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先從朋友開始吧(中)


網路宣傳
封面插圖:Misukiさん

CWT50無料【先從朋友開始吧】的續篇
-工作細胞。同人衍生文-
CP有:好中球 x 紅血球(U-4989 x NT-4201
註:好中球=嗜中性球=中性顆粒球






說到新人紅血球NT-4201,好中球科職員U-4989對她的印象只有四個字:冰山美人。
和他唯一認識的紅血球朋友AE-3803截然不同,4201擁有及肩的烏黑長髮,高挑纖細的身材,深邃的紫藍色大眼和精緻的五官,看起來就像是人偶一樣纖細美麗,然後最大的差別是,他從來沒見過她的笑容。
雖說他們總共也才只見過兩次面,但4989隱約感覺得出來,4201並不喜歡好中球。

「妳不是常說『免疫細胞就是個打著正義的名號執行暴力的矛盾軍團』嗎?」

所以聽見這句話的時候,4989只有「果然是這樣啊」的想法,然後再度認清不是所有人都能像AE3803那樣對免疫細胞抱有善意這個事實。

4201不是第一個這樣評價免疫細胞的普通細胞。
這句話還算是有條理的批判,遠比這句話傷人的話語多的是。
自小到大的經驗讓4989知道,對於價值觀不同的人,保持沈默離開現場是最好的應對方式。所以當時他刻意不讓自己在意4201看起來有些尷尬的表情,裝作若無其事地離開那些紅血球。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沒過多久他居然又再次遇見她了;而且還是在她差點被感染細胞襲擊的時候。
被他拯救的她不但帶著驚魂未定的表情向他道謝,甚至還在他離開之後追了上來,將手帕遞給他。

「給你,離開這裡之前先用這個把血跡擦一擦吧。」

都當好中球這麼久了,事到如今他早就不會在意其他細胞看到滿身是血的自己會有什麼反應,更何況他自己也有手帕。但不知為何,4201的表情卻讓他莫名覺得自己不應該拒絕她。

大概是因為她看起來明明就很害怕,卻還是追到他身邊,而且拿著手帕的手還抖得很明顯吧。
只不過他的回答似乎讓她覺得很難堪。

「妳不是討厭免疫細胞嗎?為什麼要把手帕借給討厭的人?」

糟糕。
話才說出口,4989就察覺自己失言了。
其實他只是單純不解而已,但是言者無意聽者有心就是這樣。聽見他的反問,4201皺起了眉,看起來似乎在生氣。

「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討厭免疫細胞。」

4201的回答讓4989不自覺地揚起了眉。
這麼說來,當時那些對話全部都是由第三者的口中說出來的,她本人只是露出了尷尬的表情、什麼話也沒說。只聽片面之辭就給她貼上「討厭免疫細胞」的標籤的確對她有點不公平。
4989點了點頭。

「那『免疫細胞就是個打著正義的名號執行暴力的矛盾軍團』呢?」 然後他脫口而出。

聽見他的追問,4201眉間的皺紋加深了。她瞪了他一眼,不太開心地噘起了嘴。

「⋯⋯我是說過。」

所以還是有講嘛。
4989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感到失落。明明都當好中球那麼久了,而且他也不是沒聽過比這句更傷人的話語不是嗎。
4989極力裝出完全沒有受到這句話影響的樣子,「心胸寬大」地再次點頭。

「是嗎。我就是妳口中的免疫細胞喔?」

啊。4989說出口之後馬上就意識到自己又搞砸了。
其實他真的沒有惡意,但4201在聽見他的回答之後表情明顯僵了一下。
4989有些懊惱地在心底咒罵自己。直來直往、不懂得婉轉表達的免疫細胞不管說什麼聽起來就像是在諷刺人一樣,大概就是這樣免疫細胞才會和普通細胞不合吧。

唉。4989無奈地搔了搔臉頰。正當他努力思考著要怎麼挽回這個百分之百是他造成的窘境時,4201倒是先深吸一口氣、抬頭直視他了。

「既⋯⋯既然你提供機會讓我改變想法,那你可不可以再給我一個機會跟你道歉?」
「什麼?」4989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
4201沈默了幾秒,終於開口:「那句話只是我的偏見而已。⋯⋯抱歉。」

聽見這句話,難以形容的感動湧上他的心頭。
在桿狀核粒細胞的畢業典禮上,好中球老師曾經對即將成為好中球的他們這麼說過:「不要想去改變一個人的想法;與其試著改變別人,改變自己比較快。」

大概就是受到這句話的影響,包括他在內的好中球們幾乎都不曾想過要和那些批判免疫細胞的人爭論。然而好中球老師大概不知道吧,了解他們的工作之後會改變想法的人還是存在的。

沒錯,道不道歉什麼的根本不重要,讓他感動的是她改變了對免疫細胞的印象、理解了他的工作。
4989看得出來,4201的表情有些狼狽,就像是在困惑為什自己非得要跟眼前這個滿身是血的傢伙道歉一樣,但是她隱約泛著粉紅的雙頰、困窘的眼神和逐漸轉小的聲音卻讓4989的腦海瞬間浮現「好可愛」三個字。

等到4989回過神,他已經收下了手帕,而且還脫口說出了連他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害臊的話。

『既然我給妳機會道歉了,那妳願意給我們一個機會嗎?』

細想起當時的對話,緩步走在小靜脈邊緣的4989忍不住轉身、害羞地用頭撞了一下血管壁。
「啊啊啊啊啊!我怎麼會說出這麼丟臉的話啊!」

因為他的動作過於突然,身旁的血球們紛紛嚇得遠而避之。4989無視其他細胞的閃躲,逕自將額頭抵著牆壁,伸手將口袋裡的手帕拿出來。粉紅色軟布上繡了知名吉祥物「循環君」。

循環君揚著燦爛明亮的笑容,4989卻是一臉慘澹地嘆了口氣。

其實在那之後,有那麼幾次他在全身巡邏的時候瞥見正在運送氣體的她的身影,但是他卻沒能找到好時機向她搭話;因為每次遇到她的時候,她的身邊總是圍了一大群人。

什麼想當朋友,講得那麼好聽,他現在可是連主動搭話都辦不到啊。4989氣惱地再度用額頭撞了牆壁一下。再繼續這樣拖下去,他實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辦法把手帕還給她欸。

「⋯⋯你是4989號好中球吧?你在幹嘛?」有些熟悉的女聲突然從身旁傳來。

4989反射性地挺起身,對方「哇」的一聲往後退了一步。一名留有茶色長髮、相貌俏麗的紅血球抱著紙箱,神情訝異地看著他。
站在他面前的紅血球是被NT-4201和AE-3803尊稱為學姊的AA-5100。
4989瞥了一眼周圍,5100今天似乎是一個人執勤。印象中5100和4201一樣,不論何時遇見她,她的身邊總是聚集了許多人。

「哦,嗨,學姊紅血球。今天一個人嗎?」
「哈?什麼學姊紅血球?我又不是你的學姊。還有你有沒有發現你這樣的打扮講這句話超可怕的?你們就是這樣言行舉止超乎常人理解的範圍才會被大家視為怪人啊,真是的。」5100毫不客氣地指責他。

她指的大概是他全身沾滿血的狀態吧。4989傻笑著搔了搔臉頰。雖然5100說的是事實,但這實在是不可抗力,畢竟他剛剛才在右手臂的擦傷部位執行抗菌任務,而他現在正好就是在前往好中球專用水道的路上。

見4989沒有打算回嘴,5100自顧自地轉移了話題:「算啦,畢竟滿身是血也不是你的錯,不過在去找4201之前最好還是換一套制服比較好哦。」
「咦?」4989吃驚地瞪大眼。

「我說錯了嗎?你應該在找4201吧?」
「學、」發現學姊紅血球這個暱稱差點又脫口而出,4989連忙改口,「呃,妳說的沒錯,不過妳怎麼知道的?」
「你剛剛自己說的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辦法把手帕還給她什麼的。」
「欸?!」他居然把心裡想的事情全部脫口而出了?

「可是學、呃,妳又是怎麼知道這條手帕是學妹紅血球的?」
「⋯⋯我說你啊,」5100好氣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算了,學姊學妹什麼的隨你叫啦。」

5100舉起右手、對著他伸出三根手指。

「為什麼我會知道,很簡單,理由有三個。第一,那條手帕是成為紅血球時每個人都會被分配到的東西;第二,你認識的紅血球大概也就只有我、3803跟4201了吧?剛剛我還看到3803拿她的手帕在擦東西、而我的手帕好端端地躺在我的包包裡;最後,前一陣子4201說她把手帕借給朋友而你剛剛說想把這條手帕還給對方。也就是說,我會推測那條手帕是4201的應該很合理吧?」

「這樣啊這樣啊⋯⋯」4989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

朋友。沒想到4201真的對其他人這樣稱呼他了。
她覺得他們是朋友嗎?他不是一廂情願?噢,原來「朋友」這個單字的發音聽起來是這麼地美妙。要不是5100也在場,他大概會開心到直接對著天花板大喊萬歲吧。⋯⋯啊,不行不行,要是他真的這麼做了肯定又會被說是怪人了。思及至此,4989趕緊抿了抿嘴,竭力不讓自己的嘴角上揚得太明顯。

「學姊妳真厲害,有考慮轉行當偵探嗎?」
「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有多滑稽嗎?」5100忍著笑瞟了他一眼,改將掌心朝上,「那孩子今天負責的區域是右手拇指,現在應該還在小動脈哦。你是要自己還呢?還是要我幫你還?」
看見5100的動作,4989連忙抓緊手帕、將手帕收進口袋。
「我要自己還!」
「是嗎,」5100似乎早就預料他會這麼回答,爽快地收回手,「既然這樣再給你一個情報吧。」
「情報?」
「嗯。與其在意其他人而錯過搭話的時機,你最好先仔細看看那孩子,說不定你會毫不猶豫地向她搭話哦。」
「什麼意思?」4989困惑地看著5100。
只見5100揚起了別有深意的笑容。

「你剛剛不是說了嗎?雖然想當朋友但是連主動搭話都辦不到什麼的。既然人家都說你是她朋友了,主動一點約她去喝茶之類的不是更好嗎?」

「欸?!呃、不是啦,那個⋯⋯欸欸欸?!」
4989結結巴巴地回答,接著他的耳根竄起一股驚人的熱氣。
天啊,他可以再蠢一點!為什麼他老是這麼不經大腦地把想到的事情通通都說出口啊?!

「就這樣啦。記得先把制服換掉哦,掰!」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5100完全無視他想挖地洞埋了自己的羞恥心,逕自丟下這麼一句話便一臉爽朗地揮揮手朝著上腔靜脈離開了。

目送5100離開小靜脈之後,4989側身看向後方。拿著二氧化碳的紅血球們一個個帶著悠然自在的神情和他擦身而過。
本來他打算先去位於手肘的專用水道沖澡再去肝臟吃點東西休息,不過既然知道4201就在附近,他實在沒理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就離開。

走好中球專用遊走道的話,大概只要五分鐘就能抵達大拇指。
現在往回走說不定可以在微血管區遇到她。
不如就去碰碰運氣吧。

4989沒有猶豫太久,他深吸一口氣,像是在鼓舞自己一樣地用力點頭、彎下腰鑽進牆邊的好中球專用遊走道。

和明亮的血管不同,穿梭於細胞與細胞間隙的好中球專用遊走道幾乎沒有什麼光線。兩條交通要道的差異就像是將氧氣送到世界各處、重要又無可取代的紅血球和只在抗原出現時派上用場、大部分時間只會讓眾細胞感到恐懼的好中球一樣。
4989一面在好中球專用遊走道當中匍匐前行,斟酌衡量5100給他的建議。

『與其在意其他人而錯過搭話的時機,你最好先仔細看看那孩子,說不定你會毫不猶豫地向她搭話哦。』

說得容易啊學姊,4989忍不住碎念。
他就是辦不到才會拖到現在還沒把手帕還給她啊。
這句話既直接又明白地點出了4989內心的癥結。

不知怎地,最近只要想起4201,他的心臟就會像是心律不整一樣地噗通噗通亂跳,更別說是要他在遇見本人的時候心平靜氣地「看著她」打招呼了。再說了,他也不可能不在意其他細胞的存在;就算4201覺得他們是朋友,其他細胞可不覺得欸。那些平常看到免疫細胞總是能避開就盡量避開的普通細胞如果知道他是她的朋友,他們肯定會很意外,不,搞不好會露出輕蔑的眼神說他在妄想吧。然後看到那些細胞的反應,說不定4201會覺得後悔,因為他讓她丟了大臉⋯⋯啊啊啊,不行,再繼續想下去他幾乎都要看見4201皺著眉頭對他說「你這樣讓我很困擾、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的樣子了。

嗚喔喔喔⋯⋯4989忍不住伸手掩面。
要是4201真的這樣對他說,他大概會打擊到直奔脾臟向巨噬細胞申請退休吧。
唉。是說明明他都當好中球那麼久了,為了這點小事就受到打擊成何體統啊。4989嘆了口氣、自暴自棄地抬頭看向前方。

前方不遠處有個不大不小、剛好能讓一個成年好中球進出的小窗。那扇小窗正是通往拇指微血管區的出入口。

微血管區的柔和光線由窗口透了進來,為陰暗的好中球專用遊走道增添了些許溫暖的光明。4989朝著光線前行,爬出遊走道、踏進微血管區。

相較於散發著悠閒氣息的小靜脈,微血管區顯得熱鬧了許多。
因為座落在住宅區當中,到處都能看到配送氣體的紅血球和普通細胞在交談。

記得第一關節附近有個好中球專用水道,他可以先去沖個澡再開始找4201。4989伸了伸懶腰、轉身朝第一關節邁出步伐。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才跨出第一步就遇見4201了。

4201站在距離他只有五步左右的前方不遠處,和兩名細胞正在交談。她將手中的紙箱交給其中一名細胞,然後從紙箱上撕下簽收單。細胞拿出印章在簽收單上蓋了一下。她點了點頭、將簽收單收進腰包。

哇哇哇,她不是應該還在小動脈嗎?怎麼現在已經送完貨了?!
眼見4201作勢離開現場,4989有些慌亂地左顧右盼,不知道自己應該往哪裡逃才好。怎麼會這樣!這跟他預想的不一樣欸!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

就在4989想著要不乾脆先躲回遊走道時,4201冷靜不帶起伏的聲音傳了過來。

「⋯⋯不用了,我很忙。」

嗯?4989停下腳步。
下一秒是帶著訕笑口氣的回答。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妳說的忙也只是把這些二氧化碳送回肺部而已不是嗎?」
「對啊,既然不是急件的話就跟我們一起喝個茶聊聊天啊。」
「妳應該沒看過體細胞的家對吧,可以進來參觀喔。」

兩名細胞不正不經的邀約讓4989忍不住瞇起眼看向4201。毫不意外地,4201的側臉不帶任何笑容,讓人完全看不出她的情緒。

「不了,我接下來還有約。」
「是嗎?跟誰有約?」
兩名細胞像是不知放棄為何物般地追問,4989聽了忍不住皺起眉。
「朋友。」4201依舊是面無表情。

聞言,其中一名細胞突然嘻皮笑臉地抓住4201的手腕。
「這樣啊,那就包括那個朋友,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喝個茶吧?」

「⋯⋯請放手。」4201嘗試抽手,對方卻痞痞地緊抓著她不放。
「等妳那個朋友來了我就放手哦。」

普通細胞的厚臉皮讓4989莫名湧起一股強烈的怒氣,他不自覺地握緊拳頭、瞥向4201。然後就在那麼一瞬間,他看見了。
4201平時不帶任何情緒的美麗臉龐此刻夾雜著困擾與一抹近似於害怕的神情。
緊接著5100說過的話在他耳邊響起。

『與其在意其他人而錯過搭話的時機,你最好先仔細看看那孩子,說不定你會毫不猶豫地向她搭話哦。』

原來如此。他現在聽懂那句話的意思了。
4989邁步,怒氣沖沖地走到4201身邊,用力抓住害她露出恐懼表情的那隻鹹豬手。

「既然這樣你現在可以放手了。」

4201應聲轉頭,在認出他的同時露出驚訝的神情。
她張開口,聲音卻被面前兩名細胞的驚叫聲給蓋了過去。

「嗚喔!是好中球!」

因為注意力全部集中在4989身上,普通細胞鬆開了4201的手。
獲得自由的4201退了兩三步、將雙手護在胸前,似乎還心有餘悸。兩名細胞則是露骨地瞪著4989,明白表示出他的出現並不受歡迎。

「你幹嘛!」
「沒看我們正在忙嗎?」
4989緊緊抓著普通細胞的手腕,揚起笑容回視他們。雖然很明顯他是皮笑肉不笑。
「你們剛剛不是說等她的朋友來要一起去喝茶?走吧,我們一起去喝茶。」

或許是興致被打斷而心生不滿吧,兩名細胞露出了輕蔑的表情。

「哈?你在妄想什麼?」
「就是說啊,少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了,免疫細胞跟普通細胞怎麼可能會是朋友!」
「更何況還是個全身是血的好中球!拜託你回去照照鏡子好不好!」

嗯?這些對話他是不是在哪裡聽過?普通細胞的叫囂內容實在太過耳熟,4989不禁有些分神。就在這時,他的手背突然傳來一股帶著熱度的柔軟觸感。

4989低下頭,看見一隻戴著白手套的小手覆在他的手背上。

那是4201的手。
嗯?⋯⋯欸?!為什麼?4201的舉動讓4989反射性地想收手,但是4201卻比他更快地彎起手指、抓住了他的大掌。
她握緊他的手,將他的手從普通細胞的手腕上拉開。他的掌心傳來了她的指尖的溫度。

噗通。
意識到4201的體溫,4989發現他的胸腔傳出吵雜不穩的跳動聲。他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怎麼不可能?」4201反問。
「欸?」兩名細胞和4989的聲音完美地重疊。
「他就是我的朋友啊。」

4201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沈默了。
普通細胞互望一眼,像是聽見什麼天大笑話似地爆笑出聲。

「哈哈哈哈妳說這個好中球?怎麼可能?」
「紅血球美眉妳這是在同情他嗎?不用配合這個妄想怪人啦,大家都知道免疫細胞沒有朋友這件事啊!」
「就是說啊!更何況還是個全身是血的跟蹤狂好中球!」

「⋯⋯跟蹤狂?」4201皺起眉。

「對啊!妳不知道他從剛才就一直站在旁邊盯著妳看嗎?」
「發現妳要離開的時候還像是怕被看到一樣很緊張地想逃走欸!」
「是啊,紅血球美眉妳要小心點啊,這世界上多得是這種看起來好像很好心但是其實心存不軌的人哦!」

什麼什麼什麼?他只不過是站在旁邊居然被解讀成心存不軌是怎麼回事啊?出乎意料的指控讓4989有些啞口無言,4201則是一臉困惑地轉頭看向他。

「緊張地想逃走是什麼意思?」
「欸?呃,不是啦、啊,也不是完全不是⋯⋯總、總之我只是聽說妳在這裡所以過來看看然後沒想到在去專用水道之前就先遇到妳所以就⋯⋯」4989語無倫次地回答。

「你這就叫跟蹤狂知不知道啊!」
「對啊、紅血球美眉妳還是趕快把手放開比較好哦,看他滿身是血在大街上走就知道他有多不正常,要是被他糾纏上可就麻煩了。」
「我說你們⋯⋯」普通細胞的不實指控讓4989終於忍無可忍,但他才說沒幾個字,路人的耳語倒是搶先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欸,他們是不是在吵架啊?」
「好像是欸、而且他們還說了什麼跟蹤狂的,該不會是在說那個好中球吧?」
「真的假的?那個好中球是跟蹤狂嗎?也太可怕了吧?!」

4989轉頭,看見兩名紅血球站在一旁交頭接耳;接著他才跟著意識到他們的糾紛已經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細胞停下腳步圍觀這件事。

慘了。要是再鬧下去他說不定會被檢舉欸。
要是被好中球科知道他和普通細胞起爭執他會不會被處分啊?
思及至此,4989本能地想抽手,然而察覺到他的動作,4201居然更加用力握緊他了。

4989看向4201。只見4201的表情已經恢復成以往沉著冷靜的模樣,不,仔細一看可以發現她的眼神似乎帶著淡淡的怒氣。

她在生氣嗎?為什麼?
因為他擅自介入他們之間?
還是因為他說他們是朋友讓她覺得丟臉?

4989茫然地看著4201的側臉。4201則是瞪著兩名普通細胞,冷著聲音問:
「所謂的糾纏是什麼?是像你們剛才那樣無視我的意願硬要我放下工作跟你們聊天?還是像我這樣不顧他的意見擅自牽他的手?」

語畢,4201突然用力拉高4989的手。同一瞬間周遭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學、欸?學妹?!」
4989瞪大眼,吃驚地看著兩人高舉的雙臂。

噗通噗通噗通。
4989驚覺自己的心跳再度暴走。

「還有,他全身是血是哪裡惹到你們了?」4201滔滔不絕地接著道,「他全身是血代表他剛才努力保護了這個世界。你們應該不會不知道這個世界就是靠免疫細胞在守護的吧?啊,還是你們是真的不知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建議你們與其把時間用來糾纏紅血球,不如多花點時間唸書比較實際哦。話說回來,你們不是想跟我和我的朋友一起去喝茶嗎?現在是還要不要去呢?」

4201的言詞太過犀利,不只4989和普通細胞,就連站在周圍旁觀的細胞血球也都跟著鴉雀無聲了。4201不留情面的指責讓兩名普通細胞漲紅了臉。

大概是受不了眾人的注視吧,普通細胞終於惱羞成怒地大聲咆哮。
「誰⋯⋯誰要跟妳這個怪人一起去喝茶啊!我們是為了妳好欸!妳不領情就算了!」
「就是說啊!妳就盡量和那些免疫細胞混在一起吧!以後被那個好中球怎樣了就不要後悔!」

兩名細胞惡狠狠地瞪了4989一眼,嘴中一面謾罵、抱著氧氣氣憤地跺離了現場。
察覺他們的爭執結束,一旁圍觀的細胞們也紛紛散開、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微血管區再度恢復熱鬧氣氛,彷彿剛才的糾紛根本不存在。

目送兩名普通細胞離開,4201終於鬆開手、彎腰將細胞留下的二氧化碳抱起。

「看樣子他們應該不打算要跟『我們』一起去喝茶了,這真是太遺憾了。」4201用一點也聽不出遺憾情緒的平板語氣輕聲說道。

「嗯?喔,哈哈、對啊⋯⋯」4989尷尬地搔了搔臉頰。

唉。他害她被辱罵、害她被視為怪人了。4989仰頭看向天花板,輕嘆一口氣。
為什麼在最重要的時候他會一句辯駁也說不出來?本來想替她解圍的他最後居然得靠她扮黑臉來收場,他實在太沒用了。

就在4989為了自己的不善言辭而陷入自我厭惡迴圈當中,4201用一如往常的冷靜語氣叫喚他、打斷了他的懊悔。

「4989號先生。」
「嗯?」4989聞聲轉向4201。
4201目不轉睛地盯著他。
「你後悔了嗎?」
「什麼?」

「你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在說早知道就不跟我搭話了一樣。⋯⋯你後悔了嗎?」

後悔?
4989下意識地挺直背脊。
如果他沒有向她搭話,他就沒辦法親耳聽見她說他們是朋友了吧?能夠知道自己不是一廂情願地想當她的朋友,他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後悔。

「是嗎。」
「⋯⋯欸?」4989回過神。

只見4201眨著紫藍色大眼看著他,雙頰似乎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粉紅。
於是4989這才驚覺,他似乎又把心裡想的事情全部脫口而出了。

「哇哇哇!不是啦、呃,也不是不是,啊!我到底在說什麼?總、總之我的意思是那個⋯⋯」
4989欲哭無淚地紅著臉解釋,再度為了自己的口無遮攔懊惱。
4201則是默不作聲地看著他,過了好半晌才終於開口。

「其實我也很高興哦。」

4989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幻聽,因為4201的聲音實在太小聲了。接著就只是那麼一瞬間的事。在他轉動視線、和她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他看見了。

4201瞇著眼,彎起了嘴角。
總是看來冷淡的美麗臉龐揚起了動人的笑容。

「謝謝你又救了我。」她笑著道。

啊。
不妙。
4989覺得自己的腦袋一片空白。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突如其來的笑靨讓他的胸腔再次傳來吵雜的跳動聲。

他後悔了。4989心想。
他想撤回前言。
他不想只當她的朋友了。

然後5100的建議在耳邊迴響。

『既然人家都說你是她朋友了,主動一點約她去喝茶之類的不是更好嗎?』

如果他約她去喝茶,她會答應嗎?

4989緊緊盯著4201的微笑,沒有猶豫太久。
他深吸一口氣,像是在鼓舞自己一樣地用力點頭、從口袋拿出手帕。






-完-



=============
開始時間:2018/12/5
結束時間:2018/12/31
字數:8618字

趕在2018年結束之前生出來了(開心撒花)!
一如無料本後記所說,我一直很喜歡4989,所以很想寫看看他的故事。

好中球給我的印象就是不太會去和其他細胞辯駁,
就算周遭的細胞不能理解他們的工作,他們還是會在需要的時候給予周遭的細胞幫助。

和不擅表達的1146相比,4989的情緒變化非常明顯又單純,
在人際關係處理上比1146還更圓滑的他會明白地表示出對朋友的關心,希望大家都能愛惜自己,
所以在面對好不容易交到的紅血球朋友,他會擔心紅血球和自己過於接近而被同樣歸類成怪人,
也因為這樣,4201主動釋出的善意讓他明明高興得快死了,卻又因為週遭人的眼光他沒辦法像對待其他朋友一樣毫無芥蒂地主動接近她⋯⋯這樣的設定是本篇故事的核心。

撰寫4989的心情變化和內心小劇場很有意思,
但4201讓4989真正墜入情網、實際採取行動的部分卻讓我煩惱了兩個禮拜之久。

雖然4989意外地非常老派(光從書名就知道他是個昭和男子?)
如果大家在閱讀本篇能夠隨著4989的情緒起伏一起在意起4201,
這一次讓我差點沒禿頭的苦惱過程就都值得了。

最後,雖然標題名變成了上中下,
但說實話這只是暫定回數,這兩個可愛的孩子會如何進展就連我都不知道(居然)
為了讓他們有所進展,看來我還會繼續煩惱吧。不過所有的煩惱都是明年的事囉!

2018年,謝謝大家的支持鼓勵,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預祝大家新年快樂!明年也要繼續工作細胞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