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救贖

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工作細胞。同人衍生文-

CP有:好中球 x 紅血球(U-1146 x AE-3803)

註:好中球=嗜中性球=中性顆粒球
註2:場景設定以原作15話後為主題,防雷慎入!(故事整體沒有明顯時間線)







『免疫細胞就是打著正義的名號執行暴力的集團,就算是普通細胞也能不痛不癢地殺害,都是一些可怕的血球。』

成為好中球在這個世界執行免疫工作後,U-1146已經不只一次聽到背後傳來這樣的話語。對於這些評語,U-1146並不曾感到受傷或是厭惡。

那些評語的確指出了事實:如果出現會危害這個世界平衡的生物,就算是一般細胞他也必須要清除,這就是免疫細胞的工作。

沒錯。就算被普通細胞恐懼或是討厭,他也不會因此停止自己的工作。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如此,所有的免疫細胞都是如此。

「白血球先生你看你看,宣傳手冊上寫可以在湯煙小町鼻腔舒緩身心哦。好像有足湯呢。」

那一天,當U-1146在鼻腔和金黃色葡萄球菌的戰役告一個段落,大伙兒也將細菌殘骸收拾得差不多時,紅血球AE-3803興致勃勃地拿著《鼻腔導覽手冊》靠到他身邊。

U-1146聞聲低頭,血球細胞們一臉和樂融融地坐著泡足湯的宣傳照映入眼簾。

湯煙小町鼻腔是鼻腔區裡頗負盛名的景點,除了足湯還有販賣蒸饅頭等名產的商店街,對血球們來說是如果經過一定會順便參訪的觀光勝地。

湯煙小町鼻腔嗎?記得那附近正好有個好中球專用水道⋯⋯不如去那裡沖個澡吧。U-1146拍了拍因為被凝固酶攻擊而變得焦黑的制服。

「嗯嗯。我帶妳去吧?距離這裡滿近的。」
「真的嗎?」AE-3803仰起頭,表情變得明亮,「謝謝你,白血球先生!」

AE-3803的笑容一瞬間讓周圍的空氣跟著變得柔和,U-1146不禁跟著揚起了嘴角。
意識到自己的表情變化,U-1146連忙拉低鴨舌帽、看向AE-3803腳邊。

「⋯⋯妳那箱是氧氣對吧?等妳把氧氣送給細胞之後我們再出發吧。」
「好的!送貨地址好像剛好就在這附近哦。」AE-3803點了點頭,將地圖攤開。

AE-3803認真地瞪著地圖,過了許久之後才終於抬起頭、指向右前方某條小徑。
「應該就在這條微血管裡面⋯⋯啊,出口好像在那邊。白血球先生可以在出口等我嗎?我把氧氣送出去之後馬上就出來!」
「嗯。」

U-1146順著AE-3803的手指看向右前方,那是一條狹窄到連AE-3803的身軀一半都不到的小巷。雖然早就知道紅血球身段非常柔軟,就算微血管再怎麼狹窄她們還是能想辦法進出,但這條微血管異常的間距還是讓U-1146忍不住緊張地補上一句:「呃、小心點。」

「好的!啊,對了。」
AE-3803從隨身包中翻出一條小毛巾和一瓶礦泉水,以礦泉水沾濕毛巾後將毛巾遞給U-1146。
「嗯?」U-1146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下意識地接下毛巾。

AE-3803張著無害的笑容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白血球先生可以先用這個擦臉哦。剛才的戰鬥辛苦你了!」語畢,AE-3803很快地拿起紙箱用力擠進微血管小巷。

不虧是紅血球,居然能如此毫不猶豫地穿進如此窄小的巷子。看著AE-3803的身影消失在巷子深處,連謝謝兩個字都來不及說的U-1146只好愣愣地將視線移向手中的毛巾。

U-1146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將柔軟的毛巾覆上自己的臉。
淡淡的肥皂香隨著濕冷的空氣沁入U-1146的胸腔,讓U-1146的胸口為之一緊。

他總是無法好好定義這種心情。

認識AE-3803之前U-1146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每次AE-3803帶著燦爛的笑容看向他,他的嘴角就會忍不住跟著往上揚;每當她帶著敬佩的眼神聽他說話,他就會忍不住想再多說些什麼、和她多聊聊。很明顯地,現在他的心底又多了一種更加複雜的感受:當AE-3803毫不猶豫地接近他、關心他時,一種夾雜著困窘卻又開心的感情會在胸口膨脹發酵著。

『如果有必要的話就算是朋友也要毫不留情地殺掉!這就是我們免疫細胞!』

每當他嘗試釐清在心底滋長的這種感情究竟是什麼時,毒殺T細胞曾經斥喝他的話語就會在腦海重現,就像是在告誡他應該要把這種無所謂的情感全數清除才對。

打從U-1146有記憶以來,他只知道要鍛鍊自己、讓自己努力成為一個出色的白血球,像是覺得高興、害臊什麼的情緒對排除病原菌來說一點幫助也沒有,對免疫細胞而言是不必要的情緒。照理來說應該是這樣的。

矛盾的是,儘管他非常明白這些感情對自己沒有任何幫助,他卻不想把這樣的感情抹殺殆盡。至少目前還不打算。

U-1146抬起頭,抓緊毛巾邁步走向AE-3803提及的微血管出口。說巧不巧,AE-3803在同一時間從微血管擠了出來。

「 耶!完成了!」
AE-3803舉高雙手,一臉雀躍地歡呼。過了幾秒後她才驚覺U-1146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AE-3803一面傻笑著收回手。
「啊,白血球先生⋯⋯不、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看來她是努力到忘記他們的約定了吧?看見AE-3803臉頰上的擦傷,U-1146完全能想像方才她是多麼一心一意地在那樣狹小的微血管裡奮戰。U-1146瞇著眼扯開嘴角。

「別介意。妳的臉上有擦傷,要不要先處理一下⋯⋯」U-1146抬起手,這才意識到她的毛巾早已被自己搞得髒兮兮的,「啊。抱、抱歉,不然妳先用這個⋯⋯」

U-1146有些尷尬地從口袋拿出自己的手帕,然而當他一瞬間想起免疫細胞對普通細胞來說都是殘暴又可怕的細胞這件事後,他立刻停下動作改口:「呃,我看妳忍一下,湯煙小町鼻腔附近有個好中球專用水道,我在那邊把毛巾洗完之後還給妳⋯⋯」

然而AE-3803沒等他說完便毫不猶豫地收下了他的手帕。

「謝謝你,白血球先生。我洗乾淨以後再還給你哦!」同時還附贈一枚足以媲美葡萄糖的甜美笑容。

又出現了。這種總是令他覺得困惑的心情。U-1146沈默地看著AE-3803,沒能立即作出反應。

這個世界如此之大,明明他很清楚這一次見面可能就是最後一次見面,但是他卻無法像兩人第一次相遇的時候那樣輕易地說出「我們以後可能不會再相見了」這句話。甚至他發現,當AE-3803將兩人能再次相遇這件事情視為理所當然時,他的內心也跟著湧現希望能再見到她的感情。

意識到自己的想法,U-1146發現自己的心跳明顯在加快,耳朵似乎也跟著開始發熱了。U-1146連忙伸手拉低鴨舌帽。

「不急。妳想什麼時候還都可以。走吧,足湯就在這附近而已很快就到了。」
「嗯!好期待哦,我第一次泡足湯呢!」

U-1146打從內心深深感謝AE-3803是個如此天然沒有心機的女孩。在前往湯煙小町鼻腔的路途中,她絲毫沒有察覺到他的異樣,腳步輕快地跟在他身旁,天真地和他討論血液循環時發生的種種日常小事。

抵達足湯門口後,U-1146停下腳步,看向AE-3803。

「這裏就是湯煙小町鼻腔了。待會我把毛巾洗乾淨之後再拿來還妳。」
「咦?白血球先生沒有要一起進去嗎?」AE-3803一臉吃驚地仰起頭,「啊,難道說白血球先生接下來還有工作?」

「嗯?不是、因為好中球專用水道就在這附近,我想說在那裡沖一沖就好⋯⋯」
「原來是這樣啊。」AE-3803鬆了一口氣似地笑了,「既然接下來沒有工作,白血球先生也一起進去吧?」

AE-3803拉住U-1146的袖口,明顯表示她不打算輕易讓他離開。U-1146瞥了一眼自己的袖口,然後看向AE-3803。

「不、那個,既然附近有專用水道,我沒必要特地進去⋯⋯」
「白血球先生泡過足湯嗎?」
「啊?嗯,沒有。」U-1146老實回答。
「是嘛是嘛!那就一起進去吧。」

AE-3803嘴邊的笑容再次綻放。她很快地轉身、拉著U-1146走向櫃檯:「兩位!」
本來還有些呆然的U-1146在看到店員將兩條毛巾遞給AE-3803後終於反應過來。

「呃、等等,紅血⋯⋯」但AE-3803不由分說地將毛巾塞給他,並拉著他繼續往前走。

「因為,」走在前方的AE-3803很快地說道,「因為我也是第一次泡足湯,如⋯⋯如果只有我自己一個人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所、所以白血球先生也在的話總覺得能壯壯膽⋯⋯」

AE-3803的聲音越來越微弱,講到最後幾乎所有字句都黏成一團了。
U-1146看向AE-3803,然而站在後方的他只能看見她的側臉。

雖然無法看清楚AE-3803的表情,但她發紅的耳根完完全全地暴露出她的緊張,而且不知怎地,那份緊張感似乎也莫名地影響了他。U-1146深吸一口氣,耳邊忽然竄起的熱氣讓他習慣性地伸手扯了扯帽緣,然後他才驚覺鴨舌帽早就已經被他壓到不能再更低了。慌亂之下,U-1146只好別開視線,笨拙地回答:「是⋯⋯是嗎。那好、好吧。」

「謝謝你白血球先生,」
得到允諾的AE-3803對著U-1146甜甜一笑,然後將鑰匙放進他的手掌心。
「吶,這是白血球先生的鞋櫃鑰匙。」
「欸?啊,哦⋯⋯」

U-1146愣愣地瞪著鑰匙,AE-3803則是早一步將鞋子放進鞋櫃、走到大廳前。就在他脫下靴子的同時,位於不遠處的AE-3803突然尖叫一聲。

「怎麼了?!出現敵人了嗎?」U-1146將靴子塞進鞋櫃,連上鎖都顧不得便跟著衝進大廳,「紅血球妳沒事⋯⋯吧?嗯?」

大廳裡並沒有任何具攻擊性的病原菌或是抗原。
只見AE-3803神情興奮,而大廳裡的其他細胞們則是滿臉吃驚地看著衝進大廳的他。

「白血球先生你看!」
AE-3803靠到U-1146身邊,伸手指向前方。
「這邊居然有賣限定口味的木糖冰棒跟阿拉伯糖冰棒欸!」
「⋯⋯呃?」

U-1146順著AE-3803的手指望去,看見的是一台座落於大廳角落的冰棒販賣機。
如同AE-3803所說的,這一台販賣機除了販售葡萄糖、半乳糖與果糖冰棒以外還提供了極為少見的五碳糖口味的冰棒。

「啊啊⋯⋯嗯,真的欸。」U-1146愣愣地回答。
「對吧對吧!我們好幸運哦!」

AE-3803拉著U-1146跑到販賣機前,一臉雀躍地仰起頭看著他。

「聽說木糖口味很清爽,甜度只有葡萄糖的一半哦。白血球先生要什麼口味?」
「嗯?那、那就木糖口味吧。」
「好的!」

看見AE-3803拿出零錢包,U-1146這才意識到自己還緊緊抓著方才反射性拔出來的軍刀。U-1146連忙將軍刀收進皮套,掏出自己的皮夾。

「等等,紅血球,我付就⋯⋯」U-1146開口,但坐在另一旁的細胞們的耳語同時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啊~嚇死我了,真不虧是免疫細胞啊。」
「就是說啊,突然拿著刀子衝進來,真的有夠恐怖欸!」
「而且那個紅血球也真猛,怎麼敢接近他啊。」
「對啊,搞個不好可能會受傷欸。實在太危險了⋯⋯」

意識到細胞們討論的是自己和AE-3803,U-1146忍不住瞥向AE-3808。
看著AE-3803渾然不覺地盯著販賣機,神情認真地猶豫應該要買什麼口味的冰棒的模樣,U-1146突然覺得胸口有些悶痛。

是啊。因為太過理所當然所以他都忘了。對一般細胞來說,免疫細胞就是個光拿出武器就足以令人感到恐懼的存在這件事、以及只有AE-3803打從相識開始一次也沒有因為他拿著刀或是看見他殺了感染細胞而拒他於千里之外這件事。

「給你,白血球先生的木糖冰棒!」
正當U-1146想得出神,AE-3803帶著無邪的笑容打斷了他的思緒。
「為了感謝白血球先生陪我泡足湯,這個冰棒我請客哦!」
「嗯嗯⋯⋯謝了。」

U-1146接下冰棒,和AE-3803一同步出大廳往足湯區前行,直到他咬了一口冰棒之後才終於忍不住伸手掩面。

好甜。
明明木糖的甜度只有葡萄糖的一半啊,但這根冰棒卻遠比以往他吃過的冰棒還甜、甚至甜得令他想笑。

「⋯⋯紅血球。」
「嗯?」AE-3803仰頭,臉上還帶著因為糖冰棒而滿溢的幸福感。
「妳不怕我嗎?」
「咦?」
「我是說,我們免疫細胞總是在妳面前打打殺殺、渾身是血的,難道妳不覺得可怕?」

U-1146說完才驚覺自己的問題根本就是別有用心,他連忙故作鎮定地對著空氣揮了揮手。

「沒⋯⋯抱歉,當我沒問⋯⋯」
「沾滿鮮血的白血球先生的確有點可怕,不過,」AE-3803頓了一頓,一面傻笑地搔了搔臉頰,「不過只要想到白血球先生是為了保護這個世界而戰鬥,就會覺得白血球先生看起來更像是大家的英雄哦!」

AE-3803的聲音清脆響亮地敲進U-1146的心中,讓他一瞬間有些語塞。

英雄?用這個詞來形容免疫細胞也未免太奢侈了。AE-3803大概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會用如此帥氣的名詞稱呼他們的細胞吧。看著AE-3803,U-1146不由得暗自祈禱自己的心跳聲不會響得太過明顯。

「⋯⋯視情況而定我可能需要殺掉妳或是妳的朋友喔。」

說出口的同時,U-1146的喉痛湧現一股苦澀感,但他決定無視並且強迫自己將視線移向正前方。

「視情況而定是指?」
「呃,好比說被病原菌感染或是複製程序失敗之類的⋯⋯」
「原來是這樣啊。」

AE-3803恍然大悟般地笑出聲,引得U-1146低下頭看向她。只見AE-3803信心滿滿地拍了拍胸膛。

「放心吧白血球先生、我們紅血球都很健康哦!只要我們不被感染,白血球先生你就不用擔心可能需要攻擊我們了對吧?而且紅血球都已經脫核,不需要進行複製程序,所以也不會發生那⋯⋯哇哇哇,怎、怎麼了?!」

這一次U-1146沒能等到AE-3803全部說完便伸出手蓋住她的扁帽,並且順勢將她的帽緣往下壓。

不行了。U-1146抬起頭瞪著天花板。
AE-3803的回答超出他的想像,天真爛漫到讓他完全無法好好地控制自己的臉部肌肉:他的嘴角正逐漸往上拉開,幾乎是他不曾體驗過的角度;而且這次不只耳朵、連他的臉頰都明顯在發燙了。

他早該察覺的。
急速在心底膨脹的那份感情,夾雜著酸楚、害臊、喜悅、疼惜與憐愛,還有更多更多他還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情感,全部都是伴隨著AE-3803而生、只有AE-3803能夠左右的。

雖然現在的他太過遲鈍什麼都不明白,但如果就這麼放任這些情感繼續滋長,遲早有一天他應該會知道該如何命名這份感情吧。

U-1146深吸一口氣,將視線往下移。

「⋯⋯紅血球。」
「是?」
「妳借我的毛巾,等我們下次見面的時候再還給妳吧。」U-1146低聲道。

一如U-1146所預期地,AE-3803張著純粹的大眼仰起頭與他對望。
接著她的嘴邊綻開一朵大大的、極為耀眼又可愛的笑花。

「嗯!不急。白血球先生想什麼時候還都可以喔。」






-完-


==================
開始時間:2018/08/09 23:00
結束時間:2018/08/18 23:00
字數:5545

一開始本來只是想寫個輕鬆小品讓兩顆血球約會一下,但沒想到變成了有點嚴肅的文章。
明明我原先是想寫砂糖文的啊⋯⋯怎麼會這樣呢?這就是能力不足的結果(攤手)

因為看了作者訪談(可以參考我之前寫的噗浪),
在描寫紅血球就變得特別小心,因為她是個「ドジだけど優しくてちゃんと挨拶ができる(雖然有點笨但是是個善良而且會好好打招呼)」的好孩子,
結果就變成了文章裡面不斷出現她道謝的對話,說實在的我覺得很佔文字數有點麻煩(咦)

然後雖然作者提到白血球是個「変人扱いされても同じ体のみんなのために一生懸命戦う(就算被認為是怪人還是會為了同樣身體的所有細胞而努力戰鬥)」的殺手,但是說真的我完全不覺得白血球是怪人(理所當然認為貪食作用很正常的生科女w)。

也就是說,不論紅血球還是白血球,我覺得都很難描寫啊,
再繼續寫同人下去我深信自己一定會嚴重崩壞這兩個角色(尤其知道好中球被白赤迷們稱作護妻魔之後),所以我決定最多就再寫個一兩篇(真的嗎),我想要快速填滿其他坑啊!!!

話說推特上每天都有很多畫風美麗的白赤圖,
而且令人驚訝的是韓國的同人繪手水準超級高啊!
每天都被甜到不行的白赤同人洗滌心靈,真心覺得血糖值嚴重飆高中w

下個禮拜的動畫是心目中前三喜歡的回數:血液循環篇。
撇除這篇白→→→→赤要素滿分的宅宅理由,
我跟紅血球一樣對肺循環・體循環很苦手,
所以這篇真的是又能學習又能萌的神話吶。

順帶一提,目前原著中最喜歡的回數大概就是血液循環>出血性休克>紅骨髓/肺炎球菌了。
依照第8回是血液循環的進度來看,動畫12、13回應該就是出血性休克了吧。
出血性休克篇我看漫畫的時候簡直揪心到不行啊。總之真的很期待啊。

以上。我們下次見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澈‧廢圈圈

Comments 0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