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379─藏─下






羅賓不太願意去多想娜美為什麼要她去找索隆回來。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慮了還是怎樣,她總覺得航海士小姐和長鼻子剛才似乎是有交換了一下眼色。可能是他們都感覺到了她的感情吧?

或許在這種時候了還要擔心他們是不是發現了她的心情這件事很蠢。
其實應該說這真的很蠢。

她都已經這麼明白的接受了他們的要求跟在他後面進來這片樹林了,還會有人不知道她的心情嗎?

可能他們就是發現了她其實很想找個藉口跟他一起進入樹林,才會替她找了個理由成全她吧,羅賓心想。
也或許,在這之後她該好好考慮要不乾脆把這個心情捨棄掉,或是開誠佈公地表明一切她的想法。

畢竟,就連她也開始認為要將一切永遠藏起來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除非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種心情。

因為她真的不知道在這樣下去,她是不是真的能完美地隱藏住她的想法。
她真的不知道…──。





索隆雙手環胸站在樹林中,像是在沉思一般,完全沒注意到羅賓的接近。

「…──劍士先生。」

雖然站在距離索隆後面一步的羅賓是真的盡力表現平常地呼喚了他的稱謂。但她才輕聲開口,便見到前方的索隆一臉驚恐地轉過身。
他的雙眉像是要打結了一樣地糾在一起,那雙總是凌厲的黑眸也更顯得陰狠了許多。

「…妳來這裡幹什麼!」

他的口吻與語氣比以往更加的粗暴,也因此讓羅賓益發覺得現在的他會這麼兇都是因為她的存在。

羅賓有些尷尬地看著索隆那不願意與她對望的雙眸。
他的態度冷硬得讓羅賓開始覺得自己主動來找他真的是一件無意義又可笑的行為。

「呃……我只是想……」於是她勉強地笑了一笑。

但羅賓卻在此刻發現在這種時候、這種情境下,就連她也無法正常順利的說出任何一句話。

「不,我想我打擾到劍士先生了吧…──」她深吸一口氣,垂頭攏了攏髮絲。
「抱歉。」

羅賓可不是那種會將自己的熱臉往別人的冷屁股上貼的女人,尤其是當她明白對方的態度是什麼的時候。

於是她簡單地用這兩個字當作結語,打算以此當作自己從來沒在意過那個男孩。
但是羅賓卻發現,實際上的她卻是超乎自己所想的那樣沮喪地轉過身。

不過有趣的是,當她邁開步伐、準備向海灘步去時,索隆的嗓音卻又響了起來。

「啊?我有說妳打擾到我嗎?」

他一面說著,同時跨到了羅賓跟前,堵住她的去路。
羅賓能清楚地看見索隆正一臉不解地望著她,那樣狐疑的神情就像是方前對待她的兇狠完全不存在一樣。

「可是你…──」

羅賓盯著索隆的雙眼,不禁皺起了眉心。
她對索隆一會兒冷淡、一會兒兇卻又會挽回她的態度開始感到疑惑。

「我只是問妳為什麼來這裡吧?」

索隆的解釋很沒有說服力,羅賓心想。
她可不認為其它船員來找他的時候,他也會那樣兇狠的“詢問”對方。

但羅賓還是沒有戳破索隆的辯解。

雖然她還是不太能理解明明他很討厭她卻還挽留她的這個舉動到底是什麼意思,但至少他應該不會厭惡她在他身邊這件事,羅賓心想。



「…──因為大家怕你迷路,回到船上的時候就是黃昏了,所以……」
「哈?!什──」

還沒聽完羅賓的解釋,索隆那張兇惡的臉就又跑了出來。
他哼地一聲瞪向面前的羅賓。

「如果妳不想來就不要來啊。我可沒強迫妳要來吧?」



──這…這個男人性情怎麼這麼不定?

對於他如此反覆的態度,羅賓的心情不免也跟著受到了影響。她皺著眉看著他撇開頭,甚至還努著嘴表達不滿的神情。



「…──說的也是呢。」

羅賓嘆了一口氣。
對於他和她之間毫無任何可溝通的地方,她已經開始感到有些疲憊。畢竟交談這種事情,可不是她單方面想做就可以完成的。

於是她雙手環胸,俐落的一個轉身就準備離開。

「啊?喂!妳要回去了?!」

看見羅賓如此爽快的打算離開,反而是索隆顯得有些錯愕地看著她的背影。
索隆一點都沒想到羅賓會對他的話毫無辯駁。

「是啊,放心,我不會跟他們說是你強迫我要回去的。」

這是羅賓第一次講話沒有看著對方的雙眼。
她僅是冷冷地回了這麼一句便馬不停蹄地繼續往回走。

只要她想,她隨時都能像這樣用言語去諷刺一個人,就算那個人曾經在她心中佔了不小的地位也一樣。

而羅賓心想她應該成功了,因為身後的索隆完全沒有回話的餘地,他僅僅是保持著沉默。
但是羅賓沒有料到的是在短暫的沉默之後,索隆卻會有制止她離去的那種舉動。

索隆伸出他的大掌,紮實的抓住羅賓的手腕。



「那妳自己呢?妳敢說妳自己不想過來?完全純粹是因為他們叫妳來妳才過來找我的?」



索隆的嗓音低沈危險到讓羅賓的心跳忍不住加快許多,甚至羅賓很懷疑她似乎聽見自己的呼吸聲跟著也變得有些急促。

他的問題讓羅賓以為自己的心情早已被他看透了。
說不定他會如此冷淡的對待她也是因為這樣,畢竟在這艘小船上,如果有戀愛這種感情出現是多麼令人困擾的一件事呢。

羅賓沉默地思索著過去她對他的舉動是不是真的有明顯到連當事人都能發覺。

然而正是所謂的當局者迷,羅賓越想越迷糊。
於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她只好深吸一口氣,轉過身直視身後的索隆。

「說的也是呢。那在我回答劍士先生的問題之前,我能先問個問題嗎?」
「啊?」

看見索隆對她的回答感到有些意外地睜大了眼,羅賓不自覺地勾起嘴角。

「劍士先生離開之前從長鼻子先生那裡拿到的那些紙……」
「我能看嗎?」

果不其然,稍早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家看見的那番奇景又再次上演了。
只見索隆漲紅了臉瞪著羅賓,有些驚慌地鬆開手,像是遇到什麼恐怖事情一樣的往後退了一步。

「當、當然不行!」

索隆生硬的別開頭,一手插著腰、另一手不自然地搓著鼻子,整個人顯得很焦躁不安。而對於索隆那樣明白的拒絕,羅賓有些好笑的察覺到自己似乎越來越不會因為他刻意營造出的距離感而感到傷心了。

但羅賓只是將這樣的感受歸咎於她已經過於習慣他的冷漠與生疏的緣故。

「是嗎?」她聳了聳肩。

反正她本來也就不覺得他會輕易的拿給她看,羅賓心想、接著她不自覺地轉過身。

在被他擺明了兩個人的關係只不過是普通普通再普通到極點的同伴關係之後,羅賓跟著就開始思考應該怎麼回答他方才的問題。

但索隆卻像是誤解了她的舉動一般,在那之後的他的態度反而出乎羅賓的意料之外。

他再次用力地握住她的手腕。



要在很久之後,羅賓才會明白,那時候的她的轉身竟是讓身後的索隆誤以為她又準備要回去海灘了。也因此才惹得他在情急之下又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沒錯,為了不讓她回去,於是他出手挽留了她。



「啊──!!好啦好啦!」

索隆像是終於妥協了一般的大聲嚷嚷,而他的手,還是死抓著她的手腕不放。
只見他帶著不甘心的表情,一臉火紅地將口袋中的那疊紙給掏了出來、用力遞到羅賓的面前。

「只不過是一些照片而已嘛……」

反常地他的口氣竟然不再兇狠甚至還帶點尷尬與辯解。

那樣詭異的轉變讓羅賓忍不住眨著眼直直地看著他那帶著困窘神情的臉龐,然後有些困惑地伸手接下那疊曾經吸引了眾人好奇的紙張。





其實,對於那疊紙的內容,羅賓曾經做過很多設想。

比如說那可能是騙人布偷拿他的日記來看、或是他曾經寫給誰的信、又或是騙人布拍到了他半夜偷吃冰食物的照片之類的。

而其中讓羅賓最納悶的是,到底那會是什麼東西,竟然能夠讓騙人布掌握住索隆的把柄,甚至還讓他啞口無言到最後只能用威脅的方式來解決。



然而羅賓完全沒想到的是,在她手中的那疊紙竟然只是她的照片。
一疊滿滿都是以她為主角所拍出來的相片。

那些照片的拍攝時間和地點很不一定。有和大家一起聚餐的時候、和娜美聊天的、和喬巴一起看書、笑看著魯夫跳舞、趴在桌上小憩的照片也都有,甚至是剛才下船前她把外衣放在船首的那時候也有。

而每一張照片,都是以她為焦距拍出來的。

不過更讓羅賓驚嚇的是,那也不只是她的照片而已。
因為那裡面還有他。

那個她曾經認為最討厭自己的他,也經常伴隨著出現在這些照片裡。



隨著一張張的照片表現的越來越明白,羅賓突然發現一件事。
而那是就算是再遲鈍的人也能發覺到的一件事。

她發現,不管是吃飯或是喝下午茶,也不論是她和船上的誰在一起、或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他常常都是站或坐在她的身後不遠處。

眼神,總是盯著她瞧。



是的。
他的眼神,總是盯著她。





「我以為……」羅賓深吸一口氣,然後她才發現她剛剛竟然屏氣凝神到連自己都沒發現肺部已經缺氧多時了。「劍士先生──」

「啊?」他轉回頭。



…──啊啊,他們四目相對了。

索隆挑起眉尾,神情不解地等著她開口,而她也回視著他。
過去在他面前總是無法輕鬆揚起微笑的嘴角,也終於慢慢地開始往上彎起。



──沒錯。他常常看著她,羅賓心想,就像這樣。
羅賓的眼睫眨了一下,但她沒有轉開視線、而他也沒有。

他的眉宇間還是帶著淡淡的皺紋,那是因為他常常皺眉的關係吧。
如果他皺起眉毛看人,那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在瞪人一樣呢,尤其是如果再加上他又不笑、又抿著嘴板著臉的話。



不過,在這之前似乎有些事情應該要先釐清的,她心想。



「你不是常常瞪著我嗎?」
「蛤?什麼?!」

索隆的眉毛又糾結起來了。
彷彿是天生的一般,他的兇狠神色跟著又流露出來,也讓羅賓不禁輕笑出聲。



──那個吹鬍子瞪眼的表情,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在生氣一樣。



不過羅賓覺得她果然是越來越不在意他用那樣子瞪著她了。
而且有些事情,她好像漸漸明白了…──。



「而且又不准船醫先生接近我……」

她狀似不經意地撇開頭,往身邊的樹林看去。

椰子樹上結著果實,細長的葉子替他們遮蔽了刺人的烈陽。在樹蔭的光影交錯之間,羅賓能夠透過眼尾看見索隆急於辯解的神色溢於言表。

「等等,那、那是……」
「和我說話的時候看起來也總是心情很不好的樣子…──」她竊笑著再補一句。



看來他總會因為她的話而啞口無言呢。

是因為她的回答總是讓他意料不到呢?或是她真的都踩到了他的痛腳、就像那些夥伴們一樣?又或者其實…──



其實只是因為他的不善言詞?



「唔……」

看著索隆那副想說什麼卻只能露出又困窘又無助的表情,羅賓不能自己地笑瞇了眼。
然後終於,這一次,輪到她伸出手、牽住他了。

「如果……」她垂首,看著被她拉住的他的大掌。

微風將椰子樹葉吹得沙沙作響。
羅賓將視線移向面前的索隆,而他則還是低著頭看著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主動。

「如果我溺水了,劍士先生真的不會來救我嗎?」

聞言,索隆突然猛地抬頭看向羅賓。
從他的眼神中羅賓可以感覺到他的懷疑。

『她該不會有聽到我跟喬巴的對話吧?!』的樣子明明白白的顯現在他的臉上。

那個表情又尷尬又驚訝的,就連自己的嘴巴不知不覺張開了他都還沒發現。直到羅賓呵呵笑了一聲,才讓發著愣的索隆終於回過神。

「我…──」
索隆輕咳兩聲,像是想用此掩飾自己的不自然。但那一向黝黑的臉龐染上的那抹暗紅色可隱瞞不過羅賓的雙眼。

「我考慮。」

索隆紅著臉別開頭,不過他的手卻矛盾地轉了個方向,用力地、緊緊地反扣住她的手指。

「是嗎……」羅賓偏著頭,狀似無辜地朝索隆眨了眨眼。
「那魯夫溺水的時候你也是考慮一下才去救他嗎?」



此仇不報非君子也。
她才不原諒他剛才那些過份的言語呢,包括以前他對她說的那些冷言冷語也是。

所以她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呢?



果然,羅賓那樣的“疑問”馬上使索隆一臉緊張的又轉回來。
看看索隆當下的表情,那簡直就像是啞巴吃黃蓮一樣地委屈,以前兇巴巴的樣子早不知消失到哪兒去了。

不過閱歷無數的羅賓果然是毫不心軟。

她的嘴邊啣起一抹如同聖母般柔美無私的溫暖微笑,比天使還天真一樣的大眼則是朝索隆又眨了一眨,像個無知的小孩一樣靜靜等著索隆回答。



…──畢竟啊,之前的她應該比他還要委屈的多了吧?



「啊──」
在羅賓那樣的“純真”招式下,只見索隆沒過五秒馬上就舉白旗投降了。他紅著臉洩氣地大叫著。

「好啦好啦!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就救妳可以了吧?」
「一定會毫不猶豫!」像是為了防止她再攻擊他的弱腳一般,他還又覆誦一次。

而得到索隆肯定承諾的羅賓卻什麼話都沒有再說了。

她只是用那種充滿笑意的雙眸直直瞅著索隆,然後晃了晃他們交握的雙手。
但索隆也還是只能一臉僵硬地看著羅賓,直到她終於用笑聲打破倆人之間的沉默。

她終於沒有第六個問題了。

看見索隆彷彿是鬆了一口氣般的吐著呼吸,羅賓於是笑著旋過身,牽著索隆邁步往大夥人正休息著的那個海灘步去。





「那如果船長先生和我同時溺…──」後來,樹林中似乎又響起了微弱的女聲。
「妳很煩耶,就說了會救妳了妳還……」

只不過那問句馬上又被粗魯的男性嗓音給蓋了去。

海風吹了起來,風與樹的對談聲勢也逐漸增大了。
然而在林中原先若有似無的交談聲卻好像距離樹林越來越遠、音量也跟著越來越細微…──










前一陣子的羅羅亞‧索隆看來似乎有些煩惱。

其實他不應該這麼心浮氣躁的,索隆真的這麼覺得。
因為對一個以世界第一劍士為目標的人來說,心如止水應該是他第一個要抵達的境界才對,更何況是『隨時都要能保持冷靜沉穩』這種戒律呢。

只是他發現要讓他煩心還是很容易的,而這點就在索隆剛發現時也非常地訝異。畢竟這種困惑和後來衍生出的那種心情,對一向自詡處變不驚的他來說都是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如果真要簡單說起來的話就是:有個女人加入了他們、而他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盯著這個曾是敵人的她才是、然而在反覆告誡自己的過程中,他卻發現不知何時開始,他在意她的原因早就不只是因為她是敵人了……

──混帳,聽起來好像很愚蠢。

當然事實上真的是蠢斃了,索隆心想。

不過他可不打算讓自己的這種想法變成了自己的致命傷。如果說他很在意她,那麼在讓她也注意到自己之前,他得先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行。

所以說,如果其他人也對她有這樣的在意可不是他樂見的一件事啊。
因為他一向都不認為在這艘船上會有人想談戀愛才對的(但現在他應該要說是除了他和她之外吧)。

只是索隆發現自己果然還是太小看那種感情了。

因為隨著時間不斷增長的那種感情,似乎還沒來得及能夠讓他把她給藏起來,就已經膨脹到讓他想藏,卻再也藏不住了…──










「反正魯夫那傢伙有很多人會去救吧?」

在走出樹林的前一刻,索隆牽緊羅賓的手、噘著嘴如是說。

「呵呵,是嗎?」羅賓瞥了索隆一眼不禁輕笑。
「既然這樣,那、我現在可以把這件外衣脫掉了嗎?」



「……當然不行。」



意料之外的,羅賓最後還是沒能理解為什麼索隆那麼堅持要她穿著這件外搭裙。

不過那也沒辦法,因為就算索隆能理解羅賓想隱藏感情的那種想法,也不代表羅賓就能理解他想藏住某些事物的心情的。





──看來,要把一個人給藏起來,還遠比藏匿在意一個人的感情要難得多了。





看向坐在娜美還有喬巴身邊微笑的羅賓,索隆一面踏進那艘由騙人布駕駛的小木船、暗自在內心裡深深嘆了一口氣。












37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ジャンル : アニメ・コミック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澈大,好久不見啦!!
你已經好久沒有新增文了耶~ 好想你了喔~
(少噁心了 = =" )
這篇寫得真棒,有索羅(廢話)還有包含一點魯娜!
(幸福~ -/////-)
{op圖,寫op文} ,這個真是太棒了!!
下次希望能用其他圖片再寫個幾篇喔!!:)

Re: 沒有輸入標題

Dear kiki:
不好意思呀!!我真的很久沒新增文了><
我也很想趕快po文,但是最近實在太瘋FIFA,導致我連工作都很沒勁...
我會努力打文的!!!!
蟹蟹kiki的鼓勵唷!!!:)

> 澈大,好久不見啦!!
> 你已經好久沒有新增文了耶~ 好想你了喔~
> (少噁心了 = =" )
> 這篇寫得真棒,有索羅(廢話)還有包含一點魯娜!
> (幸福~ -/////-)
> {op圖,寫op文} ,這個真是太棒了!!
> 下次希望能用其他圖片再寫個幾篇喔!!:)

No title

隱藏著感情地靠近索隆的羅賓和笨拙地表現出佔有慾的索隆實在太可愛了wwww

騙人布太厲害了,相片助攻GJ!
大多數的情況下似乎都是騙人布先發現索隆的感情呢(這句話怎麼好像怪怪的?
大概是因為同為男生?不過最重要的果然還是一顆愛八卦的心啊 (轟

澈圈大筆下索賓的說話和互動真是描寫得太棒了!
羅賓的氣質和索隆的不善言辭都表現得十分傳神呢>W<人物性格把握得很好哦!

其實我真是非常喜歡「索隆因為不善表達而對羅賓凶」、「羅賓想隱藏自己的感情」和「當事人裝作沒事發生但其實明顯到連全部伙伴都知道」的這幾種設定>//口//<!
這真是萌到不要不要!(豎大挴指)

Re: No title

在我心中騙人布就是一個非常善於察言觀色的角色,
雖然羅賓的觀察力很強,但是察覺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這一點我覺得騙人布跟香吉士大概是最敏感的,
所以OP的文章大部份我都會讓這兩個人擔當洞察人心的角色。

我也很喜歡「索隆因為不善表達而對羅賓凶」、「羅賓想隱藏自己的感情」和「當事人裝作沒事發生但其實明顯到連全部伙伴都知道」這幾種設定!所以為了餵食自己(咦)我都會寫這樣的文章wwwww

再次感謝昊的支持和鼓勵!
About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Author:澈‧廢圈圈


  • SINCE 2006
  • 冬の雲一個半個となりにけり─永田耕衣
  • 不專業同人小說創作者
  • 在日台灣人。

個人站台↓
what's NEW?
what r u searching 4?
who's finger printing?
HEY, my friends!
幾隻小貓
something fun!
自由區域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goods conn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