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的那一天,和那句我愛你》─下






「這很難說出口嗎?不然,你為什麼不跟我說呢?」

她皺著眉對他這麼說的時候,冰冷的雪花一片片地飄了下來。





──是啊,這很難嗎?索隆輕嘆一口氣在心中問自己。

事實上那只不過是「我喜歡妳」或是「我愛妳」這樣短短不超過五個字的幾句話,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覺得要說出來很彆扭。





「呃,羅賓,我不是不跟妳說,只是…──」

索隆反射性地握緊羅賓冰冷的雙手。
他有些焦急地想說些什麼,但當他越是急著想澄清就越是口拙。因為他一直都不是善於言詞的人。

沒錯。索隆的確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而羅賓當然明白。

於是她抿了抿唇,笑了起來。那雙美麗的杏眼直直盯著索隆瞧,但眼神卻並不是帶著怨懟或無奈,而是溫柔。
那是一直一直都只屬於面前的他的溫柔。

「我想…──你是不是誤解了?嗯?」
「什麼?」

羅賓突如其來的的問題讓索隆一頭霧水地看著她。

「你喜歡我吧?」

又是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只是這話卻讓索隆顯些被自己的口水給噎到。

「什──笨、笨蛋、我說妳啊,」索隆乾咳了幾聲,貌似有些尷尬又無奈地看著羅賓的臉龐。「這種話妳怎麼可以說得這麼順口…──」

「你喜歡我,對吧?」

聽見羅賓又問,索隆似乎有些招架不住地垂下了頭,然後用求饒似的眼神瞅著羅賓。但羅賓似乎很開心見到他那種困窘的樣子,只見她加深了笑意,偏著頭向他眨了眨眼。

見羅賓那副堅持樣,索隆一瞬間想起的便是整個上午他想說卻說不出口的那句話。於是過了好一陣子、第一次,他終於有些軟了氣勢、嘗試著放下他莫名的自尊。

「唔嗯……」他躊躇著,忍不住撇開了頭。
「嗯。」這次的語氣肯定了些,雖然他沒有看著她的雙眼。

「呵呵,是嗎?」

原以為羅賓會不高興他的回答,卻反而聽見她的笑聲,索隆有些訝異地轉過頭看著羅賓。

羅賓彎著嘴角問他要不要進咖啡屋了,但索隆卻還沒理解她為何前一刻還在問他「這很難說出口嗎?」,後一秒卻能夠因為他那樣敷衍的回答而釋懷。
於是他有些懷疑地皺起了眉。

「妳不是在生氣嗎?」
「什麼?」
「我說,妳不是因為我都不跟妳說……呃,然後才生氣的嗎?」

就連這種時候,索隆還是說不出那幾個字。
而羅賓似乎能夠理解,於是她瞇起了眼對他笑著。

「所以我不是也說了,你好像誤會了嗎?」
「啊?」

索隆望向因為站在階梯上而比他高出許多的羅賓,一瞥眼便見咖啡廳的服務生正一個個聚集在門旁的玻璃邊光明正大的“偷窺”他們。

「你知道待降節是什麼樣的節目嗎?嗯?」

羅賓的聲音把索隆的思緒從那些好奇的服務生給拉了回來。
他有些摸不著頭緒地皺起了眉心。

「呃……不就是什麼等待幸福的節日嘛…──?」

看來他的回答並沒有讓羅賓很滿意。她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然後再問。

「那你知道巧克力送給喜歡的人其實是情人節的習俗嗎?」
「…──蛤?」索隆只能傻愣愣地回了這麼一個字。

「你知道葡萄乾乳酪布丁裡面應該要放的其實是寶石、鈕釦、戒指和其他東西嗎?」
羅賓頓了一頓,似乎因為他瞪大的雙眼感到滿意地勾起嘴角。
「還有,你知道…──」



「你知道像心繫竹這種植物,其實應該是分布在熱帶地區的嗎?」



她的一連串問題讓索隆終於有些慢半拍地開始產生了反應。
索隆有些傻眼地張著口欲言又止。

「妳該不會是想說……」他瞇起眼。
「沒錯。」

羅賓看了看他倆交握的雙手,然後再朝他輕輕一笑。

「所以我想,應該是“你們”都誤會這個島嶼的節日了?」
她不著痕跡地在重點字上加重語氣,讓索隆有些尷尬地瞅她一眼。

「呃……妳知道了喔……」

而她只是笑而不答。
對於羅賓的推理能力和觀察入微,索隆終於第一次的真正感到害怕。
看來以後如果他想要瞞著她做什麼事,除非連他自己都不曉得,不然她一定會發現──索隆愣愣地想著。

不過這似乎還不足以解釋一切嘛。

索隆的確是能夠理解羅賓先跟他說的「你為什麼都不說呢?」指的是他被那群人脅迫的事了,但是娜美不也說了她其實很想聽……那句話了嗎?

那像他那樣模糊的告白…──



「妳…──」

索隆才正想開口,卻馬上被羅賓的笑容給堵了住。
她眨著眼,對他溫柔地笑著,那微笑美麗的讓索隆差點忘了呼吸。
於是他困難地吸了幾口氣。

其實索隆一直都知道的,一但看見了她的笑容,充斥在胸口中那種滿滿的感情是什麼。

「我喜歡你哦,索隆?」

羅賓突然對索隆這麼說。
突然到索隆的思考需要停頓兩秒才能理解「我喜歡你」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

「──什、咳!」
當索隆終於意識到他被告白之後,他的反應便是困窘到連話都無法說清楚。
他臉紅過耳地瞪著她。

「我說妳啊,拜託…──」
「索隆?」
「啊?」
「就算你不說出口、或是說不出口,我也還是喜歡你的。」





可是我愛你。
就算是這樣我也還是愛你。





【由胸腔傳出的那股溫暖撞擊著冰冷的空氣,凝結成透明的白,捲入了寧靜的這個世界。】





她為什麼能這麼輕易地開口就向他這麼說?索隆睜大眼看著羅賓。
他不能相信的是為什麼她那麼明白要怎麼做能讓他只想在乎她?為什麼只有她──

沒錯,其實他清楚的很。
那種感情,打從一開始就存在他心中了。從一開始,就只有她…──



「就算──我是這種說不出口的人也一樣?」



索隆緊盯著羅賓的雙眼,不帶笑容地問。
他的表情僵硬,整個人顯得有些緊張,呃、那種感覺就很像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氣牽起她的手的時候。
就好像整個人的心思被緊緊揪著,就像是懸在空中不斷晃盪的那種不安感。

「嗯。」

當羅賓瞇起了眼,大方地對著他點頭的時候,索隆有些訝異地發現,她竟然只需要說出這樣一個簡單的字就能讓他如此地悸動不已。

他想緊緊牽著她的手、想緊緊地抱著她,索隆想著。
想讓她永遠在自己身邊、想讓她永遠帶著這樣的笑容,他想。

索隆深吸一口氣,嘗試讓冰冷的空氣冷靜他有些混亂的腦袋。

對他來說,像現在這樣情緒激動並不是常有的事,而且也不算是好事…──
至少在之前的他是這麼覺得的。但是,



『真搞不懂欸!羅賓為什麼會喜歡上你這種人啊!』



當娜美的這句話無預警地撞進了索隆的腦袋的時候,他突然就像是被打了一拳一樣地想通了很多事情。

在知道他們兩個在一起之後,最常講這句話的就屬她和那臭廚師了。
通常當他聽見這句話,他都會老大不爽地回罵個兩三句。

然而,他卻在這種時候、在羅賓向他明白地說著她喜歡他的時候,無法對娜美的這句話產生反駁。甚至他發現…──

他發現他似乎能理解為什麼娜美和臭廚師常常會這麼氣憤地為她打抱不平了。

索隆突然有好多好多話想對面前的羅賓說,但是那就像是所有的話突然全部都一起哽在喉中一樣,讓他只能愣愣地看著她轉過身,拉著他推開門準備進入咖啡廳。



『羅賓雖然總是笑著說是我要和他在一起的,但那笑容看了真的很令人心疼呀…──』


娜美的聲音又在索隆的腦海中響了起來,然後不斷的重複盤旋著。
他察覺到滿漲在胸口的感情似乎開始發酵,帶點甜,卻又有點酸。

──啊啊,快要滿溢出來一般的那個強烈又濃郁的感情啊。

其實他明白的。
明白那種感情名為什麼。



她就這麼喜歡他嗎?索隆不能理解。
喜歡到就算他是那種不懂喜歡為何物的人也一樣?



她的回答是肯定的。那麼他呢?
他對她的感情…──?





「笨蛋。」





就像一開始他準備要進咖啡廳的時候一樣,這次輪到他制止了她的動作。
索隆伸出他的臂膀,由羅賓的身後緊緊圈住她的身子。

在她還沒來得及反應或轉過身,他便先將唇貼近她的耳邊。



「笨蛋。我也是啊。」他低聲輕語。
「我怎麼可能不喜歡妳?」



「就算妳沒有跟我說也一樣啊,我怎麼可能不喜歡妳…──?」



索隆加緊了手臂的力道,像是怕羅賓會突然消失一樣。
他從眼尾發現玻璃窗旁的服務生人數似乎有增加的趨勢,那一雙雙好奇的大眼往佇足在門口卻遲遲不進去的他們的身上聚焦了過來。



──算了,索隆心想。

如果他這麼做可以讓她一樣感到和他一樣的感動就好。
只要她能……



然而羅賓卻是持續了好一陣子的沉默。
她先是抓住了他的袖子,然後低下頭不發一語。
那沉默的氣氛搞的索隆的心思七上八下的,雖然他也不知道他為什麼又開始緊張了,不過他推測應該是因為她完全沒反應的關係。

「再…──說一次?」

就在索隆懷疑是不是自己聲音太小她根本沒聽見的時候,羅賓終於發出了一些微弱的聲音。

如果他的聽覺沒問題的話,他覺得他聽見的那個嗓音似乎有些顫抖著、還帶點哽咽的感覺。

那樣充滿不確定和訝異的問句,讓索隆不由自主地更加深了擁抱。
這種激動的情緒和想法是索隆第一次體會到的,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也會有這樣濃烈的感情。而這一切都是羅賓讓他有這樣的感覺。

索隆不禁嘆了一口氣。
但他知道,這次的氣息並沒有任何的不滿,而是帶著幸福的呼吸。



他想讓她也知道這種感情絕對不是只有她單方面的。他想。
但是他能夠嗎?

那他應該……要怎麼做…──?





「我喜歡妳。」他說。

從羅賓的髮際傳出的那抹馨香讓索隆忍不住瞇起了眼。他將唇貼上她的耳畔,然後再一次柔聲重複。。



「我喜歡妳,羅賓。」





聽見他肯定的嗓音,羅賓深吸了一口氣,終於慢慢地轉過身來。
索隆可以清楚地看見她的臉龐上有著一抹粉紅、鼻子也是。他想這應該不是天冷造成的吧。因為她的眼眶似乎也是。

羅賓眨著眼,帶著些許不好意思的神情對他揚起了嘴角。

「其實…──」她的睫毛顫動著,挾帶著水珠一點一點地閃著光。
「其實在看到娜美跟你靠那麼近講話的時候,我想…──」



「我想我可能有點吃醋吧……?」她不太肯定地笑了起來。



聞言,索隆將離開千陽號之前收進口袋的那枚戒指拿了出來,然後有些笨拙地套進了她的手指。



笨蛋,他說。



「看到魯夫把戒指套上妳的手的時候,我也在吃醋啊…──。」



他的表情有點侷促,在羅賓將視線從他倆交握的手移到了他的臉龐時,他更因為尷尬而裝腔作勢般地撇了撇嘴,然後別開頭。
見狀的羅賓也因此笑了出聲。



「索隆,我喜歡你喔。」
她輕輕地將額頭靠上了索隆的肩。
「我喜歡你。」

她用只有他聽的見的聲音低喃。
而索隆則是用雙手緊緊環住了靠在他懷中的她。

他將臉埋進羅賓的髮絲中。她冰冷的頭髮不但能擋住他的表情不讓那群咖啡廳服務生看見,還能幫他的臉降降熱度。



「…──我也是。我喜歡妳。」在他如此悶聲回答後,羅賓笑了起來。










「…──索隆?」
「嗯?」



「你知道……我們現在正站在滿天星圈下嗎?」










索隆看見咖啡廳的玻璃窗上已經聚滿了服務生,該不會整間店的人都靠過來了吧……?

──不過算了,他想。
這個世界是無比的寒冷,卻又是如此的溫暖啊。

抱著懷中的羅賓,索隆勾起嘴角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由胸腔傳出的那股溫暖撞擊著冰冷的空氣,凝結成透明的白,捲入了寧靜的這個世界。

他抬起了頭,看著天空。





於是雪降了下來。
從空中靜靜的輕輕的暖暖的,降了下來。







The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ジャンル : アニメ・コミック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No title

天啊,這篇太.有.趣了XD
讀到魯夫各種搞局時我還因為笑得太厲害,要先停下來緩一緩,然後再繼續讀下去(笑cry)

娜美香吉士各種出謀獻策,魯夫各種神搞局,各種助攻都很有愛哦
只是在對習俗一知半解下的情況下,你們到底是哪來的自信要幫索隆作出「浪漫告白」啊喂!
不過正因如此,希望夥伴能夠快樂的心情的確是實實在在地傳遞給索隆了呢~
不過索隆應該不由得在心中感嘆: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吧wwww

看到心繫竹是熱帶植物時我(又)忍不住和羅賓一樣大笑了XD
就說聰明的羅賓怎麼可能察覺不到其他夥伴怪異的舉動嘛!
雖然一直善解人意地裝作不知情,可是到最後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的一幕真是太有畫面感了XDDDD

另外最後的雪中告白真是太棒了>W< (手動點贊)

Re: No title

謝謝昊不嫌棄這篇黑歷史(笑)
幾乎已經是10年前的我寫的文章耶,
想到就覺得很不可思議。

想想現在的我可能完全寫不出這麼肉麻的文章」(咦)
所以很高興這篇文章能帶給昊歡樂!
About澈‧廢圈圈

澈‧廢圈圈

Author:澈‧廢圈圈


  • SINCE 2006
  • 冬の雲一個半個となりにけり─永田耕衣
  • 不專業同人小說創作者
  • 在日台灣人。

個人站台↓
what's NEW?
what r u searching 4?
who's finger printing?
HEY, my friends!
幾隻小貓
something fun!
自由區域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goods connection