局吧。退個一百萬步來說,假如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告白不幸失敗了,你不就可以坦然地放棄櫻、試著看向別的女生嗎?因為只要你開口,那些你認為只是在場邊替你加油的女生肯定也會樂於踏進球場、和你一起看著同一個方向喔。」

原來如此。這就是杉山問他是不是真的喜歡櫻的理由嗎?杉山想說的是櫻並沒有比較特別,是他自己讓櫻變成了那個特別的人的意思吧?大野將視線移向前方,拿著紙袋的手不自覺地握緊了。

「⋯⋯或許吧。但是能夠讓一起踢球這件事變得特別的只有櫻。」
「嘿~是嗎是嗎,這樣啊。」

杉山的回答讓大野回過神,大野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將真心話脫口而出了。
大野懊惱地瞥向杉山,但意外的是杉山的表情完全沒有半點調侃笑鬧的成分,甚至他還一臉認同地點著頭。

因為距離櫻家已經不遠,大野決定結束這個不論怎麼討論都只是空談的話題。他沈默地和杉山穿過熟悉的住宅街道,在路口右轉。走沒幾步路,他們便抵達了從小到大拜訪無數次的櫻家。

就在大野站到門前、準備按下門鈴時,杉山又出聲了:「欸我覺得啊,既然櫻這麼特別,告白失敗或是兩個人的關係變僵也無所謂吧?我們都即將成為研究生了,不是應該比任何人都更加擁有失敗為成功之母的覺悟嗎?」

比起他對櫻的感情,杉山要他趕快破局的執著倒是非常不屈不撓吶。

大野無奈地回答:「我的確就是這麼打算的。現在我可以按電鈴了嗎?」
「嗯?當然當然。」

杉山露出笑容,對著大野比了個「請」的手勢。
大野瞟了杉山一眼。

「待會你可別在櫻面前說些有的沒的喔。」
「你幹嘛講得好像我很八卦一樣啊。」
「你不就是這樣嗎。」

聽見大野的反嗆,杉山用完全不輸陽光的燦爛笑容回應大野,擺明了他根本就是以調侃多年好友的暗戀為樂。交友要慎選,大野直到今天才深刻體會到這句名言的真理。

大野再次嘆氣,按下櫻家的門鈴。

一直以來,只要大野和杉山到櫻家拜訪時,櫻總是會事先把鎖打開,於是大野便按照以往的習慣按了門鈴就直接拉開大門。出乎意料地,櫻和穗波彷彿早就知道他們會在這個時間抵達一般站在玄關迎接他們,只是她們的表情顯得有些愕然。

大野看向以微妙的姿勢貼在牆邊的櫻,但他還沒來得及打招呼,櫻突然紅著臉大叫出聲:「你、你幹嘛現在出現啊!」還順勢舉起手遮住臉,像是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一樣。

雖然覺得櫻的反應實在很誇張,大野還是直覺性地揚起手看了一下手錶。

「妳不是說下午三點?現在兩點四十分,我們來太早了嗎?」
「對!呃、不對!今天取消了!」
「誒?!」大野錯愕地抬頭,聲音和湊到門邊的杉山重疊。

「小丸子!」站在一旁的穗波急忙制止櫻。
「就算再怎麼害羞也不可以這樣啊!」

害羞?大野一頭霧水地轉頭看向杉山,想當然杉山也是一臉不明所以地聳了聳肩。

「可是我,」櫻撇開頭,「妳要我今天怎麼面對大野同學啦!我沒辦法!」

櫻用力丟下這一句話後便轉身跑向自己的房間,留下在場的三個人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正當大野打算開口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時,櫻的母親從客廳走了出來,解救了大家。

「小丸子這孩子真是沒有大人樣,丟著客人就不管了。」話是這麼說,但櫻的母親心情似乎很好,「大家先進來吧。大野同學、杉山同學,恭喜你們考上研究所。」
「謝謝阿姨,打擾了。」大野和杉山同時頷首,接著大野將紙袋遞給櫻的母親。

「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
「哎呀,讓你們破費了,謝謝你們。」

櫻的母親一面回禮、將紙袋打開。看見伴手禮的內容物之後,她的笑意加深了。

「小丸子一定會很高興的。她從小最喜歡的就是布丁了呢。」

大野的耳邊傳來杉山的訕笑聲。
櫻的母親肯定知道他正是依照櫻的喜好在選擇伴手禮吧,因為這句話非常明顯是直接對著他說的。大野一臉困窘地搔了搔頭。

「⋯⋯櫻怎麼了嗎?剛剛她的態度不太尋常。」

所幸櫻的母親似乎沒有打算戳破大野的心情,她輕笑一聲,拿著伴手禮走進廚房。

「她啊,正因為晚開的櫻花而鬧彆扭呢。」
「櫻花?」

從一進門開始就淨是一堆大野聽不懂的話題,大野忍不住對杉山投以求救的眼神。就在這時,一直保持沈默的穗波終於出聲了。

「大野同學,對不起,我多管閒事了。可是我真的覺得你們不應該再繼續遲鈍下去了。不管是櫻或是你。」
「哦、小玉說的沒錯!」杉山似乎馬上就聽懂穗波的意思了,他很快地接口:「大野,你剛剛不是才說你已經抱有覺悟了嗎?現在就是絕佳機會啊!」
「哈?!」

大野非常肯定這絕對不是他的錯覺:杉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興奮(或著可以說是幸災樂禍)。大野啞口無言地看著面前兩位像是在說相聲一樣的老友,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先吐槽對杉山而言哪一天不是絕佳機會還是先反駁從中學開始就意識到這份感情的自己一點也不遲鈍。然而最後大野只是毫無氣勢地撇開頭。

「太突然了吧?」
「哪裡突然?從小學到現在欸,都超過你活著的一半的歲數了。」
「⋯⋯我能揍你嗎?」
「哈哈哈,和平至上喔。」杉山打哈哈地將雙手舉高,「我只是想說,結果論或許可以減少風險,但是我們也都知道在驗證推論的時候沒有人能夠一開始就準確地預知結果吧?」

大野垂下肩膀,無法理解到底杉山是真心覺得他應該賭一把或是純粹只是在看熱鬧,但大野知道如果他再不屈服,杉山(這次還加上穗波)肯定不會輕易放棄。而且撇除兩位好友的逼迫不說,事實上大野還是挺在意剛才穗波說櫻「害羞」這件事的。

櫻是在看到他之後覺得「害羞」嗎?

「⋯⋯要是之後派對的氣氛搞僵了你們可要負責喔。」
「放心,搞僵什麼的根本不用擔心這種小事!快去吧。」

杉山咧開嘴向大野保證,櫻的母親剛好從廚房走了出來。

「阿姨,派對的準備就交給我跟穗波吧!」杉山對著櫻的母親拍拍胸膛。
「這樣啊,真是不好意思呢,那就交給你們了哦。⋯⋯大野同學呢?要不跟我們家爸爸先喝杯啤酒吧?」
「啊?呃⋯⋯」

按照以往的經驗,大野跟杉山總是會在正餐之前和櫻的父親小酌一番、閒聊家常,但今天總不能說他要去跟櫻告白所以沒辦法吧?大野瞪向杉山,就怕杉山真的一股腦把所有事情都爆料出來。所幸一向非常懂得看場合說話的穗波搶先出來解圍了。

「大野同學要幫我們去叫小丸子出來。」
「呵呵,原來如此。那就麻煩你了,大野同學。」
「好⋯⋯」

大野尷尬地回應,滿心只想著逃離現場。只是他才走沒幾步,櫻的母親又像是想起什麼事一樣地出聲喚住大野。

「對了,大野同學。」
「是。」
「進房間之後,你先打開右手邊書櫃右上角的抽屜,幫我看看裡面的東西還在不在。」
「咦?」大野睜大眼,「是什麼東西呢?」
「你看了就知道了。」櫻的母親像是在玩猜謎遊戲一樣地給了一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回答。

「呃⋯⋯我擅自動房間裡的東西沒問題嗎?」
「沒關係。」櫻的母親回以微笑。
「阿姨我也很期待櫻花盛開哦。麻煩你了。」

雖然感覺櫻的母親話中有話,但一向不擅長揣測異性心思的大野決定點頭稱是就好。他曖昧地點了點頭便邁步向櫻的房間前行。這一次,當大野經過客廳時換成櫻的父親探出頭來問聲了。

「嘿、大野同學。恭喜你考上研究所啊。」
「你好,打擾了。謝謝叔叔。」
「哪裡哪裡,我可是跟小丸子一樣很期待你跟杉山同學來呢。你把小丸子叫出來之後趕快過來陪我喝一杯吧。」

「好⋯⋯」大野努力揚起笑容回應。

離開客廳、走到櫻的房門前,大野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房門。

是他的錯覺嗎?總覺得不管是櫻的母親還是父親說的話都別有涵意,就好像是他們早就知道他對櫻的心情,也知道他根本不是單純來叫櫻出來⋯⋯。

唉。其實大野明白的很,這當然不是什麼錯覺。因為與其說大家都發現他的心情,不如說是現在他身邊的人就只剩下櫻不知道他的感情了吧。

大野無奈地垂下肩膀,伸手敲了敲門版。

「櫻,我進去了喔。」大野一面說道,打開房門。



【櫻】


為了替從小到大的玩伴們慶祝大學畢業以及考上研究所,櫻從一大早就忙著和慶祝會的主角之一穗波玉惠採買食材與準備料理。

除了櫻和穗波,另外兩位與會者是少數櫻在踏入職場之後仍保持聯絡的小學同學大野健一與杉山聰。真要問櫻怎麼會和大野和杉山一直都保持聯絡,說實話櫻也沒辦法回答。大概是因為杉山和穗波從中學就交往到現在吧,而杉山的死黨大野剛好從中學三年級搬回清水市之後一直都和杉山同一間學校,於是四個人的互動就這麼自然而然持續到現在。

「大野同學和杉山同學真的感情很好呢,就連研究所都一起唸同一間。」櫻的母親一面從冰箱拿出雞蛋和奶油,對著穗波和櫻說道。
「就是說啊,而且他們唸研究所的理由居然是因為想一起當太空人去宇宙旅行,真是服了他們欸。」

櫻接下材料,和穗波一同靠到流理台邊。因為派對是從下午開始,所以料理以三明治、手卷等輕食為主,餐後點心則是考量到大野不喜歡甜食而決定做低糖餅乾。

「哎呀,是這樣嗎?如果大野同學真的當上太空人櫻要怎麼辦?」

櫻的母親驚訝的聲音由兩人身後傳來,引得櫻不解地轉頭看向自己的母親。

「跟我有什麼關係?那是大野同學的夢想又不是我的夢想。」
「怎麼跟妳沒關係?妳跟大野同學不是在交往嗎?要是以後結婚了⋯⋯」
話還沒說完,櫻的抗議就先蓋過了母親的聲音。

「什麼交往!怎麼連麻妳都這樣!我跟大野同學什麼關係都沒有好不好!」
「是嗎?我一直以為你們兩個在交往呢⋯⋯媽媽跟爸爸一直都很欣賞大野同學,還在想妳這孩子居然能交到這麼認真有為的好青年當男朋友⋯⋯」

櫻一臉不滿地鼓起雙頰。

「什麼意思啊!你們也太失禮了吧!而且你們背著我和大野同學討論這些八卦不覺得很過分嗎!⋯⋯麻妳好煩,妳去客廳和拔一起看電視啦!」

櫻氣呼呼地走到母親身邊,將她拉出廚房。
明白櫻只是以怒氣來掩飾自己的尷尬,櫻的母親只是呵呵笑了起來,順著櫻的指示往客廳走去。

「好好好⋯⋯記得先把烤箱預熱才行喔。」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櫻的母親在踏入客廳之前還補了一句:「不過妳已經做過那麼多次,應該不用媽媽提醒了哦?」

櫻當然聽見這句話了,但她決定忽視母親的言下之意。櫻噘著嘴走到烤箱前,轉動溫度控制鈕。

「好不容易在踏入職場後可以不用老是被大野同學的粉絲們逼問,沒想到現在居然還要面對爸媽的質問。小玉妳不覺得誇張嗎?我跟大野同學到底哪一點看起來像是在交往啊?⋯⋯啊,差點忘記磅秤了。磅秤磅秤!」

櫻一面碎碎唸,走到櫃子前開始翻找磅秤。穗波則是回以無奈的笑容,拿著打蛋器攪動鍋中的雞蛋。

沈默了一會兒,穗波下定決心似地抬頭看向站在櫃子前墊著腳尖找磅秤的櫻。

「小丸子,妳真的對大野同學一點意思也沒有嗎?」
「有了!」櫻正好從櫃子翻出了迷你型磅秤,「⋯⋯什麼?」

櫻一臉茫然地看向穗波,等她意識到穗波的問題是接續方才母親的話題後便又不滿地鼓起雙頰。櫻拿著磅秤靠到調理台邊。

「小玉,妳明明最清楚我跟大野同學沒有在交往耶。」
「嗯,我知道,但是我要問的不是你們有沒有在交往,而是小丸子妳真的不喜歡大野同學嗎?」
「什麼意思?」
「假設大野同學跟妳告白,櫻妳會怎麼回答?」
「大野同學不可能跟我告白啦。」櫻像是覺得穗波的問題很可笑似地擺了擺手。
「就說了是假設嘛。妳會拒絕他嗎?」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

察覺到多年至交固執地想討論這個話題,櫻低下頭,故作忙碌地將麵粉倒進鍋中。可惜穗波似乎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她。

「那妳還記得我們去參加年子的結婚典禮時,妳說過的理想的結婚對象嗎?」穗波追問。
「妳幹嘛突然提起這件事?很丟臉耶。」

「運動好、身高高、頭腦好、笑容爽朗、具有領導人風範、有正義感、成熟穩重、值得信賴⋯⋯那時候我們還在笑這世界上哪裡有這麼理想的男人,但事後我發現一件事。」

「小玉,妳感覺好像偵探一樣好可怕哦。」
「小丸子,妳是以大野同學為基準說出那些條件的。尤其是值得信賴這一點,我怎麼想都覺得妳是在說大野同學。因為妳從小學開始,只要遇到什麼困難第一個都是跑去找大野同學。」

「我哪有?」櫻垂著頭回嘴,但聲音微弱。
「而且,雖然大家都說妳是個濫好人、無法拒絕朋友的拜託,但其實那僅限女性朋友。男同學的請求,只要妳真的覺得討厭妳通常都會直接拒絕。」穗波頓了一頓,「唯一的例外就是大野同學。」

「我哪有!」
「沒有嗎?高三那一年,大野同學在情人節收下妳的餅乾,然後你們倆一起牽手回家的隔一天,妳還記得妳是怎麼回答前來逼問的女生嗎?」

「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櫻依然沒有把頭抬起來。

「妳安撫那些女生,對她們說因為大野同學不想談戀愛所以妳只是一個障眼法而已。」
「我說的是事實啊。」

「就因為是事實才顯得特別啊,小丸子。妳的回答乍聽之下很名正言順,但是妳從以前就一直是大野同學的擋箭牌,就算不用跟他牽手,光是你們在情人節一起回家這一點就很夠了,沒有必要到高三那一年還用牽手當障眼法吧?更何況,就算是大野同學拜託妳跟他牽手,如果妳不喜歡,妳大可以直接把手甩開啊。」

穗波雖然口氣溫和,卻帶著讓人無法反駁的氣勢。櫻很明白,她會這麼覺得是因為穗波說的都是事實。

啊啊,理科生就是這樣討厭,什麼事都要用理來談。櫻在心底默默嘀咕。

「小丸子,我就直說了。在我看來,妳是因為外在的壓力才覺得自己沒有喜歡大野同學的。」穗波簡潔扼要地道出結論,「妳只是不想承認自己喜歡上大野同學而已。」

察覺穗波靠近自己,櫻反射性地舉起手臂遮住臉,同時像是在逃離什麼恐怖的事物一樣往後退到走廊上。

「⋯⋯現在不要看我!」
「小丸子,妳果然喜歡大野同學對吧?」

穗波的聲音由遠而近靠了過來。櫻從兩手臂的隙縫看見穗波也跟著走到走廊上。不知為何,穗波的表情看起來似乎很開心。他人的八卦真的這麼有趣嗎?櫻嘆了口氣,將手放下。

「不是不想承認,而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喜歡上大野同學。」
「為什麼不能?」穗波偏著頭,一臉不解。
「因⋯⋯因為大野同學喜歡的是男生嘛!」
「⋯⋯什麼?」

穗波瞪大雙眼,看起來很是吃驚。

「妳想嘛,從中學到現在有多少可愛的女生跟大野同學告白結果他都毫不惋惜地拒絕?他如果不是喜歡男生還有什麼可能?」
「小丸子妳真的是⋯⋯」

穗波啞口無言地搖著頭,但在她吐出真相之前,門鈴非常不識相地響了起來,緊接著是大門被拉開的聲音。

櫻和穗波應聲看向門口。

站在門口的人正是那名符合櫻所說的運動好、身高高、頭腦好、笑容爽朗、具有領導人風範、成熟穩重、值得信賴,讓她從以前到現在都一直以他為基準在尋找交往對象的多年好友,大野健一。

『妳只是不想承認自己喜歡上大野同學而已。』穗波的話語在腦海裡重現。

和大野四眼相對的同時,櫻知道自己的表情肯定率先背叛自己了。
她反射性地再次伸手遮住自己的臉。

「你、你幹嘛現在出現啊!」

完全不知道自己剛才成為話題主角的大野一臉單純地揚起手看了一下手錶。

「妳不是說下午三點?現在兩點四十分,我們來太早了嗎?」
「對!呃、不對!今天取消了!」櫻順勢大喊。
「誒?!」大野和隨後跟進來的杉山同時露出錯愕的神情。

「小丸子!」站在一旁的穗波急忙制止櫻,「就算再怎麼害羞也不可以這樣啊!」
「可是我,」櫻撇開頭,「妳要我今天怎麼面對大野同學啦!我沒辦法!」

櫻使出全身的力氣吐出這句話後便頭也不回地轉身跑進自己的房間。
關上木門後,櫻無力地靠著門板,緩緩滑坐到地板上。

「討厭⋯⋯」櫻將臉埋進雙膝之間,「就是這樣我才不想承認嘛。」

其實,讓櫻發現自己對大野抱有特殊感情的契機是在大學入學考試放榜那一天。因為櫻報考的學校是東海大學附屬短大,放榜單跟大野和杉山報考的東海大學總校區非常近,於是三人便理所當然地一起去查榜。

當櫻還塞在人群中找尋榜單時,身邊突然傳來應該在總校區查詢榜單的大野的聲音。

「櫻,怎麼樣?有妳的號碼嗎?」
櫻應聲轉頭,看見大野站在自己身邊。
「啊,大野同學。你會來這裡就代表你已經看完榜單了?結果呢?」

大野抬著眉比了個ok的手勢。看見大野那副從容不迫的表情,櫻發自內心歡呼一聲。

「嘩!你真的好厲害哦!恭喜你!杉山同學也上榜了嗎?」
「嗯。」
「太棒了!不過你們本來成績就很好,根本也不用擔心吼⋯⋯是說杉山同學呢?」櫻一面問,東張西望地找尋杉山的身影。
「趕去穗波那裡了。」

穗波報考的是距離東海大學電車兩站的護理女子大學。因為放榜日是同一天,穗波沒能和大家一起查榜。當然櫻也是有想過在放榜當天杉山肯定和穗波有約,但是沒想到居然是一查完自己的榜單就馬上去穗波那裡會合。

「雖然沒有太驚訝,但我還是想說杉山同學真的是對小玉一往情深耶。小玉根本就不用擔心嘛,一定考得上對吧。」
「是啊。」
「想必小玉爸爸也在場吧,搞不好還會興高采烈地幫他們兩個拍合照哩。」櫻一面說道,吃吃地笑了起來。
「是啊。」大野隨聲附和,接著伸手彈了一下櫻的額頭,「不過比起穗波跟杉山,妳應該先擔心自己吧?妳的號碼多少?」

櫻「哎呦」一聲將掌心貼上額頭,同時看向手中的准考證。

「對吼。我看看⋯⋯47298⋯⋯」
「472是在那裡吧?」大野接口。下一秒大野突然拉住櫻的手,牽著她擠進人群。

欸。櫻一時沒能反應過來,只是瞪大眼看著大野的背,愣愣地跟著大野前行。就在櫻慢了好幾拍才終於察覺這是她自從國小三年級那場鬧劇以來第一次和異性牽手(正確地說是被拉住)時,大野一臉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地轉頭看向她了。

「人那麼多,小心點。」
「說、說的也是哦。」看來大野只是為了防止被人潮沖散才拉住她的。

意識到自小以來的玩伴不知不覺間已經是擁有厚實手掌和寬大肩膀的異性的同時,對方只是非常自然地把她當普通朋友在看待,而在這樣的差距之中萌生出來的失落感讓櫻嚇了一跳。

櫻並不明瞭自己覺得失望的具體理由是什麼。因為在她開始深究自己的心情之前,她首先擔心的是要是被大野的粉絲們看到他如此沒神經的行為到底會引起多大的騷動以及自己將如何被圍剿。然而櫻同時又非常矛盾地對自己解釋,要是把手抽開說不定他們真的會被人群沖散,因此櫻最後只是沈默地讓大野把她拉到榜單前。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單純的櫻看見榜單上密密麻麻的數字,馬上就轉移注意力、和大野一同專注地在榜單上找尋自己的號碼了。

「47298、47298、472⋯⋯」大野盯著榜單唸道。
「47298、47298⋯⋯」櫻跟著喃喃覆述,「⋯⋯啊!有了!大野同學!有了!我上榜了耶!」

櫻跳了起來,一臉雀躍地看向大野。大野則是張著爽朗到刺眼的笑容用力揉了揉櫻的頭。

「太好了,櫻。這樣我就放心了。」

欸欸欸?大野的舉動再度讓櫻愣了一愣。
櫻知道大野從以前就常常用這種舉動表示對她的讚賞,但當她意識到大野其實是個貨真價實的男性之後,她實在很難繼續用平常心看待大野的行為。

她以前都是怎麼回應大野這個舉動的?她可以吐槽大野再怎麼遲鈍面前的她好歹也是個女性然後推開他嗎?這樣會不會太誇張?

櫻別開頭,藉由佯裝生氣來掩飾自己的困惑。

「⋯⋯真失禮耶!難道我的成績有差到讓你這麼操心嗎!」
「不是啦,」大野笑著安撫櫻,「老實說,我之前一直覺得比起兒童教育,妳說不定更適合唸老人照護。不過看到妳那麼認真唸書,想必妳是真的對兒童教育很有興趣吧?所以我就放心了,還好我沒多嘴給一些自以為是的建議。」

這一次大野的回答終於讓櫻徹底意識到自己的矛盾了:如果說她沒有選擇和穗波一起報考護理大學的理由是因為她對當護士沒什麼興趣,那麼照理說對當育幼園老師也沒太大抱負的她也不會這麼認真準備這間學校的考試。這麼一想,櫻便跟著記起自己的確是在和大野討論過彼此的志願之後才真正開始認真準備升學考試的。也就是說,撇除短期大學只要兩年就可以畢業這個好康的動機以外,可以和大野繼續當同學這件事也是讓櫻唸書的動力之一。

為什麼是大野?大野有特別到讓她拼死拼活也要考上這間學校嗎?等等,該不會她⋯⋯

「不不不!不是喜歡!絕對不是!」櫻用力搖頭、大聲地否定呼之欲出的答案。
「什麼?妳不喜歡兒童教育哦?」
櫻回過神,只見大野一臉困惑地看著自己。

⋯⋯不能說。櫻本能地往後推了一步。
自小學以來櫻一直很明白大野非常討厭追著他前後跑的女生。所以她絕對不能讓大野發現原來他的存在已經特別到會讓討厭唸書的她為了他而認真唸書。因為知道這件事以後大野肯定會把她視為跟普通的女生一樣、對她感到厭煩的。

一旦在腦海想像大野用對待其他女孩的方式面對自己,櫻便火速決定隱瞞自己報考東海大學附屬短大的真正理由。

「啊、不是啦,我是說超級喜歡的!你說的對極了、我一直期待能考上兒童教育欸!哈哈哈⋯⋯」櫻心虛地乾笑出聲。
「是嗎,那就好。」大野不疑有他地點點頭,「那麼接下來兩年我們還是同學嘍,請多指教啦。」

大野率直的笑容讓櫻覺得自己真是差勁透了,但是她只是把這股鬱悶的心情解釋為她不想對自己的重要朋友說謊。

沒錯。大野對她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朋友,就像穗波一樣,櫻在心底如此強調。因為是很重要的朋友,所以她才會想跟大野唸同一間學校,就像中學的時候她為了跟穗波唸同一間高中努力準備考試一樣。

所謂欺敵先欺己。多虧櫻是如此深信自己只是把大野當成重要的朋友,這四年來她才能毫不猶豫地以兩人只是從小到大就認識的同學為由來面對周圍的無限緋聞。但這下可好了。如今真相被穗波道破,知道自己的感情後她該怎麼面對大野?而且大野知道她居然跟個小女孩一樣言行會受到他的影響後肯定會狠狠嘲笑她吧⋯⋯這實在太丟臉了喔喔喔⋯⋯櫻一面想像,忍不住悶聲哀號。

對了。不如今天乾脆裝病缺席派對吧。櫻抬起頭,覺得自己突發其想的點子真是完美。

就這麼決定了。我的頭突然很痛、痛到沒辦法出門,所以今天的派對就不參加了。就在櫻認真地盤算著要如何把母親叫進來對她說出這番說詞時,背後的門板響起了敲門聲。

「櫻,我進去了喔。」
「欸?!」門外的聲音讓櫻本能地縮起肩膀。

為何誰不好來偏偏是大野來啊!而且都這種時候了她還對他的聲音感到臉紅心跳幹麻啦!櫻無聲地吶喊,慌忙舉起手作勢抓住門把不讓大野進房。

可惜事與願違,櫻連不准進來的不都沒能喊出聲,門便爽快地被往外拉開了。於是,倚靠著門板的櫻也就這麼跟著倒向門外了。



【大野與櫻】


「⋯⋯妳在幹嘛?」

大野站在門外,困惑地低下頭和仰躺在地上的櫻對望。只見櫻神情緊張、右手對他高舉著。瞥見櫻攤開掌心的右手,大野沒有多想便握住那隻手將櫻拉起身。

「呀!你你你、」大野才剛拉住櫻,櫻卻突然一臉慌張地將手抽開,結果卻讓自己更加重心不穩地往後跌。眼明手快的大野連忙伸出臂膀接住櫻。

「小心點,妳怎麼老是這麼冒失啊?」

大野嘆了口氣,完全沒發現自己的舉動正是讓櫻失常理由。確認櫻這次真的站穩了以後,大野放開櫻、走進櫻的房間。

「櫻,我有話想跟妳說。」

不知為何,明明這不是大野第一次踏進櫻的房間,櫻卻突然哇哇大叫:「你、你幹嘛隨便進人家的房間啦!」

「嗯?因為阿姨要我幫她找東西啊。」大野一面回答,定睛看向靠在房間右側牆壁邊的櫃子,「有了,是這個吧?」

大野走到櫃子前,按照櫻母親的指示將右上角第一格抽屜拉開。櫻見狀又嚷嚷起來:「喂!不要擅自動我的東西!」

但是大野已經把整個抽屜都拉出來、裡面的內容物當然也看得一清二楚了。
抽屜裡的東西並不多,主要是一些照片、餐廳名片跟兩顆鈕扣。大野知道那兩顆鈕扣是什麼:那是他們中學與高中時的制服鈕扣。散放在抽屜裡的照片則是中學與高中修學旅行時他們的合照。至於名片⋯⋯

「我不知道原來妳有搜集名片的興趣欸。」

大野一臉佩服地看向櫻。
就算對美食不太了解,大野也看得出來這些名片清一色是這幾年清水市新開的咖啡廳或是人氣餐廳。而且湊巧的是幾乎都是他們一起去過的餐廳。

「你覺得有可能嗎!當然是為了紀念啊。」櫻傻眼地吐槽。可惜大野卻聽不出箇中含義。
「紀念什麼?」
「啊——!就是這點討厭啦!」櫻一臉受不了地跺了跺腳,「你這個大木頭!當然是為了紀念跟你去過的地方啊!」
「啊?」
「還有那兩顆鈕扣,中學就算了,你覺得我有可能過了三年還是不知道第二顆鈕扣的意思嗎?」

大野再次看向抽屜。仔細看的話的確名片上都寫了日期和簡單的感想。也就是說,這些名片是他們一起出門時的「紀念」?那麼也就是說,這兩顆鈕扣就是他以前送給櫻的那兩顆鈕扣了?櫻是在知道鈕扣背後的意義下保存著這兩顆鈕扣到現在嗎?也就是說⋯⋯

大野瞪大眼扭頭看向櫻。

「根⋯⋯根據小玉的推理,我只是一直不想承認自己喜歡你而已。」櫻一面說道,噘著嘴別開頭。但大野終於瞭解了,櫻是因為感到彆扭才不敢直視他的。

原來如此。櫻的母親說的「因為晚開的櫻花而鬧彆扭」是這個意思嗎?看著櫻發紅的雙頰和耳朵,大野突然覺得有些想笑。啊啊,早知道他真的應該聽杉山的建議早點破局的。
大野將抽屜闔上,靠到櫻面前。

「妳喜歡我?」
「對啦!總之你要拒絕就直接拒絕吧!這樣我也暢快一些。」

櫻惱羞成怒地喊,那一副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決斷神情引得大野忍不住伸出手掐住櫻的兩頰。

「⋯⋯疑案啊?(你幹嘛?)」

櫻困惑的表情讓大野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從小到大被告白這麼多次,就只有眼前這個女人的告白場景一點也不浪漫可愛,但大野卻必須承認,也只有櫻的告白讓他像是中了大獎一樣地如此心動。

「妳幹嘛擅自覺得我一定會拒絕妳?」
「你不是喜歡男性嗎?」
「哈?!哪裡來的誤解啊!」
「欸?!你喜歡女生嗎?那你幹嘛拒絕那些跟你告白的女生?那些女生那麼可愛耶?你的標準到底是有多高啊?」

就是因為這樣櫻才會從來沒意識到他對她的特殊待遇其實是別有用心的嗎?大野無言地垮下肩膀。

「⋯⋯妳就沒想過有可能是因為我喜歡妳所以才會拒絕那些人嗎?」
「原來是這樣啊,好像頗有道理⋯⋯」櫻一臉認同地點了點頭,慢了半拍才意識到大野的告白,「欸~~~~?!」

像是為了表示吃驚程度一般,櫻瞪圓雙眼、動作誇張地往後逃到窗邊。沒想到連被告白的場面都可以表現得這麼滑稽,櫻的反應真的是永遠都不會讓人失望。大野大笑出聲。

「所以妳現在知道到底是誰才真正遲鈍了吧?」
「呃,你你你你、你喜歡我?」
「嗯。」大野走到櫻的面前,直視著櫻重申,「我喜歡妳,櫻。」

櫻像是這時候才終於意識到喜歡這個詞真正的意思一樣露出了困窘的表情。她連忙伸手掩住臉:「⋯⋯所以我們要交往了嗎?」

才在想著這傢伙的反應真的很好玩的同時,櫻的問題讓大野再次傻眼。

「妳不想跟我交往嗎?」
「交往有什麼好的嗎?」
「笨蛋,交往就是我可以直接跟身旁的人說妳是我的女朋友、而且不用找讓人聽了想哭的無關緊要的理由就隨時可以去找妳啊。」
「什麼無關緊要的理由?」櫻狐疑地抬起頭。
「不重要。」發現自己不小心說溜嘴,大野趕緊將話題拉回來,「重點是妳不想跟我交往嗎?我會帶妳到處去吃好吃的東西喔?」

聽見大野的提議,櫻沈默了一會兒便別開視線,用極小的音量回答:「如果是這樣的話,交往一下也是可以啦⋯⋯」

一如預期的回答讓大野抬高眉尾、伸手戳了戳櫻的臉頰。

「妳以前不是說過不會因為食物被拐走嗎?」
「你很失禮欸!我還是有理智的好不好!」聽見大野的調侃,櫻氣呼呼地鼓著臉拍掉大野的手,完全沒發現自己的回答等於是再次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櫻的遲鈍和單純讓大野彎起嘴角笑了。

「那我就放心了。」
「啊?放心什麼?」

但大野沒有回答,只是笑著伸出手、用力揉了揉櫻的頭。




-完-




=================
開始時間:2017/03/01
完成時間:2017/07/22
字數:12217字

耶~~終於完成了!恭喜老爺賀喜夫人~終於讓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了~
雖然不怎麼重要,但還是想解釋一下,日本的大學放榜一般入試的話大概都是一月初考試,二月上旬放榜,所以前一篇的情人節牽手篇其實是在這一篇的放榜牽手篇之後(其實我覺得大野推薦入學比較合理,但因為太麻煩了就wwww)

還有我擅自想像兩人互相好不容易交往的當天,小丸子因為太害羞所以拒絕出房門,還要大野幫她跟大家說她頭痛到無法出房間,但因為大家都非常了解小丸子的個性也早就知道兩個人互相喜歡,結果就變成櫻的爸媽一面灌大野喝酒、一面感謝他"願意"跟櫻交往,還說如果不是大野的話他們家女兒就要守空閨balabala,結果小丸子氣得衝出房間跟爸媽爭論⋯>>>最後是一如往常地熱鬧的宴會這樣wwwww
因為實在太花時間,決定把草稿就這樣草草地公布↑了(居然)

接下來到九月大概都非常非常忙,七八月的收支紀錄到時候再一起發表吧(欸w)
One Piece一直沒出現我的王道,整個靈感停滯啊⋯⋯
暫時還請大家繼續陪著我萌其他BG了(燦笑)
那麼,我們下次見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請持續發糧,感謝QAQ

Re: タイトルなし

> 請持續發糧,感謝QAQ

很高興有人喜歡大野X小丸子!
我會努力發糧的!請等我~
About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Author:澈‧廢圈圈


  • SINCE 2006
  • 冬の雲一個半個となりにけり─永田耕衣
  • 不專業同人小說創作者
  • 在日台灣人。

個人站台↓
what's NEW?
what r u searching 4?
who's finger printing?
HEY, my friends!
幾隻小貓
something fun!
自由區域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goods conn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